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20体育赛事日历 目录共7272章

首页

2020体育赛事日历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8546章 醒来后

2020体育赛事日历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美女,有问题,有大问题!”我深吸口气,十分笃定的朝着苏芮看去,眼中满是自信。“大……大师,那您快给我家看看啊,我爸这些天真的出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啊!”苏芮紧张的不行,抓着我就往里走。越往里走,灰气就越重,就算进去的草坪上都飘散着一层淡淡的灰气。但有玉尺经傍身,这根本不足为惧。我在四周看了两眼,灰色气息最浓烈之处已然发现。“这间房是谁住的?”我朝着苏芮问道。“这是我爸的房间,不过他现在不在家,他去公司了。”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腾起来。“你家这是风水有问题,而且有小鬼!看来只能做法了,去准备一坛黄酒,另外还有十道菜,都要是肉的啊,然后拿进来就可以。”风水问题等下再说,老子要先把肚子填饱。苏芮可不敢耽搁,连连点头,紧张的拿出手机来,连连点了好些东西。不过半个小时,外卖就到了门口。苏芮急不可待的放到了房间里,等待着我做法。“苏芮,你还愣着干啥,出去啊,我做法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拍了拍胸脯,万一要是让她知道她点的这些东西都是给我吃的,那我这大师的威名还往哪搁。苏芮奇怪的看着我,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瘪了瘪嘴,走出了房间。见他离开,我连忙把门关上,早已饿坏的我哪里还管这么多,抓起桌上的烤鸡就往嘴里塞。一筷子一筷子的肉块和饭菜全都进了肚子,三天来,终于让我肚子里有些囫囵食。我拍着肚子十分享受的坐在椅子上,吃完带来的倦意也悄悄袭上心头。要不是外面苏芮轻轻拍了拍门,我还真起不来。“马上好了,别着急!”我朝着外面吼了一声,这才看向房间灰气最重之处。根据玉尺经上风水之说,灰气也便是煞气,不管阳宅还是阴宅,煞气都会有,人身上也肯定会有煞气,这是避免不了的。只不过,想要化解煞气,就必须要运转开来,就好像此处一般,房子是别墅,从门外看左高右低,青龙之势高于白虎之势,这样便能把白虎煞运转到青龙。再由青龙转于玄武位,玄武位醇厚,煞气便自然无从下手,当再回到白虎位时,已然是没了能量。天地之间,能量从不会消失,只会流转。这便是易经所云,宇宙之中全是能量,只不过这些能量在国人看来,便是煞气。房子外面没有太多的问题,问题就是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和外面的地势正好是反过来的,外面是左高右低,这里却是左低右高,白虎之势压了一头青龙,让原本的煞气无法正常运转,一到青龙处便阻隔。不怕青龙高万丈,就怕白虎抬头望。青龙主财贵吉婚孕,更代表了阳刚和男性,难怪她父亲会出奇怪的事呢。“笨死了,把这么高的东西放在白虎位上,不出事才怪呢!”我自言自语说了一番,赶忙把白虎位上的一尊七宝琉璃塔拿了下来,阳宅风水虽已起煞,不过煞气不重,重新布局便是。我把七宝琉璃塔搬到青龙位上,再次查看了一番,此时形成了左高右低的运势。青龙位霎时间就流出一丝丝青色气息来。那氤氲之气逐渐朝着灰气而去,看样子,还得几天时间才能化煞。我拍了拍手,打开房门,苏芮也紧跟着就冲了进来。她看到桌上吃的残羹,顿时懵了。看到这里,我也察觉到了不对,赶忙说道:“天火雷神,五方降雷。地火雷神,降妖除精。邪精速去,禀吾帝命。急急如律令。”我伸出剑指,对着饭桌一指。当然,这些都是我这么多年混迹社会从各方神明那里瞎编出来的。这里哪里有什么小鬼啊,不都是我吃的。“苏芮,别害怕,这些都是刚才孝敬那些小鬼的,趁着他们吃饭,我这就是一道天雷地火,杀了他们一个干净!”