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nba火箭队的比赛直播收米 目录共3177章

首页

nba火箭队的比赛直播收米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6161章 醒来后

nba火箭队的比赛直播收米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门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了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睿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青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睿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双腿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用手一摸,嘴角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打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那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武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声!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人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当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医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杜叶生算账!可是,妈妈却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斗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势,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们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人斗啊?”“妈——我们不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得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过分,天理难容!”杜睿琪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都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啊!”易海花流着泪说。。龙城,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正好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惜,别说蛋糕,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唯有走进面前的当铺。“当了!”我摘下身上仅存的玉佩,递到了高高的柜台上。一双鼠眼目光深邃,滴溜溜的朝着柜台外瞧了一眼,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玉佩上。“破玉佩一块,价值三个大子儿。”闻言,我一把拉住玉佩的红绳,抢夺回来。“你爷爷的,三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我气的不行,拿上玉佩就走出当铺,好歹也是块玉啊,这么不值钱?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起了革命,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我早已饿的头晕眼花。“三块钱?打发要饭的,哼!”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朝着当铺门口啐了一口。我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可不会吃了这亏。我噗通一声坐倒在肮脏的角落中,看着玉佩上简单刻画的方字,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路灯都舍我而去,让原本就饿疯的我更是进入了绝望的状态。眼前也渐渐出现了我的家人,但他们渐渐离我远去,我根本追不上。除了我一个,全家人一夜之间便患上了绝症。只不过一个星期,全都离世而亡。我那时候还小,除了哭,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除了爷爷,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我,我的命很奇特,锁命之相。若是想保住方家,二十岁前,隐于世中,等他们时候,不用敛尸,更不能回家!如能挺过二十岁,锁命便会有改变,但却还需改命才行。爷爷也是在这个时候,把玉佩给了我,让我死也要带在身上。如有机缘,便能找到龙城张家。这也是我流落到龙城,一直逗留于此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务必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爷爷跟我说完这些,便也没了气息。