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ba比赛录像回放在哪看 目录共3950章

首页

cba比赛录像回放在哪看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6909章 醒来后

cba比赛录像回放在哪看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收住?好吧,你看着办。”吐逊张了张嘴,想到努尔对张凡的评价,也再未出声。张凡他们已经来医院两个月了,工资是一个月一千九。奖金两月发一次,一个月八百多一点。午的时候努尔把陈启发喊到他的主任办公室,关门对他们两说道:“这两个月我们干的不错,手术量还可以,我们要齐心合力的把工作干去。”前面一句是对两人说的,后面一句明显是对陈启发说的。然后拿出了两个信封,分别递给两人,“这是两个月的耗材费,一人九百,我们三个人都是一样。”耗材费是各种器械的回扣。以前骨科重一点的外伤手术转院了,自从张凡进科后,创伤手术被他包圆了,虽然多了一个人分钱,可手术量去了,钱也多了一点,老陈也高兴。夸克县属天山北麓,进入十月后天气开始极具降温,到了十月底远处的山峰开始变白。张凡从肃省带的都是单衣,这几天的温度坚持不住了。归拢了一下两个月的收入总共,自己用去了一千多,剩下五千多。暂时先不给家里打钱,等妹子考大学后再说。夸克县城不大,县心的大十字稍稍繁华点,出了十字都是城乡结合部。现在工作了,而且天气也冷的渗人,必须卖点体面保暖的衣服了。张凡骑着李辉的自行车花了一千多从到下置办了一套。张凡买衣服后没几天,下了一场雪,而且是大雪。一个晚积雪有十厘米厚。在边疆下雪等于吹冲锋号,各个单位必须提前半小时班扫雪。肃省的冬天虽然也冷,可也没夸克县这种冷法。穿羽绒服在外面转半个小时,直接冻透,怪得不这边的人大多都穿着皮夹克。陈启发现在和张凡关系不错,他知道自己明显不如张凡刻意的接近张凡,而张凡又很给他面子,两人现在是琴瑟和谐。“张大夫,冷吧,这边羽绒服不顶事,还是要穿皮夹克。带皮帽子。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最冷的时候零下二十多度,才叫冷呢。”晚下班,张凡让古丽堵在了门口,“弟弟,今天我们家过宰冬节,姐姐我邀请你去我们家做客。”边疆的少数民族每当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开始宰杀牛羊,储备冬天的食物,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节日,宰冬节。过节的时候要邀请亲朋好友去家里做客。古丽的腰经过张凡的治疗,已经不疼了。真拿张凡当自己的弟弟对待,少数民族大多数人较豪爽,对你认可以后是可以交心的。这几天过宰冬节的多,邀请张凡的不少,见天的大鱼大肉,气色也刚来的时候好多了。夸克县大雪连续不断的下了四天,屋子外面已经是素白一片。周末,李辉和张凡两个人也没地方去,在宿舍看看书聊聊天,李辉女友王莎值班,他也成了孤家寡人。在张凡洗漱完毕后准备床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院长巴图的电话,“院长,”“张凡你在哪,快来医院急诊科。”张凡话没说完,被打断了。“我在宿舍,我马过来。”雪大路滑,巴图的侄子醉酒后不小心从三米多高的桥给掉了下去。幸好一起的人多,急急忙忙的给送到了县医院。人已经休克了,拍片子一看股骨粉碎性骨折。巴图第一时间的让医生纠正休克后,坐着往市区赶,结果大雪封山出不去,又折返回来了。外二科正好是陈启发值班。巴图看着陈启发一脸要死的样子知道他做不下来。“现在怎么办,你是骨科医生,你要拿出办法来。”巴图大声的对陈启发吼道。“不行让张医生看看?他从大城市来,见多识广,”陈启发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话没说完。巴图转身去打电话了。他也有点后悔,一着急把张凡给忘了,光顾着往市区赶,这一来回耽搁了不少时间,希望没有耽误治疗吧。张凡三分钟跑到了急诊科,走廊里面全是各科的医生病人的亲属不少,毕竟是院长的家属,能来的医生几乎都来了。不过张凡没见努尔的影子。“必须马进行手术,病人还在出血,光靠补液休克纠正不过来。”张凡看过片子和病人后对巴图说道。“有把握吗?”巴图靠近张凡悄声的问道。“手术有难度,但是可以做。”张凡坚定的说。“需要什么,你现在口头下医嘱,我们全力配合。现在一切归你指挥。”巴图影像科出身,医学是个及其专业的学科,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是巴图几十年的经验。张凡的语气也给了巴图希望。“抽血测血型,准备ml血浆,麻丨醉丨科准备,我、石主任、陈老师先进手术室刷手准备。器械科准备好钢板。”张凡也没推辞,开始下起口头医嘱。手术开始,粉碎的骨折倒是好处理,是有个较大的动脉破了,医院也没手术显微镜,只能接扎了事。石磊也是第一次和张凡手术,听说不如亲眼见到,当看到张凡熟练而专业的手法时,石磊内心都奔溃了,“他才多大啊,手术尽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和他一我的岁数都活到狗身去了。”