我这一通胡编乱造,居然还把苏芮骗的一愣一愣的。她还真以为有什么小鬼,赶忙躲到了我的身后。“现……现在安全了?”她害怕的不行,紧紧的抓着我的胸口,细嫩的小手死死扣着,疼的我半死。“美女,疼疼疼,别抓了!”我大叫一声,她这才放开,我这才能带着她离开房间。“行了,一共一千块钱,就当是行善积德了。”我傻笑一番,伸手讨钱,一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连毛都没有!拿了钱,我连车子都没坐,直接跑出了别墅。几天后。正当我在风水街接客呢,苏芮便紧皱着眉头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骗子!神棍!”她一把揪住我的袖子,简直就是个泼妇。我这刚有点起色,被苏芮这么一闹,原本在我这里看手相的男人也收回了手。他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在说,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敢骗人!随即连钱都没付就直接从我面前跑了。我这摊位也就一张破布,上面放着几个烂的不能再烂的法器。若是有人想跑,我还真追不上。看着生意又被搅黄了,我愤愤的朝着苏芮瞪去。“你干什么!你不知道名声对于我这种大师很重要啊!”“呸!神棍!那我爸怎么还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公司都快倒闭了,他这几天又瘦了七八斤了!”听闻这些话,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说青龙位低,破财,有灾这些都正常,可对健康可没有一丝丝的干扰。现如今,今天瘦七八斤,这可就不寻常了。更何况我已经把青龙位调整了,怎么还会倒闭呢?几天下来,应该慢慢恢复正常啊,这个风水局应该是发了啊。“怎么可能,我看的风水局不可能有问题!”“哼!你就是个神棍!”苏芮气得脸色涨红,起伏的胸口更是明媚动人,把我的眼神都吸引的不肯离开。她一见我这模样,脸上更是红了,朝着我的手臂狠狠就是拧了一把,疼的我龇牙咧嘴,眼神再也不敢看着那连绵的青山。“不光是神棍,还是个色鬼!”我可不能被他说成是这样的存在,好歹我也是有正宗玉尺经的人,说什么也得掰回一局。“得得得,我再跟你回去看一趟!”苏芮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再次带着我回到了家中。这一次来,周围的灰气更甚了,如同那粘稠的液体一般。不对!有蹊跷!我的脑中突然玉尺经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信息一般,居然主动打开,翻到了其中一页中。我的灵识也立马探知到了上面的文字。中箭伤人局!龙从地起,无吉有凶。水自天来,无清惟浊。此局颠倒阴阳,五行逆转,凶煞之气从巽口入,坎口出,贯穿中堂,伤财败气。看到这里,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风水局从字面上来看,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好处,全都是置人于死地的阴招。。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胡丽丽就恶心的说,你他妈别的本事没有,这么贬低领导的本事是一个抵两个。秦书凯就很委屈的说,我不过是给你解释官场的很多实际,解释很多男人为了进步,牺牲自尊,女人牺牲身体的事,拿科长举个例子,让你相信我的话,根本没有贬低领导的意思。田主任带人考察挂职联系的村过后,发改委支持挂职联系村的项目和资金很快就有了落实。发改委办公室的文件通知说,根据党组会研究决议,对刘大明联系的村支持帮扶资金万元,修建一条米宽,公分厚从村到乡镇的路;另外万元用于扶持村里的项目建设。