返回

重大体育新闻 目录共5475章

首页

重大体育新闻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077章 醒来后

重大体育新闻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刘先华极为精明,听到尚庭松的语气,知道事态还在控制的范围内,他立即表态道:“尚市长,午我做东,在鸿雁楼吧。”尚庭松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接着问道:“老刘,那份材料是谁写的?”刘先华抬眼望着宋建国,小心翼翼地问道:“尚市长,写这材料……是不是闯祸了?”尚庭松拿手摩挲着头发,爽朗地笑道:“没有,市长和书记可都对这份材料赞不绝口,夸你老刘有气魄,更有见识,我这才问问你是谁写的,怎么,该不会真是你吧?”“赞不绝口?”刘先华惊得张大了嘴巴,心头一阵狂喜,忙笑着谦虚道:“尚市长,我哪有这个本事,正在问呢,您的电话打进来了。”尚庭松点了点头,笑着道:“那问清楚,农机厂真是卧虎藏龙啊,这样的人才不抓住,实在太可惜了,午也一块带出来吧,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刘先华连连点头,笑着道:“好的,好的,尚市长,请放心。”电话挂断,刘先华喜眉梢,暗自庆幸,这次是误打误撞,因祸得福了,一股畅快的情绪在心涌动着,当他再看向宋建国的眼神里,火辣辣的,像是着了火。宋建国不了解事情的变化,心里忐忑不安,结结巴巴地问道:“刘,刘厂长,我没闯祸吧?”刘先华忽然抬起手,砰地一拍桌子,毫无征兆的哈哈大笑起来:“老宋啊老宋,你这次可是为咱们农机厂立功了,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宋建国这才松了口气,拿手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也陪着嘿嘿地笑着。刘先华喝了口茶水,继续道:“老宋,你别去班了,抓紧时间,好好收拾一下,弄得体面一点,我们午和尚市长吃饭,这次要是能抓住机会,你可飞黄腾达了。”“飞黄腾达?”宋建国听得有些犯迷糊,他晕乎乎地离开了办公室,来到外面,心仍在犯嘀咕,难道小泉写的那份材料,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连市里的领导都看了,这怎么可能啊?午,青阳市委召开了常委会议,副市长尚庭松虽不是常委,却被应邀列席会议,这次的会议,讨论了多个议题,其一项,是讨论这篇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最近一段时间,围绕着国企改革的议题,在青阳市委内部已经有了多次讨论,但没有任何一次,能像现在这样成功,常委们都很认同材料的观点,也形成了一致意见。事实,这也推翻了之前初步形成的结论,在国企改革的问题,不再冒进,而是积蓄力量,稳扎稳打,提前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以便度过难关。会议决定,将这份材料形成件,下发到青阳市内各家国企,认真学习,同时,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对全市几家重点企业进行摸底,实施风险评估,以便制定更加详细的应对措施。会后,尚庭松被请到了书记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他才春风满面地离开,下楼之后,钻进小车,直接驶往青阳市最大的饭店,鸿雁楼大酒店。尚庭松是一个思维极为活跃的人,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成为手握实权的副市长,分管着几个重要部门。昨天,当他从刘先华的办公室拿到这份材料后,觉得里面的信息量极大,不但对国企改革方面,提出了重要的意见,并且,对于当前形势的判断,更有着独到的见解。因此,他在小车里看了几遍,立即作出指示,将安排好的几项活动全部取消,回到办公室他仔细研读,并且查阅了相关信息,取得了意外发现。正如材料所言,在最近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在江州省内,因经营管理不善,造成严重亏损,不能抵偿到期债务,而光是实施破产的企业,达到了三四十家之多。发现了这条线索之后,他顿时吃了一惊,忙给外地的几个同学打了电话,通过一番了解,得出惊人结论,一场国企破产倒闭的大风暴正在酝酿之。然而,令人更加吃惊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很多地方的领导对此都毫无察觉,并没有做出有针对性的调整,这也预示着,危机只是刚刚开始露出苗头,也许用不了多久,会蔓延开来。