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浪体育排球新闻 目录共3617章

首页

新浪体育排球新闻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1768章 醒来后

新浪体育排球新闻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可惜的是齐三泰的心思还没有草上飞一半多呢,根本没明白草上飞的意思,反而低下头在草上飞耳朵边嘀咕道:“我说,咱还在这等啥呀?到底出不出兵啊?”“出个屁!”草上飞阴声说道,“乐去你自己去,回头我给你收尸。”齐三泰一愣,本来自己还是好心问上这么一句,没成想被草上飞给顶回来了,心里可就有点不太乐意了。不过他也知道,这草上飞是个人精,自己这脑子和人家草上飞没法比,蝎虎子大哥平常有啥事还得和草上飞商量呢,他说不出兵可能就有不出兵的道理。可话说回来了,这三更半夜的在这山洞里坐着算个啥事?难不成要躲到鬼子退兵?这边齐三泰和草上飞还只是小声的嘀咕,另一边可有人坐不住了。“我说两位当家,咱不能就这么坐着呀,好歹拿个主意,把王院监救出来呀!”站起来的是个道士打扮的人,一脸的焦急,“这半天了,说不定小鬼子已把院监给……”他这么一说,身后又有四五个道士站了起来,也纷纷的开口,只让蝎虎子和许三姑快点拿主意。“王当家的,你可是和院监喝过血酒的人,这时候不能见死不救吧?”那道士只拿眼睛看着蝎虎子,蝎虎子本名王大虎,虽然现在他也是“穷党”的人,但穷党毕竟不是什么正规的党组织,也没有什么纲领,所以大伙称呼蝎虎子的时候还是叫一声“王当家的”,毕竟蝎虎子原初可是闾山里出了名的马匪。“玄机子,你着啥急呀?”不等蝎虎子说话,后面的草上飞先一指那道士,“一个出家人,咋这么沉不住气呢?那细沙河边是个什么情况你不也看着了?就咱手里这点人马刀枪,还不是送死啊?要说还是人家曾家哥俩有眼力价,现在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了。不象我们大哥,起码还带着人过来了呢。”玄机子已经快四十岁了,平常到的确是个极稳当的人。可今天不同,王院监被鬼子抓了,这“穷党”一下子没了主心骨,玄机子和一众道士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本来见蝎虎子和许三姑带人来了,还以为王院监有救了。没成想,这蝎虎子和许三姑来了秘密山洞之后,就那么坐着却一言不发,根本没有一丁点要出兵救人的意思。当然,草上飞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不管咋说,人家蝎虎子还来了呢,那平常总跟着王院监的曾家兄弟现在早就带着人没影了,这要是腿快的话,现在都能跑到白河了吧?玄机子叹了一口气。而且说实话,不光是玄机子,这穷党里面的人就没有几个不怕蝎虎子的。这蝎虎子今年才三十二岁,却当了十五年的马匪了,武艺高强、马术精湛不说,下手狠辣、杀人如麻更是出了名的。当初也不知道王道长是怎么和蝎虎子说的,蝎虎子居然带着人马参加了穷党,一门心思的跟着王道长打鬼子,这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打鬼子归打鬼子,这蝎虎子一身的杀气却是骨子里冒出来的,平常也就是王道长还能和蝎虎子说上几句,其他人一看见蝎虎子全都绕着走。现在玄机子虽然巴不得蝎虎子能一拍大腿跳起来,大声嚷嚷着带人去杀鬼子救人,可蝎虎子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玄机子却也不敢把蝎虎子怎么样。想到这,玄机子又试探着看了看许三姑,暗想许三姑肯定不能是来看热闹的。那白石沟的人虽然比蝎虎子的人马少了一点,但许三姑可是西山出来的人,懂得不少正规打法,作风凶狠,打法硬朗,并且抗日的作风非常坚决,是个让鬼子极为头疼的人物。“许……许当家的……”玄机子试探着问道,心里在想着应该怎么说动许三姑去救人呢。“道长不用多说。”许三姑到是很和气,可让人奇怪的是,她虽然嘴上在和玄机子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蝎虎子,“虽说我不是穷党的人,但毕竟大伙都是打鬼子抗日的武装力量,我许三姑今天来,自然不是来看西洋景的。”当说到“打鬼子抗日的武装力量”时,许三姑仔细的看着蝎虎子,果然看到蝎虎子的眉头微微一皱,许三姑暗中咬了咬牙——看来传闻是真的。也不等玄机子再说话,许三姑已经继续说道:“只不过,打鬼子我不怕,就怕有人在背后捅刀子。”“啊?”玄机子一愣,他到是没听明白许三姑的话。许三姑却只是看着蝎虎子:“王道长的老营我亲眼看过,明堡三十六,暗堡七十二,别说是同昌城里的鬼子全来,就算是从锦州城再借两个大队来,想要无声无息的把牵马岭老营拿下,也根本不可能。