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巴西甲级联赛篮球排名 目录共5934章

首页

巴西甲级联赛篮球排名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364章 醒来后

巴西甲级联赛篮球排名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机关有不成文的规定,一二号车牌必定是一二把手的座驾,而田主任这样的部委办局一把手,车牌号码也是有序排出来的,组织部,纪委,宣传部等一些单位的领导,因为位置比较重要,车牌号往往更加醒目特殊些,而田主任作为发改委的一把手,车号显然比这些领导就要逊色多了。田主任心想,自己这辈子是出身比较贫寒,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凭着自己的本事混到今天这地步,已经算是光宗耀祖了,可是自己的女儿田梦涵可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又是个大学生,起点高不说,在自己这个当领导的老爸照应下,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也不会差,要是女儿以后能有机会坐到处级干部的位置,也算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了。田主任正站在窗口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想着女儿的未来,办公室的门被谁推开了,人都已经进来了,却没提前敲门,这让田主任心里感觉些许不快,这点机关规矩都不懂,这到底谁这么莽撞?回头一看,刘大明满脸带着不自然的笑正往办公室里进来。田主任有些不悦的关上窗户,他心里明白刘大明为什么一大早就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他已经看过了,报纸上公布的消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田主任若无其事的表情招呼着刘大明说,刘主任来了,赶紧坐下吧,尝尝我从九寨沟带回来的好烟。刘大明应声坐下,瞧着田主任一脸平静,他的心里却早已火龙滚滚,恨不得立即将对方烧死。前两天自己坐在办公室瞧着秦书凯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种猫捉老鼠的戏弄感觉,这才两天的功夫,自己也变成被老鼠了,他这心里堵的慌,一时竟不知道该跟田主任从何说起。田主任到发改委当了两年一把手了,他刘大明一直是田主任的铁杆随从,任何时候都是极力拥护田主任做出的任何决定,虽说,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副职拥护正职主要是想从一把手主任手里得到一个副职该有的权利,可两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配合默契,相安无事。无欲则刚,有欲则弱。刘大明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因此这两年在田主任面前都是扮演弱者的角色,遇到任何大事一定会先等田主任做决定,就算有时候之前做了一些铺垫和引导工作,诱导田主任做出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决定来,那也是田主任亲口说出来的,他凭什么对自己有意见?这次,自己被田主任狠狠的耍了一把,被弄到乡下做挂职,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更别提事先通气,足见田主任对自己的怨气有多大,他这是要让自己丢人现眼之余,还白白的浪费了一年最宝贵的仕途进步时光啊。田主任瞧着刘大明闷声不吭的坐着,心里早已看透刘大明来找自己的目的,这厮身为一个副职,摆不正位置,背着一把手在后面搞小动作,玩弄自己于鼓掌之上,现在自己想办法把他排除出发改委的权力范围之内,倒是要看看,他一个连进场资格都没有的运动员,凭什么出风头争名次。田主任虽然年纪大了,做事依旧有往日的心狠手辣,自打看清楚刘大明竟然敢在背后操纵自己,操纵整个发改委的领导班子为所欲为后,他思虑再三,安排发改委的纪检书记朱爱国代表党组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哪儿去了一趟,代表发改委党组做了汇报,说根据部长的要求,单位在推荐一位年轻干部的基础上,想推荐一位科级干部到村做挂职干部。多一个少一个人下去到村做挂职干部,对常委组织部长来说不是问题,有单位主动推荐,肯定热烈欢迎,于是就让朱爱国回去补了一份推荐表,盖上单位的公章,交到县委组织部干部科。除了田主任和朱爱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内情。