尚庭松不敢怠慢,赶忙把情况向市长做了汇报,两人经过沟通之后,取得共识,随即给青阳晨报的总编打了电话,将章作为头版头条,发表出去。市委书记李卫国在看到报纸之后,也支持了这个结论,并对其若干观点赞不绝口,马给分管副市长尚庭松打了电话,询问详细情况,这才有了常委会的大讨论。在这件事情,副市长尚庭松得了高分,在书记和市长两人那里,都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也令常委们刮目相看,这让他很是得意。而此时,他非常迫切地想见到那位写材料的人,除了表示感谢外,还要一些问题,当面讨教,毕竟,材料有些内容,他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下午一点半钟,鸿雁楼的包厢里面,传出爽朗的笑声,酒桌的气氛很是融洽。尚庭松兴致很高,拿取出报纸,用手指着,啧啧赞道:“你看看第五条,再看看第八条,写的好,真是写到点子了。”刘先华连连点头,附和着道:“没错,真是一针见血,把问题都讲透了,这样的材料,可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老宋是深藏不露啊!”尚庭松笑笑,把报纸放下,忽然提议道:“老宋啊,你这种人才,放在农机厂做工人,真是太可惜了,干脆,调过来给我当秘书吧,怎么样?”宋建国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不行,尚市长,这可不行,我可不是那块材料。”“怎么不行?”尚庭松摆了摆手,笑吟吟地道:“我说你行,你行,别的不说,你这篇章,市政府办的那几个秀才,没一个人能写得出来!”刘先华也很高兴,赶忙劝道:“老周啊,尚市长难得这么夸奖一个人,你过去吧,要不然,尚市长会以为,是我压着人不放,那我可担当不起了。”旁边的周衡阳也连连点头,笑着道:“老宋,去给尚市长当秘书可是好事,多少人烧香拜佛都求不来呢,你可倒好,还拿捏起来了。”宋建国有些懵了,赶忙给尚庭松满酒,端起杯子,起身道:“尚市长,感谢您的赏识,可这件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尚庭松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笑着道:“好,人各有志,不能强求,那算了,来来,老宋,喝酒,喝酒。”刘先华赶忙出来解围,打岔道:“尚市长,一直以来,您对农机厂,对我刘先华都是非常关照,这份人情,真不知几时能还清!”尚庭松哈哈一笑,摆手道:“老刘,说什么浑话,这是我的工作嘛!不过,你要是真想表示,多喝几杯。”刘先华听了,又点了两瓶酒,笑着道:“尚市长,您是海量,论酒量,我们可都不是对手,但今天高兴,我老刘舍命陪君子了。”尚庭松笑了笑,点头道:“好,那今天大家尽兴。”接下来,刘先华说到做到,连着喝了三杯。这间包厢里,宋建国的身份最低,因此一杯不落,也都跟着喝了,这时酒劲来,觉得天旋地转,很是难受。。王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来今天是难逃一劫了。当然,说的是他们。“上!”其中一人呼喝一声,另外几个一拥而上。拳脚如雨不断落下,场面顿时混乱不堪。王谦被围在中间,身如鬼魅随影而行,十几只拳头连他衣角都没有摸到分寸。而片刻之后,站在那里的也就只有王谦一人了。几个青年捂肚子的捂肚子,打滚的打滚,声声哀嚎不绝于耳。旁有围观者不知道是谁叫了声好,竟然还响起了片片掌声。“承让,承让。”王谦抱拳微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哥这又不是街头卖艺,话说光叫好怎么不干脆丢点钱上来呢?解决了一众小青年后,那小太妹的脸色也变了,不过不是惧怕,而是更为怨恨。“你居然还敢还手!”王谦:“……”不还手被他们打成傻子?看样子这妹子也是个傻子,年纪轻轻的真可怜。秉承着爱护智障人士的优秀品德,王谦倒没有一脚把她也踹飞,只扭头淡然道:“别找我麻烦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完,他扭头直接走了。呼,还好还好,总算是把自己转职捡尸的事情糊弄过去了。至于那个小太妹,虽然在后面气得哇哇乱叫,不过好歹有点脑子没有追上来纠缠不休。不过刚刚那个喝醉的女人怎么感觉有点面熟啊……靠,不会是以前捡过的吧?开门不利,而且刚刚看热闹的人太多,自己这帅气的面容怕是已经被不少人记住了,今晚再去‘认亲’保不准要被认出来。虽说一般不会有人戳穿,但人要脸树要皮,王谦再无耻也是有个限度的,起码这张老脸总得留几寸不是。既然捡尸不成,一晚上时间总不能这么浪费了。王谦先是回了趟家,然后收拾东西来到了天桥底下,扯开那张塑料布坐在了小板凳上等客上门。时有人经过,就着昏暗路灯就能看到上头写着‘问天问地不如问我,求仙求神不如求人’。而且这都午夜时候了,这个点天桥下就是流浪汉都没一个,整块地方空荡荡就摆着个摊子,显得更为渗人。