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意甲联赛决赛直播 目录共2358章

首页

意甲联赛决赛直播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661章 醒来后

意甲联赛决赛直播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这个我知道,以前刚工作的时候你就和我讲过,不过现在的公司都是靠业务说话,邓爷爷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只要把业务能力过硬,走到哪都不怕。”二人又各自抽上一支烟,讲了讲最近发生的大事,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当林桂平聊到小孩的时候,林文峰把话题引偏了一点,在林桂平的心里埋下了自己身份比不上周婷美这个想法的种子。第二天上午顶头上司李大国和朱胜杰来看望林文峰。李大国今年岁,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大概有-斤,圆圆的脸比较黑,一对小眼睛转来转去,不太严重的朝天鼻,厚厚的下嘴唇向外翻着,成天面带笑容,看人的时候眼珠直转,让人感觉就是个典型能说会道的精明人。不过李大国的文化程度不高,在振华机械做了多年了,算是老资格了,和他差不多资历的老人要么早就是高管,要么就走人了,听说公司有意让他成为负责整个销售部的副总经理,留下的销售经理职位他打算推荐林文峰。朱胜杰比林文峰还小一岁,重点大学毕业的,和林文峰的关系比较近。他刚来那会林文峰已经就职一年多了,销售二部几个人中正好他二人加上一个销售助理范萱萱年纪相仿,所以也就经常一起吃饭喝酒K歌,业务上许多不懂的问题,林文峰也乐意提点他们二人。范萱萱是销售二部的销售助理,其实也就是内务,专门负责二部所有业务员的合同、协议、对账的文书工作。范萱萱是个五官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很精致的女孩,俏丽而有韵味,剪着一头短发,看上去精神抖擞,不过今天有事没有过来探望林文峰。“叔叔你好,我来看看文峰,前天交警队电话打到我这里的时候,我都急死了,正好我在出差,昨晚刚回来,不然前天就过来了。”李大国朝着林文峰父亲一边寒暄一边递上果篮。林桂平接过果篮对李大国和朱胜杰说:“谢谢大家关心,小峰年纪轻,以后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原谅原谅,来坐坐坐。”林桂平忙着引二人到床前。“兄弟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代表咱销售二部来看望你,没撞坏啥部件吧,哈哈,你可是咱二部的万金油哦,工作的事情不要着急,安心养伤,其他事情哥哥帮你搞定。”李大国微微拉住林文峰的手握了握。“谢谢领导关心,感谢领导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您是我们销售二部的经理李哥吧?医生说我脑子被撞失忆了,暂时的暂时的。”林文峰不得不假装迷惑了一下,“还有这位兄弟,能过来看我的,肯定咱俩关系够铁的。”“嘿嘿,我是李大国,你小子连我也记不起来了,失忆的够严重啊,从你进入销售二部起,就一直跟着我,回头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这位是朱胜杰,以前你带过他,你俩关系不错的。”“哦,那我叫你李哥,回头业务上的事情还真的需要您帮忙,咱卖的是啥,卖给谁,怎么卖,这些我得从头学一遍呢。还有老朱同志,以前我带过你,现在你得带带我了。”林文峰一脸轻松的跟他们寒暄,其实林文峰对李大国还是很感激的。林文峰刚进公司的时候,李大国也刚当上销售二部的经理没多长时间,作为新员工,林文峰坚持每天早去公司分钟打扫部门卫生,主动帮经理和同事做一些小事,比如起草合同、打印复印文件、甚至代同事见客户,偶尔出差在外,同事们就会怀念有林文峰在公司的日子了。李大国初当经理,有什么事都是安排林文峰去办,二人关系逐渐加深,李大国见林文峰不像是假装讨好大家,而是实实在在做事,后来也尽力栽培,慢慢的,林文峰成长为李大国得力助手,除了在一些大的业务中缺乏一点点果断,倒也能独挡一面了。“峰哥,这是小事情,我们卖的机械呢翻来覆去就那几个种类几十个规格,主要的客户我都有记录,回头我整理一份给你。”朱胜杰没有经过其他公司的历练,在公司里的整体表现还是中规中矩,为人不像高伟和钱忠良那样一个自私自利,一个爱打小报告,还善于伪装的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前几天你和我一道去的广州谈一批设备,本来谈到今天估计会有个初步意向的,不过谈到一半他们蔡总临时接到部里通知去北京开会了,过几天就会回来,我私下里接触了他们其他人员,结果不太好,最大的竞争对手给出的条件不比我们差啊。”李大国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文峰,上次公司中高层开会,得知自己可能提到副总,所有这个单子对李大国尤为重要,没有顾得上林文峰现在是个失忆状态。