到了常委会上,一个副科级干部,很多常委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谈什么了解,既然组织部报上来,也不是提拔重用,不过是派下去做挂职,谁去谁不去和很多常委没有任何关系,到这里不过是走个过场。于是,刘大明的名字出现在了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总算是开口了,他有些低沉的声音问田主任,田主任,今天的陵水日报您看过了吗?田主任并不准备跟刘大明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刘主任一大早过来,是为了报纸上公布的驻村名单上也有你的事情吗?刘大明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说,田主任,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外地考察,临走的时候,把内外事务都交到我的手里,这工作上千丝万缕的,我做的还算可以吧。当然,工作上难免会得罪一些小人,要是田主任因为什么事情对我有误会,可一定要当面提出来,我也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田主任瞧着刘大明直到现在还在跟自己演戏,轻轻的笑了一下,很诚恳的口气解释说:“老刘,你是一个有多年党龄的老同志了,担任领导职务也有很多年,又分管单位的人事工作,应该明白下乡挂职这种任务,安排之前要是通气的话,多少会有些枝节出来,这跟我们提拔某个同志的程序是一个道理,事前都沟通过吗?那是不现实的,真的都沟通了,很多事根本无法实施,大家都是等到公示出来了,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提拔了。”刘大明沉着脸,闷声听着田主任给自己的解释。田主任端起水杯啜了一小口水,瞧着刘大明那副耷头耷脑的模样,心里不由一阵窃笑,就这点道行竟然跟自己玩起了手段,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田主任又喝一口水,看着刘大明继续说:“就像我们单位推荐秦书凯做挂职干部,我也没有授权事先让任何人和他沟通,你推荐了,研究的时候,大家意见都是一致的,那就决定了,拍板了,这个时候才让你代表党组和他谈话,宣布决定,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刘大明听到这里,心里很不舒服,想不到自己经常用的这一招,从局长的嘴里说出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听,似乎是另外一种意思。田主任不管刘大明想什么,继续说:“秦书凯的事,过后很多人打招呼,希望党组能改变决定,我都回绝了,研究决定的事,哪怕错了,也要执行到位。至于你的事,组织部要求我们推荐一个优秀有经验的副科级领导干部,就想到你在乡里做过副乡长,农村经验丰富,很适合这个条件,就推荐了,但是最后如何决定,那就是县委的事,部门也不好干涉一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下面怎么给你解释,怎么谈话,就是组织部的事,因为科级干部的管理权限在组织部,不在咱们发改委内部。”田主任太知道如何应付下属的疑问,很快就把问题和责任全都给推脱的一干二净。刘大明听田主任说了半天,心里总算是明白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自己要下乡是决定的确是田主任支持决定的,而为什么田主任要背后对自己下刀子,从田主任这个老狐狸的言辞中,自己是不可能找到标准答案的,自己被突然调整的真实原因,可能还需要自己回去慢慢的研究。。“算了吧,孩子,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杜雨生痛苦地说道,“我们是平民百姓,斗不过人家的——”看着父母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却如此忍气吞声,年轻的杜睿琪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没用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念头升腾起来:她必须走出杜家庄,成为一个有权有势的人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睿琪,喝点水吧!”丁志华把一瓶矿泉水放在杜睿琪的手里。杜睿琪接过水却并没有喝,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看着丁志华瘦削的脸,杜睿琪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另一张脸,那是与丁志华决然不同的一张脸,胖胖的,和蔼可亲的,说话时总是眼睛微笑着看着对方。