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浪体育新闻德甲 目录共7416章

首页

新浪体育新闻德甲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6494章 醒来后

新浪体育新闻德甲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一早和他爸搭车来到市里,等到在医院门口和周婷美汇合后一道来到了林文峰的病房。林文峰斜靠在床上,看到自己爸妈和周婷美进来,掀起被子想要起来,梁淑华赶忙过来制止他,心疼的说:“小峰,你别动了,坐着说话。”“妈,我没什么事,你们都别担心了,刚才医生来查房了,再挂几天盐水,头上换了药就可以出院了,只是最近的一些人和事记不起来而已。”“小峰,你说你为了工作那么拼命,以后夜里绝对少开点车,我就你一个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爸以后怎么活啊。”梁淑华见到精神尚可的林文峰,感觉有些后怕,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能力极为普通,却鬼使神差的娶上了条件明显高一筹的周婷美,为了更好的生活条件,不努力工作是怎么可能呢?当初他们结婚买房,老俩口将家中大部分积蓄都贴补进来。林文峰父亲林桂平在镇上的一家机械厂上班,效益还行,而他们家门前就是一条北口镇通往南口镇的县道,梁淑华就在自家屋子里开了一个小卖部,油盐酱醋、香烟饮料方便面等,一年也能省下一小笔钱。老两口年纪六十岁不到,身体硬朗,还能操劳几年,为了不打扰小夫妻,也就没有住在一起。林文峰趁着短途出差的机会,有时候绕点路也要开车回爸妈家看看。“爸,你厂里这么忙请假不容易吧,等等你们就回去吧,我真没什么事情,还怕我不认识你们啊。”林文峰装作轻松的笑了笑。“文峰,爸妈难得来一次,等一下我带他们去家里住,你们多聊聊对你的病情有好处的。”周婷美觉得林文峰失忆了,昨晚的聊天林文峰有点心不在焉,他父母能够多陪陪他也是好事,说不定能唤醒林文峰的记忆呢。“爸妈,你们早饭吃了没有,要不让小美给你们买点早饭来。”林文峰岔开了话题,他不来就没有失忆,不愿意接下来的相处可能会出现穿帮的现象,所以务必要不要将二老和周婷美和自己扯在一起。“我们一早吃过了来的,等下中午到外面吃点盒饭就行了,你都躺医院了,小美银行请假也不容易,没人照顾可不行。你爸在那厂子里保卫科,请几天假也没什么事,我们家三代单传了,你人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结婚一年多了,儿媳妇肚皮一点动静都没有,梁淑华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比较着急的,她趁着这次林文峰住院的机会,做起小两口的思想工作,让她能够早日抱上孙子。“查房的医生到底怎么说了,脑袋没有撞坏吧?身体其他部位也没啥事吧?这可得检查仔细了。”林文峰知道他妈的意思,如果没有发生前天晚上那件事,他自己也会尽量主动做周婷美的思想工作。不过周婷美觉得他们都还年轻,没有必要那么早要小孩,况且她还是比较在意自己的身材容貌。周婷美见识了好几个朋友闺蜜都是在生完小孩后身材走样严重,而且有了小孩的牵绊,也不怎么出来和她们一帮没有小孩的疯玩了,周婷美的想法是趁着年轻好好玩,等玩够了再好好的相夫教子。林文峰尊重她的想法,没办法啊,生小孩不是他一个人就能生得了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事业刚刚有所起步,也不想在这关键时期被家庭拖累。“爸妈,你们别操心了,这是河西第一人民医院,昨天该检查的都检查了,没什么问题,轻微脑震荡而已,估计过不了二天就会出院了。”林文峰父亲林桂平的沉默寡言和梁淑华的快言快语倒是互补的。林桂平一米七左右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多年的机械厂工作打底,一身的肌肉,身体看上去比较匀称灵活,平时也不苟言笑,为人正派,做事扎扎实实,所以机械厂前几年把他调到保卫科。“那我们就在这呆几天,让你妈给你做的好吃的补补身体,等你出院了我们再回去。”林桂平发话一般情况就是决定好的事情。“那下午妈和小美一道回去把小房间清理一下,我和爸聊聊天。”周婷美在林文峰的父母面前表现的中规中矩,没怎么插话,加上她心里有鬼,更加的不想多嘴。梁淑华和林桂平和儿媳妇本来相处的时间就少得可怜,总共也没几十个小时,所以没有发现周婷美的异样。林文峰却知道这不是平时周婷美的性格,不过他假装失忆也让周婷美少了些担心。中午几人吃好饭,梁淑华和周婷美先回去了,林文峰叮嘱周婷美找个旧手机来应急,虽然请假了,但没有手机联系不上也不好,他的同事说不定这二天还会来看望自己的。林文峰昨晚已经考虑清楚了,读心是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而将自己假装失忆的事暂时也不会告诉父母。自己和周婷美的矛盾没必要影响父母的情绪,他们不是想孙子吗?等离婚了再去找几个好女人,一人给他生二个,以后有钱了这些都不是事,结不结婚无所谓,父母抱上孙子就行了。林文峰恢复的很快,自己下地走路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了,等他老妈和周婷美一道走后,招呼了林桂平出了病房,到吸烟区好好过一下瘾。林文峰几口抽完一根烟,又找林桂平要了一根,夹在手上没有点上,对林桂平说:“爸,我还以为今年是年呢,没想到已经是年了,你还在厂里上班吗?咱家的小卖部生意还好吧,听说县道要扩建四车道了,以后车流大了,生意肯定会好。”林桂平对自己的儿子还是较满意的,用心学习考上大学,自己找工作,也没有不务正业,还娶了个银行工作的漂亮老婆,也经常回去看望老两口,婚后工作还这么拼命,现在失忆了,不知道会对他的工作有没有影响。