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pp体育足球通什么时候开划算 目录共3569章

首页

pp体育足球通什么时候开划算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4955章 醒来后

pp体育足球通什么时候开划算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艘豪华游轮正在平静的行驶。游轮上面是一群学生,其中不乏天之骄子被众星捧月。李信独自一人靠在游轮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照射过来,显得有些落寞。“李信!你小子不好好在房间待着,出来干什么?”有两个男生走了过来,直接对着李信嘲讽的说道。李信眼神微变,但他不想和他们两个纠缠,直接转身离去。这两人可是特地来找李信麻烦的,怎么会让李信走呢?两人一前一后拦住李信,其中一人推了一把李信。李信差点摔倒,好在赶紧站稳了身体,然后狠狠的看着两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身穿昂贵衣服的男生走了过来,看到李信后,他的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嘲讽说道。“陈少!我看这家伙鬼鬼祟祟!肯定不怀好意了!”其中一人立马说道。“你胡说!”李信眼神冷了下来。“哼!你可是有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防!”另一人也连忙说道。“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一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被众星捧月的一位少女站了出来,眼中略微有些厌恶的说道。少女米左右,扎着一头单马尾,穿着一身校服装扮,下|身百褶裙配上黑色及膝袜,长相清纯可人,不施粉黛的脸巧夺天工一般,嘴角微扬宛如初恋女友一般。李信也见到对方眼中的厌恶,头瞬间低了下来,眼中满是不甘。说话的女生是五大校花之一的清纯校花,林璃。李信和林璃之间也是有渊源的,李信本来在路上救过林璃,但后来被爆出是李信自编自导的英雄救美,在接着被女生爆料,李信偷看女生裙底,所以林璃对李信的态度完全变得厌恶起来。只有李信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做过,全部都是被人诬陷的。“我看不如把他给扔下船好了!”一个恶毒的女声响起。李信抬头一看,发现是五大校花之一的傲娇校花张钰琪,并且也是林璃的闺蜜。张钰琪扎着一头双马尾,穿着蓝白条纹的短袖,牛仔短裤,配着一双紫白相见的高筒袜,脚上是一双白色大版鞋。“别闹了!”林璃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她有些厌恶李信,但还没有到要把人从船上扔下去。“好吧!”张钰琪虽然口中说着好,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并没有打消想法。“小璃!”陈卓连忙凑了过去,满眼爱意的说道。“我们没那么熟!叫我林璃!”林璃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中能听得出来很不待见陈卓。“好了!你难道也想被我扔下船吗?”张钰琪双手插腰很不爽的说道。“没有!没有!”陈卓连忙陪笑的说道,但眼神先出闪过一丝阴霾。如果不是张钰琪,自己早就把林璃弄到手了,上次本来想英雄救美,但没想到被李信破坏了,而且还让他们关系更加密切了。好在自己略施小计,就搞得李信身败名裂,这就是有背景的好处,像李信这种人,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我这种高度。林璃和张钰琪一同离开,她们看都没有看李信一眼,李信面露苦笑,想到当时自己和林璃还是朋友的时候,自己都有那么一丝幻想,但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人诬陷,林璃也疏远了自己。“李信!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陈卓走了过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李信,随后不屑的说道。“那些事情是你弄的!”李信冷冷的看着陈卓问道,随后手伸进口袋,点下录音。陈卓眼神微变,看了一下四周,身边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所以嘴角微扬,仿佛在嘲弄李信,然后毫不讳言的说道:“不错!事情都是我干的,那又能如何?要怪就怪你当时不应该出现在那条巷子里,害得我的计划功亏一篑!”陈卓有些咬牙切齿,因为那一次的计划,导致后面张钰琪天天和林璃一起回家,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呵呵!”