就是这张脸改变了自己的选择。杜睿琪热爱自己的工作,每堂课都精心准备,上课时充满了激情。工作两年以后,画眉镇辅导站要挑选新教师在全站上公开课,校长举荐了杜睿琪。杜睿琪精心准备了一堂二年级的语文课——《风娃娃》。第一次面对全乡几十位语文老师上课,杜睿琪心里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很快杜睿琪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把孩子们带进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尤其是杜睿琪的语言活泼、普通话标准,加上用上了当时的电教设备——幻灯,而且做了许多形象的课件设计,整堂课上得活泼而又生动,效果非常好。事后评课,辅导站长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杜睿琪的这堂课被评为一等奖,并被选送到县里参加优质课比赛。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杜睿琪把课件稍作修改,两个星期后信心满满地参加了县里的优质课大赛。这次听课的是全县的优秀教师,杜睿琪的精彩授课同样获得了一致的好评。作为一位刚站上讲台的年轻教师,能在第一次参加优质课大赛中有如此精彩的表现,这让县教研室的领导们非常高兴,县教研室要把杜睿琪作为县里的优秀骨干教师进行培养,杜睿琪获得了参加县里的骨干教师培训班的机会。就在杜睿琪参加全县的优质课比赛的时候,有一位特殊的听课人员——余河县机关幼儿园的园长方鹤翩。当天,方鹤翩受老同学——余河县教研室主任李良田的邀请,参加了小学低年级段的听评课。杜睿琪活泼的授课风格,深刻地感染了方鹤翩。作为多年幼教工人和研究者,方鹤翩觉得杜睿琪如果放在自己的幼儿园里,一定会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幼教老师,而作为余河县唯一一家机关幼儿园,缺少的正是这样科班出身的出色人才。听完杜睿琪的课后,方鹤翩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会后,李良田按方鹤翩的要求,把杜睿琪带到了方鹤翩的面前。眼前的杜睿琪明眸皓齿,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看上去会说话似的,一束马尾随意地扎在脑后。真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孩子。方鹤翩从心底里喜欢上了杜睿琪。“方园长好!”杜睿琪大方地叫道。“杜老师,课上得真不错!语言活泼风趣、表述得体,很适合低年级段的孩子,很好很好!继续努力!”方鹤翩笑着说。“谢谢方园长夸奖,还请园长多多指教!”杜睿琪乖巧地说。能得到余河县第一幼儿园园长的夸奖,杜睿琪心里真是乐开了花!整个余河县,对于这个方园长的大名和能力,几乎是无人不知。余河县机关幼儿园在方园长的带领下,短短几年内被评为省一级幼儿园,从硬件配套到软件设置,再到教师的培训教育,方园长都创造了余河县第一,整个信江市只有两家幼儿园被评为省一级幼儿园,余河县就占了一家,这让当时分管教育的县领导觉得十分自豪,方园长因此被评为信江市十佳教育工人,并被评为当年的省教育战线的劳动模范。看着方鹤翩脸上灿烂的笑意,杜睿琪觉得方园长虽然头顶那么多荣誉,却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以接近,而是十分平易近人。“杜老师,欢迎到我们幼儿园来参观!”方鹤翩临走前对杜睿琪发出了邀请。“谢谢方园长,有机会我一定会去向您学习的!”杜睿琪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一个月后,杜睿琪参加了余河县优睿琪年骨干教师培训班,为期半个月。杜睿琪每天跟着经验丰富的教师参加听课评课,进步非常快,这半个月的学习胜过自己在师范三年的积累。杜睿琪觉得自己就像是加满了油的汽车一样,随时准备向前奔去。最后上汇报课的时候,杜睿琪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一等奖!上完汇报课,还有半天的时间自由活动。许多年轻的女教师都趁着这个时间上县城里去购物,杜睿琪本打算和她们一起去的,但是李良田主任上午有交代,说下午有人来找她,让她两点半在教研室门口等着。杜睿琪站在教研室门口,远远看见一个身影走了过来,待走近才发现,原来是方园长。方园长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杜睿琪。“方园长,您好!”杜睿琪说道。“杜老师,你好!”方鹤翩走到杜睿琪身边,“跟我走吧!今天我要正式邀请你,去参观我们的幼儿园!”