可留在这时候,一个小小光点在胸口微微亮起,我从来没见过玉片有这种样子,眼中霎时显出了一丝惊讶。突然,玉佩上的房子瞬间就发出了晶莹的光辉来,光芒透着微薄的衣服,散了出来。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胸口的玉佩变的炙热起来,我想要去拉下那块灼热的玉佩,可当手刚刚触摸到玉佩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很多讯息透过手中的玉佩传递到了我的脑中。无数的星光不停的被吸入到体内,原本灿烂的星空也顷刻昏暗无比。我连连抽搐了几下,身体也紧跟着无法动弹起来。玉佩光芒大盛,直穿天际,巨大的光柱直指天空中一颗未知的星辰。这便是像是激活了某种能量一般,星辰也紧跟着挥洒出奇异的光辉,洒在了玉佩上。由于我不能动,只能任由这种光辉洒在身上。玉佩就像是某种媒介一般,不断的温润着我的身躯。我的身躯也逐渐透亮起来,闪烁着荧光,持续不断……良久,光辉消失,整片天空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星辰也再次被城中灯光遮蔽。我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里仿佛经历过一场世纪大战一般,异常疼痛。可窝最关心的额还是胸口那块玉佩,拉开衣服一看,却发现脖子上只挂了一根红绳。红绳下面的玉佩早不见,我赶忙伸手去摸,却只是摸到了一块异常坚硬的皮肤。就像是烙印一般。那微微发着银光的玉佩此时早已镶嵌进了皮肤之下。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候,硬化的皮肤微光一闪,没入了皮肤之下,从表面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玉尺经?”我稍稍恢复了净身状态,突然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立马紧张起来。任凭我看过再多的小说,此刻在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本经书,没吓坏就不错了。而且经书能在我的意识下翻阅,脑中的玉尺经文字也变的越发清晰,这又让我惊喜不已。可是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关乎我家的职业。爷爷曾是一名风水大师,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一些堪舆风水上的知识。爷爷曾说过,现在所流传的玉尺经并不是真迹,只有方家才有,但这么多年,爷爷也从未找到。看样子,我脑中的玉尺经并不是后人伪造,是方家努力寻找的那本。这里面缩写的东西可要比小时候看的书精妙多了,光是前面的一段介绍,就让我赞叹不已。我草草的先翻阅了一遍这本经书的大概,顿时,双眸中散发出了烈烈余晖。玉尺经主修风水、堪舆,更有一些诸如算命、卜卦、奇门、星象之篇章,繁复杂乱,却又井然有序。眼下正是夜晚,此处又没人烟,只有一盏路灯散发出惨白的亮光。我便不再顾及,索性盘腿而坐,重新闭上双眼回到脑海中,仔细翻看玉尺经。在灯光下,我不时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缓缓的吸入,动作从笨拙缓缓变的轻盈。每有一口浊气吐出,我胸口便发出莹莹绿光,旋即又消失在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气温也逐渐下降,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就连身上的衣物被露珠打湿,依旧沉寂在某种状态之中……翌日。当一抹晨曦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也从沉寂中缓缓苏醒了过来,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三天来没吃过任何东西,却根本看不出憔悴来,反而显得更加精神奕奕。“真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还真是入迷了。”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玉尺经中记录的东西居然这么精彩。一晚上没睡不说,还能这么入神的观看一本经书。在我记忆中,除了连环画能这么用功之外,也别无他物了。咕咕咕。“得先想办法把吃的解决了。”我揉了揉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出了这片旧楼区,朝着大街上而去。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街面上除了早餐店有人外,似乎也没多少人走动。却没想到,刚走上大街,便和一急匆匆的女人撞了个满怀。“你这人有病吧,见到人还撞上来!”眼前的少女长的相当精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亮丽的眸子正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微皱的眉头配上玲珑的鼻子,显得十分秀气。但偏偏鼻头上多了个小黑点。咕咕咕。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抗议。三天没吃,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我想着要不就从这丫头身上弄点钱花花,反正自己饿的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女孩还以为我要占她便宜,不停的往后退,嘴里也骂了起来。“你别过来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可喊非礼了!”被女孩这么一说,我淡淡一笑,回答道:“别怪我多嘴,你今天要有口舌,会破财。”