“李哥,只要咱们产品质量过硬,价格合理,在此基础上,找蔡总私下里联络联络感情,我们有信心拿下这一单。”林文峰表起了决心。“呵呵,你小子开窍了啊,原来不是挺见不得这一套的嘛。行啊,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吧,听医生的安排,争取早日恢复早点回来帮我,等后天上班,我让小朱把一些资料整理后给你拿来先看看。”这一单的前期工作很多都是林文峰做的,李大国当然还是想让林文峰继续跟下去,否则在如此艰难局面下中途换人,肯定要丢单的。“好的,李哥,正好我住院这几天把公司的产品和业务熟悉一下,特别是对手的资料,麻烦老朱帮我收集一下,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好的峰哥!”朱胜杰连忙答应。李大国又和林文峰林桂平闲聊了一会起身准备告辞,没到饭点,林文峰也没有太多挽留。中午梁淑华和周婷美提着一组饭盒给他爷俩送过来。“我给你炖的黑鱼汤,还有炒的木耳肉片,土鸡蛋炒虾仁,没买到猪脑,不然给你煲个猪脑汤。”“别别别,妈,猪脑我可吃不惯的。”林文峰对吃喝没有讲究,但是作为销售员,在外经常吃喝,除了几样特别的东西忌口外,基本上啥都吃的,不吃的东西中就有猪脑。“老伴你也过来吃饭吧,我和小美在家吃过了。”梁淑华招呼林桂平也过来吃饭。等到二人把几盒饭菜一扫而空,说明了梁淑华的烹饪水平还是不错的,平时和周婷美在家要么出去吃饭,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林文峰做的饭,和梁淑华的烹饪水平比,林文峰还是差了一点点,不过也算尚可。老俩口收拾一下就回去了,留下周婷美一个人和林文峰聊聊天。“上午医生查房怎么说的?”周婷美提起了话题。林文峰随意的看了一下周婷美说:“没说什么,就说一切正常,明天星期天了,何医生把今天和明天的吊水都开好了,周一拆绷带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再做一些检查才能给出下一步方案。”“这二天你都没有好好和我说话,感觉很陌生。”周婷美盯着林文峰看,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林文峰也盯着周婷美看,也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不过他没有对她读心,这几天情况乱糟糟的,怕是她心里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事情。。金大洲为人豪爽,又讲义气,秦书凯特别喜欢跟他在一块,这次刘大明一说钓鱼,他立即来找金大洲。现在,金大洲和秦书凯吴龙三个人一个办公室,吴龙整天向刘大明的办公室跑,去汇报工作,明眼的一看就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秦书凯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果然看见金大洲一个人坐在那里,于是冲着金大洲招呼说,金大哥,早啊!金大洲抬头冲他一笑说,是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准备回宿舍睡觉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正憋闷着呢。秦书凯笑道,金大哥,有件事可得请你帮忙才行,我有个老同学在邻乡驻村,刚才打电话想要过来钓鱼,你看......。秦书凯话没说完,金大洲已经来了兴趣,把大腿一拍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给你老同学打电话,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来安排,包管找个最好的鱼塘,让大家都玩的痛快。秦书凯最喜欢看到金大洲这副仗义的模样,见金大洲答应的爽快,心里也很高兴,于是起身说,那行,我这就去通知。一帮无所事事的挂职干部很快汇集到码头镇。钓鱼那天,李成万带着他所在乡的三个挂职干部来到了码头镇。秦书凯和市财政局下来的张富贵一行人跟在金大洲的屁股后头,来到了今天的钓鱼地点,洪泽湖大堤附近。一帮人到达地点后,都忍不住一路小跑,爬到洪泽湖大堤上看风景,果然是烟波浩森、景色壮美。金大洲像个导游似的向客人介绍说,这洪泽湖大堤又被当地人誉为“水上长城”,堤身始建于东汉建安五年(公,元年),前后用了年的时间,到清乾隆二十一年(公元年)才告完工。因大堤全用石料人工砌成,又称为“石工墙”。游览了美丽的洪湖风光后,一行人才转脸向目的地走去。钓鱼的地方叫柳树湾渔场,那里本身也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地方,渔场东边有个大约米左右高的土山,土山上的树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粗的几个人抱不过来,细的也有尺把粗,土山的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水塘。