巴图侄子的手术难点在股骨碎的有点厉害,生命体征不稳定,已经进入到休克状态。老陈不敢接手,做好了是应该,如果出意外死在手术台,那惹了大祸。巴图家族在夸克县势力很大,公检法都有亲朋好友。老陈除了胆小、心眼小以外也算一个好人,进入手术室以后主动的去做术前的准备工作,让张凡去研究X光片。石磊以前还对张凡带着点副主任的架子,手术进行到一半,石磊看着没啥大问题了说到:“张老师在夸克县生活还习惯把,这边吃牛羊肉较多,那天我让我老婆在家做顿红烧肉,咱哥几个好好喝两杯。”石磊能以主治的资历超过吐逊做副主任,是会做人。张凡听副主任叫他张老师,愣了一下,赶忙说道:“石主任咋能叫我老师呢,我脸都红了,让嫂子下厨哪太麻烦了把。”“麻烦啥,你嫂子爱做个饭,怕做的不好。张老师真是客气的,你在大学的时候特别优秀把,我在省院也进修过,那边的博士我觉得也没张老师优秀,你能来我们医院真的不容易啊。”“实习的时候带教老师敢放手,锻炼的机会多,我那能和人家博士。”石磊夸的张凡一阵阵脸发烫,都不好意思张嘴了。“张大夫,你有对象没,我看其他的大学生都是一对对。你是一个人来的。”马丽华看着手术较顺利也开始调侃起张凡了,谁让张凡是萌系的葩呢。“马姐,我单着呢,还不着急。”这是张凡心的一个痛,大二的时候,青春萌动也曾追求过一个同在学生会勤工俭学的姑娘。刚一表白,人家问张凡,有开房的钱吗。从那以后,张凡也熄了成双成对的想法了,人家虽然说的刻薄但却是大实话。“我给你介绍一个吧,我有个堂妹妹,今年考到法院了,长得特别漂亮。怎么样认识一下?”“那先的问问我们小张老师以后会不会偷吃猪肉啊。哈哈”张凡还没说话,石磊这样一说大家都开始笑了起来。马丽华一想,也对。也跟着笑起来了。手术室的护士长一看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不错,说明手术很成功。她悄悄的出了手术室。巴图在手术室外面陪着他的哥哥和嫂子还有一帮亲戚,没值班的科室主任陪着巴图。大家都没怎么说话,特别是巴图焦急的走来走去。他心情不好,大家也不敢触他霉头,都站的不远不近。。“那行,咱们今晚就跟老师说一声,明天带上同学们一起去。过会我给娄叔打电话,让他给咱们准备好工具和车子。”林默几人说完便起身付钱离开了餐馆。到了餐馆外面,几人又接着在大街上逛了起来。逛了一会,杨海城又向林默问道:“林哥,咱们明天去哪啊,不问明白这心里总是没底。”林默想了想便说道:“城西马鞍山的古林寺不是被毁了好些年了嘛,咱们明天正好可以去那边看看,那里挺偏僻的,应该没什么人。”杨海城想了想又问道:“林哥,寺院里能埋宝贝吗?”“肯定有的,乱世很多寺庙都会将一些重要的东西埋起来,免得遭受战火而损坏或流失的,而且有的人也会偷偷把宝贝给埋到寺里,不让人找到,里面应该会有东西的。”林默回答了杨海城的质疑。古林寺建于梁,当时称观音庵,南宋时更名为古林庵。古心岁弃俗出尘,在栖霞寺剃度为僧,此后精研佛法,研习律学。明万历十二年,古心从北向南,住南京古林庵,其时古林庵“屋仅三楹,圆方百尺”,自古心来后,求教之人络绎不绝,古林庵“焕然崛起,百堵一新,遂成一大梵刹矣”,万历皇帝赐名“振古香林寺”。近代以来,古林寺屡遭兵火损毁,始终得不到很好的恢复。清末,辅仁老和尚继主古林寺第十七代法席,历经千磨万折,修复寺宇,再行传戒祖道,克振宗风,古林寺又大盛于世,一度与香林寺、毗卢寺并称“南京三大寺”。光绪二十六年(年),古林寺山的背后弹药库被雷击中,寺庙被毁。辅仁老和尚四处募化,修复寺宇,再行传戒祖道,克振宗风,古林寺又大盛于世。到了上世纪年代,寺庙在战争中再度被毁。古林寺就位于金陵的马鞍山上,占地约有三四十庙。他只是记得后世看到过有人在古林寺遗址上发现了一批金银的报道,而且现在古林寺在战火中被毁,才提议众人前往古林寺探宝。并且林默记得在一篇报道上说一个汉奸也曾在这附近挖过宝,汉奸曾在城西的清凉山、菠萝山、马鞍山、华严岗、丁山等地山林里进行寻宝,后来又变得很有钱,林默便想着在汉奸之前把宝藏给挖了,留着也是便宜了那个汉奸。杨海城听了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再为这件多想,几人顺利的逛起了街,在各种店铺中进进出出,好好体验了一把。几人逛了一会便不再进了店铺了,而是沿着大路走了起来。杨海城突然指着几人前面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衣服的人道:“那家伙不是陈茂锋吗?怎么穿成这样了。”听到这话,赵平年问道:“陈茂锋,谁啊?”“就是我们在林氏商贸行门口遇到的人模狗样的家伙。”杨海城回道。赵平年想了想,又看了看前面的灰衣人,说道:“从背影上来看确实挺像的,不过怎么把衣服换了,眼镜也没带着,算了海城,别管他了,我们自己逛自己的。”听到两人的对话,林默倒是上了心,一路上暗暗观察着对方,走了一段路,路过一家装修着玻璃的店铺时,林默看到对方在玻璃前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对方走了很长一段,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双方竟然一直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中间林默多次发现对方借玻璃来观察身后。