可今天,王老道居然说被抓就被抓了,要说这里头没有点猫腻,谁信那?”“啊……”玄机子这才领悟过来。其实许三姑说得一点错都没有,玄机子等一众道士也想不明白,怎么鬼子开打之后,就专打李白脸却不往牵马岭上放一枪一炮呢?而后王老道突然就被抓了,还有老营里的七八十个兄弟一个不剩,全被鬼子给活捉了。玄机子等人要不是在后山巡营的话,估计现在也是鬼子的俘虏。到现在玄机子也没弄明白,王老道咋就被抓了?老营咋就被鬼子给端了?而现在一看许三姑的眼睛只是直直的盯着蝎虎子,玄机子的心里一下子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他仍然不太敢相信那是真的:“王当家的……你……你真的……”“玄机子,听你这意思,是说我蝎虎子投降了鬼子了?”蝎虎子可不理会儿许三姑那杀人一样的眼神,但却不能不理玄机子的话,“那我还上这来干嘛?我直接带着鬼子把这山洞抄了不就行了?”说着还铁青着脸瞪了一眼许三姑,那意思明显是说,到时候连你许三姑都跑不了。“就是……”草上飞也不屑的说道,“从加入穷党到现在,我们虎爷亲手宰了二十二个鬼子,和鬼子那是不共戴天的,咋能投降鬼子呢?”听草上飞这么一说,玄机子也一脸的疑惑。“那虎爷能不能说说,为啥这鬼子把李白脸打得鸡飞狗跳,可偏偏对你的鹰嘴岩一枪不发呢?”许三姑的问话可要比玄机子老道得多,“我今天来是看在江湖同道的份上,王老道我不能不救。可万一我要是带着人和鬼子拼拿,这鹰嘴岩上要是捅出一把刀来,不是让我躲都没地方躲?我许三姑要是死在鬼子手里,大小算是个抗日英雄,这要是死在汉奸手里……”“你说谁是汉奸?”蝎虎子一下子就坐不住了,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姓许的,看你是个娘们儿,老子不搭理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是收了周青皮的钱,可没投降鬼子……”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蝎虎子一下子闭上了嘴,没成想一时冲动,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大哥!”便听有人大喊了一声,可不是蝎虎子身后的草上飞和齐三泰,声音是从洞口处传来的。众人扭头看过去,却见李白脸正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进来,而让人奇怪的是,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年纪不大的小道士。“故以扬汤止沸,沸乃不止,诚知其本,则去火而已矣。”。宋嘉琪愣了一下,随即俏脸绯红,惊慌失措地道:“小、小泉,快起来,不然嘉琪姐真生气了。”我点了点头,却没有离开,而是盯着她那娇艳的脸庞,轻笑的道:“嘉琪姐,你今天怎么不去店里,却跑我屋里来扫黄打非?”宋嘉琪娇.喘吁吁,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努力推着我,结结巴巴地道:“来找你逛街,顺便买点好吃的,给妈送过去。臭小子!快别闹了,衣服都弄皱了呢。”我“噢!”了一声,虽然极为不舍,还是翻了个身子,躺到旁边,低声赞道:“好香啊!”“香你个头!”宋嘉琪坐了起来,抄起枕头,狠狠地砸了我一下,怒声道:“小泉,下次再敢毛手毛脚的,小心姐姐翻脸了啊!”我慌忙举起了双手,笑着道:“嘉琪姐,你别生气,下不为例好了,咱们这出发吧!”“去,到楼下等着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拂了下凌乱的秀发,这才恨恨地走出了房间。我哑然失笑,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望着屋顶,喃喃地道:“她刚才好像……凸.点了呢。”来到楼下,等了约莫十分钟的功夫,见那俏丽的身影走出了门,我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宋嘉琪刚换了身衣服,那是一条浅蓝色的束腰长裙,裹得腰肢纤细,胸前饱满,窈窕动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充满了难言的诱.惑。我的眼睛不怎么听使唤,总是自作主张地在宋嘉琪饱满的前胸乱晃,这让我有点心虚。稍稍有些失神,我赶忙迎过去,由衷地道:“嘉琪姐,你真漂亮,杂志那些女人可好看多了。”宋嘉琪桃腮绯红,低声啐道:“要死呀,说什么呢?”我嘿嘿一笑,满脸无辜地道:“说实话而已,这也有错?”“德行!”