而秦书凯联系的村,因为对外的道路已经由市交通局铺好,按照同样的待遇,也就给万,扶持村里大棚蔬菜基地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电话告知秦书凯扶持资金的分配情况,秦书凯对这个扶持意见肯定不满意,田主任调查的时候对两个村的领导允诺说一视同仁,根据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谁知道对两个村的扶持差别竟然这么大。就问,扶持的标准怎么定的?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大?吕丽华知道秦书凯话里的内容,就很官僚的解释说,秦书凯,这是党组会议研究的结果,我只是负责传达,如果有什么话可以和分管领导胡长贵主任讲,也可以向一把手反映,对我来说你们联系的村谁多谁少,都没有关系。秦书凯肯定不满意吕丽华的回答。秦书凯心里这么想,嘴上很和气的说:“吕主任,感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吕丽华根本不领秦书凯的情,很不客气的说,秦书凯,你不要感谢我,这件事我只是传达,你感谢还是有意见,都和我没有关系,那是领导决定的。挂了电话,骂了吕丽华很多遍,心里骂道,***,如果有机会,肯定会让你加倍的偿还对我的不礼貌。官场上,成熟的官员不会得罪一个下属,因为说不定哪天就成为别人的下属,这样的事例很多。别人掌权了,肯定会加倍收取对他以前的不尊重。现在很多领导都在抱怨,说年轻人一旦有了权就忘本,把我们这些老同志不当回事,其实这些人就应该想一想,他们在位的时候对年轻人是怎么样,如果很关心,如果不官僚,能出现今天的局面吗。很多做官的人,做久了,头脑也就不会思考,即使思考也是很狭隘,出了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卸责任,思考别人在哪儿出的错,从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也不想从别人身上找原因。发改委支持联系村的资金到位速度之快是秦书凯没有想到的,吕丽华传达文件后的第三天,发改委由胡长贵副主任带队到了码头镇一趟,和联系村的领导中午聚了一顿饭后,留下办公室副主任吕丽华住在乡里,协助刘大明开展联系村道路的铺设和扶持项目的开展。如此安排,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留下吕丽华在乡里协助刘大明,那就是说刘大明在乡下还享受单位做领导的待遇,有个下属供他指使,这是普水很多下乡的驻村挂职不能享受的。这次普水的近个科级领导干部挂职中唯一享受如此特权的的干部。刘大明有了单位的大力帮助,所以那段时间说话也很霸道,指挥吕丽华就如指挥一条狗,让他每天因为道路建设的事,跑的如一条狗,而吕丽华却很高兴。秦书凯就看不惯吕丽华如狗一样没有自尊,经常发泄不满说,这个家伙这么大岁数了,还如狗一样跟在后面跑,想从刘大明这儿得到啥,他能不能提拔也不是刘大明说了算,最后还是田主任说了算。金大洲就笑着说,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吕丽华是典型的被官场的规矩完全同化的人。这种人,整天就是为领导活着,领导吩咐他事情,领导骂他了,反而高兴,如果领导人几天不吩咐他做事,几天不骂他,就会心思重重,考虑是不是领导不注意自己了,是不是被领导踢出圈子了。秦书凯就说,我见过很多下贱的人,没有见过喜欢被领导骂的人,更没有见过吕丽华这种没有自尊如狗一样的人。金大洲就说,打是疼骂是爱,用到官场就是骂的越厉害,说明越是领导身边的人,如果领导不关心一个人能骂他吗。现在很多领导,都潜移默化接受了这个坏习惯,对身边的人如老子训儿子一样,还振振有词的说,如果我不关心你,问都不想问。秦书凯无法接受,因为他一直没有进入领导的圈子,也就没有领导训他。至于说金大洲,服侍过县委的主要领导,肯定深有感触。不管秦书凯是否接受,吕丽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刘大明联系村的道路工程建设过程中,秦书凯曾经多次看到刘大明在众人场合指责吕丽华工作不力,必须怎么样怎么样。