此时林默也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反侦查嘛,看来这家伙是个间谍了,只是不知是属于哪一方的,此时应该是为了前去接头。此时林默觉得对方应该是我党地下组织的,不打算再跟着了,可惜却没有借口走去其他方门口。此时正在林默前方的伊藤哲朗并不知道林默己把它的身份认错了,也正在为林默几人的跟随暗自着急,从林默几人刚出现在他身后时他就发现了,本以为林默几人只是刚巧路过,可没想到却是一路跟在他身后,说他曝露了却又不像,因为林默几人没有一点隐藏的迹象,自己几次反侦查也没有引起几人的注意,想到离目地地越来越近,伊藤哲朗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停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在旁边一个小摊上买起了东西。林默正奇怪对方怎么忽然停了下来,就看到伊藤哲朗的目光看了过来,然后就见他走了上来对林默说道:“林公子你好,鄙人陈茂锋,就是在林氏商贸行门口与林公子相遇的那位,当时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跟林公子问候,请林公子不要见怪。”听到伊藤哲朗的话,林默算是明白了,这不是在试探几人嘛,林默摆了摆手,“没事,不知陈老板这是要去哪,怎么这副打扮?”伊藤哲朗听了装出难为情的样子,林默接着说:“没事陈老板,若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伊藤哲朗听到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只是自家丑事,林公子莫要见笑,鄙人在南京有位相好,可老家内人很是不喜这事,我离家时还专门让人跟在身边,不得以之下才每次出来都弄成这样,让林公子见笑了。”林默摆了摆手,打算带着三人先行离去。可惜这时小贩将东西打包好了,五人只得一起上路,一路上伊藤哲朗和林默四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了一个巷口,伊藤哲朗对林默说道:“林公子,我到了,要不要进去喝杯茶。”林默遥了遥头,便带着三人向前走去,临走时林默瞟了一眼巷子口,看到了青马巷三个字后便带着三人离开了。林默一边走一边想着,他总感觉这个陈茂锋有些奇怪,好像和自己后世的记忆中的我党地下组织的人有很多冲突,可是又没有发现什么疑点,最后只能归结于后世的记录可能有什么出错的地方,便不再去想,和几人安心的逛了起来。另一边,伊藤哲朗走进青马巷一会儿,便返回巷口观察起来,看到林默几人走远,周围也没有什么异常才又向巷子里走去,走过十几家后,伊藤哲朗来到一个院门口,有规律的敲了几下后,院门打开了一个缝,里面的人看到是伊藤哲朗后将门打开,伊藤哲朗立即闪身进到了院里,到了这时他才松了一口气。里屋走出一个漂亮的女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厌恶的问道:“伊藤哲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听到问话,伊藤哲朗立马解释道:“没有没有,只是刚刚在巷口碰到了几个军校生而已,您要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女子听到伊藤哲朗的讲述,脸上的厌恶更加浓郁,骂道:“几个军校生都把你吓成这样,真是一个废物。”听到女子的怒骂,伊藤哲朗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带着满脸的无奈悄悄离开。林默几人在中山路上逛到了下午,几人就又找了个餐馆吃了一餐后,林默给娄叔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斯科特的货,并让娄叔帮忙准备明天出去时要用到的车子和工具后,几人便叫了黄包车回到了郑老头店里,跟郑老头打了招呼拿了军装便回到了军校里。几人来到宿舍,乌力吉木仁和刘毅轩两人己经回到宿舍了。刘毅轩看到林默四人回来了,便问道:“你们四个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在青岗街那一片,已经有四个女孩就这样去世了。你说可惜不可惜,都是如花的年纪,家人好不容易养到这么大,刚刚要盛开了,硬生生就被这精怪给掐灭了,唉!我关注这件事,不仅仅是这些女孩太过可怜,还因为黄大仙三个字。李长亭给我开的药方子里,有三味主材,一是沉积五十年的香灰,二是百岁的樟木根,三是至少五十年的黄大仙胡须。前两样主材,我是有眉目的,我觉得青岗寺中就能寻到。青岗诗是建于唐朝,虽说在特殊时期,寺庙被毁,僧人还俗。但也有一些虔诚的师傅偷偷地在家中继续烧香礼佛,还有人悄悄地把佛象埋于地下。八十年代重建寺庙时,还被挖了出来。说不定也有些年深日久的香炉被人藏了起来,持续烧香,那不就是有了沉积五十年的香灰了吗?还有那百岁樟木,青岗寺中就有三棵,小时候我经常在那树下捡种子玩,一进入树下,那樟木特有的香气就弥漫在空气中,甚是好闻。最没有眉目的就是那黄大仙的胡须了。