当地的人与时俱进,知道城市人周末都喜欢到有山有水的地方度假,修建了度假村,成为城市人休闲胜地。为了让前来度假的人有所休闲,又在水塘的周围人工挖了几个现代化的大鱼塘,鱼塘四周米外都是柳树,每个鱼塘的四周还建起凳子形状的座位,是个钓鱼的好地方。因为鱼塘周围都是柳树,地处柳树湾,就把鱼塘起名柳树湾渔场。大家来钓鱼也就是打发时间,到了点多的时候,钓鱼多的人也就钓几斤鱼,钓鱼少的人就几条,今天可能是气温不太合适,鱼都不肯上钩,总是钓不到鱼,大家倒也无所谓,一边吹牛,一边收钓竿。金大洲是个做事眼力劲活络的人,一帮朋友来了一圈,要是就带这么几条鱼回去,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吩咐鱼塘的老板,赶紧到土山下面的大鱼塘里撒几网,按照人数每个人斤标准进行准备。撒了几网后,老板就把网上来的鱼按照标准进行分装。来的人不用吩咐,早已打开轿车的后备箱,看着老板把鱼放进去。那天钓鱼活动结束的时候,秦书凯原本想要抢着付清鱼钱的,金大洲拒绝说:“小秦,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请客,你掏钱像话吗?”秦书凯很感激的说:“那谢谢了!”秦书凯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要知道,一个人斤的鱼,要多元,这么多人就是左右,加上中午的吃饭招待,秦书凯就觉得欠下金大洲一个大的人情。秦书凯做梦也没想到,一次愉快的钓鱼活动,居然为以后的事情埋下了隐患,让他很是被动了一场。钓鱼活动结束后,正好是周末,秦书凯回到县城连住处都没去,就去了小倩工作的洗浴中心,正是壮年的男人,一旦品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就再也放不下,何况小倩的确是长的太美了,尤其是小倩跟王娟长的有几分相似,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有些时候,秦书凯在心里,是把小倩当着王娟来日弄的,他心里老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王娟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那略带哀怨的眼神,女人的心思,他是明白的,却毫不迟疑的做出了决定,究竟为什么不能跟王娟在一起,原因实在是太多了,可见不到王娟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又空的难受。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为了压制住心里难受的滋味,他便得空就找小倩,来一次,半个月的工资就没了,可他愿意,他愿意把小倩当成王娟一样,愿意感觉自己跟王娟偶尔还会在一起亲热一回,尽管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可他控制不住的想要这么做。再次走进洗浴中心大厅,秦书凯已经成了熟客,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目标是谁,有小姐过来打趣说,帅哥跟谁做还不都是一样吗?你那个小心肝,人长的好,生意也好,今晚接连接待了几个客人,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你只当是心疼她,让我陪你痛快一次,也是一样的。秦书凯瞧着腆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伸手摸了一把女人的凸起的前面,一脸坏笑说,等哥哥把小倩喂饱了,有时间再来喂你,好不好?女人伸手打了一下秦书凯的手掌说,说来说去,哥哥还是要把小倩排在前面,我算是看透了,你们这些男人啊,都喜欢漂亮的,说什么灯一吹杨贵妃,我这样的身材可是比杨贵妃丰满多了,你不享受,可是你的损失。秦书凯正跟女人打情骂俏,瞧见小倩略带疲倦的神情从内场走出来,赶紧迎了上去。一回生二回熟,秦书凯成了小倩的回头客后,小倩在他身上花的心思显然少了一些,在他们的眼里,嫖客就是嫖客,没什么贵贱之分,只要付钱,都是服务的对象罢了。小倩用眼神示意秦书凯跟她去包间,进入包间后,却并未主动帮秦书凯脱衣服,而是自顾坐下来休息。小倩的裙子本来就短,一坐下来,立即露出光洁细腻的性感十足的大腿,一双秀美的玉足穿着粉色凉鞋,脚趾甲竟然涂的是宝石蓝,两种颜色对比,显得赵红英的皮肤更加白净性感。秦书凯原本就是憋足了劲过来的,看见这样的春光,不禁暗想,这个骚女人,穿成这样,不是要人命吗,难怪这骚娘们的顾客多,哪个男人见了这样的女人会不动心。秦书凯突然想到小倩跟其他客人**的镜头,身体某个部位骤然间开始膨胀,很强悍,在裆部硬硬的。小倩配合的依偎到秦书凯的怀里。从高处看着眼前几乎半裸的女人,秦书凯感觉内心涌起一股冲动,本来秦书凯的身体是跟小倩是平行的,此时却已经是半包围着她,直接可嗅到小倩身上的淡淡体香。秦书凯说,宝贝,你今天抹的什么香水?