每次,吕丽华都是如龟孙子一样低着头,唯唯诺诺,表示感谢领导的提醒,下次一定注意。刘大明有了资金和吕丽华这个办事的人,坐在上面出出嘴皮,工程进度很快就完成了,道路竣工那天,田主任邀请了部分领导前来剪彩,给刘大明的挂职工作添光加彩。结束后,刘大明回到宿舍,想了很多,田主任这么给面子,完全是贾仁达的面子,联系村道路的铺设成功对他来说,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下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达到贾仁达的提示要求。贾仁达当时说,刘大明,你到下面去做挂职,队长没有混上,至少要挂个副队长。第二,就是联系村一定要做点实实在在的事,这样也好为你说话。现在,联系村的道路铺设好了,下面能做的事就是挂职队长的问题,吴龙一直跟着张富贵没有抓到什么证据,说明这路子已经行不通,要想有成绩,必须采取其他可行的措施。这个措施的实施,离不开秦书凯的帮助,因为张富贵和刘小娟之间的**之事,只有秦书凯和吴龙亲眼目睹,只要这件事有人举报,上面来调查,秦书凯和吴龙证实,那么就可以让张富贵很听话的从队长的位置上下来。当然,要想秦书凯听话,刘大明想到了只能从胡丽丽身上做文章,现在,秦书凯为了晚上能够在胡丽丽身上进出,可以说胡丽丽说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圣旨。刘大明是个讲究实际的人,早就安排刘流打听了胡丽丽的情况,并且从牛大娟哪儿得到证实,知道胡丽丽的父亲做过小局的副局长,已经退居二线。于是,一次回县城,特意到胡丽丽父亲的办公室坐了坐,两个人很热切的谈了很多事,后来刘大明就把话转入正题,很感慨的说:“老胡,上次和几个朋友聚会,无意中听人介绍说码头镇的那个胡丽丽是你家的女儿,我就想过来和你谈谈。我在码头镇做挂职,一段时间观察下来,那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如果长期在那儿,就把一个人耽误了!”。“我还担心你没大衣,专门又找了一件,你穿吧,等会太阳下山气温更低。“石磊拿了一件皮夹克。“我有军大衣,让马姐穿吧。”“我们早习惯了,你穿吧,而且我里面穿的厚,专门弄的狗皮棉袄。”马丽华帮着张凡把皮夹克穿。太阳渐渐的落了下去,风也大了起来。幸好有皮夹克和军大衣,这样张凡都被冻的流鼻涕。“快到了没。”他快受不了了。“快了,过了前面那个转弯,到乡卫生院了,坚持一下,晚让他们弄一顿黄焖羊肉,做辣一点,一吃冒汗。”石磊说道。“我都流口水了,还从没这样希望吃羊肉呢,这几个月是吃够了。”“哈哈,你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以后不喜欢吃猪肉了,你马姐不是还有个漂亮堂妹吗。哈哈”陈启发爱讨论民族习惯。“你个死人,知道笑话我,我堂妹真的漂亮。”马丽华打了一下陈启发。揉着腿又说道:“腿都麻了。我们县城的医生还好点,好歹还在城市,乡里的医生真的幸苦,他们的标配是一个急救箱一匹马。”天气彻底黑下来之前,他们终于赶到了乡卫生院,受伤的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被马蹄子来了一下,踢断了锁骨,锁骨断端又扎破了肺尖部。乡医院的医生水平有限,只能压迫肺部创面减少出血改善呼吸。张凡一看问题不大,是肺里有积气,压迫胸部导致呼吸困难。系统的缝合也升级了,这种问题难不倒张凡。准备手术,清创接骨,闭式引流。一个小时手术完毕。牧民热情的不得了,要不是张凡阻挡,人家准备要宰牛招待他们。张凡醉了,不喝都不行,白胡子老爷爷亲自端着银碗盛着马**酒,唱着祝酒歌双手端给张凡。第一次走穴的张凡在马奶酒醉倒了。第二天早早的,张凡被尿憋醒了,而且还有酒后综合症“头痛”。早餐是酥油奶茶手抓羊肉,张凡一点胃口都没有,喝了几口奶茶,和石磊他们收拾准备早点回县城,结果刚一出餐厅门口被震惊了。乡医院的院子里面全是人。老人小孩,骑马的骑摩托的。“听说县城的医生来乡里了。