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广东卫视体育频道直播 目录共4109章

首页

广东卫视体育频道直播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8864章 醒来后

广东卫视体育频道直播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哎呦,何老弟!”没成想邓成斌看到林羽后不怒反喜,急忙凑过来说道:“真巧了,没想到在这碰上了,我这几天正准备去拜访你呢,上次你给我开的药真神了,吃了两天,我就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邓成斌嘿嘿笑了笑,冲林羽竖了个大拇指。整个包间里的人都一脸愕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何家荣这个废物什么时候结识上了卫生局副局长,看样子他俩还挺熟络的。“既然何老弟在这,那这包间我就让给何老弟了,你们继续吃,我为刚才的失礼自罚一杯,给大家赔个不是。”邓成斌倒了一杯酒,冲众人举了一下,接着一饮而尽。随后他拍拍林羽的肩膀,说:“何老弟,一会儿你去我们楼上包间喝去吧,我正好有点事求你帮忙。”“好说,我一会儿就过去。”邓成斌给了自己这么大面子,林羽自然不好拒绝。邓成斌走后,一屋子的人看向林羽的神情大变,堂堂的卫生局副局长,竟然“求”他帮忙。“哎呦,妹夫,原来你认识我们局长啊,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张巡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嘴脸,端着酒走过来,“刚才是姐夫我说话没分寸,你别往心里去,我自罚一杯。”说完他一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光。“那什么,我们局这季度有三个先进分子的名额,需要邓局定夺,你看一会儿你能不能帮姐夫说上两句好话。”张巡弓着身子,满脸堆笑。“我一个大专学历都没有的人,恐怕帮不上姐夫这么大的忙吧。”林羽自顾自的吃着菜,眼皮都没抬一下。张巡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家荣,你看都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刚才是舅妈不对,你要能帮你姐夫这个忙,舅妈和你舅舅还有你姐都对你感激不尽。”江颜舅妈也没了一开始尖酸的模样,讨好道。“妈,您说,这事我是帮还是不帮?”林羽突然扭头对李素琴问了一声。李素琴精神一振,整个席间她都心情压抑,这下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见女婿让自己定夺,神色颇有些自豪,挺直腰板白了江颜舅妈一眼,说道:“毕竟是一家人,家荣,你要能帮,就帮一把吧,你舅妈又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李素琴最后一句话特地说的重了些,江颜舅妈陪着笑,吭都没吭一声。林羽便把这事应了下来,起身往外走的时候瞥了江颜一眼,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不少。这还是结婚快两年来,她这个废物老公,头一次给她争脸。上楼后邓成斌亲自出来接的林羽,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邓成斌率先跟林羽介绍了下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何兄弟,这位是咱清海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卫功勋卫局。”“卫局好。”林羽赶紧打了个招呼。“卫局,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神医何家荣,那天要不是他,我那侄女就没命了,老爷子的病,我看完全可以让他看看。”邓成斌接着给卫功勋介绍了下林羽。“这年轻人还真是年轻啊。”卫功勋笑呵呵的冲林羽点了下头,心里不禁有些失落,邓成斌说给自己介绍个中医方面颇有建树的神医,没成想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卫局,你别看何兄弟年轻,但看病很有一手。”邓成斌极力向卫功勋推荐林羽。“那年轻人,你先帮我看看吧,看我有没有什么毛病。”卫功勋亮出手腕,笑眯眯的望着林羽,眼神里带着一丝压迫感。“邓局过奖了,我不过是对中医略有研究而已。”林羽嘴上虽然谦让,但手已经搭到了卫功勋的脉搏上。“卫局身体很好,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不过血压有点偏高,但不碍事,注意适量饮酒即可。”林羽说道。“年轻人真是好医术啊,恐怕我这种年纪的人,十个人里面得有十个血压偏高吧。”卫功勋哈哈笑道,言语中的讽刺不言而喻。“哈哈哈哈哈……”包厢内的一帮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卫局虽然没病,但是您爱人应该身体多有不适,经常会出现头晕乏力、腰腿酸痛的症状,虽然现在正值夏天,但她就算穿着羽绒服,也不会流一滴汗。”林羽也不恼,继续说道。“你怎么知道?”卫功勋面色陡然一变,包间里的笑声也跟着戛然而止。“您爱人是极寒之体,跟她待得时间久了,您身上也多少沾染了一些。”林羽解释道。“你能治?”卫功勋声音有些颤抖。结婚三十年,他跟妻子一直十分恩爱,自大前年妻子这种症状开始显现,他心疼的不行,但是各处求医,吃了很多药,也都没有明显的改善。“能,而且能根治,但是需要一些时间。”林羽自信道。“小兄弟,你要是能替我爱人治好这病,你就是我卫功勋的恩人,我敬你一杯!”说着卫功勋端起酒一饮而尽。“怎么样,卫局,我没说错吧,何兄弟可是神医,老爷子的病就让他给看看吧。”邓成斌也颇有些自豪,他推荐的人什么时候差事过。“何兄弟,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派人,不,我亲自过来接你,请你去给我老丈人看下病。”卫功勋也改口称呼林羽为何兄弟,刚才林羽一口说出他夫人的病,着实把他折服到了。“老人家得的是什么病?”林羽询问道。“病状倒是很简单,就是偏头疼,每次疼起来也就不过半个小时,但就这短短的半小时,疼的半条命都没了,看了很多专家,都没有效,甚至都没有丝毫减轻。”卫功勋面色凝重,他活了五十多年了,从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偏头疼。这也是今天晚上他跟邓成斌吃饭的原因,看以他的关系,能不能找到几个专攻这方面的专家医师,如果再医治不好,就只能出国求医了。“明天我过去帮老爷子看看再说吧。”没见到病人,林羽也不敢妄下定论。“何老弟,你这次发达了,你知道卫局老丈人是谁吗,郑家成郑老爷子!为治这个病老爷子可是出了一千万啊!”邓成斌拍着林羽的肩膀,语气中兴奋难掩。郑家成?林羽心里暗惊,郑家成可是清海商界的风云人物,汽车巨头,据说清海一半以上的s店都是他的。“只要何兄弟能帮我爸把这病治好,钱不是问题。”卫功勋点头笑道。一千万啊,林羽感觉一切都明亮了起来,欠黄毛的债,终于可以解决了。酒局结束的时候林羽跟邓成斌提了下张巡的事,邓成斌二话没说,拉着林羽到楼下,冲张巡喊道:“你,明天写个先进分子申请书,送到我办公室去。”“多谢局长,多谢局长!”张巡点头哈腰,千恩万谢,送走邓成斌后,又亲自去送的林羽和江颜一家,江颜舅妈也换了一副笑脸,一个劲儿的夸李素琴和江敬仁找了个好女婿。今天晚上的事极大的满足了李素琴的虚荣心,她从未想到过这个窝囊女婿有天也能这么给自己争气。“家荣,你竟然还认识卫生局副局长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李素琴兴冲冲问道。。  