我为什么这么说,也正好是昨天一夜的功劳,正好他通读了面相十二宫的那部分,根据玉尺经中记载,鼻头那里叫准头,也就是所谓的财帛宫,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当我将监控录像翻到昨天晚上时,却发现视频里根本没有什么蛇的存在!而视频里的我则是满脸惊恐的看着岗亭外面,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咕嘟...“都是幻象吗?”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从收费站回到宿舍,我脑子还有些发蒙。过去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真实的幻想。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依旧感觉昨天的那些蛇是真实存在的。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是每天晚上都会遇到犯困的情况。但每天晚上,我都是会遇到恐怖的事情!在第二天,我遇到了成群的黄鼠狼。在第三天,我遇到了纸人抬轿。在第四天,我遇到了阴兵借道。几乎每一次,我都是要被吓得半死,生怕那些脏东西会进岗亭里找我。就这般,我撑过了一星期。等到第八天的时候,我刚刚坐在岗亭里没有多久,就是听到了车子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辆车就是接近了收费站。我眉头一挑,感觉这辆车有些熟悉。“是苏笑嫣的那辆车?!”我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弄清楚苏笑嫣到底是人还是邪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吗?”车窗摇下来后,苏笑嫣魅惑众生的俏脸露了出来。“这个...那个...”我额头有汗,一时间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了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要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劫数。”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什么意思?”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看看你右胳膊上,是不是有七道黑色痕迹。”苏笑嫣的话让我皱起眉头,半信半疑的将右臂上的衣服拉了起来,下一秒我就是看到了七道乌黑的淤痕!这七道淤痕排列很是整齐,看上去像是被人用手掐出来的。“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洗澡的时候明明还没有。”我用手摸了一下那些淤痕,不疼,但也擦不掉。“这些是诅咒印记,擦不掉的。”“那怎么办?”“跟我走,要不然你今晚就会成为祭品。”苏笑嫣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眉头紧锁,不知道苏笑嫣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我又该不该相信她。“十二点了。”苏笑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脸上写满了疑惑。但下一刻,一股大风却是突然刮了起来!阴风阵阵中,有白雾被席卷而来,笼罩了整个收费站。也就是在此时,我感觉不远处的白雾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出现。“它们来了。”苏笑嫣脸上写满了凝重,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雾。“它们是谁?”我呼吸都是屏住了,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苏笑嫣没有回答我,但很快我就知道白雾中是什么东西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看上起足有十几米长,水桶粗细,此刻正在白雾中游走着。另外还有一只狮子大小的黄鼠狼,此刻双目泛着绿光,隐约间好像是正在对着月亮朝拜。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不远处有纸人在行走,另外还有面目狰狞的阴兵在出现...这都是我这一星期之内看到的脏东西,它们居然是在这一刻全部出现了!“快上车,要不然就晚了!”苏笑嫣断喝声让我从呆愣状态惊醒了过来。我咬了咬牙,额头上冷汗都是已经流进了眼睛里。很显然我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苏笑嫣。毕竟周元天叮嘱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收费站。“神仙难救找死的鬼,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准备开车离去。“等等我!”此时那些脏东西都是已经接近收费站。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了苏笑嫣,主要是我感觉苏笑嫣不像坏人,应该不会害我。从岗亭内走出来,我急忙坐上了苏笑嫣的豪车。车内很豪华,这样的豪车,我过去从未做过。但现在我显然是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了。轰...我坐上车后,苏笑嫣启动车子,很快就是冲进了前面的夜幕白雾中。在后方,那些脏东西看到我和苏笑嫣的离去,都是疯狂了!伴随着狂风阵阵的出现,那些脏东西速度也都是加快起来,跟在苏笑嫣的车子后面。“它们的目标是我?怎么会这样?”