牧民们都来看病,有的都是从好几十公里远的地方赶来的。我也没敢答应,让他们在院子里等。”乡卫生院的院长布银达拉指着人群说道。他是没答应,可让人堵在门口,摆明了是不放他们离开。“怎么办?”陈启发问道。“还能怎么办,老乡们都来了,干活吧,反正也来了。”石磊说道。“老人家,你这是明显的钙流失导致腿疼抽筋,我给你开点补钙的药物。”“血脂太高了,以后要少吃肥肉,多吃青菜,降脂药物得按时吃。”来的人太多,马丽华也充当起内科医生。院长安排了好几个民族护士充当翻译,好些年纪大的牧民不会说汉语。“你这是骨头没接好,尺桡关节错位,导致手部功能异常。只能重新切开复位。”张凡看着一个年汉子说道。“哪以后还能干活吗?”“手术做完恢复后可以了。这样,我给你写个病例,等雪化了,你来县医院找我,我给你做手术。“看了一个又一个,越看张凡心情越沉重,好多都是未及时治疗或者是治疗方式不当,导致了严重的后果。能恢复的张凡尽力恢复,一天下来,阑尾做了两台,其一个都穿孔了,石磊他们以前是大外科,阑尾这种小手术没有大问题。午没时间吃饭,好多病人都是远道而来,冬天天黑的早,早点看完好早点让人家赶回去。第二天,终于没有病人了,联系好县医院的让他们在路接他们后,出发启程了。刚出医院大门,发现好些牧民来送张凡他们,骑着马带着宰杀好的牛羊肉、酸奶、酥油,送了一程又一程。让他们回去也不回去,跟着张凡他们朝县城走,终于看到县医院的后,这群牧民才停住了脚步。“都是自家的东西,你们一定要拿着。有时间来,特别是夏天,我们草原的风景特别漂亮。张医生酒量还要锻炼啊。哈哈。“怀里抱着牧民们送的礼物,看着这群呼啸而去的牧民,张凡有点想流泪的感觉,他第一次觉得学医很神圣,第一次不是为了钱或者什么而庆幸自己学医。”会的,我们会经常来的。“也不知这种承诺能实现不,没有政府的支持,普通医生能做的又能有多少呢。回去的路几人都没有说话的欲望,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张凡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进校时的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当年宣读这份誓言的时候,觉得是儿戏,假大空,可这次的草原之行,让张凡深刻的理解了医生这个行业的神圣,牧民们的十里相送,对他以后的执业道路影响巨大。纸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回到医院,石磊去给院长汇报,其他人他们各自回家,张凡回了宿舍。”啥情况,你咋搬走了,还是办公室王主任帮你搬的,你不会是搬她家去了吧,她可三十好几快四十了,你可想好了。“”我地个天啊,你死不死,一天不知道想的啥,医院要来几个考编的大学生,这边住不下,在县委租了个房子,顺便的也让我过去住,你要是有想法,趁着别人不知道,赶紧去找院长。“”好兄弟,宿舍方便是方便,但是洗澡是个大问题,我算了,能让王莎住进去行,我先找院长去。完了请你吃饭。“”行了赶紧去吧。“张凡准备去找王主任问问,房子在哪,还没出门院长的电话来了。”怎么样,累不累,还能战斗吗?““没有问题,我现在去科室。“张凡以为又来急诊了。”哈哈,能战斗好,不用去科室,来门诊楼。“不明所以的张凡到了门诊楼下,发现院长站在伊兰特旁边打电话。挂了电话巴图对张凡说道:”不错,这次去乡里干的不错,县委领导专门打电话表扬了县院,现在车去吃放,新人报道了,今天给他们接风为你们庆功。“”要喝酒啊,院长我不去了吧,你也知道我一喝醉,让石主任他们去吧。“”石磊已经去了,手术都不怕还怕喝酒吗?不去不行,车。今天县里领导要出席,主要是为了表扬你们,顺便给他们接风。“这次考编进医院的有五个人,两个学临床的,公卫一个药学一个检验一个。临床两个男生,其他三个是女生。出席宴会的县领导是主管教卫生的副县长康桦,一个女县长。”县医院的医生,在大雪封山汽车无法通行的情况下,不辞艰辛、克服困难骑马进入牧区,并用高超的医疗水平、精湛的技术,抢救了危及生命的儿童,县委县政府很是欣慰,我们的医生是时代的楷模,是新世纪的白求恩。