宋嘉琪撇了下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扭.动着腰肢,和他并肩走了出去。到了商场时,我才忽然发觉,和这样漂亮的女人逛街,实在是自讨苦吃。也不知宋嘉琪的精力怎么会如此旺盛,每到一个商店,她都会停下脚步,看着里面的服装,兴致勃勃地试个不停。宋嘉琪的身材极好,是好的衣服架子,任何衣服到了她的身,都显得别有风情,把女人的性.感与妩媚,诠释的淋漓尽致。很多时候,看得店员和周围那些顾客的眼睛都直了,但她却偏偏没买的意思,而是拉着我又去另外一家店,继续试衣服,当起了免费的服装模特……快到晌午的时候,两人终于从商场里出来,进了一家冷饮店,要了一杯柠檬水和一杯冰激凌。“你们女人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逛起街来,变成了女超人。”我笑着打趣道,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宋嘉琪莞尔,粉嫩的樱唇,衔住了吸管,吸了一小口后,轻笑一声,道:“我这是在训练你呢,等你将来有女朋友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累。”我笑了笑,摇头道:“看样子,以后我得找一个不是那么爱逛街的老婆才行。”宋嘉琪撇了撇嘴,悻悻地道:“没用的,算能找到,我也会把她把带坏。”我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看样子,你是铁了心要祸害我下半辈子。”“祸害你又怎么了,谁叫你是我弟弟呢!”宋嘉琪扬起俏脸,洋洋得意的说道。“是啊,谁叫我是你弟弟呢!”我默念了一句,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原本悸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吃完冰激凌,我望向窗外,因为是周六,街行人很多,各家店铺的生意都是极好,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商店里进进出出,显得极为热闹。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雅阁车缓缓驶来,刚好停在冷饮店门口,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这人却是熟人,那个与我有过口角的同事,杨浩。杨浩下了车子,挽着一位年妇人的胳膊,抬腿往旁边的商场里面走。不经意间,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两人四目相对,杨浩神色微变,立时停下脚步,之后视线又落在宋嘉琪的身,眼闪过一抹惊艳之色,随即冷哼一声,扭头离开。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浩,他身边那位满身珠光宝气的妇人,与杨浩的脸型、五官都很相似,应该是他的母亲了,早听说过杨浩的家境很好,现在看来,果真如此了。“那个人眼神有些怪,小泉,你们认识?”宋嘉琪有所察觉,蹙起秀眉,小声问道。“认识,是我一个同事,不过,相处得不太好。”我淡淡一笑,转过身子,把事情的经过略微说了一遍。宋嘉琪抽出纸巾,擦了红唇,温柔地道:“小泉,别理那些人,咱们只专心工作行,不去招惹麻烦。”我笑着点头,轻声道:“没事儿,嘉琪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那好。”宋嘉琪抿嘴一笑,用手抵住下颌,那张秀美的脸蛋,笑容渐渐褪去,眼波里,却闪过一丝莫名的惆怅。黑色雅阁重新启动,往前开出一段距离,在一间饭店门口停下,一个看去和杨浩有几分相像的年人从车下来,带着杨浩母子二人一起往饭店里面走去。进了饭店,三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点菜之后,妇人这才抬起头,关切地问道:“浩,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啊?”杨浩咬了咬牙,脸色阴沉地道:“妈,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叶庆泉吗?刚才我看到他了,在之前我们经过的冷饮店里,正和一个女人在调情。”“原来是他啊!”妇人皱了下眉头,忽然想起冷饮店里那个惊鸿一瞥的漂亮女人,心里有些不舒服,撇了撇嘴,骂骂咧咧地道:“果然不是正经人家出身的孩子,刚参加工作学会勾搭女人了。”杨浩点了点头,添油加醋地道:“那人是一个小混混,我打听过了,他在学校里喜欢沾花惹草的,我是看不惯他的行径,所以找他谈话,谁知道这家伙不知收敛,居然想动手打人。”