普通的黄鼠狼虽然少见,但多花钱还是能买得到的,但这五十年的黄鼠狼就难见了,就是你肯花钱,都不知道去哪儿买到。你要知道,狐百年成妖,黄鼠狼五十年成妖,都成妖成精了,你再想抓到它自然没那么容易。所以听到这师傅谈起,自然是格外关注的。心中稍稍有点惊喜,并且关于怎么抓这成妖了的黄大仙,我也有法子,这法子是李长亭教我的。前面我忘记说了,李长亭除了教我药方之外,还送给我一本书,叫《御蛊通神方》,一看便是古老得很,黄黄旧旧,他说是去南疆学术交流时,意外得到的,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但偶尔晚上睡不着觉时,随便翻翻,却被它吸引住了。那本书大体上分为驱蛊、健体、风水、御鬼、阵法五章,感觉很多都是无稽之谈,没有什么营养,倒是其中的健体篇,我觉得还是值得一看。找黄大仙有了点眉目,我的心里顿时便是一松,人心变得活泼多话起来,一路上与这师傅相谈甚欢,同时心里也盘算出了抓黄大仙的法子。不知不觉地,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等师傅把我叫醒的,已经进了村了,他问我大约还有多久到,要我提前告诉他,他好减速。我朦朦胧胧地看了看手机,凌晨六点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天才会亮。我家所在的村子,叫梅竹村,据说在我爷爷那辈,村里就种满了梅树与竹子,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不是梅树就是竹子,特别好看,在我的童年印象里,白色的雪花压在红色的梅花上,还有竹林间,那真是唯美之极。这就是村名的由来。整个村子是一条长长的带状土地,带状土地的两边都是长长的河流,婉转而过,流入长江。一到夏天,河里都是荷花荷叶,荷花主要是红莲与白莲两类,红白荷花点缀在绿色荷叶间,美不胜收,小时候,我们就用那荷叶制成衣服,把自己装扮成哪吒的样子,下雨天,就用荷叶当雨伞,回想起来宛若昨天。村里早早就修了水泥路,出租车在水泥路上行驶了大约十分钟,我便让师傅停了车——到家了——莲塘行政村梅竹自然村号。我看见屋里的灯亮着,因为提前跟妈妈打了招呼,估计她正熬着鸡汤,在等待我回家吧!说起来,我对妈妈的感情比较复杂(用精神分析的眼光看,其实所有母子关系都挺复杂),复杂在哪儿呢?那就是既因其得爱,又因其得伤。我跟妈妈的关系,如果用非常深情的语言,可以这样写:受尽苦难的妈妈,非常爱我们姐弟四个,为我们这四个孩子,她可以牺牲一切,把我们看得比她的生命都重要,妈妈就像那蜡烛,燃烧了自己,点亮了我们。这也是一种真实,换个角度看,还有另一种真实:一个女人,因从丈夫那里得不到情感的满足,转而将全部的精神,寄托在四个孩子身上,从而形成了强烈的共生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爱,也是一种束缚,也是一种控制。让孩子一生都活在“让妈妈过得更好”的阴影之中,而不是如何让自己的人生活得更好。这第二种是心理学病因式的表述,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过于冷酷,不符合我们传统的孝道文化,但从家族传承发展的角度来说,如果一个妈培养的孩子,孩子的能量不是花在让自己活得更好上,而是将能量消耗在如何让妈妈活得更好上,那么,这个妈妈的爱便是一种不健康的爱。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不爱我的妈妈,相反非常非常爱。在路边看到比较可怜的老年妇人,我会想,我妈妈曾经也为我吃过这样的苦,我自己吃好吃的食物时,我会想,我妈妈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食物。凡事相生相克,有正必有反,爱也是。我小时候写作文,曾这样写过我妈妈:我很爱我妈妈,但又不愿靠近我妈妈,她头上就好像有一朵乌云,云下大雨倾盆,谁靠近她,就不可避免地被淋透全身,心情压抑。在学习心理学之前,我为我曾经写过这样“大逆不道”而深深自责。学过心理学之后,我反而为那时的我高兴,高兴于那时我孩子的本能感觉是如此敏锐,凭感觉便深深地觉察到了我们母子关系的本质,又对自己如此真诚,有一说一,不想成年之后,受制于各种道德,对自己的感受反而不真诚了。不说这个了,这些过于复杂,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恐怕深不以为然。我推开门,看到堂屋的白炽灯管亮着,就在我推开门的时候,妈妈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可是小东子回来啦?我回答说,妈妈,是,是我回来啦。紧接着,便看到妈妈走出来。白炽灯管幽白的灯光下,是一个陀背的小老太太。她留着革命年代的齐耳短发,身上是深蓝色的棉衣棉裤,相比于我春节离家时妈妈的印象,此刻的妈妈白发更多了,似乎又更老了些。我的眼角便是一酸,妈妈这一生,真的吃了太多的苦,而得到的回报又太少。妈妈指了指旁边的脸盆架子,让我先洗把脸——脸盆里的水是热的,不一会儿便从东边的厨房里端出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手工米面条。