李信冷笑两声,口袋里的手机点一下关闭,他已经获取足够的信息了。陈卓见李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内心十分舒爽,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信,等这次游玩结束,出了社会,陈卓到时候还是会派人为难李信,他会让李信明白,得罪自己没有好下场。李信手上已经有证据,所以他正准备去找林璃,把证据给她,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白。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大变,游轮也开始摇摆起来,不少人尖叫起来,有些人摔倒在地上。李信连忙抓住旁边的杆子,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滔天大浪拍打了过来。此时控制室,船长正在奋力控制游轮,突然一个船员跑了进来,满脸慌张的说道:“船长!船舱开始漏水了!而且……”船员话还没说完,游轮又是一震荡动,并且在缓慢下降。“赶紧拿出救生艇!先让那些学生走!”船长大声吼道。“是!”船员应了一声,然后赶紧跑了出去。此时天空下着大雨,电闪雷鸣,深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破坏游轮的下方。李信稳住身体,他要先去找林璃。“快!上救生艇!”船员在安排人上船。李信过来的时候,见林璃和张钰琪已经坐上了一艘救生艇,并且已经划的有些远了,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李信。“赶紧给我滚开!”陈卓一把推开李信,慌张的坐上救生艇。“赶紧上船!”一个身材高挑,绝美的女子满脸冷意,此时拉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女生说道。李信一眼就认了出来,满脸冷意的女生是高冷校花欧阳静雪,而不知所措的女生则是呆萌校花赵雨凝,她们两的关系很好。两大校花上了另一艘船,此时李信也正准备上船,却被陈卓义正言辞的拒绝:“已经坐不下了!你坐下一趟吧!”“已经没有船了!”船员在旁边摇头说道。往下一看,艘救生艇已经全坐满了人,但陈卓这里明显还能再坐人,但陈卓就是不想让李信上船。雨越来越大,游轮又发出一阵动静,紧跟着慢慢向下沉了一些。“赶紧走!难道还要等他吗?他这种人死有余辜!”陈卓在一边愤怒的说道,然后赶紧弄断绳子。这艘船的人沉默下来,他们没有阻止陈卓的举动,说明他们已经默认了陈卓。陈卓弄断绳子后,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看向李信尽是得意之色,随后叫旁边人划船离开。李信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确实对这些人失望了。与此同时,游轮慢慢向下沉去,李信紧紧抓住旁边的栏杆,然后看了一眼林璃离开的方向。她临走之前会注意到自己这种小角色吗?李信不得而知,但他也明白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此时暴风雨更大了,一到惊天巨雷突然闪过,紧跟着一道惊天骇浪打了过来,游轮被彻底打翻了,并且紧跟着几艘救生艇也翻了。“咳咳!”趴在沙滩上的李信咳出几口海水,然后用手撑着地面缓缓起来。。至于他们眼中已经与神仙无异的王谦,此刻正在卧房内,一边扯着嗓子配音,又是嘶吼又是惨叫的,一边翻箱倒柜,顺带把现金和看起来值钱的东西装进了随身携带的布包里。等卧房里彻底乱做一团,王谦擦了擦汗,嘀咕道:“看来我还有演戏的潜质。”又看了看床边无意中被自己翻出来的一把手枪,王谦撇撇嘴,背着布包出门了。大厅里,当王谦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充斥着恭敬与畏惧。赵财生走上前来,语气终于带上了几分恭敬,问道:“王大师,那个鬼怎么样了?”“哦,在这里头呢。”王谦指了指肩上的布包,道:“这鬼怨气太重,杀了之后怨气爆发你整个别墅估计都住不了人了,所以我要把它带回去慢慢超度。”“奥,这样啊。”赵财生深信不疑,长长的舒了口气,也不敢让王谦打开布包看看。“财哥,鬼我已经帮你抓住了,这报酬……”辛苦演了这么久,总不能不拿工钱。至于布包里的那些,那怎么能算呢?一个是已经说好的,一个是自己动手取的,概念不同嘛。“是是。”赵财生连忙让陈浩北取来一张银行卡,双手捏着递给王谦后道:“王大师,这里头是八十万。另外三十万,算是赵某跟王大师交个朋友了。”短短一天里又入账八十万,王谦忍着笑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又正色道:“我刚请神和那鬼在卧房里打了一场,弄得有点乱,你不介意吧?”“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嗯,不介意就好。不过那鬼在你们卧房待了有些时候了,不少物件都沾上了怨气,常傍身搞不好要受影响,所以我劝你把那间卧房封了,里面的东西一概不要碰。”王谦说得很严肃,让赵财生不敢不信。