妇人哼了一声,又对年男人道:“志鸿,浩在单位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难道你不管管?”杨志鸿笑着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道:“同事之间发生一些小矛盾,这也正常,事情既然都过去了,算了吧,以后别和这种人多废话是。”妇人面色一沉,不满地道:“怎么能算了?那小子这么过分,该好好收拾他一下,让他知道点天高地厚。”杨志鸿其实心里也知道,妻子溺爱孩子,从小把他骄纵坏了,久而久之,使得杨浩养成了嚣张自大的坏毛病。本想借着这事情说儿子几句,可见母子俩的脸色难看,也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你想让我做些什么?”杨浩见父亲松了口,顿时喜眉梢,赶忙凑过去,小声道:“爸,你们公司最近不是在和农机厂搞合作嘛?叶庆泉的父亲在农机厂班,把那老头赶出厂去,应该问题不大吧?”杨志鸿皱了下眉,轻声道:“这点小事,没必要搞得太大,这样吧,改天我去你们单位,找你们资源局的贾主任聊聊,让他找那小子谈谈。”“不行,那小子刚进我们局里,目前这段时间在为高局长服务,贾主任那老狐狸,暂时不会去得罪他的……”杨浩有些急了,气呼呼地站了起来,黑着脸孔威胁道:“爸,出不了这口恶气,我不去班了。”。  这个号码看着眼熟,好像是上次过年时候,那个不知道是谁给我发新年祝福的人,不过现在就算是我再迟钝,我也知道,这个号码的主人会是谁了。我傻乎乎的坐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过了一会,自己忍不住的挥了挥拳头,yes,yes!我这次能进女子监狱,肯定就是这大长腿的功劳,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兮福所倚,无缘无故被当成挡箭牌,惹上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富二代,不过现在倒是解决了我的工作问题,还进了一个事业单位。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收拾停当出门,走到电梯口,我想了想,**的笑了笑,回去把上次那盒套带在身上。到了上岛,我看了一周,大长腿还没来,看了下价格表,要了一杯卡布基诺,坑爹的还那么贵还不如果汁好喝,我掏出手机,现在是五点四十多,估计大长腿还要过一会来,我无聊的看着。突然鼻子里闻到一股香味,浓郁而不刺鼻,等我抬头的时候,一个人影坐在我的对面,我笑了笑,说:“来了。”来的自然是大长腿,今天她的头发是微微卷起的,要命的是画的妆有些浓,淡淡的黑色烟熏眼影,弯弯长长的睫毛,还有那性感妖娆的红唇,女王范十足。说实话,我对熟女女王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大长腿将毛茸茸的披肩脱下,嗯了一声,坐了下来。上次不知道她的背景,她也没这么强的气场,所以我才有些色胆,但是现在,我只能在心里yy了,大长腿见我这样,轻轻笑了一下,说:“怎么了,你怕我?”我没回答她的话,尴尬的笑了下说:“你喝点什么?”大长腿玩味的笑了笑,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几乎能把我看穿,我挠着头说:“怎么了,看我干吗?”大长腿叫了一杯蓝山,我又是一阵肉痛,这尼玛得是我付账吧。大长腿说:“看你好玩啊,一个男人,居然还报了女子监狱的职位,我是说你不思进取呢,还是说你色胆包天?”我一听这话,赶紧说:“我这不是为了解放监狱里面的女性同胞吗,这完全是跟色胆没有关系的。”大长腿还是那表情,似笑非笑,我那点龌龊的心思,在她的大眼睛下面无所遁形。大长腿用勺子碰了碰咖啡杯,不再看我,不知道是对我说,还是自言自语:“女子监狱,不是善地啊,我这么做,不知道是错还是对……”我说:“啊?”大长腿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她说:“那个连皓没有骚扰你吧?”我听见连皓这名字,头都大了,苦笑连连,大长腿看我表情,眉毛一竖,说:“他找你麻烦了?”我摇了摇头,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大长腿听了之后,捂着嘴巴笑了起来说:“行啊,小子,有你的。”我说:“行啥啊,这要是被我打死了,我要偿命啊。”大长腿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不会,有姐姐我呢,看不出来你小子有两下子,这样吧,晚上姐姐带你去个地方,就当是报答你帮姐姐出口恶气怎么样?”