我接过来便狼吞此咽地吃起来,我是真的饿了,先前急着赶路还不觉得,闻到了这香味,那饿劲儿一股子涌上来,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扫荡一空了。我跟妈妈闲聊了一会,主要是聊下村里我熟识的人的发展近况。又谈了下我接下来的计划。之前在电话里我便跟妈妈说,这次我们无为县城有项目,我是过来跟开发商开会的,顺便就回家来,公司事情不太紧,我就想着出去找以前的同学朋友玩玩。我还特意谈到了我要去看看毛小林,毛小林是我的初中同学,还做过一年同桌,但那时我们的关系一般般,后来他初中未读完就缀学了,便没再联系。后来我妈妈在龙岩拾荒,恰巧缀学的毛小林便是跟着他爸爸也在龙岩拾荒,那时毛小林帮过我妈妈很多忙。。“啪”!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掉了,在寂静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的惊悸。“笨蛋,你不会打开灯啊?”郑焰红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原来赵慎三手忙脚乱之间又加上屋里昏暗,居然把杯子碰到地上摔碎了,就没好气的训斥道。“哦哦哦!我是笨蛋!对不起对不起!”赵慎三赶紧打开了灯,忙忙的先倒了杯水送到郑焰红手里,然后赶紧走到门口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每天早上都使用的笤帚簸萁,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了,然后低着头孙子一般挪到郑焰红跟前等候发落。郑焰红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他兀自湿了一大片的胯间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小赵,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焰红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身子又是那么白,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赵慎三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焰红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郑焰红用冷冽的眼光跟赵慎三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那粗壮的本钱,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三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赵,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赵慎三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抓走你!”“不!”赵慎三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郑焰红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赵慎三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郑焰红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赵慎三一听主任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郑主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因为教委办公室主任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赵慎三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所以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郑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教委大院。郑焰红主任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赵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猛然间,被赵慎三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有一次触电一般酥麻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赵慎三。