如果之前他们还对所谓的神神鬼鬼持保守态度,在见识了王谦自导自演的‘神鬼大战’后,是再也不敢有半点怠慢之心了。把王谦恭恭敬敬的送走后,赵财生长舒了口气,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湿的。这种情况,只有在他年轻时第一次被枪顶着脑门时出现过。“浩北,去找人把卧房封死。对了,再吩咐下去,注意一下这个王大师的动向,他要是有什么麻烦,你懂的。”人最怕的就是未知的东西,赵财生也怕死,而有王谦在,无疑能让他安心许多……离开青湖庄园后,王谦走路都是飘的。先不说包里的玩意,光是这八十万和月阴石,就够自己忙活好几年了。以月阴石里的阴气充裕度,他一年无修每晚捡尸,十年也未必能积攒这么多阴气出来。如今只是一块小石头,就能省下他十年的功夫,实在是天大的惊喜了。回到合租房,和尚已经在打呼噜,直到关门声把他给吵醒。“唔,谦哥你这是捡着钱了?还哼着歌呢。”和尚揉着睡眼坐起,等王谦把布包打开摊在床上,人一下就清醒了。“我去,这么多钱?”一堆现金,少说十来万。还有手表、首饰什么的。和尚惊问道:“谦哥,你抢金店去了?”“我用得着抢吗?”王谦昂着头边换衣服边不屑道:“这都是本大爷一晚上挣的,不光这些,还有八十万现金在银行存着呢。”和尚愣了一会儿才喃喃道:“这年头卖身这么赚钱了吗?”“怎么着,你买啊?”王谦翻了个白眼。“那这都怎么来的啊……”王谦把赵财生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和尚听完龇牙咧嘴道:“谦哥厉害啊,这种缺德事儿你都做得出来。”“缺什么德,那赵财生是好人吗?谁家里头没事藏着枪呢。我跟你说,我这叫劫富济贫,你也不看看哥我都穷成啥样了。”说到这王谦就心累,因为就算这一把他挣了估计得有百来万,可对他的身体来说还是杯水车薪。和尚也明白他需要用钱,不再多说了,只问道:“谦哥,你说的那块石头呢?快给我瞧瞧。”“包里头自己找。”王谦说完拿着衣服洗澡去了。等他洗完回来,就看见和尚正抱着被褥在那嚎呢,哭得那叫一个惨。“嚎什么呢你?”一个一米九几的大光头哭得跟被抢了棒棒糖的三岁小孩儿一样,看得王谦一阵恶寒。和尚抽泣道:“我看见我师父了。”好吧,估计是那块石头惹的祸。和尚的师父王谦倒是听他说过,待他跟亲爹一般,和尚就是他给收养的。不过后来山体滑坡,他们的寺院塌了,他师父还有一些师兄弟全埋在了里头,就剩下他一个人命大活了下来。而后和尚就下了山,之后碰到王谦,两个同样无家可归的可怜虫成了哥们儿。“行了,别嚎了。喏,这一万块钱拿去把欠的房租交了,顺便给我弄点好菜,今晚我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王谦数出一万来给和尚,后者也不客气。等和尚又睡着,王谦收拾了一下出门了。因为《纯阳无极功》的关系,他几天不睡还是撑得住的。坐车又来到了中和堂,王谦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苦叹。钱啊钱,你怎么就不能跟我多温存几天呢?进店里开了张新药方,这次直接来了两幅,而柜台那跟算准了他兜里的钱一样,直接要价八十万。“八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啊,这药是金子做的还是钻石做的?怎么这么贵!”王谦都快吼出来了,两幅中药八十万,说出去谁敢信。抓药的师傅翻了个白眼,道:“老兄,你也不看看你要的都是些什么。你这里头最便宜的天然牛黄,一克得两三百,老兄你开口就是论斤要……兄弟,你这是把药当饭吃啊?”我要有那么多钱,还真想把药当饭吃。王谦也知道自己要的东西多,还都是稀罕物,也只能咬牙接受了。又到了那个柜台拿药,没等多久一个女孩就站上了小板凳,怯怯的把药递给了他。“哟,又见面了。”“王先生,您的药。”女孩有点脸红,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面前这人看起来就不老实,看她的眼神色眯眯的,说话也很不正经,不像好人。王谦接过药,上半身却倾着撑在柜台上,似幽怨般问道:“诶,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啊?”女孩远离了他几分,嘟囔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你不想治好你的病了?”王谦笑道:“你都二十一了,看起来还跟初中生一样,全是因为你的病吧?我可是有办法治好你的哟,你就不心动?”说不心动是假的,这些年她因为自己的外表处处碰壁,在学校被人排挤,想找个工作别人都不信她已经成年。可自己这个病走了很多大医院都没有任何希望,面前这个人一看就觉得不靠谱,怎么可能能治好她。女孩低着头不知如何反驳,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王谦像个坏人。见她柔柔弱弱的模样,王谦也不着急,只起身道:“你再好好想想,过了这个村可没这店了,回见。”什么回见啊,最好再也不见了。话说这人真有钱,那些药听师傅说随便就是几十万,这么有钱的人怎么会去坐公交呢?。  我和虎子总算是都能睡在床上了。我俩的床离着不远,中间摆着一个茶几,就像是酒店标间的样子。