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当我将监控录像翻到昨天晚上时,却发现视频里根本没有什么蛇的存在!而视频里的我则是满脸惊恐的看着岗亭外面,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咕嘟...“都是幻象吗?”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从收费站回到宿舍,我脑子还有些发蒙。过去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真实的幻想。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依旧感觉昨天的那些蛇是真实存在的。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是每天晚上都会遇到犯困的情况。但每天晚上,我都是会遇到恐怖的事情!在第二天,我遇到了成群的黄鼠狼。在第三天,我遇到了纸人抬轿。在第四天,我遇到了阴兵借道。几乎每一次,我都是要被吓得半死,生怕那些脏东西会进岗亭里找我。就这般,我撑过了一星期。等到第八天的时候,我刚刚坐在岗亭里没有多久,就是听到了车子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辆车就是接近了收费站。我眉头一挑,感觉这辆车有些熟悉。“是苏笑嫣的那辆车?!”我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弄清楚苏笑嫣到底是人还是邪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吗?”车窗摇下来后,苏笑嫣魅惑众生的俏脸露了出来。“这个...那个...”我额头有汗,一时间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了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要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劫数。”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什么意思?”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看看你右胳膊上,是不是有七道黑色痕迹。”苏笑嫣的话让我皱起眉头,半信半疑的将右臂上的衣服拉了起来,下一秒我就是看到了七道乌黑的淤痕!这七道淤痕排列很是整齐,看上去像是被人用手掐出来的。“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洗澡的时候明明还没有。”我用手摸了一下那些淤痕,不疼,但也擦不掉。“这些是诅咒印记,擦不掉的。”“那怎么办?”“跟我走,要不然你今晚就会成为祭品。”苏笑嫣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眉头紧锁,不知道苏笑嫣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我又该不该相信她。“十二点了。”苏笑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脸上写满了疑惑。但下一刻,一股大风却是突然刮了起来!阴风阵阵中,有白雾被席卷而来,笼罩了整个收费站。也就是在此时,我感觉不远处的白雾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出现。“它们来了。”苏笑嫣脸上写满了凝重,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雾。“它们是谁?”我呼吸都是屏住了,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苏笑嫣没有回答我,但很快我就知道白雾中是什么东西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看上起足有十几米长,水桶粗细,此刻正在白雾中游走着。另外还有一只狮子大小的黄鼠狼,此刻双目泛着绿光,隐约间好像是正在对着月亮朝拜。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不远处有纸人在行走,另外还有面目狰狞的阴兵在出现...这都是我这一星期之内看到的脏东西,它们居然是在这一刻全部出现了!“快上车,要不然就晚了!”苏笑嫣断喝声让我从呆愣状态惊醒了过来。我咬了咬牙,额头上冷汗都是已经流进了眼睛里。很显然我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苏笑嫣。毕竟周元天叮嘱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收费站。“神仙难救找死的鬼,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准备开车离去。“等等我!”此时那些脏东西都是已经接近收费站。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了苏笑嫣,主要是我感觉苏笑嫣不像坏人,应该不会害我。从岗亭内走出来,我急忙坐上了苏笑嫣的豪车。车内很豪华,这样的豪车,我过去从未做过。但现在我显然是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了。轰...我坐上车后,苏笑嫣启动车子,很快就是冲进了前面的夜幕白雾中。在后方,那些脏东西看到我和苏笑嫣的离去,都是疯狂了!伴随着狂风阵阵的出现,那些脏东西速度也都是加快起来,跟在苏笑嫣的车子后面。“它们的目标是我?怎么会这样?”我后背发凉,感觉苏笑嫣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你是被选中的祭品,身上已经被诅咒纠缠,它们不找你找谁?”苏笑嫣冷笑着说道。“祭品?周元天是故意要害我的?”我脸色大变,之前就感觉周元天有些目的不纯。“在你之前,已经有五任祭品死去,你是第六个。”“不对吧?我之前见过一个人,他曾经就是大洼湖收费站的收费员。”我想到了李文华。“呵呵...在这里做过收费员的人,都已经死了。”苏笑嫣哂笑了两声,然后淡淡说道。“都死了?那李大哥难道是...”我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苏笑嫣没有撒谎的话,那李文华绝对不是人。“我们怎么还没有摆脱它们?”车后面那些脏东西还在不断的追赶着,苏笑嫣驱车并没有甩开它们。“你不死,我们是甩不掉它们的。”“那怎么办?”“简单,你死了就行。”苏笑嫣把车停在了一旁,然后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不好!”我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就要开车门下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门却已经锁死了,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打不开!“没有了心脏的人,等同于死人,它们就不会追你了。”苏笑嫣左手一挥,我身体一紧,感觉就像是被绳索捆绑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了。下一秒苏笑嫣直接弯腰凑近了我,然后红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色邪祟?