但那个可怜的小赵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主任对他的意淫毫无察觉!到了郑主任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赵慎三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郑主任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郑主任,您请下车。”郑焰红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赵慎三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郑主任这是要他扶着她!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郑主任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不提赵慎三回家之后如何对老婆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因为他的确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又是如何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单说第二天上班之前,他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郑主任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赵慎三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精液,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这下屋里虽然暧昧的味道没有了,但他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郑主任虽说放过了他,日后却会不会利用权力给他小鞋穿?“小赵,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海波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哦哦,马上就好了!”赵慎三赶紧答应着跑出了郑主任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就看到居然穿了一条很得体的裙子,而且貌似没有盘头发的郑主任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可是现在王长河和苏耀宗的联手,让他这个计划夭折了,先不说这两人联手后会有咋样,起码等破产也要在很久之后了。萧逸根本等不了那么久,只能自己亲自建一个小厂了,等时机成熟再吞并八一汽水厂了。这个打算萧逸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有了八一汽水厂这个现成的,萧逸也就懒得自己弄了,折腾了半天,看来还得自己弄啊。“玻璃、原材料、封装机、场地、人手,这也太多了头疼”又要重新计划,萧逸显得有点头疼。第二天萧逸带着三宝很早就来到八一汽水厂找周毅了,在萧逸认识的人中,也只有周毅可以暂时帮他解决一些问题。“欢迎萧少,我还说等忙完这一阵子找个时间请萧少吃个饭,没想到您来了”周毅最近春风得意,仿佛一夜间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厂子里面现在也蒸蒸日上,每天请他吃饭的人也很多。“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请周厂长帮个忙”“萧少请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没有萧少的话,哪有我的今天啊,有事您尽管吩咐”“我准备自己弄一个小厂子,现在很多东西都没有,看看你这边能不能帮着张罗下”“萧少准备自己做汽水这一块?”“恩,暂时是这样计划的”听萧逸说要做汽水这一块,周毅脸色变了变,他是真没想到萧逸要做这一块。“怎么有问题?”“没.....没,萧少的事情怎么会有问题”“我需要几台封装机”“新的恐怕不行,旧的倒是有几台”“旧的也行”就这样萧逸从周毅这里花了五万块钱拿到三台封装机,这些封装机虽然旧了点,但是没啥大毛病,每个小时装五百瓶汽水肯定没问题。其他就需要自己想办法了。在刚才周毅没有当场拒绝已经算是给萧逸面子了,不能再奢求太多。“哥,机器的问题解决了。场地怎么办?”“实在不行就找个小院子租下来”萧逸一时也找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毕竟手里面的钱有限,前期的投入一定要考虑好。三宝和萧逸一上午看了好多地方,没有一处让萧逸满意的,价格低是低,可是不适合干活呀。“哥俩是要找大点的地方?”“你怎么知道”“嘿嘿,别的不敢说,我老宋这双眼还是挺厉害的。