虎子倒在床上,说:“老陈,明天见到三爷,你别说话,听我的。这家伙黑着呢,潘家园儿开铺子的,没有什么好人。”我说:“无奸不商,做买卖的都一个德行。实在人做买卖赚不到钱。”这时候无聊,我就把那本《入地眼》拿出来了,打开之后无聊地看着,这序是这么写的:地理之说,繁杂不一。今与古殊,甲与乙异。同师之学,或彼此各名其长;一人之身,或前后顿易其义。善于立论者,辞达而理未举;妙有心得者,语晦而笔不灵。理气明晰,未必贯穿形势;龙脉审辨,甚切错谬阴阳。擅其长者,了然于心目,灿烂于口舌矣。又复吝惜珍秘,移易颠倒,失所依据,不能分别而抉择之也。这开头我大概还是能理解的,虽然是古文,还算勉强看得懂。但是后面的那些古文可就一点都理解不了了。能看懂的,也就是里面的那些山水插图。虎子在那边捧着武侠小说在看呢,看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激动地跳起来,浑身颤抖。看到伤心处,他会热泪盈眶。我看困了,就把书塞到了枕头下面,翻身就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就骑着自行车在铺子外面喊我俩了,我俩起来之后和李闯一起去吃的早餐,在胡同口吃的豆浆油条,吃饱之后去了潘家园儿。这三爷的铺子后面有个院子,李闯带着我们去了后院。三爷穿着传统的汉族服装,手里捏着个紫砂壶。他小平头,大方脸,这脸蛋子上有颗痣,这黑痣上长了一撮毛。我昨晚就听虎子说了三爷这形象,外号一撮毛。三爷一伸手说:“两位,请坐。”虎子说:“三爷,开门见山吧。这东西您??。”虎子一摆头,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递给了三爷。三爷接过去,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没开价,先问:“这东西哪里来的?”虎子说:“怎么都问这个啊!三爷,您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三爷呵呵一笑,把东西还给了我们,说:“开个价吧!”虎子说:“三爷,先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吧。”我看得出来,三爷不想说。但是恰好这时候,外面有个女人说了句:“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吧。”接着,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北京饭店接触的那个尸影。尸影进来之后,三爷过去点头哈腰。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尸影的身份不一般。按照虎子说的,这三爷在潘家园儿这一代也算是德高望重了,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点头哈腰,这里面就有点意思了。三爷说:“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东西您只要看上了,我就能给您收过来。”我心说他们合着都是一条线上的啊,兜兜转转,还是没绕开这女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来路呀?尸影看着我们说:“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这时候,李闯拎着的暖水瓶进来了,给我们倒了水,然后站到了旁边听着。尸影说:“这牌子是辽代中期的老物件,这是镇魂牌,民间叫压舌钱。人死后,会往嘴里放一枚钱,民间有放铜钱的,有放银币的,现在国内应该是放五分的硬币吧。再有钱的人家会放金币。放了这压舌钱,死人就不会去阴间告阳间的状,压了舌之后,也就不会吸了阳气诈尸了。而这金牌就是辽代皇家的东西,按照上面的契丹文写的,这死的是一位辽代的出了嫁的公主,叫耶律阿朵。汉名叫耶律贤。”虎子说:“然后呢?”尸影这时候一笑,说:“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想知道更多,还需要我们好好合作才行。首先第一步,就是告诉我这牌子从哪里得到的。”李闯在旁边大声说:“一万美子,虎子,你们发了啊!”三爷在一旁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说:“喊什么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滚出去。”李闯吓得吐了下舌头,灰溜溜出去了。虎子这时候一笑说:“我要是不说,是不是这牌子您就不收了啊!”尸影这时候皱皱眉,然后把包拎起来了,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美金放在了桌子上,她说:“你数数。”虎子拿起来,在手指上喷了唾沫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就是一万美金。我们也没见过美金啊,不知道真假。虎子说:“不会是假的吧。”