不过这其中也有门道,这天桥靠近和尚摆摊的地方,吃完夜宵后经过的人不少,且多是喝了酒的,胆气更壮不说,也更加好事。这不,王谦只打坐了半个多小时,就有一个醉汉上前了。醉汉先是眯眼看清了那行字,随即不屑大笑道:“问天问地都不如问你?你谁啊你!”旁边有清醒的同伴只觉得丢人,拉着他正要走,却被王谦叫住了:“且慢。”正好有几波人经过这里,见这边有热闹看就都停了下来。王谦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让你儿子活下来。”这话一出,那个醉汉的脚步就被彻底钉死了,任凭好友怎么拉扯都不动弹。等他转过头来时,眼睛瞪得跟牛眼一般,酒也完全醒了,急忙问道:“大师,你刚刚说能让我儿子活下来!?”一旁看热闹的闻言也纷纷驻足,想听听这里头有什么门道。王谦悠然笑道:“若我算得没错,你儿子方才出生,但已有夭折迹象。”“对!”那醉汉差点就跪下了,哭诉道:“我儿子刚满月,可他是早产儿,到现在连医院都没出过,医生说让我们时刻做好心理准备。大师,你有法子救他对不对?”“这也能算出来?”旁人交头接耳,议论着这醉汉是不是王谦的托。王谦道:“把你手伸出来。”醉汉照做,王谦看一会儿后摇头道:“你是孤老命,前半生顺风顺水,家庭圆满事业小成。但到了中间有条断层。”说着王谦在他掌心一划,继续道:“这也是你一生的转折点。你这辈子会有两个孩子,但我说了你是孤老命,注定不得善终,所以你这两个孩子也活不长久,到死都不会有人给你送终。”那醉汉闻言,已经是直接跪下连连磕头,声泪俱下完全不像是演的:“大师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我之前的确有过一个孩子,但才几个月就夭折了。医生说我老婆两次早产,再生基本不可能了……”“这就得看你的诚意了。”王谦不动如钟,只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醉汉惊醒过来,连忙翻起了裤兜,掏出来零零散散也就几百块。连忙有扭头找自己那些朋友,最后几个人加起来也有个三四千。王谦接过钱后才露出三分笑意,随即沉吟道:“要救你儿子也很简单,记得我说过的,你是终老命。只要你离你儿子远远的,他自然安然无恙。”“额……”醉汉闻言,心一下就凉透了,这不是叫他去死么?许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王谦叹道:“也不是说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在你儿子足岁前你尽量少回家。人生来有四道坎,这四道坎分别在一岁、十六岁、二十八岁、五十九岁,当然我估计你活不到你儿子五十九岁,所以在他这几个年龄阶段的时候,离他越远越好。”“至于其他时候,也尽量少接触。只有这样,才能保你儿子安然一生。而且一定得记得,不要让你儿子给你送终,最好连葬礼都别办。”让一对父子尽量少接触,这无疑是很残忍的。但王谦说的没错,唯有这样才能让他儿子保命。一个人的命运可以改变,但命理变不了。如这醉汉,生来就注定是终老命,那他就必须要终老。不论过程如何改变,结局都肯定是一样的。“是是,我记住了,多谢大师。”醉汉连连点头,已经是对王谦的话深信不疑了。“喏,这是我电话,有其他事也可以找我。看风水、算命、治病、祭祀搬迁、红白喜事,全是我的业务范围。”王谦递出一张名片,上面就一个电话号码和三个字——王大师。醉汉小心收起,又恭恭敬敬的连说了好几声谢,才在朋友的搀扶下上了远处一辆车。靠,居然还是辆宝马,刚应该多要点的。今晚第一单生意收入不错,不过王谦并不满足,反正晚上他没事,正好摆到天亮等着和尚一起回去。而旁边不少围观者也逐渐散去,就算那醉汉不是演的,这年头大部分人对算命这种东西还是本能抵触,更别说还是要出钱的。王谦也不挽留,毕竟他们里头没几个是有大灾大难的,实在也挖不出太多油水。不过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却还有一人留在原处。那人二十出头的年纪,剃着一个寸头,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板也健硕得很。他在原地皱眉想了一会儿后,慢步走了过来,弯腰低身道:“大师,你真的什么都会?”“贪赃枉法不会,**掳掠不会,吃喝赌……话倒是毫不影响。“呵。”寸头男笑了一声,道:“小弟陈浩北,想请大师上门服务一趟。”陈浩北?陈浩南他弟弟?王谦不动声色道:“上门服务啊,这倒是有点不合我这的规矩。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就看陈老板诚意如何了。”陈浩北伸出五根指头晃了晃,低声道:“大师要真有本事,这个数打底。”。  张萍假装嗔怒地说:“没劲,你这个人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你就不会多猜几次啊。”我好奇地问:“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张萍说:“昨晚你睡着时我用你的手机拨了我的手机,这不就有了嘛。