直到此刻,杜睿琪才明白李良田主任叫自己等的人就是方园长。杜睿琪有些忐忑地跟在方园长身后,不知道方园长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一个村完小的教师,按理和幼儿园是搭不上边的,更何况这是余河县的机关幼儿园,多少人想挤破脑袋往里钻啊!能进去的都是有来头的主。杜睿琪记得自己的同学吴巧玲就分到了这里,因为吴巧玲的爸爸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很快就到了余河县幼儿园的大门口。很大的一扇铁艺大门,两边的白墙上画了许多儿童画,使得这个幼儿园与周围的建筑显得截然不同,充满了艺术感和童话气息。走进里面,杜睿琪立刻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彩色世界。这幢三层的大楼里,中间是个很大的天井,是学生活动的草场,四周是建筑。正中间二楼走廊的墙面上挂着几个很大的红字:敬业爱岗、爱校爱生;左右两边挂着:孩子成长的乐园、职工幸福的家园。园里面所有的墙壁都是彩色的,而且都画上了不同主题的儿童画,有白雪公主、唐老鸭和米老鼠,还有机器猫、蜡笔小新、阿童木等等,教室里的桌子凳子也是黄绿相间的,还有很多卡通的小玩具散布在院子里。孩子们正在上课,有的正跟着老师做游戏呢!看着孩子们快乐的样子,杜睿琪心里很感慨,县城的孩子可真好!从小就能在这么美丽的环境里学习。不像她杜家庄的孩子们,上小学前只能在田地里撒野,玩泥巴,每天弄得浑身脏兮兮的。有的孩子很小就开始跟着父母下地劳动,真是天壤之别啊!如果将来自己的孩子也能在这样的幼儿园上学,那该多好啊!“这是教室、这是美术室、这是音乐室……”方园长的话打断了杜睿琪的思绪。方园长带着杜睿琪参观园里的每个地方,边走边向杜睿琪介绍这里的一切设施和设备。。  小时候,我爸妈出了意外,撇下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被送到了孤儿院,但是没几天,我被一名穿着富态的夫妇领走了,他们说他们曾经受过我爸的帮助,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为了报恩,他们决定把我抚养成人。他们把我领到他们家,告诉我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你的爸妈,你也不在叫黎玥,改姓李,叫李玥,知道吗?我当时虽小,但是我爸妈出事后,我就变得很懂事了,鼻子一酸,眼睛泛红地点点头答应了。进了家门后,我发现,养父养母还有个女儿,叫李婉儿,他们告诉女儿说我和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她女儿问我叫哥哥。还告诉我说以后都是兄妹,让我好好对她,我点了点头答应了,老实说李婉儿挺漂亮的,我很喜欢她的眼睛,眼睛很大很清澈。但是我那个妹妹可不领情,她听了养母的话后,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她才不会有我这个乞丐一样的哥哥。自从我来到这个家以来,养父养母就一直教导着我有东西要学会和妹妹分享,我也照做了,一有零食和漫画就先给婉儿,起初婉儿还会接受我的零食和漫画,而到后来烦了,直接拒绝我的零食和漫画说我的东西都是花她爸的钱买的,还说我不配吃零食和看漫画。她说的我有些沮丧,有一次我倒垃圾时,发现原来我以前给她的零食和漫画,她动都没动,直接扔进垃圾桶内了。我难过极了,以为她不喜欢零食和漫画,于是,在她有一次生日的时候,我买了她最喜欢的哆啦a梦毛绒玩具,准备送给她。当天晚上,我和养父养母一起为婉儿庆生,我拿着哆啦a梦递给婉儿,说祝她生日快乐。谁知道,婉儿拿过哆啦a梦打开窗户直接从那里给扔了下去,还一脸嫌弃的跟我说:“你不配送我礼物,更不许你送哆啦a梦,你花的钱都是我父母的,你这个没人要的可怜虫。”我听了眼睛一红,差点没哭出来。养父看不下去了,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婉儿说:“我讨厌他,他是个野孩子,他不配做我哥哥。”养父听了,一生气,直接一巴掌打在婉儿脸上,这是他第一次打婉儿,为了我,一个外人。婉儿捂着被打的那一边的脸,眼睛一红,强忍着没让泪水出来,她直接把蛋糕扔在我的脸上,大声的说,“我讨厌你,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打我。”说完,饭也不吃了,扭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锁上了门,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她,她就是不开门。养父当时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为了我一个领养来的孩子而打婉儿,养母听了就说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领养不领养的。