我后背发凉,感觉苏笑嫣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你是被选中的祭品,身上已经被诅咒纠缠,它们不找你找谁?”苏笑嫣冷笑着说道。“祭品?周元天是故意要害我的?”我脸色大变,之前就感觉周元天有些目的不纯。“在你之前,已经有五任祭品死去,你是第六个。”“不对吧?我之前见过一个人,他曾经就是大洼湖收费站的收费员。”我想到了李文华。“呵呵...在这里做过收费员的人,都已经死了。”苏笑嫣哂笑了两声,然后淡淡说道。“都死了?那李大哥难道是...”我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苏笑嫣没有撒谎的话,那李文华绝对不是人。“我们怎么还没有摆脱它们?”车后面那些脏东西还在不断的追赶着,苏笑嫣驱车并没有甩开它们。“你不死,我们是甩不掉它们的。”“那怎么办?”“简单,你死了就行。”苏笑嫣把车停在了一旁,然后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不好!”我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就要开车门下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门却已经锁死了,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打不开!“没有了心脏的人,等同于死人,它们就不会追你了。”苏笑嫣左手一挥,我身体一紧,感觉就像是被绳索捆绑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了。下一秒苏笑嫣直接弯腰凑近了我,然后红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色邪祟?还是狐狸精?她是要吸我的纯阳之气吗?”我眼睛瞪大,心中各种念头都是浮现了出来。这是我的初吻,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女人夺走。不过我感觉苏笑嫣似乎也是有些紧张。如此青涩的吻,她不会也是初吻吧?我心中想着,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昏沉,逐渐失去了意识。“真不应该离开收费站...”我是真的后悔了,周元天明明是非常郑重的叮咛着我,千万不能离开收费站。“人没了心还能活吗?我们一定都能活下去。”苏笑嫣抚摸着我的脸庞,漂亮的大眼睛中写满了复杂。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是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收费站的岗亭里。太阳高照,阳光很是刺眼。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我没有死?”。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艘豪华游轮正在平静的行驶。游轮上面是一群学生,其中不乏天之骄子被众星捧月。李信独自一人靠在游轮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照射过来,显得有些落寞。“李信!你小子不好好在房间待着,出来干什么?”有两个男生走了过来,直接对着李信嘲讽的说道。李信眼神微变,但他不想和他们两个纠缠,直接转身离去。这两人可是特地来找李信麻烦的,怎么会让李信走呢?两人一前一后拦住李信,其中一人推了一把李信。李信差点摔倒,好在赶紧站稳了身体,然后狠狠的看着两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身穿昂贵衣服的男生走了过来,看到李信后,他的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嘲讽说道。“陈少!我看这家伙鬼鬼祟祟!肯定不怀好意了!”其中一人立马说道。“你胡说!”李信眼神冷了下来。“哼!你可是有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防!”另一人也连忙说道。“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一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被众星捧月的一位少女站了出来,眼中略微有些厌恶的说道。少女米左右,扎着一头单马尾,穿着一身校服装扮,下|身百褶裙配上黑色及膝袜,长相清纯可人,不施粉黛的脸巧夺天工一般,嘴角微扬宛如初恋女友一般。李信也见到对方眼中的厌恶,头瞬间低了下来,眼中满是不甘。说话的女生是五大校花之一的清纯校花,林璃。李信和林璃之间也是有渊源的,李信本来在路上救过林璃,但后来被爆出是李信自编自导的英雄救美,在接着被女生爆料,李信偷看女生裙底,所以林璃对李信的态度完全变得厌恶起来。只有李信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做过,全部都是被人诬陷的。“我看不如把他给扔下船好了!”一个恶毒的女声响起。李信抬头一看,发现是五大校花之一的傲娇校花张钰琪,并且也是林璃的闺蜜。张钰琪扎着一头双马尾,穿着蓝白条纹的短袖,牛仔短裤,配着一双紫白相见的高筒袜,脚上是一双白色大版鞋。“别闹了!”林璃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她有些厌恶李信,但还没有到要把人从船上扔下去。“好吧!”张钰琪虽然口中说着好,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并没有打消想法。“小璃!”陈卓连忙凑了过去,满眼爱意的说道。“我们没那么熟!叫我林璃!”林璃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中能听得出来很不待见陈卓。“好了!你难道也想被我扔下船吗?”张钰琪双手插腰很不爽的说道。“没有!没有!”