三爷用手捏着自己的一撮毛,站到了虎子的面前,说:“小子,说话注意点,尸老板是有身份的人。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还可以给你写担保书。”虎子看看三爷,说:“三爷,您做担保,我自然就信了。”他把美金扔给了我,然后把牌子往前一推,然后看着我说:“老陈,我们撤。”我们拿着一万美金到了家里,开始算计着怎么把美金换成人民币。结果还没到中午,李闯就带人来了,来的是个大学教授,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这家伙拎着一袋子大团结,就是来换美刀的。国内外汇紧张,去银行根本换不到多少美金,所以黑市上美金特别吃香。黑市上都是一比十换的,李闯带来的这位,张嘴就说全要了。虎子我俩一商量,就都给他了,换了一袋子大团结回来。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真的太危险了,我俩立即去了银行,弄了个存折,把钱存了起来。不过银行的告诉我们,取钱超过一万,必须提前一天预约。我们拿着存折出来之后,在三轮车上,虎子亲存折,亲完了给我,我亲。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块牌子就换了整整一袋子大团结回来。一捆一百张,一千块钱,整整一百捆大团结,存钱的时候,银行的人数都数了很久才算是数清楚了。虽然潘家园这地方做买卖的多,但是一下能存十万的人也不多了。我看得出来,银行的大姐看我俩的眼神都是放光的。回到家之后,我和胖子来不及想别的。首先,我俩去书局弄了很多书回来,进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中国古文翻译词典》,这本书非常厚,我捎带手就进了一本。我们进了很多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给男的看,言情小说给女的看。书店就这样开起来了。书店开起来之后,我们才去工商局办的手续,办手续不算麻烦,我们也不着急,反正你不给我办手续,我照样开店。咱不偷不抢,合法经营。书店开起来之后,生意还算是不错,每天都有个二十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把书借走就不还了,我们一套书五块钱进的,押金都是十块钱。你要是不还了,我们就赚大发了。有一天,虎子和我商量,弄一辆长江大挎斗子开开。男人有不喜欢车的吗?我当即就同意了。当天下午虎子就把挎斗子开回来了。我俩锁了店门,戴上大墨镜,他开着挎斗子在四九城带着我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加满了油,号汽油六毛钱一升,加满油花了三十块钱。。我面色一沉,没好气地道:“怎么,你又要去赌?”方正源摇了摇头,连忙否认道:“不是,方哥到现在都没吃午饭,饿得心里发慌,想去买两包方便面。”我登时愣住了,从衣服里掏出几十块钱递了过去,不解地道:“怎么会搞成这样,嘉琪姐不在家吗?”方正源叹了口气,苦恼地道:“午又吵了一架,嘉琪摔门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准是又回娘家了!”我皱起眉头,用责备的口吻道:“方哥,这是你的不对了,不好好过日子,总拌嘴吵架有什么意思啊?”方正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啊,唉!人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最近一段时间,事事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没有顺心的时候。”我微微皱眉,缓和了语气道:“方哥,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戒赌,再这样混下去,会害死人的。”方正源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其实,我也知道赌博不好,早想戒掉了。”我虽然不太相信他能戒赌,还是点头道:“方哥,只要戒了赌,一切都好说,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方正源咧嘴一笑,讨好地道:“小泉,到我家里坐坐吧,方哥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好啊。”我点了点头,等方正源买了方便面,陪着他一起了楼。回到房间,方正源取了热水,将方便面泡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想必是饿极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连汤带面地吃了个精光。他把碗筷丢下,抹了下嘴,随手掏出一颗烟点,深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小泉,这些日子,岳父家里好像客人蛮多的。”