可真是好闻,说完,装着深呼吸一口的样子。小倩听了这话,把身子往秦书凯的眼前凑了凑,笑着说,真的吗,好闻,就给你多闻闻。。  崔大队长问黑脸大汉是谁,为何住在深山古庙里。黑脸大汉哈哈大笑,笑声刚落,便从椅子上站起来,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我们都吓得急忙后退,身后那几个女子忽然变成了无头人,堵在屋门口。前面的妙龄女子轻声说道:“我是波旬的弟子乐欲。”波旬是魔王,因为供养过辟支佛有功而成为魔界之主。他当年曾经阻拦过释迦牟尼成仙。他有个弟子叫做乐欲,专门迷惑人犯错误。大家伙立刻慌了神。崔大队长抬起手里砍刀,对着乐欲说赶紧把我们放了,不然就和你们同归于尽。乐欲哈哈大笑,她把手一挥,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数十个妙龄女子,向我们走来。我看见崔大队长放下砍刀,和一个女子抱在一起进了屋子深处。其余人也都放下砍刀,被一个个女子拽走了。最后只剩下我站在那里,手里握着砍刀。一个无头女子从我身后走来,把一根绳子套到我脖子上,向屋外拽。我登时憋得喘不开气,情急之下,用手里砍刀把绳子砍断了。这个女子忽然弯下腰,没头的脖子瞬间张开,像个血盆大口,一下子把我的头吞了进去。我感觉一阵腥臭味传来,我胃里东西上涌。一阵窒息的感觉,我知道用不了一会,我救被闷死了。恍惚中,我听到一声惨叫,我能看见亮光了。我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喇嘛。这个喇嘛膀大腰圆,身材魁梧,手里拿着一对奇门兵器日月轮。先说下喇嘛,喇嘛意思是上人,上师,长老。称得上喇嘛的,都是些心怀仁慈有善心的人。这个喇嘛扬起手来,金光一闪,日月轮飞出,一个个无头女鬼被拦腰砍断。我急忙跑到他的身后。院子里的无头女鬼被杀没了,我对这个喇嘛说我们还有些人在屋子里,正被一些女鬼吸血那。喇嘛迅速进了屋里,我紧紧跟在他身后。那个乐欲正趴在林青的身上,吸取他的阳气。其余的人都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呻吟,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喇嘛把日月轮使劲拍了一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屋顶被响声震裂了,上面的泥土哗啦啦的掉落下来。乐欲贪婪的从林青身上爬起来,伸出长长的三角舌头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样子。她轻蔑的看着喇嘛,身子像蛇一样扭动起来。我的大脑一阵眩晕,心里燥热,有种想上去亲她的冲动。喇嘛抬手在我脑后拍了一巴掌,我瞬间清醒过来。我看见原来的美女乐欲竟然是一幅骨架,看上去令人恶心。其余美女也被喇嘛日月轮声响镇住了。他们停下来,站在原地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乐欲把手一摆,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幅唐明皇李隆基和杨贵妃场景。喇嘛伸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红色手帕,系在头上,把双眼蒙上。乐欲哈哈大笑,说:“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玄烨喇嘛也抵挡不住我的诱惑,真是佛界一大耻辱。”我想这一定是乐欲这个魔头使用的激将法。果然这个玄烨喇嘛被激怒了,他一下子把眼睛上手帕扯下来,怒目而视。乐欲大笑不止,她把手扬了扬,数十个女子同时作起秀来。刚开始玄烨喇嘛还能抵抗住,可是过了会,他的屁股开始随着节奏摆动起来。我不停默念七字真言,感到头晕脑胀。我知道这些都是乐欲在诱惑人,我急忙提醒玄烨喇嘛不要上当。玄烨喇嘛把手里日月轮一震,然后向着乐欲飞了出去。乐欲看见玄烨喇嘛日月轮飞来,双手来回摆动,在她的前面升起一道透明的墙体。日月轮极速的碰到墙体,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像碰到海面一样深深地陷了进去。眼见日月轮到了乐欲的前胸,在紧要时刻却骤然停住了,然后又反弹回去。玄烨喇嘛大叫不好,急忙闪身躲避反弹回来的日月轮。日月轮飞过玄烨喇嘛,瞬间砍在他身后的屋门上。屋里飘满了做饭时烧糊的味道。乐欲把墙体撤了,高声说道:“玄烨,看来你这几年没有长进啊。我的快乐思念丝墙你还是破解不了。”玄烨愣在那里,红着脸半响说到:“我虽然斗不过你,但是我的师妹吉安网达却能胜得过你。”乐欲忽然生气了,身子摇晃几下,变回了原先那个面无表情的黑脸大汉,上前靠近几步。玄烨急忙说道:“我刚才和你开玩笑,不要变了黑脸咄咄逼人。”乐欲把手在他面前愤怒的一挥,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隧道。不一会,从里面走出来无数个怀抱婴儿妙龄少丨妇丨,屋子里糊气味很快被浓郁的香气盖住了。玄烨急忙把林青,崔大队长等人叫过来。我看见玄烨的头上开始出现一滴滴的汗珠,身子开始微微颤抖。