还是狐狸精?她是要吸我的纯阳之气吗?”我眼睛瞪大,心中各种念头都是浮现了出来。这是我的初吻,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女人夺走。不过我感觉苏笑嫣似乎也是有些紧张。如此青涩的吻,她不会也是初吻吧?我心中想着,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昏沉,逐渐失去了意识。“真不应该离开收费站...”我是真的后悔了,周元天明明是非常郑重的叮咛着我,千万不能离开收费站。“人没了心还能活吗?我们一定都能活下去。”苏笑嫣抚摸着我的脸庞,漂亮的大眼睛中写满了复杂。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是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收费站的岗亭里。太阳高照,阳光很是刺眼。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我没有死?”。穆婉兰乖乖的背过身,弯腰趴在墙,撅起被米色短裙包裹住的翘.臀,那黑色三角内内央已经出现了一块圆形的斑痕,我抵住她那如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呃……”穆婉兰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捂着嘴,压抑地发出一声呻.吟似得的轻呼。战斗结束后,穆婉兰爬起来,浑身酥软,眼神迷乱,吐气如兰的说道:“小泉,你先出去吧,婷婷估计都等急了,我马过来。”我进到包厢时,菜都齐了,穆婷婷气呼呼的道:“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呀?掉进厕所里了吗!”我呵呵一笑,道:“刚才在外面碰见单位的领导了,陪领导喝了两杯,身不由己嘛。”穆婷婷听见我的解释,仍嘟着嘴道:“那我妈妈呢?”我说道:“她马回来了。”过了没一会儿,穆婉兰推门进来了,她已经洗了一把脸,但脸色还是有点晕红。穆婷婷又埋怨道:“妈,你干嘛去了?个厕所那么久!菜早都齐了!”穆婉兰眼神有点迷乱,撩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卷发,眨了一下眼睛,说:“妈妈遇见个客户,菜来你自己先吃行了嘛。”穆婷婷气咻咻的把筷子在桌一撂,生气道:“叫我来吃饭,自己却跑得不见人!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我见气氛有点不和谐,笑道:“吃饭吃饭,菜都凉了。”拿起筷子夹了两口菜,说道:“婷婷,要不,我讲个笑话给你听?”穆婷婷听了笑道:“好啊!小泉哥哥,你快说呀,我想听!”我于是说道:“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了!”母女俩脑子一下子还没转过来,穆婉兰一脸疑惑看着我,穆婷婷则催促道:“小泉哥哥,你快说嘛,怎么下面没了啊?”我嘿嘿一笑,说道:“真是笨啊!太监嘛,下面还有什么。”母女俩恍然大悟,同时脸色羞红,穆婉兰偷偷剜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吃了口菜,说道:“嗯!还有一个。”穆婉兰瞪了我一眼,打断了我的话,道:“小泉,快吃吧,菜都凉了!”婷婷则有点期待的望着我,她想让我讲,又觉得她妈妈在场,不太好意思。我无奈的一耸肩,没有再说了。穆婉兰为我倒了杯啤酒,问道:“今天高启荣下午……表现的是不是很反常?”我点了点头,一撇嘴,道:“是啊,老家伙刚进办公室时乱发脾气,脸色都气的发青,一看是憋了满肚子火!”穆婉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哼哼!他是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是我的公司标!”我正与穆婉兰打趣着高启荣的事儿,这时裤兜里响起了手机铃声,我摸出手机,喂了一声,话筒里吴志兵笑呵呵的道:“庆泉,你在哪儿呢?”我笑了笑,低声的道:“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志兵,这么晚了有事?”“啥时候吃完?我们几个在惠风堂茶馆喝茶呢,是你家小区外面的那个。你还要多久吃完?孔香芸、凌菲都在这儿呢!你早一点吃完,快过来。”在我接电话的同时,在青阳市碧海蓝天洗浴心的贵宾房里,高启荣和丁幸松正躺在按摩床,两位身着真空装的窈窕美女,正骑在他们身做着按摩。“丁总,这件事……唉!真是不好意思啊!”高启荣一脸歉意的扭过头对丁幸松说道。丁幸松虽然一肚子火气,但高启荣毕竟是资源局副局长,只要他在位一天,他们这些煤老板不能得罪他,只能咽了黄连,干涩的道:“高局,这件事不能怪您,您已经帮了我不少,怪只怪我们公司自己做的标书不够好!”丁幸松皱着眉,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接着道:“只是穆婉兰那个臭娘们……高局,您说她的标书怎么会做的那么好呢?而且作价方面怎么会和标底那么相近?这不合理啊,她是不是也找了什么人,早摸清标底了?”“她早得到了?应该不会吧……”高启荣思索了一番,皱着眉说道:“吴应宏能拿到,肯定是张海东给他的,但穆婉兰不太可能,之前她一直是想让我帮他,但凭咱们俩的关系,我怎么可能帮她呢,那些件资料,我只透露过你一个人,我也觉得怪啊,那女人从哪里搞到的标底?”丁幸松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恨恨地骂了一句,道:“马勒戈壁的,不会是我……或者是吴应宏那老家伙身边的人给泄露出去的吧?麻痹的,难道穆婉兰那骚娘们在我们身边安插人了?”“身边的人……身边的人?”高启荣口下意识的呢喃了几句,突然抬起头,若有所思仰望着屋顶,脸色也逐渐变得有点阴森森的。我陪着穆婉兰母女花吃了饭,了穆婉兰的奥迪,和穆婷婷一起坐在后排,穆婷婷不时用暧昧的眼神斜睨我,让我感觉有点心慌,生怕被前面开车的穆婉兰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一直不敢直视身边的小丫头。倒是小丫头总是往我身边蹭,我一直挪,几乎被她逼到了车门旁,干脆扭头看向外面,心里忐忑不安。穆婉兰说:“小泉,你刚才不是说有几个同学在茶楼等你吗?先把你送过去吧。”我刚“嗯”了一声,穆婷婷说道:“小泉哥哥,喝茶有什么意思,你去我家里玩吧?”我摇头笑着道:“和同学说好了,不去不好,改天再陪你玩,好不好。”婷婷撅着嘴,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穆婉兰将我开车送到了小区门口,挥了挥手,调头带着女儿回家了。夜间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风一吹,枯黄的梧桐树叶唰唰的带着响声簌簌落了下来。我看着奥迪a的尾灯在拐角消失,在马路边点了一支烟,裹紧了身的衣服,快步向不远处的惠风堂茶馆走去。顺着弯曲向的楼梯‘腾腾!’地跑二楼,服务员端着盘子、提着茶壶急匆匆地跑来跑去,忙得热火朝天,大厅里十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推开雅间的隔断门,发现几个老同学都在里面。我径直走到靠近窗边的桌子旁,见孔香芸跟凌菲正坐在那里抿着嘴边说边笑着,韩建伟与汪昌全在打牌,却不见吴志兵的人影,正疑惑间,不想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扭过头一看,正是吴志兵,他龇牙咧嘴的对我呵呵傻笑。我笑骂着把他推开,走到桌旁,一屁股坐在靠里面的沙发,扭头对跟在身后的服务员喊道:“给我来杯菊.花茶!”“喝菊.花茶?火气这么旺啊。”