我嗯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都是宋叔叔农机厂的同事,是来谈工作的。”方正源笑了笑,跷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道:“我听说了,是你写了什么材料,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你这下威风了,岳父那些农机厂的同事也都是看你的面子来的。”我摆了摆手,淡淡地道:“哪能这么说,宋叔叔做事情一向踏实,农机厂的领导对他也是相当认可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有些懊恼地道:“其实吧,当初我要是不受伤,要是留在部队发展,说不定现在也戴几道杠杠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落魄。”我打量他一眼,笑了笑,轻声的道:“方哥,咱们是一家人,有话直说吧。”方正源闷头吸了口烟,犹豫着道:“小泉,能不能帮我个忙,把我也弄到农机厂班,我保证好好干,绝不给你丢脸。”我听的一愣,疑惑的问道:“方哥,你帮着嘉琪姐看店不是挺好的吗?另外,算你想去农机厂工作,直接找宋叔叔是,怎么会找我帮忙,我毕竟不是农机厂的人啊,这岂不是绕远路了嘛?”“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帮嘉琪打工倒也没什么,但结了婚,老是在老婆手下干活,人家不也说闲话嘛!”方正源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又接着道:“至于找你帮忙进农机厂……嘿嘿!岳父岳母肯定不相信我能戒赌,况且,你在他们二老的心里,可我这个女婿的份量重的多……”我想了想,沉吟道:“这事儿应该没问题,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你也知道,我毕竟才参加工作,算有个别领导对我另眼相看,但我也不能顺杆子往爬,那样不但会被别人看轻,说不定领导心里一生气,你想进农机厂这事情也黄了。”方正源眼睛一亮,笑着道:“明白,明白,小泉,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这事儿不急,半年内能帮方哥办成行。”我也笑了,点着头道:“方哥,你愿意正经找个工作,我会支持你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泉,掏心窝子说吧,这些年,我们这小家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你嘉琪姐了,我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却帮不忙,心里也很难受,要是能到农机厂班,家里的压力,能减轻不少。”我收起笑容,沉吟道:“方哥,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始终有些担心,要是戒不了赌,早晚有一天,会弄到倾家荡产,到那个时候,你再后悔晚了。”方正源伸出右手,赌誓发愿地道:“小泉,你放心,从今天开始,再赌一次,我切掉一根手指,直到切光为止。”我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瞧你说的,有那么难戒吗?”方正源吸了口烟,把烟头熄灭,苦笑道:“怎么说呢,每次戒赌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心烦意乱,紧张焦虑,还会整夜失眠,只有进了赌场,才能兴奋起来。”我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要是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你能慢慢克服了。”“你说的对。”方正源打了个哈欠,抬腕看了下表,笑着说道:“小泉,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跟我一起过去吧,把你嘉琪姐接回来,估计这会儿,她应该消气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跟着掺和什么?”方正源叹了口气,悻悻地道:“走吧,岳母家的意见很大,不带你,我连门都进不去!”我笑了笑,摇着头道:“方哥,你这姑爷当的,也太失败了。”方正源哭丧着脸,摆手道:“没办法,兜里没钱,到哪都不受待见!”我微微皱眉,毫不客气地道:“借口!”方正源走到门边,苦笑着道:“行了,你个半大小子,别教训我了!”我们俩一起下了楼,我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载着方正源离开小区,向东郊行去。半路,方正源抬头望天,小声嘟囔道:“小泉,其实想想,真离了婚,其实也不错,我已经拖累了嘉琪这些年,怪不忍心的,要是分开后,她也解脱了。”我没有吭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既然都这样想了,为什么不对她好点,再卖些力气,把日子过好呢?”