“我四年前就调到厂保卫科了,还有五年就能退休了,到时候和你妈一道给你带孩子去。家门口的县道二年前就已经修好了,现在家里附近顺着县道一路过去开了一家家商店饭店。“咱家东边就是你张大爷的儿子张扬开的农家乐餐厅,西边是你小时候经常和你一道玩的小学同学焦猛开的农产品批发商店,还有好几个你都熟悉的人都在家开了店,没有出去打工。”林桂平对儿子没有沉默寡言,倒是一兜子说了好多,这些林文峰都知道,就在不久前还和几个同学在张扬开的农家乐里一道喝过酒呢。“这四年的记忆都没有了,你那个工作会不会影响啊,前不久你还跟我说做好广东的那一单,公司要升你做经理啊,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一单还能谈下来吗?”林桂平有点担心。“等我出院回去在理一理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大不了从头再来,我还年轻呢,我相信努力一定能成功的。别说小小的经理,以后当老总也是有可能的。”林文峰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夸下海口。“眼光不要那么远,心态不要那么急,拼命做事是好,但要注意方式,该吃饭就得吃饭,该睡觉就得睡觉,业务是厂里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平时多和领导打打交道,和领导搞好关系以后路就好走了。”。一年多的时间,吴龙已经知道刘大明的口味,了解刘大明喜欢吃什么的菜,喜欢喝什么汤等,抽烟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喝酒喜欢喝什么牌子的酒,都是熟记于心,今晚很多的菜以及烟酒都是按照刘大明喜欢的里准备的,为了巴结刘大明,这顿所谓的便饭,说明吴龙还是花费时间的。吴龙这么做,在机关很正常。很多机关工作人员,别的没有学会,服侍领导的本事那是一学就会,领导喜欢什么很能领会,知道领导爱喝酒的那么就会整天去练酒量,知道领导爱下棋的,那么就会整天钻在棋场里,目的就是为了博得领导的注意,获得领导的首肯,进入领导的圈子,那么什么都会有的。吴龙知道,刘大明喜欢品酒,茅台酒,对有着“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芳”的茅台,具有特殊的辨别能力,闻闻香味就能说出是真假,还能说出是年年还是年的类型。牛大娟听吴龙介绍后,曾经讥笑着说,干脆刘大明就叫刘茅台。对于茅台,吴龙听在部队有点级别的同学介绍,知道现在茅台酒厂产的茅台到地市一级根本就没有正宗的真货,都是茅台酒厂附近的酒厂仿制的,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来。为了给刘大明送礼和今晚的吃饭,特地到同学所在的部队弄的所谓真酒,既然表示,就要让刘大明感受到诚意。刘大明看到吴龙带来的茅台酒,笑着说小吴,自家人聚聚用得着这么隆重吗。一边说话一边就把酒瓶拿过来,打开,闻了一闻,点了点头。吴龙知道刘大明点头表示的是什么意思,一瓶酒都是以上,三瓶酒的价格超过以上,请客了就要大方一点。但是,如此的大方,刘大明肯定是没有想到的。冷菜上来后,吴龙就打开酒,给刘大明前面的碗里倒上酒,再给秦书凯和自己倒上酒后,吴龙就说,刘主任,你是不是说两句,聚餐开始。刘大明听了吴龙请他说几句的话后,就笑着说,今天吴龙给我们普水的几个驻村挂职提供聚聚的机会,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都是在普水机关工作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希望我们携手共建,团结起来,争取挂职结束回去后都有收获。来,按照普水的规矩先干两杯,有话慢慢聊。吴龙和秦书凯就顺着说,干杯干杯。两杯酒过后,吴龙就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刘大明说,刘主任,到了码头镇作挂职以来,一直得到你的帮助和关照,特别是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夫妻两个在一个单位工作太不方便了,大恩不言谢,敬四杯酒,祝事事如意,也希望以后永远的得到一如既往的关心和爱护。刘大明很大度的挥着手说,我们几个人一起到码头镇做驻村挂职,都不容易,大家到了这里就是以前说的一个战壕的战友,能帮助的肯定不遗余力,不要多想,帮助你对象的事,那是老同志应该做的。说完,端起酒杯和吴龙干了四杯酒。吴龙敬过酒后,秦书凯也就端起酒杯,站起来走到刘大明身边敬酒,到了这个场合,来的目的就是想和刘大明消除以前的恩怨,让刘大明能够如帮助吴龙一样帮助自己,给胡丽丽弄一份体面的工作,那可是自己以后的老婆,为了胡丽丽,牺牲自尊也是应该的,男人有的时候不能为了自尊生活。秦书凯就说:“刘主任,以前你是领导,现在和以后都是领导,今天敬领导两杯酒,希望领导能如关心我联系的村工作一样,一如既往的关心很多!”秦书凯虽然心里是很不愿这么说,也很不愿意和刘大明这种人扯在一起,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秦书凯,我和你未来的岳父胡主任,以前就认识,关系也很不一般,他上次来说让我在这里关心你和胡丽丽两个人,我当时就表态说,都是孩子,不关心他们关心谁,有机会肯定会尽力提供关心的。”心里却说,如果不是整倒张富贵这个家伙的需要,不要说你低头,你他妈给我磕头都不会关心你,为了自己的发展,只能不计小人过,就放过你一马,识相的话以后如狗一样听话,我会帮助胡丽丽安排工作的。自从有了贾仁达做后盾,刘大明现在对什么事都很有信心,认为任何事自己只要想都会有结果。男人都是这样,当有点收获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是谁,就日内未没有任何事能难倒自己。秦书凯敬酒过后,牛大娟和胡丽丽也先后给刘大明敬了酒,一个是对刘大明帮助调动工作的事表示感谢,一个希望能得到刘大明的帮助。