我在卧室听了,感觉心里一暖,差点哭了出来,为此我决定不让养父养母操心,想办法修补我和婉儿之间的间隙,当天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着这件事,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见到婉儿后,就跟她说昨天晚上全怪我,我不该送你毛绒玩具的,希望你能原谅我。正在刷牙的婉儿听了,直接把水泼在我的脸上,说,“李玥,你要是真想让我原谅你,那你就滚,滚出这个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听了,回到自己房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我知道,无论我跟她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后来吧,我成绩好,考上了本地一所还算不错的高中里的实验班,而婉儿则成绩一般,本来是上了这所高中的普通班,但是养父养母为了希望我俩关系能好点,就托人把我俩安排到一个班级里,还做了同桌。但是关系依然不好,当我得知她是我同桌后高高兴兴的准备找她说话,她却警告说,“你以后想让我对你有好转的话,不许告诉任何人,咱俩的关系。”我听了却没有半分难过,反而还一喜,这代表着以后我俩的关系会有好转的可能。她脸色一红,恼怒地骂我,说我是个死变态,对她的丨内丨裤做那种事情,还说要告诉养父养母,让他们看看他们带来的儿子的德行。我一听就急了,这要是让养父养母知道了,估计会把我撵出去的,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没有亲人关心的生活了。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她一脸厌恶的要甩开我的手,我哪里肯啊,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不肯丢,然后我一脸祈求的跟她说求她不要告诉妈。“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己房间去了。看到这,我松了口气,以为婉儿突然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了。那天晚上,就当我快要入睡的时候,婉儿穿着睡衣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趴在我身上,声音很轻很温柔的说,“我有事找你,你来我房间一下。”我问她这么晚了,让我去干嘛,她说她突然想到一道题不会,让我帮她解答。婉儿更靠近我了,她穿着的睡衣要大上一号,在我的位置能隐隐约约地从脖子口的地方看见里面的胸部,虽然和平的区别不大,但是总比没有好不是。婉儿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我在看她的胸部,她猛地坐了起来,脸色一红,怒气冲冲地准备骂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冷静了,跟我撒娇道:“好哥哥,你来嘛。”什么?哥哥?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直到婉儿又叫了一边,才敢确认,她这是接受我这个陌生人是她的哥哥了?婉儿把我拉到她的房间,坐在她的书桌前,指着一道题说,“这道题不会,你帮我解答下。”说完还冲我笑了笑,我当时一愣,随后看到婉儿这笑容,我就像拥有整个世界一样,之前她对我不好的态度也就都烟消云散了。我帮她做完这道题后,准备详细帮她解答过程时,她却突然开始脱睡衣,嘴里还嚷嚷着好热,我知道她说的是热是假的,这十月份的天气,外面还吹着冷风,怎么会热呢。她脱得很慢,靠近我后,抚摸着我的脸,“哥,我美吗?”我点点头,吞了吞口水,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某个部位有了反应。“哥,你可不老实噢。”婉儿看到我的小帐篷微微顶起,用手弹了我的那个部位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上,摩擦着那个部位。“婉儿,你别这样……”我心中不断挣扎着,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一把推开她。“怎么?难道你不想做些爱做的事吗?”她被我推开后,也没生气,在我耳边吹着气说道,随后她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你到底做不做呀?你不会不行吧?”婉儿突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的裆部,我连忙摇了摇头,婉儿轻笑着说,那就来嘛。。