连这个都想不明白,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当上的局长。”我没兴趣和她玩这种无聊的把戏,有点不悦地说:“你到底有事没事,我正忙着呢。”张萍说:“你晚上有时间吧,陪我吃顿饭好不好?”我知道吃饭不过是个借口,她无非就是想跟我在一起,吃完饭或许还要再去开房。可我本来对这个女人就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从张萍今天的表现来看,她应该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凯子,或许她还以为我已经迷上了她。我说:“对不起,晚上我们单位有事要聚餐,没办法陪你了。”张萍说:“单位聚餐啊,那你带上我嘛,你们单位聚餐应该可以带家属吧?”我说:“不好意思,外人确实不方便参加,我们要谈许多工作上的事。”张萍不屈不挠地说:“工作上的事难道对家属也保密啊。”我认真地纠正她说:“张萍,我给你说过,我有女朋友。我们局里的人都认识她,所以真的很不方便。”张萍居然耍起了小性子,气呼呼地说:“哼,我就知道你是在找借口,随便找个理由糊弄我,你真当我傻啊。”我有点火了,说:“你怎么回事啊,我跟你说不明白是不是?你男朋友是王斌,不是我,你要先把主次关系搞清楚。”我忽然心里对她产生了一丝厌恶,说完就挂了电话,不想跟她继续浪费口舌。我后悔了,因为我已经隐约意识到,昨天晚上的意志不坚定说不定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这个张萍绝不是什么好鸟,根据她昨天晚上和王斌针锋相对的表现,这货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惹上她必然是件让人头疼的事。五点钟时,我正准备起身离开办公室时,电话又响了。我看了看来电显示,又是个陌生号码。我怀疑又是张萍打的,这次我决定不接了,掐了电话走出办公室。走到办公大楼大厅门口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还是刚才那个号码。我心想如果不接电话,说不定这个人会一直打下去,就接通了电话。我说:“喂,你好,哪位?”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唐局长,你猜猜我是谁。”他奶妈的,怎么每个女人都是这一套,难道女人们觉得这种无聊的把戏很有趣么?不过从女人的声音来听,她的声音很性感,虽然看不见她本人,但从话筒里女人的声音我能感受这背后隐藏入骨的骚媚。我说:“不好意思,我猜不出来,你能不能提醒我一下。”女人咯咯地笑了几声,说:“好吧,我提醒你一下,我们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喝酒呢。”昨晚和我一起喝酒的女人除了张萍就是李扬了,难道她是李扬?李扬怎么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这不大可能,听声音也不像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对李扬嘴角的那颗美人痣印象很深,对她的声音却没有太深的印象,也许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也未可知。我纳闷地说:“你是李扬吗,怎么听声音不太像啊?”女人又得意地咯咯笑了几声,说:“是我啊,你怎么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呢,我很失望哦,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地位吗。”我惊讶地说:“还真是你啊,不好意思啊,我刚没听出来。只是我很奇怪,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呢?”李扬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从李玉的手机里找出来的呗。怎么啦,局长先生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吗,难道我就不能主动给你打电话?”我说:“不是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找我肯定有什么事吧。”李扬说:“没什么事,就是无聊,想给你打电话聊聊。”我嘿嘿地笑了笑,说:“接到你的电话我非常荣幸,有美女在无聊的时候能够想起我,说明我这个人人缘还不错。”李扬说:“别臭美了,我刚才路过昨晚咱们喝酒的酒吧,看到你的车停在酒吧门口。我就觉得奇怪,你怎么会这么早就跑去酒吧喝酒。