我代表县委县政府为你们庆功。来端起酒杯祝你们再接再砺,再创辉煌。“,面前的女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黑色薄呢长裙,长发如花朵般盘在头顶,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杏眼桃腮,眉黛弯弯,五官极为精致,充满了少丨妇丨迷人的风韵。那俏丽的面容,典雅的气质,倒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暗自狐疑,仔细辨认,不禁吃了一惊,这漂亮女人,不正是以前我在山救过的少丨妇丨么?少丨妇丨此时也看清楚了我的容貌,忽地愣住了,迟疑着道:“你、你是……?”我也站了起来,轻声的道:“你好,我是叶庆泉,今天刚到管委会报到。”少丨妇丨恍然大悟,放下手里的皮包,脚步轻盈地走过来,伸出右手,微笑着道:“前几天听说要进人,没想到居然是你,真是巧!”我和她握了手,好地道:“你是婉股长?”“叫我婉姐好了。”少丨妇丨莞尔一笑,温柔地道:“伤势怎么样了,都好了吗?”我点了点头,笑着道:“早已经痊愈了。”婉韵寒拉开椅子坐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真是抱歉,本来在你养伤期间,应该经常过去看看,可是,那些日子忙着搬家,没有空出时间。”我摆了摆手,微笑着道:“没什么,婉姐,我和徐队已经见过几次面了,他为人很好,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婉韵寒嫣然一笑,抿嘴道:“海龙去接孩子了,一会儿过来,等下一块走吧,去家里认认门,一起吃顿饭。”我笑着摇头,轻声的道:“婉姐,不必客气了。”“一定要去。”婉韵寒抿嘴一笑,又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语气诚恳地道:“次要不是你,我们娘俩真的完了,现在想想都还很后怕。”我笑了笑,把玩着手的签字笔,沉吟着道:“婉姐,你那天的表现很勇敢,本来,我也以为快没希望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你有胆量冲去。”婉韵寒秀眉微蹙,像是陷入了沉思当,过了许久,才垂下头,心有余悸地道:“老实说,我当时也很矛盾,怕的要命,可没有办法,那时候也只有拼一下了。”我摸了下鼻子,笑着道:“还好,你要再稍微犹豫一下,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了。”婉韵寒淡淡一笑,拿手托住香腮,有些失神地道:“这是我第一次打人,结果,却要了一条人命,前些日子,总在想着这件事情,有时做梦都会惊醒。”我听了,赶忙开导道:“他们都是些十恶不赦的家伙,做了很多坏事,咱们这是正当防卫,你千万别有心理负担。”“那倒是。”婉韵寒点了点头,又望着我,满脸愧疚地道:“不过,害得你受了伤,真是觉得心里不安。”我笑着摆手,语气轻松地道:“没什么,只是歇了几天,我又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说不定因祸得福,今年在机关还能评个先进工作者啥的呢!”“那敢情好!”婉韵寒莞尔一笑,道:“你在资源局工作不是挺好嘛,怎么来开发区了呢?在这里工作久了你会知道,挺没意思的!”我耸了耸肩,微笑着道:“其实都差不多吧,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我好好干活呗!”正聊着,这时外面传来几声汽车喇叭声,婉韵寒走到窗边,向外瞄了一眼,轻笑道:“海龙到了,咱们这下楼吧。”“好的,婉姐。”我麻利地收拾了桌的资料,放回档案柜,锁柜门,跟在婉韵寒的身后,一起离开办公室。下楼后,见徐海龙身着警服,领着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站在路边的警车旁,那女孩见了婉韵寒,忙挣脱了父亲,飞奔着跑过来,咯咯笑道:“妈妈,妈妈,今天在幼儿园,我又得了一朵小红花。”