乐欲恶狠狠地看着玄烨,喝问到:“快把你的那个师妹叫出来,看看我们两个谁更厉害。”玄烨颤声道:“算你狠毒,竟然使出传说中的百母漩涡掌,我数百年的修为算是白练了。”说完,玄烨喇嘛耳朵陡然变得如同蒲扇般大,他让我们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一声巨响,我们飞了起来。我们耳边呼呼风声。当玄烨喇嘛对我们说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古庙,来到了山脚下。玄烨喇嘛看上去很累,他双膝盘坐在一块大石块上,闭目修养。大约到了天亮的时候,玄烨醒过来。我们急忙感谢玄烨喇嘛救命之恩,他对我们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说今后一定注意不要靠近那座古庙,那里是魔界的入口,人一旦进入,将很难逃脱,最后会被乐欲吸干阳气,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妖怪,成为她的牺牲品。至于那个可怕的百母漩涡掌,普天之下能撑上一柱香的人没有几个,至于为何这么厉害,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们。我忍不住问,如果是狐仙的话能不能战胜她。玄烨微微一愣,他看了我一会,然后说道:“你认识狐仙。”我急忙摇了摇头,说只不过随便问问。玄烨长叹了口气,说即使是狐仙也要让她三分。随后他问我们深更半夜进深山寻找什么。李队长就把刘半仙所说的解药配方说了一遍。玄烨听完,沉默了会,说“找那个紫僵,很容易,但是要从他身上取原尸骨肉,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要说就你们几个凡夫俗子,就连修仙一类的人也是很难拿到的。不要痴心妄想了。至于那个什么中了僵尸毒的王哥,依我看还是早早埋了吧。以免僵尸毒传染给别人,到那时后果将不可想象。”玄烨喇嘛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们闷闷不乐得回到住处。崔大队长表妹崔双双迎上来,问我们是不是找到了解药。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崔双双知道我们没有找到,失声哭起来,她说床上那个人快死了。我们急忙进了屋,我看见王哥呼吸沉重,脸色腊黄,上面的脓包已经开始溃烂,整个脸肿的像大猪头。李大队长也急了,他说这可如何是好。。“这样的话我愿意听,否则,我一句话,想保护我的人多的是!”“那是,那是,谁让柳姐这么漂亮啊!”秦书凯很是献媚的说。有了这个插曲,两人到了里面吃饭的时候,就显得很是亲切。柳橙说,真的看不出来,你下手还是很厉害的吗。秦书凯说,谁要是得罪了柳姐,我会尽力帮助的,再说,即使打过分了,进去的话,柳姐也会找人把我弄出来的,是吧。柳橙说,那我要看情况,如果你听话,我会帮助,如果不听话,对不起,我是不会帮助的。秦书凯说,我一直是听柳姐话的。第二天,秦书凯到了班上,知道单位的一把手田主任回来了,所以发改委上上下下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这段时间,田主任随着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到外地考察,去了一趟九寨沟,又去了一趟云南大理,尽管旅途劳顿,但田主任回来后没有多休息,乘车直接走进了办公大楼,出去半个多月了,单位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一把手来处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是服务领导的,田主任出去这几天就如放松的发条,没有紧张感,看到领导上楼的身影,如充了气的气球,立即饱满起来。办公室邱科长赶紧让下面的人把田主任办公室的房门打开,卫生重新检查一遍,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把水烧好,下属对领导的服务意识是要摆在第一位的。接到司机的电话后,办公室主任就安排下面的人提前站在楼道口候着,瞧见田主任上楼来,楼梯口赶紧殷勤的上前几步接过领导手里的包,跟在后面伺候着,走进主任办公室,田主任放松的表情坐下后,笑道,还是自己的地盘舒服啊。下面的人赶紧应承说,那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嘛。这时,办公室主任也进了办公室,手里却拿着一袋新鲜的好茶叶,冲着田主任恭敬问好后,一边亲自帮田主任泡茶一边说,我琢磨着田主任这两天要回来,提前跟茶庄定了今年的新茶,茶庄送茶的小伙计刚把新茶叶送过来,田主任正好也回来了,这倒是真是赶的巧了。田主任颇有意味的看了办公室主任说,最近班上有什么事情?办公室主任赶紧说,我马上通知在家的主任过来汇报一下手里的工作。田主任说,算了,我还是到各个科室走走。后来,田主任就在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到各个科室去看看,到了秦书凯等人办公室的时候,邱科长等人赶紧站起来,很是巴结的口气说,主任,回来了。