方正源轻轻摇头,愁眉不展地道:“道理谁都会讲,可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日子又怎么能过好呢?”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方哥,只要你肯卖力气,早晚能摆脱现状的,咱们还年轻,有很多赚钱的机会。”“不只是钱的事儿。”方正源拿手捂住脸,痛苦地道:“穷倒不怕,怕的是人生没有奔头。”我微微皱眉,也有些同情这个男人,小声劝道:“方哥,想开点吧,别总钻牛角尖。”方正源点了点头,又摸出一颗烟点,慢吞吞地吸了起来,脸满是惆怅,过了许久,才摇头道:“当初真不该结婚,嘉琪是个好女人,是我害了她。”我沉默了,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很快了土路,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前行去,远远地,能望见一座小山,山满是葱郁的树木,英阿姨的房子,在山脚下不远处。方正源狠吸了口烟,又轻声问道:“小泉,那些杂志,你都看了吗?”我笑了笑,随口应道:“看了,还不错。”方正源咳嗽了几声,嗓音干涩地道:“杂志虽然好看,不过,还是真人更漂亮,小泉,找机会,方哥领你出去玩玩,怎么样?”我笑着摇头,心里嘀咕:这方面我可有经验,哪里还需要你领我去玩。方正源摸着下巴,吞吞吐吐地道:“如果……不是那些女人,而是一个很漂亮的……”,周毅按照萧逸的办法,很快就生产了一批中奖的汽水,把这些汽水和之前生产好的放到了一起,为了打开市场,周毅还特意让人把每个经销商要的货的中奖率都提高了一点。这次周毅也是拼了,直接对经销商放出话,非但不需要经销商先结货款和押金,还承诺只要半个月内没有销售出去的汽水,他分文不取。这个消息一出,业内的人都沸腾了,很多人认为周毅这是做最后的挣扎,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笑话。这也无形之中给做了一波广告,萧逸并没有闲着,他对于周毅还没那么自信,想要把亲自看看市场反应。假如周毅的经销渠道实在烂的不行,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好在情况看起来还不错。“狗蛋,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想要请哥几个喝汽水啊”“这么热的天气,我请兄弟们喝个汽水怎么了。”“狗蛋,你这大方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不过今天狗蛋是真的不错”“狗蛋是不是发财了啊”面对众人的追问,狗蛋很是得意,刚才本来是想买一瓶汽水解渴,谁知道小卖部的老板和他说八一汽水能中级,运气好的话可以开出再来一瓶,狗蛋半信半疑的来了一瓶,结果狗蛋的运气好的爆棚一连开出五瓶来,结果只花了一块钱。看着狗蛋嘚瑟的样子,小卖部的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狗蛋你嘚瑟个毛啊,你怎么不说说,这么多瓶汽水是你花了一块钱买的啊,只花了一块钱就中了这么多瓶,还好意思在老娘面前嘚瑟。”“快说说怎么回事?”众人顾不上狗蛋的尴尬,围着老板娘问,实在是一块钱能喝到这么多汽水太有诱惑力了。“中了,中了,再来一瓶”很快人群中就不断的传来不断再来一瓶的惊喜叫喊声, 场面很是火爆。全市各个地方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一幕。“哥,神了”三宝看着火爆的场面,眼睛都直了。“老周这次一定要给我拿够足量的货,昨天你这汽水一下子就卖疯了”“周厂长,我要十万块钱的货”“对,我们也要货”“.............”天不亮的时候就有不少经销商排着对在等拿货,把看门的大爷吓了一跳,自从厂子成立以来还没有出现这么火爆的情况。八一汽水彻底火了,仅仅用了半天时间火爆全城。连萧逸都没想到居然会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全城仿佛一下子只剩下了八一汽水,大家只买八一汽水,其他的都不买。刚开始很多经销商一脸懵逼,反应过来之后自然蜂拥而来。“萧少,真是神了,一夜爆火啊,照这样的趋势干下去我这厂子牛大发了”“周厂长,趁着热度加紧生产,别到时候看着钱拿不到啊”“这个萧少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周毅整个人状态也不一样了,看起来很是自信。只有萧逸知道这种火爆的场面持续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出现模仿的。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这只是出奇制胜。“厂长,不好了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看不到我这里有贵客啊”“对不起,厂长真的出事了,外面打起来了”“怎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周毅听到打起来了脸色都变了,刚有点起色就出事了。