我瞧你俩在这转悠半天了,没找到合适的吧”“关你什么事”三宝本来就心情不好,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让他更不爽。这个人说的煞有其事,萧逸心中一动,说不准还真有戏。“前面带路,要是真的合适,我可以考虑租下来”“兄弟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保准你满意。地方足够大,就是有点破”“先去看看再说”萧逸和三宝跟着这个家伙七拐八拐的绕了好半天才到了地方。看的萧逸不由皱眉头。这里这么偏僻,不符合他的计划,他是需要大批量的出货,这里交通明显不怎么样。“我说你这地方怎么这么偏?”“哥们,你又想地方大,又想交通便利,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呀。诺,就是这里,地方足够大,里面开个厂百十来号人足够了。”“地方是够大,但是......”“哥们儿,既然来了都来了,咱们也别玩虚的了。这片场地是我的,最近我缺钱,所以才考虑出租。我也观察你们很久了,你们也着急找地方,这不一拍即合的事情吗”“看不出来你还有点眼力劲儿”“那肯定的,哥们儿你就考虑考虑,绝对物有所值”徐老三一个劲儿的给萧逸推荐,萧逸也很心动,就像徐老三说的一样,这里偏是偏了点,但是地方足够大。“你准备租多少钱?”“哥们儿,你看看这地足够大。你在里面折腾什么都可以。在这里不仅可以让你们干活,那边还可以当食堂。还有那边库房足够大”“少废话,到底多少钱”“五....不,哥们儿你一年给我三万就行”“三万?”这个价格出乎萧逸的预料,原本以为怎么也得个五六万,结果才三万,看来这个家伙确实遇到困难了。“哥们儿呀,三万真的不能再少了,再少我这厂房没法租了。要不是手头紧,这个价格我肯定不会租的”徐老三误以为萧逸觉得多,赶紧开口。这几天他快愁死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肯租的,他不会轻易放弃。“三万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这些铁疙瘩的让我用”“你要这些废铁干嘛”“你别管我干嘛,就说行不行”“行,当然没问题”萧逸听完徐老三的话,心里乐开了花,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败家子。这厂里面最值钱的就是这堆铁器了,这些机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生锈了,萧逸敢保证里面的核心零件绝对能用。拆了这对铁疙瘩,萧逸有信心再攒出两三台封装机来,这样可以大大的提高生产力。“哥们儿,那个....那个钱”“你有地契吗”“当然有啊,这可是我祖传的。没地契那不是骗人吗”“那就行,签个合约,我把钱给你”就在萧逸和徐老三准备签合约的时候,破烂的大铁门被一脚踹开了。“徐老三,你特么的再躲啊,你以为你躲着我们就找不到你了?”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家伙走了进来,对着徐老三就是一顿臭骂。徐老三被吓得不轻,一个劲儿的躲在萧逸后面。“你这龟儿子,今天要是不还钱的话,就准备给老子留下点东西”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萧逸乐了,这不是他刚重生回来遇到的大光头吗,还真是冤家路窄,虽然他和大光头没什么关系现在。“怎么是你?”“这又不是你家”“小子你特么谁啊,敢这么和我们刚哥说话”光头一下认出了萧逸,面对萧逸这种态度,光头的小弟很不爽。“怎么想耍横是不”三宝也立刻站出来了。“对对,这不是我家,今天咱们也没关系。我只是来找徐老三的要钱的”光头对萧逸很是忌惮,敢赌自己家伙事儿的人绝对不是善茬,光头也没必要招惹。“刚哥,我这不是把厂子刚租出去嘛,本来想着去找你还钱,没想到你却找了过来。”“这样啊,那敢情好。把钱还了,咱们还是好兄弟”光头一下子变得有了笑脸。“哥们儿,你看能不能把钱给我,我真的急用”徐老三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萧逸,对此萧逸倒是无所谓,很快和徐老三签了个合约,把三万块钱给了徐老三。“刚哥这是一万五您拿好了”“这不对吧”“怎么不对?”“应该是两万五才对”“刚哥您是不是算错了呀”徐老三脸色苍白的看着光头,这一下子就多出一万来,任谁也受不了。徐老三只欠光头一万,算上高利贷的利息也不过是一万五,现在光头要两万五明显在坑人。“九出三十归我就不多说了,你躲着我们这么多天不需要赔偿损失啊,还有就是弟兄们的出场费不要钱啊。给你脸了是不”《穿成黑化大佬的小祖宗后我野翻了》《蚕豆风》《岳两女共夫》《破晓迷途》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cba比赛录像回放在哪看》。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48502_228700.html
cba比赛录像回放在哪看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