可进去一看,你根本就不在里面,是不是昨晚喝完酒把车扔在那里就没开走啊。”我更觉得奇怪,我和李扬总共就见过两次,两次还都是她和李玉在一起,可以说和她很陌生,她怎么会把我的车牌号码记得这么清楚呢?我解释说:“昨晚喝太多了,没敢开车,就扔在那,现在正准备过去取车呢。”李扬惊喜地说:“你要来取车啊,我现在就在这个酒吧,要不我在这等着你,你开车送我去百盛买点东西,不知道我能不能请动你唐局长大驾?”我想了想,百盛就在风和日丽广告公司附近,正好顺路,就爽快地说:“没问题,乐意为美女效劳。”我在局大门口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破头街开去,不一会就到了昨晚喝酒的纸月亮酒吧门口。我付了车费下了车,掏出电子锁打开我的车门,东张西望寻找李扬的身影。没想到李扬却从我背后绕了过来,在我的后背拍了一下。李扬笑嘻嘻地说:“东张西望找什么呢,现在还早着呢,酒吧街上除了我没别的美女啦。”我回头看了看李扬,今天她穿了一条天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高领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条白金项链,头发随意披在脑后,肩膀上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李扬这身打扮虽然看起来简单,搭配却很合理,非常能衬托出她高挑的身材和细长的腿,再加上嘴角那颗性感非常的美人痣,整个人看起来特别诱人。我笑着说:“这不正在找你这个美女吗,我以为你在酒吧门口等着我,怎么绕到我背后出现了。”李扬大大咧咧地说:“美女出场自然要不同寻常,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我哈哈大笑着说:“是的是的,你说得很对,美女是稀缺资源,必须自己把自己抬高一下,要不怎么能算是美女呢。”李扬说:“这话我爱听,好了,不跟你贫嘴了。开车吧,送我去百盛。”我客气地说:“非常乐意效劳。”我们上了车,李扬坐在副驾驶室,用手勾了勾头发,斜眼看了我一眼,嘴角仍然挂着一丝笑意。我用余光看到李扬这个拂动头发的动作,头发分开时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她嘴角的美人痣,心里忽然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李扬说:“开车啊,想什么呢,还愣着干什么?”我定定心神,打着火,开着车向百盛广场开去。李扬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化妆盒,给自己补妆。她一边补妆,一边说:“昨晚你和那个女的喝到几点了?”我说:“嗨,你们走了没一会我们也各自回家了,昨晚被你和张萍灌得太多了,今天早晨都爬不起来,连单位都没去。”李扬说:“没那么简单吧,你没和张萍去开个房干点坏事?那女的从一进酒吧就在使劲勾引你呢,她是故意和王斌吵架把他气走的,王斌傻乎乎地还蒙在鼓里。”。李成华亲自出面,现在出了事儿,当然没有人敢为他们说话,否则,就会被李成华理解为包容这些不务正业的人。王所长当即表示,一定会尽快的对此事有个处理结论,涉事的警察谁要是不依法办事,严格处理。李成华继续教训说,要对此事相关的人员进行调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有谁违法,不管是谁,都给我带进来,认真询问,履行好警察的职责。那天晚上,董云霄在派出所没有出来,而那几个跟着董云霄拦截秦书凯的人,也被带到了派出所。董云霄的父亲早上起来,到了班上才有人汇报董云霄昨晚在派出所没有出来。很是吃惊,想到自己昨晚吩咐的车副所长好好的调查究竟儿子被打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一点都不能做好。打电话给车副所长,车副所长很是苦恼的告诉他,现在自己的副所长已经被免职,涉案人员已经被抓起来,而董云霄等人昨晚已经交代主动拦截秦书凯,想报复的事情说了一遍。董云霄的父亲问,为什么是这样?车副所长说,主要是两个警察按照我的吩咐,把秦书凯带过来,谁知道他们不问是非,在你工资的吩咐下直接对秦书凯动手,关键时候有个女人的不知道是秦书凯的什么人,带着分局局长李成华出面。这么一说,董云霄的父亲也很是害怕,这个李成华还兼着副县长,虽然自己吩咐派出所调查,可没有让他们如此的胡作非为,被开除也是活该。后来想到,现在能做的就是给李成华道歉,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从而把儿子弄出来那才是关键。..秦书凯从派出所出来,很是感激柳橙。柳橙说,那个局长是自己哥哥的同学。秦书凯感觉到李成华局长和柳橙之间似乎很熟悉,说是她哥哥的同学似乎也能解释清楚。到了住的地方,秦书凯身上被打的地方很疼,柳橙说,要不到医院看看?