严寒万万没有想到叶小南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有点喜出望外,便马上回复:“可以啊,什么时候?在哪呢?”消息发过去了,可过了分钟,小南还未回复,严寒拿着手机翻来覆去,一会儿看看是不是信号不好,一会儿又看看是不是哪个设置不小心关闭了短信服务,又过了几分钟,小南还没回消息,严寒看着自己给小南发的信息界面反思,心想刚刚应该高冷一点儿,不应该回她那么多字,就三个字“可以啊”就很好了,还主动询问时间地点,显得自己很急迫一样,是不是让小南感觉不好了?其实,小南只是在给严寒发完那条信息以后接到了外地同学打来的电话,聊了七八分钟,打完电话,小南给严寒回信息:“你定吧,你是老师,听老师的。”严寒悬着的心才放下来,“那要不今天下午来我寝室怎么样?因为男生不太好去女生寝室”。“今天下午我有课,明天下午方便吗?”小南问。“方便,那就明天下午吧。”严寒说。“ok。”小南说。叶小南要来的消息在寝室不胫而走,冯斌有些吃惊地说:“你小子背着我干了哪些坏事啊?这么快就把别人骗来寝室了?”严寒:“什么骗啊,是她主动的好不好?”陈睿:“可以可以,把主动变为被动,这是大智慧啊。”小白:“明天下午要不要我们都有事出去啊?给你创造条件。”严寒:“还是小白懂我。”小白:“注意安全,声音小一点儿。”严寒:“去你的,你这个禽兽。”随后大家又笑成一团。第二天严寒没有课,陈睿回家了,冯斌去图书馆自习了,上午严寒把寝室的卫生仔仔细细搞了一遍,又换上一件自我感觉良好的衣服,早早地去食堂吃了个午饭,又给了小白元钱让他去网吧待着。:,严寒接到小南的电话,小南问严寒现在可以过来了吗?严寒说可以。分钟后,小南敲了敲严寒寝室的门,严寒礼貌地邀请小南进来,严寒在小南来之前就对小南来了以后要不要关寝室门的问题犹豫了半天,关吧,好像有点儿不太好,不关吧,好像也很尴尬。最终,严寒还是把门关了,严寒的理由是,门本来就是关着的,当然,这也是严寒的小心思。叶小南并未在意严寒关门的这个举动,她带了个小本子,一副认真求学的样子。严寒对寝室略做介绍,还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室友都不在,尽管这个解释严寒自己都觉得难以令人信服。严寒:“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其实严寒哪儿懂什么教人学电脑,他只是把自己觉得有用的知识告诉小南,让小南以后遇到问题可以自己解决。也不知道严寒是怎么想的,他教小南的第一步就是重装系统,windowsxp时代,电脑时不时容易系统崩溃,所以教小南怎么重装系统也理所当然。严寒一本正经地介绍说:“电脑是分硬件和软件的,硬件也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一堆东西,有主机、显示器、鼠标、键盘什么的,但是这些只是冷冰冰的机器,要让电脑运行起来,首先得有操作系统,操作系统也就是我们在电脑上做任何事情的平台,我们用的qq、office等等所有的软件,都必须在这个操作系统的基础上才能运行,理论上,你也可以把操作系统理解为软件,只不过它是所有软件的基础软件。”严寒又说:“你现在看到我这台电脑是已经全部安装好了的,我现在把它恢复到初始状态,也就是什么都没有的状态,我们重新开始。”接着,严寒重启电脑,在dos界面输入:format c:q,再重启选择以光盘启动:“呐,现在我们不是以硬盘启动电脑,是以光盘启动电脑,因为我刚刚放入光驱的光盘有windows安装程序,一会儿就可以进行操作系统的安装了。”“微软公司的操作系统叫windows,因为方便好用,所以现在全世界基本都用他们的系统,其他的还有unix和linux,这个就不多说了,windows最早的版本叫windows ,后来不断升级,又有了windows、windows、windows以及一个特别版本windowsme等等,我们现在用的一般是最新的就叫windows xp。”严寒看了看小南,问:“你听懂了吗?”小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严寒笑了笑:“可能是有点儿难理解吧,这样,今天你就先看一遍,有个大概认识。”等待重装系统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小南显然此时对学电脑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就提议:“要不放点儿歌听吧?”严寒:“好哇,听什么歌?”小南:“你一般听谁的?”严寒:“我最近比较喜欢听女歌手的歌。”小南:“为什么?”严寒:“因为最近男歌手好像都没什么好听的作品,但是女歌手一大把。”小南:“也是,刘若英、孙燕姿、梁静茹、范玮琪这几年好听的歌有蛮多。”严寒:“那你平常干些什么呢?”小南:“不干什么啊,除了上课,就是学生会的事情,然后就宅在寝室里看碟,我们寝室四个人都喜欢看碟。”