那天,刘大明一直是四个人敬酒的目标,都是众人巴结的对象,那天刘大明听了很多奉承的话,很受用。刘大明就认为,这有这样才是人过的日子,才是领导的感觉。那天,刘大明酒喝的很多,也很高心。酒宴结束后,刘大明说,今晚自己约了蒲河县城的一个老同学见面,有点事要谈,就不和他们一起回去了,你们先走吧。吴龙听到这里,赶紧到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门,弯着腰把刘大明送进车内,看着刘大明进去,出租车驶出很远,才转过头和秦书凯等人一起在浦和的大街上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回到码头镇,在一起后难得的对双方的身体没有了沟通的兴趣,躺在一起谈论着和刘大明一起聚餐的事,谈论着胡丽丽的工作如何落实问题,那才是当前的关键。秦书凯就说:“刘大明这个老家伙比较狡猾,不知道他说的那句话是真话,那句话是假话。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知道他发善心后面的实质内容是什么?”不知道对手的目的,这样的仗就没有底数。“如果不行,就算了,就不去求他了,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以后有更好的机会,困难不过是暂时的,再说我们都很年轻!”胡丽丽心里很想有份稳定的工作,但是她知道这份工作需要秦书凯的努力,需要秦书凯牺牲自尊去巴结刘大明,也不一定有结果。因为,秦书凯和刘大明两个人一直是对手。“也许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有希望就不能放弃!”没有办法,没有关系背景的秦书凯,要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的问题,只能低头巴结刘大明。再说,刘大明已经满口答应,这个时侯自己不主动,错过这次机会,也就没有下一次了。“可是……”胡丽丽嘴里的话,没有说出来。“没有什么,刘大明作为领导主动提出这个问题,有机会就要抓住,不要考虑过分多,为了你的工作,我会知道该如何做的!”秦书凯知道胡丽丽话里的含义,无非是损失男人的一点自尊。第二天,考虑一夜的秦书凯,走进了刘大明的宿舍。刘大明看到秦书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不过没有想到这么快,看来很多事不是想象的那么复杂,秦书凯再有个性,到了事关自己的利益面前还是会低头的,只要给点恩惠,他就会如狗一样听话的。一个下岗工人的后代,不要指望他有多高的素质,有什么自尊,嘴上就说:“是小秦啊,快进来!”秦书凯进去后,两个人并排在里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秦书凯不愿意,但是求人就必须低下头,而且是永远的低下头,很低微地说:“很早就想来拜访,一直没有机会!”。  这姑娘脸蛋长的一般,那身材真是惹火,诱人犯罪。发育的好像成年的少丨妇丨。我说晚上有事吗,一起出去看电影吧,我可能很快就从这里毕业了,她有点惊讶,这么快吗?是啊,我已经来了两个月了。然后和她约好晚上在校外汇合,吃完晚饭,我刷了牙,还喷了点香水,剪完了平头显的更成熟一点,他们都说比以前精神多了。点多一点,张来了,我直接拦了一部出租车,心里想着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拿下她,尽量往远一点的地方跑吧。她上了车问我去哪,我说去市区电影院吧,那里晚上还有夜市,很繁华。看到出她也是精心打扮了一下,涂了口红,还穿了一双半高跟的皮鞋,露出肉肉的脚背,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来到了电影院。其实我根本就没心思看电影,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和她说,我们认识才几天啊,你就要拿人家的第一次,他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兴致,那我们就逛夜市吧,夜市很长,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完,我们走到一家招待所,我拉着她的手能感觉她很紧张,手心出汗了。我问她,你喜欢我吗?“嗯,喜欢你,不喜欢就不会跟你出来了”我说;今天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吧,找个地方我陪你促膝长谈。她很纠结的看着我,说;我怕你欺负我,你是坏人。我一看有戏,趁热打铁的说;不会的,我们最多打个KISS。不会对你怎么样。墨迹了半天,她不情愿的和我来到招待所,我开了一个单间,房间不大,就一张床,还有一个楼道那么宽的淋浴,电视也没有,便宜没好货啊。进了屋里只能坐在床上,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应该有预感吧。我看她情绪好像不高,也没多说什么,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处境,我想到了我的第一次,想到杨,那时候我们开的房间比这好多了,我有一瞬间想退房重新开的冲动。最宝贵的东西不该这么草率,我看着手臂上的梅花烟疤,想的出了神。好半天她问我,你在想什么,怎么还傻笑呢,她拉过我的手,问我烟疤的事情,我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烟疤的故事,包括我老婆我都没说过。我又想起了苗苗,想了那个学电脑的妹子,到现在我早就忘了她叫什么了,想到了妲己,出来一年多,我已经和四个女人有关系了。气氛很尴尬也很诡异,我说玩游戏吧我们,真心话大冒险,那一刻我想到了一部港片,里面的女主就是这样和男主上床的。