邱科长很是暧昧的说,出去这些天,主任看上去是越来越年轻啊,看来外面的风水就是养人啊。田主任看了风韵犹存的邱科长一眼说,是吗,如果真是这样,有时间带着大家都出去转转。邱科长说,那好啊,我们就享主任的福了。田主任说,有福的事情一定会让你们享受的。邱科长听出田主任话里的意思,往站在一边的陆长生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口气问田主任,主任今天刚回来,先休息一下吧,明天上班我再过来汇报一下科里的工作?邱科长说的是疑问句,那话里却有俨然做主决定的意思,田主任果然同意了,点头说,好,就按照邱科长说的办。站在一边的陆长生瞧着田主任望向邱科长那有些复杂的眼神,心里不由意识到了什么,尽管心里并不敢肯定某些事情,但他可以确定的是,田主任和邱科长之间的关系一定不仅仅是上下级之间这么简单。后来,就是到几个副主任和科室的办公室看看。随后,几个副主任就到了田主任的办公室汇报最近的手里工作,到了刘大明的时候,刘大明就提到了干部挂职的事情,是按照文件要求已经作了动员部署,大家的积极性也很高,希望能尽快研究决定。田主任就说,既然如此,那么明天就开个班子会议研究一下吧,到时候你做好汇报。刘大明回到办公室,心里很是兴奋。晚上,刘大明也到了王娟的住处,好言好语的伺候着。王娟问他,听说你打算让秦书凯去下乡挂职?刘大明讨好的笑容说,小王,你这阵子不是没上班吗?连这件事都知道,你可真是成了顺风耳了。王娟很是不耐烦的口气说,你就跟我说这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吧?尽管刘大明对王娟说话的口气,心里相当不舒服,可一瞧着王娟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他就什么都能忍下了,自己为了这女人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仅把多年的积蓄给了她,还为了她,差点在老同学贾仁达的办公室下跪,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儿子嘛。这么多的事情都做了,这点口头之争,又算的了什么呢?刘大明满脸堆笑说,小王,你是不知道,我从别人那儿知道,这个秦书凯要到田主任面前告我的黑状呢?我能放过他?现在他已经被定为挂职人员,明天就定下来,即便他到田主任面前告我,我也可以说他是为了对我工作上的安排不服气打击报复,田主任现在的心思又不在单位的诸多杂事上,对于这种没影的话,大多会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我再催催我的那个老同学,过两天你的工作调动要下来,秦书凯又去了乡下,很多事情就不了了之了。王娟摇头说,老刘,你可不能太大意了,田主任是什么人,他在乡下当了这么多年的一把手,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就算是一头性格温和的猪,也变成一头狼了,而且还是个没什么忌讳的野狼,你在单位想要对他瞒天过海,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刘大明无所谓的口气说,你放心吧,我能不知道那老家伙是个笑面虎?我稍候再送点值钱的东西给他,毕竟他对我还是信任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出去考察的时候,把单位的内外事务交到我的手里,就算这件事我做的有些过了,看在礼物的份上,相信这老狐狸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眼的。刘大明说的很有道理,领导之间的和谐才是关键。王娟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刘大明一样,言不由衷的口气说,但愿如此吧,希望不要出事情。刘大明瞧着王娟因为怀孕而更显性感圆润的胸部,忍不住轻轻的伸手摩挲道,小王,你放心吧,不会有任何事情的,为了儿子我也不会出事,要不,我今晚就不走了,就在这里睡吧。王娟瞧着刘大明那光溜溜的秃顶,心里一阵恶心,这个老男人霸占了自己的身体这么多年,现在自己总算快要摆脱老男人的魔掌了,他居然还想从自己身上占便宜,做梦去吧。王娟蹙眉说,老刘,医生最近一再强调,怀孕三个月以内不适合干那种事情,你到底想不想要孩子了?如果你要是不想要儿子,我那是没有意见的,毕竟女人生了孩子就会变化的,也就变丑了。王娟明白肚子里的孩子是控制刘大明的一个致命法宝,因此在关键时刻搬出来用一下,果然刘大明立即摆正了态度说,我也只是说说,你说的对,一切为了孩子考虑,我这就回去了,你自己也早点休息。,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子,顺手在柜台上的自动筷子机里抽出一双筷子,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便吃起来。