“瑶瑶真厉害!”婉韵寒脸绽放出笑容,拍了拍孩子的后背,努了努嘴,笑着道:“还不快向叶叔叔问好?”小女孩抬起头,满脸迷惑地望着我,把小手放到唇边,小声地道:“叶叔叔,你好呀!”我笑了笑,俯下身子,摸了下小家伙的面颊,轻声问道:“瑶瑶,今年几岁了?”小女孩后退了一步,牵着母亲的衣角,有些胆怯地道:“叶叔叔,我很快到四岁了!”婉韵寒抱起女儿,亲了一口,苦涩地道:“这孩子,见了生人,还有些害怕,次的事情,把她吓坏了,花了好长时间,才算慢慢恢复过来。”我点了点头,又走到警车边,笑着道:“徐队,你好。”徐海龙伸出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地道:“小泉,你是来办事的?”婉韵寒打开车门,把孩子放进去,回头笑道:“不是,他调到开发区管委会了,正巧和我一个办公室。”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从今天开始,婉姐是我领导了。”徐海龙也有些吃惊,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道:“不会吧,怎么这样巧?”“可不是,我也正怪呢!”婉韵寒坐进车子,探头唤道:“海龙,你不是说要抽时间约小泉来家里吃饭么,那干脆今天吧,我烧几样好菜,招待一下咱们家的大恩人!”徐海龙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小泉,快车吧,我们刚刚搬到新家,你是第一个客人。”“事先没有准备,那我只能空手门了。”我客套了一下,便和徐海龙一起了车,坐在副驾驶位,警车很快驶了出去。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到徐海龙的新居,婉韵寒回屋换了套衣服,扎围裙,进厨房忙碌起来,没过多久,把丰盛的饭菜摆餐桌。徐海龙拿出了一瓶五粮液,打开后,满两杯,笑容可掬地道:“小泉,来开发区搞招商工作,要把酒量锻炼出来,不然,以后在外面吃不开。”婉韵寒白了他一眼,抿嘴笑道:“哪有这样的说法?”徐海龙却摆了摆手,煞有介事地道:“这是真理,你们开发区管委会的孟主任,不是靠着喝酒才升的官嘛!”婉韵寒吃吃笑了起来,抿嘴道:“小泉,别听他乱说,孟主任哪有那么不堪啊!”徐海龙端着酒杯,和我轻轻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酒,摸起筷子,笑吟吟地道:“这事儿还真不是瞎说,孟晓林以前在市委办工作,别的本事没有,是因为能喝酒,被领导看。之后提拔成了市委办副主任,专门负责搞接待工作,陪吃、陪喝、陪玩,时间久了,和领导感情加深了,这才调到开发区管委会来,提拔成了主任。”婉韵寒推了他一下,蹙着眉问道:“海龙,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徐海龙嘿嘿一笑,满不在乎地道:“这事儿在咱们青阳不是啥秘密,很多人都知道的。”我点了点头,笑着道:“这很正常,要想干出点事情,一定要搞好人际关系,当然了,光靠溜须拍马,没有过硬的真本事儿,也没法继续干去。”“这话在理!”徐海龙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又摸着酒杯,摇头道:“我这人干活还行,是和领导关系搞得太僵,不然早转正了,哪会当了六年的副队长。”婉韵寒撇了一下嘴,拿筷子指着桌的红烧鲫鱼,客气地道:“小泉,别光听他说,多动筷子,你徐哥别的毛病没有,是喜欢在喝酒的时候发牢骚,咱别管他。”《穿越之非凡大反派》《少年长歌行》《岳两女共夫》《它的秘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2020体育赛事日历》。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2785_753515.html
2020体育赛事日历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