萧逸也皱了皱眉头。很快周毅和萧逸到了,要不是大家都克制着,说不准真的出大事了,就这样还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大家静一静,我是厂长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你是厂长来的正好,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就是,这不是欺负人么,大家伙不答应”“对,不答应”场面有点混乱了,周毅看着激动的人群,脸色苍白,这是要出大事了啊。萧逸看着周毅吓呆的模样,知道要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要出大事了。“都静一静,别特么吵了,要是再吵,谁也别想拿到货”萧逸站在了周毅面前,让人群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你谁啊,这里有你的事情吗,让周厂长出来,我们要听周厂长的”“别管我是谁,我说的就是周厂长的意思”“对对,萧少的话就是我的意思”周毅赶紧顺着萧逸的话,几百人的场面实在是太吓人了,他自问掌控不了这个局面。“先说说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买卖的啊,为什么先给他们拿货,不给我们呀”“对呀,凭什么呀,难道我们这些人就不是客户。别以为你们的汽水火了就看不起我们,我还告诉你们,要是没我们你们喝西北风去吧”人群中有两个人一直挑动着众人的情绪,很多小经销商也跟着起哄,希望可以早点拿到货。萧逸看着这两个人,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有问题。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主要是如何把场面控制住。“怎么回事?”“萧少,你别听他们胡说,就算再给我个胆子也我也不敢啊,周厂长都再三强调,一定要按照流程办事。他们来的最晚,又想早拿到货,所以才.....”库管知道萧逸是周厂长的贵客,不敢怠慢赶紧告诉了事情的经过。萧逸用冷冷的眼神盯着闹事的人,这些人被萧逸的目光触及到,忍不住低下了头。“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谁我们也排队了啊。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你们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生意的”刚才挑事的人装着胆子大声的喊着。“事情到底怎么样肯定会查清楚,乱哄哄的,还怎么做事。不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耽误大家伙,这样大家谁也拿不到货”“对啊,我们是来拿货的,不是来看戏的”“赶紧把问题解决了,我们着急拿货”大部分人都着急拿货,这不瞎耽误大家伙功夫嘛。“为了不耽误大家的功夫,对厂里面的规定不满的可以派两个代表,这样既可以解决问题,又不耽误大家伙”“对啊,这主意好”周厂长听到萧逸的话,眼前一亮。“就你俩了”萧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着刚才闹得最欢的两人指了指。不等两人说什么,就被萧逸连扯带拉的拽到了一边。很快事情就搞清楚了,果然是有人故意捣乱。“王八蛋,就见不得我一点好啊,快乐汽水这是**裸的报复,他们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厂,我不同意,没想到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周毅听完后破口大骂,萧逸倒是觉得没啥,商场如战场,用什么样手段的人都有。只是这手段太低劣了,有样学样不好吗,非得要这样。这快乐汽水厂也成不了啥气候。“这件事给我们提了个醒,接下来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周厂长要做好准备”“只要有萧少在,我这心里就有底了”周毅对萧逸倒是很有信心。这件事之后,又过了两天市场上终于出现了同样再来一瓶的汽水,而且不止一家。萧逸对此很早就预料到了,只有周毅还傻傻的觉得凭这个,他的厂子就能做大做强。《火锅人生》《我有一本怪物改造手册》《岳两女共夫》《妄想成为杀神的慵懒千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pp体育足球通什么时候开划算》。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0789_808089.html
pp体育足球通什么时候开划算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