我看着大长腿笑的乱颤的胸,咽了口吐沫。大长腿是开车过来的,一辆帕萨特,不过好像又不是帕萨特,大一点,我坐上去,感觉蛮舒服的,我坐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然后偷偷瞄一旁开车的大长腿。她现在穿着一个黑色小薄衫,v字领口露出一点胸,不多不少,能感觉出深沟,但是一点不放荡,恰到好处。看不出她的年龄,但是保养不错,身材好,尤其是想着上次我还摸了好几把她,我心里就是痒的不行,但是现在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了,只能在一边过着眼瘾。大长腿突然问我:“会开车吗?”我摇了摇头,大长腿说:“哦,那就有时间学学,男人不会开车怎么行,对了,待会去见的可是几个大美女,你要是有本事,今天晚上可以带回去。”我不知道大长腿这话什么意思,就没往下接,但是心里却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美女啊,可以带回去的美女啊!车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夜总会前面,叫什么醉美人,太土了,进去之后,上了二楼包厢,开门之后,我有些呆了,里面已经坐着五六个女的,个个花枝招展,衣装暴漏,恨不得就穿着三角裤和胸罩在那了。见我我们进来,那些女的气七嘴八舌打招呼“小茹姐,来了啊!”“小茹姐,这帅哥是谁啊?”“小茹啊,这么快又换了一个啊!”我听了之后,脸有点红,这五六个都是美女,想想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长腿就长得不错,在一起逛夜店的,肯定也错不到哪里去,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用化妆品弄出来的。大长腿笑着骂道:“我哪跟你们这些小浪蹄子一样啊,这是我刚认的弟弟,今天带他过来玩玩,你们可不能欺负他。”那些女的一起起哄,说,弟弟,哟弟弟好啊。坐在最边上的一个脸上有美人痣的女的站了起来,这里面就她穿的少,一个皮质小短裙,上面居然是一个类似于小吊带的镂空红衣服,那白乎乎的大胸挤在外面,漏了一大半,胳膊,大腿,还有那胸脯,白花花的晃的我眼珠子疼。她站起来之后,拉住我的手,说:“乖弟弟,过来跟姐姐玩,她们都是坏人,姐姐给你糖吃。”坐在她旁边那个留中分,穿着小羊皮靴的美女笑呵呵的说:“吃啥糖啊,直接给他水蜜桃吃,不行就给白馒头吃啊。”我靠,要不要这么开放,我怎么感觉自己比进了窑子还像是窑子呢!那些在沙发上坐着的夜店女全都起哄,我哪里见过这架势,真的是臊的慌,那美人痣美女把我拉在她和小羊皮靴中间,那个美人痣美女真是开放,一丝没挂的胳膊圈在我脖子上,搂着笑道:“小弟弟,你想吃什么啊?”唉哟我去,我听见这话,直接受不了了,就上次见到的那个东北虎妞也没这美人痣女的开放,最关键的是,这些夜店女都很有气质啊。她暖暖软软的胳膊搭在我脖子上,身上的香味钻到我鼻孔里,再听见她那挑逗的话,那里硬的都行了。大长腿这时候坐下说:“行了,莉莉,别跟他闹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刚认的弟弟,叫……对了,你叫什么?”这狗血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旁边的美人痣莉莉笑的前仰后合,另一个穿着高筒靴,张的有些像范冰冰的女人说:“感情小茹这是在路上捡来的小白脸啊。”我看大长腿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说:“我叫陈凯。”大长腿说:“对,是陈凯,看我这记性,弟弟,你旁边这是莉莉,我们圈里的小狐狸,你要是有本事,今天晚上就把她带回去啊。”那个美人痣美女听了之后,只是挂在我身上嘿嘿笑。“你右边这个,是欣欣,对了,欣欣可是小富婆哟。在旁边,这个是小露,她可是大学老师啊,是文化人。”那个小露就是刚才说话,像范冰冰穿着高筒靴的女人。在大长腿右边的两人,一个身材高挑,估计有一米七五左右,脸上冷冰冰的,漂亮倒是漂亮,但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让人不爽,那个大长腿介绍是媛媛,不知道干什么的,最后的那一个身材娇小,一直挂着甜甜笑容,像是糖果一样,穿的也是那种格格不入的粉红色小清新衣服,一副萝莉样,那个叫小羊。。“爷爷,你下次说事儿能不能不打我了,你这手太重,你看看我脑袋上这包,好了一个又多了一个,吃不消呀。”“怎么滴?我打你不应该吗?”不怕爷爷力气大,就怕爷爷本事大,蓝昊靠蓝洪赚钱呢,摇头的事儿是不敢再犯了,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蓝洪这才捋捋胡子回到了吊坠里。