吃到一半我才想起来——这家店没有开灯,我怎么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我视力没毛病,但在一家没开灯的店里,我没有理由能看得清一切啊,那老板娘夹菜还开着手机的灯!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多了,还是我真的具有了夜视能力?!我匆匆把碟子里的拌面扒拉完,扫码买单,便往水北新村公交站走去,虽然没有路灯,但我对脚下的路、身边的事物、旁边花店的招牌,看得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天光与远处的路灯的缘故吧。我走到公交站台,坐在石头长凳上,等路公交车,七八分钟后,路公交缓缓驶来,车上很多老人——因为这趟车终点站是市民广场,很多老人去那里跳广场舞。我在车后门旁的一个角落站好,一只手扶着吊环,一只手拿着手机。我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百斤重的老爷爷,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突然一个机器人般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懂事,都不懂得为老人家让位子。这声音很奇怪,之所以说像机器人的声音,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那种机器读出来的感觉,语气没有轻重快慢,一直都在一个调子上。音质也很奇怪,就像金属撞击发出的回声,听得我脑袋疼。我再看向我的左手边,是一个漂亮的妹子,长得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女主角,齐耳齐刘海的短发,上身黑色小皮夹克,下身穿着黑色皮短裙,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野性活力。我感觉到她的眼梢的余光似乎也瞟了我一眼,然后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妈蛋,看什么看,臭流氓!我一下子做贼心虚地低下头,但转念一想,我也没干什么啊!老子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啊,很单纯的好不好!但也只是心里想想,便没有真的理论,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听到的声音,是我脑子里的幻听还是真的她的心声,还未可知!你们想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吗?如果你想象过,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兴奋(老子发财了),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还很担心(相信这么不靠谱的事,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疑,什么夜视眼、什么读心术,这恐怕就是我的幻觉吧!按我的专业知识来说,神经病与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正常人有幻觉后,他能区分出来,哪一部分是幻觉,哪一部分是真实;而神经病,不能区分幻觉与真实,他可能会把真实当幻觉、把幻觉当真实,也可能把把所有的幻觉都看着真实发生的。按这个标准,我不是标准的神经病吗?心中有事,便无心再看旁人了,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人影,虽然晚上七点多了,但窗外灯火通明,因为只要驶过那一段老社区,路公交就进入了惠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城市的一个区域——江北CBD,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中心,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业中心华贸天地。佳兆业中心不仅有写字楼,还有公寓与商场,我就住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大约分钟后,我下了车,走上佳兆业中心的前广场,前广场白天人不多,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个人骑的车子,一般是一家三口玩;还有那种小孩子骑的电动车,好像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一圈;还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拍抖音视频,两个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一边吵架,有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孩在给她们拍摄,一边走一边往后退。