两个人,从音乐到电影,从旅游到美食,就差点儿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了。小南说,她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她是个闲不住的人,闲下来就会很慌,无聊会让她抑郁。严寒:“没这么夸张吧?”小南:“是真的,如果让我坐牢,我估计会在牢里自杀。”严寒:“其实这可能反映了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可能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小南:“你看人还挺准的,反正不太习惯一个人待着,比较害怕孤独。”严寒差点儿就脱口而出说“那就找一个男朋友陪着吧”,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其实那时候的严寒哪儿懂什么心理学,只不过他明白一个道理,个女生.个缺乏安全感,所以说女生缺乏安全感最能引起她的共鸣。聊着聊着,太阳都快下山了,小南起身说:“谢谢学长,但是看样子我这个笨学生今天没学到什么东西,下一次是不是能教一点儿实用型的技巧?”严寒摸了摸脑袋,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准备可能也不够充分,这样吧,这两天我准备一个教学提纲,我们按步骤来。”小南:“好的,那今天我先回去了,寝室里几个还等着我去吃火锅呢,早就约好了,下次学习完我请你吃好吃的啊。”严寒:“哪有要女生,还是学妹请客的道理,我请我请。”小南:“不用不用,学生请老师,应该的,先走了,拜拜。”严寒送小南出了寝室,挥手道别。第一次两人单独相处,严寒给自己的表现打了分,这一次接触,严寒确定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生,严寒对小南,应该是属于一见钟情的。而此时的小南,对严寒也有一定的好感,但这种好感,可能还不是爱情,是一种女生觉得这个男生人好的感觉,但是,这种人好的评价,适用面太广,严寒就没听说过哪个女生评价一个男生说人差的,除非是这个男的真的太人渣。所以,男生如果领到女生发的一张“好人卡”,某种意义上意味着,这个女生只想跟你发展所谓纯洁的友谊,至少,你还没有让她产生心动的感觉。,应该怎样度过大学的四年,这个问题似乎没有标准答案。在这个可以肆意挥霍荷尔蒙的年纪,严寒也在一点一滴地感受着它、触摸着它、体验着它、也习惯着它。严寒偶尔期待着,某个转角,遇见一个她。大学校园,对于每个人的感受可能都不一样,或许已经久远,或许就在回头的地方,或许此刻正拥抱着它,但终有一天,都将成为所有人的记忆,希望我们留下的,都是最美好的……除了学习和生活,大学里如果不做点学生会或社团的工作,就会觉得乏味许多。这对生性不喜欢拘束生活的严寒来说,就像鱼儿跳进了大海,鸟儿飞向了天空一般。一般来说,大学的学生组织有两条平行线,这两条线中的一条即为学生会组织,很多人以为团委管学生会,但实际上团委和学生会在组织层面并没有隶属关系,就因为这点,莲城大学曾出现过学生会和团委“争权”的事情。但严寒一直觉得,学生会跟团委斗法根本就是伪命题,团委就算不能领导学生会,但至少是指导学生会的,学生会主席也是要向团高官汇报工作的,这个细节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学生会组织有两级,分别为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个别专业如果没有成立学院,独立为系的话,即为系学生会,组织上与院学生会平级,只是系学生会一般人数较少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存在感。莲城大学为综合性大学,专业齐整,学院众多,所以,一般情况学生多和院学生会的往来较为紧密,严寒的大学四年甚至一度没有感觉到校学生会的存在。学生会自己又自成一套管理体系,这套体系在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中通用,例如管理团队为学生会主席团,主席团有主席、团委副书记、副主****助理等;然后下设学生会各部门,例如学习部、文艺部、体育部、礼仪队、安保部(有的叫护校队)等;部门设部长、副部长、部长助理等职;再就是干事,严寒一直觉得,干事这个词起得妙,名字上就让你知道你是干事的。干事一般由大一新生组成,如果混到大二还做不到副部长,一般就自动退了,不然和大一新生一起干事会不好意思的,有意思的是,干事也不是报名就能干的,也得通过报名、面试、选拔等环节,你想为学生服务,也得争取。因为在电脑方面比同学稍微懂得多一点儿,严寒大一的时候就和一个同学一起报名院学生会信息部干事,结果严寒被选上了,同去的同学没被选上,害得严寒当晚请那个同学吃了一顿大餐。另一条线为学生社团,学生社团归校团委管辖,所以学生社团通常来说均为校一级,学院一级一般来说不成立社团,社团多以兴趣爱好、专业为纽带,在全校范围内聚集一批有共同兴趣爱好、志向的同学,组成学生社团,例如篮球协会、证券协会、自行车协会、电子商务协会等。