秦书凯说,不用了,以前在家经常遇到这样的小伤,休息一晚就好了。后来,秦书凯就休息,而柳橙在外面的厅帮助收拾。躺在那边,很难入眠,真实的感觉到权力的伟大,自己被人带进去,那是因为董云霄的父亲位置高,两个警察想巴结领导就胡作非为。现在自己能顺利的出来,那是因为柳橙认识李成华,李成华的位置很高,很多人当然不敢在他前面胡作非为。董云霄因为聚众斗殴,被拘留一个星期。这个时候,王娟乘机主动提出离婚,理由很简单,董云霄不是过日子的人,整天打打杀杀的,这样的生活自己不适应。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可是董云霄确实被拘留了。面对王娟提出的离婚,董云霄的父亲也很是生气,不过想到既然儿子也想离婚,再说,董家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女人,于是就同意了。董云霄出来后,就和王娟办理了手续。王娟跟董云霄办好了离婚手续,就找到了刘大明。刘大明很快就把一万块现金也打到了账户上,可这小娘们又提出意见事闹的动静太大,说现在离婚,如果挺着大肚子,在陵水县自己是呆不下去了,除非刘大明想办法帮她调动工作到市里,否则的话,孩子还是不能留。刘大明哪里知道王娟不过是为了弄掉孩子找个理由,他真把王娟提出的要求当成大事来办了,在他的心里认为,只要是顺着王娟的意思把这件事给办成了,自己就有了生儿子的希望。刘大明先安抚王娟一番后,赶紧到市里来找自己的老同学贾仁达帮忙。贾仁达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起初刘大明并不知晓自己的老同学已经位居高位了,去年年底的时候,市里在陵水县召开一次人事方面的改革大会,刘大明作为县里发改委分管人事这块工作的领导也去参加了会议,意外的在主席台上看到了老同学贾仁达那张熟悉的面孔。官场成精的刘大明哪里会轻易放过巴结上已经当了领导的老同学机会,会议结束后,他立即准备了不菲的礼物,去贾仁达的办公室拜访了一番,这条感情线就算是重新链接上了。刘大明了解贾仁达的个性,这位兄弟是个极其重情义的人,上学的时候,两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没少一块干坏事,那种单纯的同学情分是工作后走上社会跟周围人相处出来的情分有差别的,刘大明心里明白,只要自己提出的要求是贾仁达能做到的事情,他必定不会拒绝。来之前,刘大明已经提前打了个电话给贾仁达,说是要到市里来办点公事,顺便到他的办公室坐坐,问贾仁达今天有没有空一起吃顿饭。贾仁达也是官场的老油子了,了解老同学刘大明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个性,冲着电话爽快的说了句,恭候大驾。贾仁达想,自己也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即使他提出什么要求,最多是升官什么的,自己能帮助也就帮助一下吧。毕竟两人有一层同学关系在里头,这些年自己又混的比较好,有同学来找他帮忙的时候,贾仁达的心态是微妙的,既想要给同学留下一个热心帮忙的形象,又不愿自己为了不相干的事情过于为难。因此,贾仁达给自己设定下的帮忙条件是,在自己不费力的能力范围内,老同学找上门来一概好商量,若是稍稍有点难度的事情,自己自然不会舍下面子为了旁人的事情奔波。刘大明这次过来给贾仁达带来的礼物是两瓶好酒,都说白酒珍藏的时间越长,喝起来越香,刘大明这两瓶酒可是藏了有近十年了,因为挥发的缘故,一瓶酒只剩下大半瓶,贾仁达见了也稀罕的紧。贾仁达嘴上说,都是老同学了,过来就过来嘛,还带什么礼物,你这可就是跟我见外了。刘大明见贾仁达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两眼还盯着酒瓶左右转动瞧着,心里明白自己送的这份礼必定是让贾仁达满意的,于是试探的口气说,其实早就想过来了,就担心打扰领导人的工作。贾仁达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呵呵”笑道,刘大明,大家都是老同学了,到我这里来还有什么好拘束的,想来就来,到了市里,还怕我没有好酒给你喝?刘大明赶紧摆手说,老同学误会了,我这不是有事想要请老同学帮忙却又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贾仁达心说,***,这礼物刚送出手,立马开始谈及正题了,这刘大明的秉性可真是一点都没变。他低头一笑说,是吗?老同学要是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自然会帮助解决。刘大明等的就是这句话,赶紧把座椅往贾仁达办公桌前拖了一下,往前凑凑说,武部长,这次来对你来说是小事,我有个亲戚想要调动工作到市里,不知道武部长能不能搭把手帮帮忙。贾仁达一听这话,脸上不由愣了一下,这样的要求刘大明也能说得出口,就凭着两瓶酒就想随便调个人进市里工作?