张琦扭过头不看蓝昊,怕蓝昊不好意思,可他一直都没憋住笑,要不是捂着嘴早就出声了,他见过的老人不少,这么教训孙子的真不多。“张琦你说我是不是不近人情呀?”笑声憋回去,张琦才敢出声:“做好事是得做,我老爹活着的时候就告诉我帮人迁坟是积德行善的事,所以我才接了老爹的手艺,不过也看什么事了,积德行善把自己搭进去也划不来。”好话坏话都叫张琦一个人说了,等于一句话没说,决定权还在蓝昊手里,没办法蓝昊只能听蓝洪的,去虎庄冒险。天色渐晚,去虎庄已经来不及,出去买点饭,两人吃了之后月亮也升了起来,张琦眼睛抹上牛油,又开始了心惊胆战的活儿。昨天不太适应,今天虽说心里还有点恐惧,但缓和了不少,看到来买纸钱、香烛的灵人敢说上几句话了。蓝昊对这种小生意全凭张琦做主,卖了纸钱就在铁桶那烧掉,给钱的方式五花八门,有让张琦去集市捡钱的、有让张琦去文玩店捡漏的,能不能兑现张琦可不敢保证。不过蓝昊也不着急,纸钱花不了多少钱,兑现了就是赚了,兑现不了当赊账,有钱了再兑现。一晚上进账七八笔钱,蓝昊最看重的还是文玩店那对麻核桃,有点来头:“张琦,我们明天就去找南宫将军的骸骨,顺便去文玩店看看那个贵妇说的准不准。”“她说麻核桃带着原装盒子呢,表面上看盒子挺普通的,但盒子内藏玄机,垫子下有一块粘在盒子底儿的玉牌,玉牌可带着名号呢,具体什么名号贵妇没有说,可单凭麻核桃和玉牌就赚大发了。”想着好东西,蓝昊就没睡着,早早的就叫张琦起床,张罗着出发去虎庄,半路来到了文玩店。店面不大,上前一问物件,价钱够肥的,蓝昊这大部分时间都吃素的主,听到耳朵里差点没噎着。“老板,你这的物件太贵了点吧,每件都是天价,谁买的起呀?”蓝昊说上老板一句。“两位怕是不玩古董,穿的够素的,古董这东西真的就得好价,反过来讲,价低它就不值得收藏,你们要是有好物件卖给我,我也给你们好价钱。”老板几句话,把蓝昊和张琦憋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老板有见地,贵姓?”蓝昊心里有了点盘算。“我叫袁武,看上了什么我给你拿。”蓝昊指指角落里的黑色盒子,袁武笑了,取过盒子说道:“我店里就这盒子里的麻核桃便宜,八千块你拿走,我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年代的,赔了赚了都是你的。”袁武并不知道黑色盒子内有千秋,蓝昊装做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拿出来六千块放在袁武面前。“六千块不少了,袁老板这对麻核桃个头可不太大。”买老物件得挑毛病,即便是没毛病也要找出毛病来。麻核桃放在店里已经三年多了,买的时候花了三千块钱,一直都没有人买,袁武今天觉得碰到傻子了,可不能错过这机会:“虽说我亏了点,但我也要用钱吃饭呀,六千就六千。”“你可不能反悔啊,而且我以后有什么好物件都到你这来,明告诉你我是玩收藏的。”蓝昊以后能有多少好物件他自己都说不准,不过一定很多,得找个出手的对象,袁武是精明人,有好物件他舍得花钱。“只要有好东西,尽管给我打电话,只要在石头城保证一小时内上门收货,名片你收好了。”名片递给蓝昊,六千块钱袁武赶紧捏在手里,临走时候交代袁武他这人低调,上门大可不必。东西到手,袁武也成了蓝昊的出货对象,这次出来收获颇丰,带着张琦出了文玩店。“张琦把盒子收好了,我们现在去虎庄,赶紧的还能赶上公交车呢。”蓝昊穷习惯了,花钱从来都是精打细算,能占便宜就占便宜。张琦摇摇头,自己掏腰包打车去虎庄,虎庄这个地方张琦以前来过,帮别人迁坟,一天的时间找骸骨返回蓝家祖宅不太可能,迫不得已在虎庄开了一天的房。到了房间蓝昊对张琦没什么隐瞒,打开黑色盒子,翻出垫子下的玉牌放在张琦面前:“看到了吗?回去我们就把玉牌卖给袁武,贝勒爷的贴身玉牌怎么也能值个三五万的。”“那贵妇说是又玉牌,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好的货色,能值五万,一个贵妇就有这好东西,那南宫将军的细软岂不是更值钱,我们赶紧带着工具走吧。”张琦现在可比蓝昊积极,帮人挖了两年的坟,赚的钱少的可怜,现在转运了不睡觉都成。骄阳似火,两人可不怕什么毒辣的热,一路打听到了虎庄的鹰嘴峡,方圆两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在河边倒是有人钓鱼。“这位老哥钓多少鱼了?”蓝昊上前闲聊。“每天只能来这钓鱼两小时,你没看到外面打着来者止步的字样,你们还敢来?”钓鱼的人好奇蓝昊他们来做什么,鹰嘴峡可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们到这来看看是不是有真的老虎,天生的爱冒险,知道这有老虎就想来拍几张真的照片,回去在朋友面前特别有面儿。”