陈卓连忙陪笑的说道,但眼神先出闪过一丝阴霾。如果不是张钰琪,自己早就把林璃弄到手了,上次本来想英雄救美,但没想到被李信破坏了,而且还让他们关系更加密切了。好在自己略施小计,就搞得李信身败名裂,这就是有背景的好处,像李信这种人,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我这种高度。林璃和张钰琪一同离开,她们看都没有看李信一眼,李信面露苦笑,想到当时自己和林璃还是朋友的时候,自己都有那么一丝幻想,但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人诬陷,林璃也疏远了自己。“李信!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陈卓走了过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李信,随后不屑的说道。“那些事情是你弄的!”李信冷冷的看着陈卓问道,随后手伸进口袋,点下录音。陈卓眼神微变,看了一下四周,身边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所以嘴角微扬,仿佛在嘲弄李信,然后毫不讳言的说道:“不错!事情都是我干的,那又能如何?要怪就怪你当时不应该出现在那条巷子里,害得我的计划功亏一篑!”陈卓有些咬牙切齿,因为那一次的计划,导致后面张钰琪天天和林璃一起回家,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呵呵!”李信冷笑两声,口袋里的手机点一下关闭,他已经获取足够的信息了。陈卓见李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内心十分舒爽,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信,等这次游玩结束,出了社会,陈卓到时候还是会派人为难李信,他会让李信明白,得罪自己没有好下场。李信手上已经有证据,所以他正准备去找林璃,把证据给她,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白。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大变,游轮也开始摇摆起来,不少人尖叫起来,有些人摔倒在地上。李信连忙抓住旁边的杆子,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滔天大浪拍打了过来。此时控制室,船长正在奋力控制游轮,突然一个船员跑了进来,满脸慌张的说道:“船长!船舱开始漏水了!而且……”船员话还没说完,游轮又是一震荡动,并且在缓慢下降。“赶紧拿出救生艇!先让那些学生走!”船长大声吼道。“是!”船员应了一声,然后赶紧跑了出去。此时天空下着大雨,电闪雷鸣,深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破坏游轮的下方。李信稳住身体,他要先去找林璃。“快!上救生艇!”船员在安排人上船。李信过来的时候,见林璃和张钰琪已经坐上了一艘救生艇,并且已经划的有些远了,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李信。“赶紧给我滚开!”陈卓一把推开李信,慌张的坐上救生艇。“赶紧上船!”一个身材高挑,绝美的女子满脸冷意,此时拉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女生说道。李信一眼就认了出来,满脸冷意的女生是高冷校花欧阳静雪,而不知所措的女生则是呆萌校花赵雨凝,她们两的关系很好。两大校花上了另一艘船,此时李信也正准备上船,却被陈卓义正言辞的拒绝:“已经坐不下了!你坐下一趟吧!”“已经没有船了!”船员在旁边摇头说道。往下一看,艘救生艇已经全坐满了人,但陈卓这里明显还能再坐人,但陈卓就是不想让李信上船。雨越来越大,游轮又发出一阵动静,紧跟着慢慢向下沉了一些。“赶紧走!难道还要等他吗?他这种人死有余辜!”陈卓在一边愤怒的说道,然后赶紧弄断绳子。这艘船的人沉默下来,他们没有阻止陈卓的举动,说明他们已经默认了陈卓。陈卓弄断绳子后,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看向李信尽是得意之色,随后叫旁边人划船离开。李信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确实对这些人失望了。与此同时,游轮慢慢向下沉去,李信紧紧抓住旁边的栏杆,然后看了一眼林璃离开的方向。她临走之前会注意到自己这种小角色吗?李信不得而知,但他也明白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此时暴风雨更大了,一到惊天巨雷突然闪过,紧跟着一道惊天骇浪打了过来,游轮被彻底打翻了,并且紧跟着几艘救生艇也翻了。“咳咳!”趴在沙滩上的李信咳出几口海水,然后用手撑着地面缓缓起来。,这一刻,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认定了林凡就是在装逼,而且像傻子一般的装逼。吱嘎!只是,就在众人想要继续嘲笑林凡的时候。包厢的房门打开。众人愕然的看到,盛世会所的总经理,带着一群服务员走了进来。每一个服务员的手里,尽数拿着一个托盘,而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酒水。这一幕,把包厢内的所有人,全部吓了一跳。为首可是盛世会所的总经理。寻常时分,只有徐天龙那种级别的大佬,才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王……王经理,你们这是……”温倩这一刻懵了,心惊胆战的问道。听到这话!这名总经理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讨好神色,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哪位是林先生?”林先生?