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的女孩,走得很慢,所以这倒着走拍摄的男孩也走的很慢,但好巧不巧的是,那两个女孩子突然像遇到抢动犯一样,突然往前猛冲。那倒走男也飞也似的往后退,本来就离得近,他又是突然加速,我闪躲不及,那倒走男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我身上,我倒没事,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倒走男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那两个疯女子也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来,还好,她们应该是条件反射地收住了脚,要不然恐惧要踩在这倒走男的头上。我下意识地走过去,扶起那倒走男,那倒走男没说什么,站起身时,手机依然紧握在双手里,看来这是个相当敬业的摄影师。那男子站起来,看起来足有一米八,比我要高出一个头,他脸上稍稍有些怒意,但没说什么,而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那两个长发女孩说:“不好意思,我没保存住!”声音里满是歉意。一个微胖的女孩说:“没关系,再重拍就好了,倒是你,额头有事吗?要去看医生吗?”我也看向那男子的额头,红红的,往外渗了一点红色的血液,应该是擦破了皮。但那个高瘦的女孩,立码大声吼起来:“哎呀,都拍了好多遍了,我脚都走疼了,好不容易录了段有感觉的,哎呀真是~”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男。这高瘦女孩说完,倒走男迟疑了一会儿,迅速地转过身来,朝我骂到:“你踏马没长眼啦,没看到老子在拍摄!”我虽然我从来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但也从来不会怕事儿,谁敢犯我,我必让他自食其果(这种反应模式,恐怕与我与父亲的关系有关。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与父亲的关系,是以后他与权威相处的模型。)。我心里有点发怵,但并未退缩,而是朝他走进一步,说:这广场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儿像开火车般地跑,撞到了我,你还怪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哎哟,你踏马还嘴硬,怎么着我都是被你撞倒的,你踏马就得付出代价,说着一拳向我挥来。我这人嘴巴虽然硬,但真的是没打过什么架,经验少,凭本能地向后一闪,竟然成功闪了过去,他一拳挥空,因为用力过猛,身子便往前一倾,差点扑倒在地。我朝右侧躲去,他顺势一个恶虎扑食,再次向我冲来,近两百斤的一跎肉向我袭来,我一个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摁倒在地,所幸在倒下的过程中,下意识地双肘往地面上一撑,要不然我后脑勺都要撞在了坚硬的地上。我双肘处传来钻心的痛感,身上的恶徒一下子坐起,骑在了我的身上,挥着右手拳头,向我脸上砸来,我哪里还能躲闪,只能任他攻击了,我下意识地闭上眼,任凭那一拳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所幸,这时那两名女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的男子,这男子便借坡下驴,放开我站了起来,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在我瞪他的过程中,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哇拷,这弱鸡还要干啊,当街跟人干架,这让我老娘知道了,还不气死,她老人家的音波攻击还不我给灭了,怎么办?要是不跟他干,我这面子往哪挂。我寻思着,跟他硬拼,激起他的狠劲之后,恐怕受罪的还是我自己,反正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我还是快点溜吧!我尽量装着凶狠的样子,狠狠地说:“好小子,有种你就别走!”,说着便大踏步地走开。《朕就是喜欢偷怎么了》《无敌从狼的凶猛进化开始》《岳两女共夫》《联盟之巅峰新人》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意甲联赛决赛直播》。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67817_806856.html
意甲联赛决赛直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