这怎么可能?,龙城,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正好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惜,别说蛋糕,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唯有走进面前的当铺。“当了!”我摘下身上仅存的玉佩,递到了高高的柜台上。一双鼠眼目光深邃,滴溜溜的朝着柜台外瞧了一眼,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玉佩上。“破玉佩一块,价值三个大子儿。”闻言,我一把拉住玉佩的红绳,抢夺回来。“你爷爷的,三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我气的不行,拿上玉佩就走出当铺,好歹也是块玉啊,这么不值钱?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起了革命,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我早已饿的头晕眼花。“三块钱?打发要饭的,哼!”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朝着当铺门口啐了一口。我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可不会吃了这亏。我噗通一声坐倒在肮脏的角落中,看着玉佩上简单刻画的方字,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路灯都舍我而去,让原本就饿疯的我更是进入了绝望的状态。眼前也渐渐出现了我的家人,但他们渐渐离我远去,我根本追不上。除了我一个,全家人一夜之间便患上了绝症。只不过一个星期,全都离世而亡。我那时候还小,除了哭,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除了爷爷,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我,我的命很奇特,锁命之相。若是想保住方家,二十岁前,隐于世中,等他们时候,不用敛尸,更不能回家!如能挺过二十岁,锁命便会有改变,但却还需改命才行。爷爷也是在这个时候,把玉佩给了我,让我死也要带在身上。如有机缘,便能找到龙城张家。这也是我流落到龙城,一直逗留于此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务必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爷爷跟我说完这些,便也没了气息。可留在这时候,一个小小光点在胸口微微亮起,我从来没见过玉片有这种样子,眼中霎时显出了一丝惊讶。突然,玉佩上的房子瞬间就发出了晶莹的光辉来,光芒透着微薄的衣服,散了出来。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胸口的玉佩变的炙热起来,我想要去拉下那块灼热的玉佩,可当手刚刚触摸到玉佩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很多讯息透过手中的玉佩传递到了我的脑中。无数的星光不停的被吸入到体内,原本灿烂的星空也顷刻昏暗无比。我连连抽搐了几下,身体也紧跟着无法动弹起来。玉佩光芒大盛,直穿天际,巨大的光柱直指天空中一颗未知的星辰。这便是像是激活了某种能量一般,星辰也紧跟着挥洒出奇异的光辉,洒在了玉佩上。由于我不能动,只能任由这种光辉洒在身上。玉佩就像是某种媒介一般,不断的温润着我的身躯。我的身躯也逐渐透亮起来,闪烁着荧光,持续不断……良久,光辉消失,整片天空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星辰也再次被城中灯光遮蔽。我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里仿佛经历过一场世纪大战一般,异常疼痛。可窝最关心的额还是胸口那块玉佩,拉开衣服一看,却发现脖子上只挂了一根红绳。红绳下面的玉佩早不见,我赶忙伸手去摸,却只是摸到了一块异常坚硬的皮肤。就像是烙印一般。那微微发着银光的玉佩此时早已镶嵌进了皮肤之下。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候,硬化的皮肤微光一闪,没入了皮肤之下,从表面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玉尺经?”我稍稍恢复了净身状态,突然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立马紧张起来。