众人一怔,目光纷纷看向林光耀和林凡,直到最后,定格在林光耀的身上。毕竟,在所有人的眼里,林凡只是一个废物赘婿而已,能让王经理这种人物如此小心,怕是只有林光耀一人。“我是!”林光耀当仁不让,径直说道。只是,他话语刚刚落下!便看到王经理,以及所有的服务员,呼啦啦,尽数对着他鞠了一躬:“我们代表盛世会所,欢迎林先生大驾光临!”“我们大姐血玫瑰,特此奉上所有的珍藏美酒,望林先生笑纳!”“另外,我们大姐让我给林先生带一句话!”说完!王经理看向林光耀的目光,透着浓浓的狂热和激动,而后一躬到地:“感谢您十年前的救命之恩!!!”感谢您十年前的救命之恩!当王经理的这句话落下,整个包厢内,仿佛打开了静音开关,陷入了死寂之中。所有人都感觉呼吸狠狠一滞,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林光耀是血玫瑰的救命恩人?呼!温倩等人的心,一个个只感觉都到了嗓子眼,心头骇然交加。那可是血玫瑰!江市女王一般的恐怖存在,而林光耀救了她的命,再加上林光耀和大少徐子恒关系极深,那他的地位,简直一跃飞升,足可跻身江市的顶级大佬之列。唰唰唰!这一刻,众人全部满脸崇敬的看向林光耀。尤其,在王经理带着一群服务员,恭恭敬敬的离开包厢。轰!整个包厢内的所有老同学,尽数沸腾起来了,一个个围着林光耀,仿佛众星捧月:“光耀哥!你真是太牛了,你竟然是血玫瑰的救命恩人!”“天哪,这些酒可都是血玫瑰的珍酿,就算是江市顶级大佬,都无法享用,现在竟然一股脑全部送给了你,这少说也将近数百万之贵吧!”“班长,以后我们可要靠你罩着了啊!”“……”温倩等人,看向林光耀的目光,充斥着小星星,更有一些大胆的女生,开始用身体不断磨蹭着林光耀的手臂。态度,献媚到了极点。不仅是他们!就连白伊,这一刻也不由对林光耀另眼相看,泛着浓浓的惊异。尤其,当她对比一下,身边默不作声的林凡后,她心头的失落感,更加强烈。为何别的男人,如此耀眼!为何林凡,如此不堪!而此刻,和众人疯狂的吹捧不同,林光耀的心头,却是充满了疑惑和不安。因为他自己根本不记得,什么时候救过血玫瑰。尤其十年前?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学生,哪里救过人!“或许,我无意间救过她吧?”林光耀当下摇了摇头,将心头的不安甩出脑海,尤其面对众人的吹捧之后,他甚至真的感觉,自己是血玫瑰的救命恩人。一时之间,风光无限。尤其,在他发现白伊看向自己,也泛着异彩之后,心头的虚荣心,更是暴涨:“各位同学,既然林凡拿不出钱,那么今天这单,我买了!”哗!一语落下,包厢沸腾起来。在所有人的眼里,林光耀的身影,更加无限高大起来。“哈哈……班长太牛逼了!不像是某人,打肿脸充胖子,没钱买单还装逼!”“是啊!还是我们班长威武霸气,我看白伊当初,就应该嫁给班长!”“嘿嘿!白伊女神,不如你现在把你身边的废物给踹了吧!你和班长绝对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众人嘈杂一片。那声音之中,充斥着对林凡的鄙夷和不屑,尽数是撮合白伊和林光耀的意思。听到这些话语,白伊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这还不止!温倩此刻,满脸讥讽的对着林凡说道:“林凡,你看到了吗?我们班长是什么人物,而你又是什么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和白伊在一起!”“我劝你,赶紧离开白伊!别的自讨苦吃!”温倩的话语,仿佛众人的心声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林凡,仿佛在看一个小丑,一个笑话。只是!林凡不但没有丝毫恼怒,反而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是吗?”说完,他缓缓站起身,一双眼眸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希望你们一会,还能笑得如此开心!”什么!这家伙什么意思?众人纷纷眉头一皱,而就在他们想要继续呵斥嘲笑林凡的时候,却看到,林凡径直对着白伊说道:“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林凡根本没有再看众人一眼,径直离开了包厢。“切!这家伙真没风度!自己是一个笑话,还不让别人说了吗?”温倩此刻俏脸难看至极,满脸的厌恶和鄙夷。其余众人,同样认为林凡拂袖而去,简直丢尽了脸面,徒添笑柄。“不用管他!他肯定是没脸继续留在这里,才识趣的自己滚开!”“就是!他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班长比较!”“哈哈……走了更好!一个吃白食的废物而已!我们自己吃!”“……”众人笑闹一片,对于林凡的离开,丝毫没有在意。只有白伊!她看着空荡荡的包厢门口,心头的失望,简直浓郁到了极点。装逼不成,成了笑料!而现在拂袖而去,更是失了风度!一丝丝苦涩,浮现在白伊的嘴角,让她心若死灰。很快!一盘盘精美的菜肴,被服务员恭恭敬敬的端了进来。温倩、林光耀等人,一边品尝,一边喝酒,快意到了极点。而在这其中,几乎所有人都在吹捧林光耀,他仿佛众人的偶像,受尽了尊崇和敬畏。只是很快!哒哒哒!一道道脚步声响彻,只见之前的王经理,却是再一次走了进来:“林先生,我们大姐前来敬酒!”轰!此话一出,包厢内的所有人,纷纷放下了筷子,齐刷刷站了起来。大姐?自然是说血玫瑰!众人心头激动到了极点,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会亲眼见证,血玫瑰敬酒的场面,一时之间,让他们亢奋和激动到了极点。《无敌至尊传》《我在东京培养巫女》《岳两女共夫》《灵魂异闻录》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nba火箭队的比赛直播收米》。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9021_210239.html
nba火箭队的比赛直播收米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