我掏出一枚硬币,轮流抛硬币猜正反面,猜错的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我输了两次,回答了她个问题,她第一次输的时候选择大冒险,我让她把外衣脱了,她也没赖皮。后面大家轮流输,基本都是大冒险了,我让她亲我,她也让我亲她,气氛很快就被我搞起来了,等到最后的时候我要她脱了牛仔裤她不愿意了,我说你耍赖是吧,扑上去解她的纽扣,她不愿意,可是比力气她又怎么是我的对手,三下五除二,我把她牛仔裤脱到了脚跟,拔掉鞋子,继续脱。里面是一条橘黄色的丨内丨裤,她有点害怕,我安慰她,并顺势亲住了她的嘴,一会的功夫,上衣的扣子也被我解开了,粉红色的内衣包裹着诱人的山峰。我有点激动,死死的压住她,从下面伸进去占领了高地,头子不大还有点陷进去,她说太快了,我们慢慢发展好吗?这时候她已经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了,开始求饶,我并不理她,只管自己活动双手,把她翻过来,拉去外衣,像剥笋子一样上面剥了个干净。我那时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她不停的反抗,紧紧守着最后一块遮羞布,双手死死的拉住,我就开始进攻上面,她上下难顾。她力气不小,我也很累,有点索然无味,起身走到床下,点了一颗香烟,问她;你不愿意是吧?我不勉强你,你走吧!然后自顾开始抽烟,拿眼角观察她的反应。她很为难只是在说,我们认识不久,太快了。我说不用说了,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快走吧,我们到此为止。我不喜欢强迫别人。沉默了很久,她没走,只是拿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说;我跟了你,你要一辈子对我负责,你能做到吗?我说可以,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然后她双眼看着天花板说;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搽 这和你爸爸妈妈有什么关系。我被她弄得忍俊不禁。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头也埋进去了,我看了看把自己衣服脱了简单冲洗了一下,拉过被子钻进去,她像触电一样弹起来。吓我一跳。我说你要不也去冲一下,刚才一番抗争也出了汗,放心,我一定对你负责。她进去了,几分钟以后,脑袋伸出来,让我给她搽一下背,我心说这妹子还挺有意思。打开论坛,继续更新,看的人不多啊。早上有人莫名其妙的申请加我好友,都这么闷骚吗?如果你想看我写下去,就给点动力,别整那些没用的。我喜欢交真性情的朋友,每次朋友圈发约酒去啊,下面响应的人几十个,男人就该这样,瓢都要瓢的理直气壮。有贼心没贼胆注定了你碌碌无为。我准备把之前隐藏的前面一段复制过来到这里,不然没看过的人会觉得没头没尾。不要说什么道理,那些谁都懂,谁不是金钱的奴隶,谁能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人斩,千人斩了。接下来从头开始写。我出生于中部省份一个小县城的农村,我的高祖是个清朝的地主,传到曾祖,祖父手里开始没落,上百亩良田没了,只留下几间大院。年冬月申时,我出生了,据母亲回忆,奶奶接生的我,一边吩咐爷爷烧热水,一边让我父亲拿剪刀配合她,那画面想想挺恐怖。又没有麻药,消毒也就是放火上烤烤。感恩我伟大的母亲!我要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副好皮囊,的身高,年轻时的我颜值一点不输现在当红的那些流量小生,无论到哪里上班,喜欢我的妹子都有一个排,我纵横在花丛中游刃有余却从不追求结果。年我来到上海投奔表哥,人生地不熟的拿个地址就来了,那会也没手机。运气不错我找到表哥所在的公司他正好在门口和人闲聊,他是送货的,骑三轮车。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不到千一个月,年算可以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才.见到表哥他很惊讶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读高中吗”’是啊,如果不出意外我那会应该还是学生,在学校一次打架把人同学屁股扎了一刀那是我第一次进去留下了案底,学校也把我开除了,那个同学的姑姑是老师,姑丈是副校长。父亲为我东奔西走也没能留下我。。问题是,过了许久,她的书都没有翻动一下。是她在那故作文雅,还是……本身识字不多,阅读吃力?十有八九是后一种可能。丁远森觉得自己该行动了。他站了起来,经过三姨太位置的时候,弯下腰,等再次起身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块红色的丝绢手帕:“小姐,这是你的吗?”三姨太看了一眼,冷漠的摇了摇头。可她目光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让她错愕的一幕发生了。丁远森拿着手帕一晃:“这个呢,是你的吗?”就在三姨太的眼皮子底下,丁远森手就这么一晃,一块手帕,居然变成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三姨太随即反应过来,冷笑一声:“不过是个变戏法的。”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手部魔术,自然瞒不过三姨太。“小姐,我不是变戏法的。”丁远森笑了笑:“其实,我是出版经纪。”“出版经纪?”“就是专门帮别人出书的。”丁远森一本正经:“麻烦您帮我拿一下花好吗?”三姨太被他的话吸引,很自然的接过了花。