钓鱼的人开始收拾渔具了,不再和蓝昊说话,蓝昊问他怎么了,他跑的更快,一边跑一边喊:“你们疯了!疯了!”此时张琦已经在蓝昊旁边学起了老虎叫,片刻之间钓鱼的人已经窜出了峡谷,蓝昊和张琦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别笑了,你那宝贝带了吗?”蓝昊盯着张琦背来的箱子。“放心吧蓝哥,我每次迁坟都带着这个金属探测器,迁坟后我都会复查一次,如果有宝贝我就能赚一笔,可这么多年来运气不佳。”蓝昊招手,让他放下箱子把金属探测器给拿出来,张琦把金属探测器拿出来,调到探测铁器的频率,南宫岩的骸骨带着佩剑,找起来比较容易。张琦拿着探棒,蓝昊抱着仪器跟在后边,从鹰嘴峡口慢慢的向深处走,路可不那么容易走,两人这腿没走多远就酸了。“蓝哥,鹰嘴峡可五六公里呢,我们这样探过去就得在这睡了。”“怕什么,有我爷爷在,老虎出来就办了它。”蓝洪是蓝昊的底气,动力就不用说了,只要能拿到钱,什么危险艰难统统都不是事儿,什么东西都没赚钱重要。心一横,身上就来劲了,两人一口起探了三公里的路程,不是一点没有收获,一把生锈的镰刀头看的张琦都想哭了。“蓝哥,我们顶着太阳来的,没必要披星戴月呀。”“不想披星戴月也没用,你看已经月明星稀,说点人话啊,别整那一套一套的,今天晚上就在这过夜了。”天晚了,肚子也饿了,准备吃点东西,他们肚子饿了,鹰嘴峡还有其它东西也饿了,一声吼叫,蓝昊和张琦手中的干粮都掉地上了。,要说周毅为人还不错,就是能力和大局观太差。“终于来了”萧逸原本以为第二天就有人会跟风做一波,但是市场要比他想想的慢。这也不怪那些厂家,实在是这种新模式以前从来没人用过,再说利润怎么样,大家心里也没底。经过调查和数据分析,他们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好处,虽然单价利润下来了,可是整体的销量却上来了。“萧少,大事不好了。其他家也弄再来一瓶了,现在可怎么办啊,很多经销商都被他们拉走了”“预料之中的事情”“啊”“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手段,被模仿是迟早的事情。”“那,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这离一百万还差点啊”周毅说这话的小心思,萧逸很清楚,不过他也没在意。销量越来越差,周厂长脸色特别难看,这种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的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周厂长一下子接受不了。“萧少,赶紧说下你的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只要销量到了一百万,我肯定第一时间把钱给你结了”“周厂长倒是对我自信”“那肯定啊,这几天萧少的手段,我可是见识了。您说的第二步到底是什么?”周厂长看着萧逸不说话,汗都要出来了,大好形势,就这么一下子被毁了,他很不甘心。“厂......厂长,出.....出事了”“又出事了,到底有完没完。这要闹哪样啊”“我.....我也不知道啊”这个人也很郁闷,最近咋事情这么多。“来了”“什么来了?”“机会来了,走一起去看看”萧逸没有理会满脑子疑问的周毅,直接朝着外面走去。等萧逸和周毅出来后,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周毅腿都哆嗦了,这是什么事情啊,销量好有人闹事,销量不好还有人闹事。他这厂长也太倒霉了。萧逸则是看着站在远处的三宝,三宝对着萧逸点了点头。“打倒奸商,坏了的东西居然敢拿出来卖”“无良奸商,草菅人命”“我们要赔偿,汽水有问题,喝的人都进医院了,必须要赔偿”“...........”黑压压的人群拉着横幅,喊着同一个口号。这次的事情和上次明显有区别,周厂长一听有人进了医院,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自己生产的东西,怎么会出这种问题呢。周厂长很想解释几句,看着激动的人群,咽了口唾沫,怎么都张不开口。萧逸原本就没指望周毅能站出来,现在看着他的样子更加不指望了,再说今天这个场面,周毅也派不上用场啊。“大家安静,安静。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安静,现在人都进医院了,你说怎么办”“事情总的弄清楚才能解决”“不听,我们就要赔偿。”“对,赔偿”不管萧逸怎么解释,闹事的人就是不听。只要赔偿其他的没商量。萧逸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想要赔偿就给我闭嘴”萧逸用最大的声音喊道,一下子场面安静了不少。