任凭我看过再多的小说,此刻在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本经书,没吓坏就不错了。而且经书能在我的意识下翻阅,脑中的玉尺经文字也变的越发清晰,这又让我惊喜不已。可是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关乎我家的职业。爷爷曾是一名风水大师,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一些堪舆风水上的知识。爷爷曾说过,现在所流传的玉尺经并不是真迹,只有方家才有,但这么多年,爷爷也从未找到。看样子,我脑中的玉尺经并不是后人伪造,是方家努力寻找的那本。这里面缩写的东西可要比小时候看的书精妙多了,光是前面的一段介绍,就让我赞叹不已。我草草的先翻阅了一遍这本经书的大概,顿时,双眸中散发出了烈烈余晖。玉尺经主修风水、堪舆,更有一些诸如算命、卜卦、奇门、星象之篇章,繁复杂乱,却又井然有序。眼下正是夜晚,此处又没人烟,只有一盏路灯散发出惨白的亮光。我便不再顾及,索性盘腿而坐,重新闭上双眼回到脑海中,仔细翻看玉尺经。在灯光下,我不时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缓缓的吸入,动作从笨拙缓缓变的轻盈。每有一口浊气吐出,我胸口便发出莹莹绿光,旋即又消失在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气温也逐渐下降,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就连身上的衣物被露珠打湿,依旧沉寂在某种状态之中……翌日。当一抹晨曦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也从沉寂中缓缓苏醒了过来,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三天来没吃过任何东西,却根本看不出憔悴来,反而显得更加精神奕奕。“真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还真是入迷了。”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玉尺经中记录的东西居然这么精彩。一晚上没睡不说,还能这么入神的观看一本经书。在我记忆中,除了连环画能这么用功之外,也别无他物了。咕咕咕。“得先想办法把吃的解决了。”我揉了揉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出了这片旧楼区,朝着大街上而去。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街面上除了早餐店有人外,似乎也没多少人走动。却没想到,刚走上大街,便和一急匆匆的女人撞了个满怀。“你这人有病吧,见到人还撞上来!”眼前的少女长的相当精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亮丽的眸子正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微皱的眉头配上玲珑的鼻子,显得十分秀气。但偏偏鼻头上多了个小黑点。咕咕咕。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抗议。三天没吃,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我想着要不就从这丫头身上弄点钱花花,反正自己饿的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女孩还以为我要占她便宜,不停的往后退,嘴里也骂了起来。“你别过来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可喊非礼了!”被女孩这么一说,我淡淡一笑,回答道:“别怪我多嘴,你今天要有口舌,会破财。”我为什么这么说,也正好是昨天一夜的功劳,正好他通读了面相十二宫的那部分,根据玉尺经中记载,鼻头那里叫准头,也就是所谓的财帛宫,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联盟之召唤系统》《下一个时空等你回来》《岳两女共夫》《我真不是绝世剑仙》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重大体育新闻》。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78431_700440.html
重大体育新闻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