吴志兵打趣了一句,慢吞吞坐回沙发,孔香芸疾快乜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安静地坐在对面沙发。凌菲则左手抵在下颌处,目光注视着窗边花盆里的曼珠沙华,静静发呆。日期:-- :,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上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西。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她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贵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一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我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夸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道,“但是,像这样的,一个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制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是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萧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方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说:“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绣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之三十的款项。”“价钱怎么算?”“按针数算,”萧晋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肚兜,说,“董小姐刚才愿意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咱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正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一块钱。”“这不可能!”董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天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针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的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这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怀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之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侈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也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子,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说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人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品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传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么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萧先生,刚才我之所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为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零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进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刚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不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这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的‘卖方市场’下,您似乎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女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起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竞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故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公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是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太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它的必要。”“这个我当然明白。”再怎么说,萧晋也出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洁唬住,老神在在的说,“但是,请董小姐注意,‘天绣’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价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绣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声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咏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本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牌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公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你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听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萧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好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概,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码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传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红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万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份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谈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贵“生产力”,一身破破烂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外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没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甚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看,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此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培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沉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利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丹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愿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按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打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两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一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彼,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是便问道:“还没请教,萧先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是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语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教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山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人?”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城,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力,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履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份,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的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所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洁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此,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月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怀疑。”“那你要怎样才会相信?”“眼见为实。”“那算了,拜拜。”萧晋起身就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村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是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村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个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在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钱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龙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一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声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萧晋回过身来,语带讥讽道:“董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这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思。”“刚才你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摊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绣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商,就是一个‘倒爷儿’,之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那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谁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来找我。《医武豪婿》《穿越七零小时光》《岳两女共夫》《穿越小世界空间灵器有点多》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广东卫视体育频道直播》。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76358_529335.html
广东卫视体育频道直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