“我能理解各位的心情,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之前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正常来说,这件事我们要核查清楚才会做出赔偿以及后续的事情。现在我选择相信大家。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负责到底”周毅听完萧逸的话,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负责到底。这下子完了,周毅很是绝望。“这可是你说的”“对,我说的,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负责”“算你们良心还没坏透”“大家静一静,能告诉你们喝的汽水是什么时候生产的?”“这有不可以的,你们随便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是不相信大家,而是要把这件事彻底解决”当萧逸问清楚是哪一批产品后,直接让八一汽水厂的人把东西搬出来,整整齐齐的摆了好多汽水,后面的居然是用箱子装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伙都很疑惑。“都看好了,这些汽水和刚才你们说的是同一批产的,我既然选择了相信你们,不仅要帮你们解决赔偿问题,我还要彻底解决这种隐患,以免更多的人喝出问题来。”“砸”不等有人反应过来,萧逸一声砸,一下子就冲出十来个人对着摆的汽水就是一顿砸,场面太震撼了,除了乒乒乓乓的打砸声,都屏住了呼吸。看着一堆堆的汽水被砸掉,周毅很干脆的晕了过去。“这.......这”“想必大家也看到了,这就是我们的诚意。不仅要解决赔偿问题,还要对每一个喝我们汽水的人负责。既然这一批汽水出现这种问题,那么我们就不会让一瓶流入市场。这就是我们八一汽水的态度,只要是我们的责任绝对不会推辞。请大家相信我们的同时,多多支持我们,我敢说在咱们省没有一家能做到有我们这么有责任感。”萧逸说完之后围着的人群自发的送上了掌声,感觉萧逸说的很诚恳,做的也让大家很信服。八一汽水一下子让人信赖起来,毕竟要砸那么多汽水是需要勇气。随着口口相传,八一汽水用比前两天更火爆的方式迎来了又一个高峰。“三宝,这次干的不错,找的人很靠谱”“哥,今天的场面太刺激太震撼了,我完全没想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把真正的口碑树立起来才是长久之道。”“恩恩”现在三宝对萧逸很佩服,萧逸这两天的操作,让他大开眼界。就萧逸刚才的那一番操作,很多人完全忘记了刚才赔偿的事情,反而以后喝汽水只认准了八一汽水。这一切都是萧逸计划好的,闹事的人也是托。这番操作还是萧逸受到前世某知名品牌的启发,有了这两步操作萧逸相信帮王长河拿到欠款足够了。“萧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闯祸了,我可要被你害死了。先别说赔偿的事情,就是砸掉的汽水就够我喝一壶了”“周厂长怕是多虑了,闹事的人是我请来的。砸的汽水我也是经过计算的绝对不会伤筋动骨。周厂长看到了后面的汽水都是箱子装的,其实大部分箱子都是空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厂长不用管怎么回事,你只需要让车间再加大生产”“这....这能行吗”“到了现在周厂长除了信我,还有退路吗”“好,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萧少了”周毅虽然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厂长神了,经过这么一闹,我们的订单非但没少,反而多了很多”“是啊厂长,我们要加快生产,要不然都交不了货啊”“你......你们说的是真的?”“当然是真的啊,厂长您就赶紧下命令吧”“粑粑你怎么这么开心”“因为粑粑看到你就开心呀”“真哒?”丫丫忽闪着大眼睛萌萌的看着萧逸,心情打好点的萧逸一下子就被萌到了。《又见飞刀不见仙》《隔壁那个教授》《岳两女共夫》《都市造化神医》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新浪体育排球新闻》。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4702_298519.html
新浪体育排球新闻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