“我们出版的书有很多,比如……啊,花可以还我了……比如这本‘春明外史’……”三姨太很自然的低头一看。书呢?自己的那本《春明外史》呢?不翼而飞!三姨太面色又是一沉:“还我。”她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书被这个变戏法的偷走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丁远森一脸委屈:“它明明是自己飞了,不过,我还能让它飞回来。”这其实就是近景魔术师最擅长的和观众互动了。明知道都是戏法,都是假的,三姨太还是情不自禁的问道:“怎么让它飞回来?”丁远森手一抖,玫瑰花又变成了一方红色手帕,他把手帕往桌子上平摊好:“您瞧好了。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书来!”他左手在三姨太眼前虚晃一下,接着满脸带笑:“这不,书就回来了?”他当着三姨太的面,掀开了这方手帕。那本《春明外史》,赫然出现。三姨太当然知道这还是戏法,可这么快的手速,也是不禁大为叹服:“现在连出版经纪都要学会变戏法了吗?”“可不,那么多的出版商,竞争太激烈了。”丁远森笑嘻嘻的在她对面坐下。“谁允许你坐在这里的。”三姨太冷声说道。“这书,是民国十八年版的。”丁远森只当没有听到,信口胡诌:“现在没人看了,全都看新书了。”果然,三姨太被他的话吸引:“现在都看什么书?”看什么书?丁远森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这时代有什么畅销书,总不能说《射雕英雄传》、《楚留香传奇》吧?一急之下:“当然是‘情深深雨蒙蒙’,‘还珠格格’了。”别说是三姨太了,这时代有谁听说这些书的名字?可三姨太完全被吸引住了,喃喃念了一遍:“情深深雨蒙蒙……名字真好听……我这就让人帮我去买。”“买不到。”丁远森一本正经说道:“这是我们独家出版的,还在修订,要售卖还得要两个月呢。”三姨太有些失望。丁远森随即又说道:“不过,小姐要是真的喜欢,我倒可以各送你一本。”“真的?”“真的。”丁远森接口说道:“不过,我们书局有规定,为了避免内容外泄,任何人一律不许私自带出,每个人出来都要搜身。小姐喜欢,可以到我书局来,我把未修订的版本各给小姐一套,小姐悄悄带出,他们也不敢搜您的身。”三姨太一笑,谁敢搜高家三姨太的身?可她也没说明:“什么时候?”“明天我不在,这样吧,后天。”“可以。”三姨太才说出来,随即又说道:“不过,后天我恐怕要到下午点过后才有空。”“上午呢?”“上午不行,我得睡到点才起,梳妆打扮,总得一个点的时间,然后要和我们家老爷出去。”那就是点出门,从高乐田的住处到胡四立家里,大约是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到那吃完中饭,聊完天,点回去。时间,弄清楚了。剩下的,就是怎么把高乐田引到一条比较容易设伏的路线上去了。徐满昌说的没错,从高乐田住处到愚园路,一路上都没有好的伏击点。“成,那我后天点过后,等着小姐。”丁远森特别强调了点过后:“福州路上的光明书局,您到了福州路路口,那有个水果摊,是我们总编辑亲戚开的,一问就知道了。”“福州路,光明书局,我知道了。”三姨太合上了书,站起身:“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姓丁,你就叫我小丁好了。”“徐队长,有消息了。”一回到力行社,丁远森第一时间去见了徐满昌:“明天下午点后,高乐田有可能会去福州路。”“有可能?”“我也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这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咱们的一个机会,否则,高乐田太狡猾了。”徐满昌在那沉吟了一会,觉得还是可以试试的。没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可万一高乐田真的去了呢?“这情报,你哪来的?”“偷来的。”“偷来的?”徐满昌一怔。丁远森笑了下,很肯定地说道:“偷来的!”行动代号:烈马。目标:刺杀高乐田!行动队伍:力行社上海区一中队一小队,指挥官徐满昌。审讯室助理审讯官丁远森参与行动。具体计划,是由丁远森设计的。福州路,光明书局。这个子虚乌有的书局,用了半天时间就布置好了。地点,是徐满昌亲自挑选的。徐满昌贪财,喜欢背后整人,但却是个执行任务的好手,而且富有经验。他挑选的书局位置,非常便于伏击,把两边的门面租赁下来,派上枪手躲在里面,一旦袭击开始,被攻击方很难逃避。按照丁远森制定的计划,在福州路路口那里,还特意放了一个水果摊,由一小队队员温义雄扮演光明书局总编辑的亲戚,卖水果的小贩。一切准备就绪。“小丁。”徐满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要是人不来,咱们可都白忙活了。”“会来的,会来的。”丁远森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直嘀咕。这是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要是搞砸了?将来要再有出头机会可就难了……年月日,上午点。“老爷,车子准备好了。”高乐田点了点头:“仔细检查过了?”“仔细检查了。”“那好。”高乐田站了起来:“老三,打扮好没有啊?”“来了。”三姨太走了出来。漂亮啊。浅蓝色的旗袍,配着白色的高跟鞋,上海滩最时髦的大波浪。就连高乐田的贴身保镖彪哥都看傻眼了。高乐田干咳一声:“走了,老胡刚才还来过电话了。”,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不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道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全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几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脸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儿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来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婉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间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实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的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开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通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道:“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儿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的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道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外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厌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我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就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欺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手?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你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住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第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儿,我……”“我去洗个澡,洗完澡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背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是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别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我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会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玩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没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开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我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好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烁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后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儿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有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的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们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怒)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们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在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你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你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偷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的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脸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上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灵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都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我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有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说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生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儿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也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一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情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发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的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不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就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知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给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吧。”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瞪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现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一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我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着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一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动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了,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客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来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白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没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你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理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上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的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那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略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去。“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间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我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到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懊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我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我明明想当训练家啊》《大佬竟然是个高中生》《岳两女共夫》《一夜的风情》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新浪体育新闻德甲》。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94596_445168.html
新浪体育新闻德甲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