校一级团委为了方便管理众多的学生社团,就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机构,叫学生社团联合会(简称“社联”)。在这个体系内,理论上,学生社团联合会与学生会主席团为平级的两翼,平常井水不犯河水,但实际上两者互相瞧不上,学生会干部自觉高人一等,有“管”人的权力,社团领导又觉得学生会只会溜须拍马不干实事。不过,从组织和调动学生这一点上来说,学生会还是比社团有着先天的优势,学生会可以发动和依靠班主任、辅导员、班长充分调动学生,而社团往往只能靠组织活动本身的影响力、魅力等市场化手段来吸引学生。从这点上来说,学生会的确更像政府,而社团更像企业。虽然各学生社团与学生会各部门都是服务学生、发动学生的组织,但实际上,由于学生会这个组织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例如五四时期,学生会就曾支持反帝爱国运动,积极保护学生权益,此外,学生会因为学生工作关系与领导、老师走得更近,所以学生会所整合的资源要远大于学生社团。多年以后,中山大学学生会的一纸干部任免公告火了,在公告中,竟有个正部长、个副部长,并且还有严格的“正部长级”“副部长级”,而之后的道歉仅仅是“表述错误”。一直以来,中国大学的学生会以其过于浓厚的行政化色彩为人诟病,学生会是否应该存留的讨论也在社交网络上不绝于耳,有很多“学生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官”,并且把个人的目标定位于“当大官”而忽略了服务者的本色。过于官僚化的运作体系只会使尚未踏入社会的大学生迷失于“政治斗争”中。加上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严寒经常说,学生会的干部少了点儿学生气,多了点儿“官”气。“官”气是什么?字典里并没有这个词,也没有这样的解释,严寒的理解是,官气就是自觉高人一等,对权力极度崇拜,为升官不择手段,对上点头哈腰,对下指手画脚。不过这个解释,还是有点儿过了。其实,大学毕业后,学生会这个团体中大多数混得还是不错的,学生会干部一般来说社交能力、组织能力、表达能力、协调能力要相对强一点儿,这些素质对进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会更有帮助,与其说他们是在学生会的工作中得到了锻炼,不如说这批人身上本来就有这样的素质,所以才进入了学生会。严寒大二的时候就从院学生会信息部里退出了,退出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被束缚,信息部其实在学生会里面也是属于相对边缘化的部门,相比学习部、文艺部这种大部来说,信息部很难自己策划和组织活动,大多数情况是给其他部门做支撑和服务,但是大会小会又都得去参加,碰上不得不参加的无聊会议,严寒只好坐在那儿打瞌睡。年,pc互联网大行其道,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未到来,手机的功能仍仅限于打电话和发短信,偶尔用gprs上一下wap网站的体验还很糟糕,所以,没有日思夜想的人,手机拿着一天也打不了几个字。退出学生会的严寒,又回归到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冯斌除了上课以外,基本上泡在图书馆自习,不到图书馆关门一般不会回来。陈睿有空就窝在床上看漫画,还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和感叹,严寒经常觉得这种无忧无虑的心态也挺好。小白基本在寝室打局域网游戏,由于上网是按流量计费,局域网游戏就有了生存的土壤,cs、星际争霸、魔兽世界是主流的三大局域网游戏,学生公寓一栋楼是同一个局域网,只要打开电脑,不愁没人在线,有时候,小白也不见人影,严寒知道,他是去潭州找女朋友去了。莲城与潭州是相邻的城市,潭州是江南省省会,两市相距不足公里,但莲城大学的学生如果要去潭州,先要到校门口搭乘公交到汽车站,再坐大巴前往潭州汽车站,再转乘潭州的公交车到目的地,这一路折腾下来,至少也得花上个小时,所以当时两地分隔的情侣,要见上一面,当天就很难赶回来了,不过,这也正合了小白的意,不然的话,哪儿有与女友共度良宵的“借口”?《清希之年》《实力不允许我再低调了》《岳两女共夫》《听说你恐婚》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巴西甲级联赛篮球排名》。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4351_287324.html
巴西甲级联赛篮球排名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