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蒿俊闵德甲完整视频 目录共9222章

首页

蒿俊闵德甲完整视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384章 醒来后

蒿俊闵德甲完整视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王谦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惋惜的看着脸色红润,陷入沉睡之中的美女,王谦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唉,果然又看错了。这美女都是人造的啊。这瓜子脸、这眼角、这唇线,就没有一个是纯天然的。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种*焚身的处境啊……”一番感慨之后,王谦就已经清理好了房间的痕迹。此时此刻,即便是最专业的痕迹鉴定专家都不可能知道这里曾经来进来过两人,关上了房门,王谦施施然下楼。此时,张哥一听到动静,就无比好奇的探出了他那头颅,照例是一脸的贱笑,照例是一脸的玩味。还刻意的看了看时间。调侃着道:“谦哥!你这不行啊。这时间不持久啊。这次久一点,也才不到两小时。这么极品的货色,你就舍得走啊?我啊,劝你就这么住着。多来几次,早晨起来难不成还能告你非礼不成?”“去去去!麻溜的,把你那可恶的脑袋给缩回去。你给我算着时间呢?放心,不会超过你钟点房的时间的。记得明天早晨问那美女要房费。怎么说你知道的啊。”王谦都懒得废话了。这货惦记的可不是美女,而是房费。果然,一听王谦这么说,张哥那麻花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讪笑着道:“好你个小子。哥哥我这是在教你呢。不就是男欢女爱么?这个社会谁吃亏还不一定呢。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睡了。”张哥的喋喋不休王谦直接无视了,走出宾馆,没有了空调冷气的压制,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这对王谦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的火来自于身体之内跟外物无关。凌晨四点多的星城市已然有些寂静无声的感觉。建国西路上的路灯还在坚定的照亮着这一方地界。大大小小的酒吧外面,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沉睡在路边的醉鬼,当然了,大多以醉汉居多。偶尔也可以看到那么几个长得不是那么和谐的醉女。‘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王谦立刻从自己那迷彩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老年机,一看号码王谦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按下接听键,王谦就直接道:“怎么着?这是准备收摊了么?”对面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谦哥,还早呢。有人非得跟你喝酒。赖在我这里不走了。”一听到这个话王谦的面色顿时一变,大脑都不经过思考,直接道:“我去你大爷的。和尚你他妈真是个贱人。活该找不到婆娘。”“嘿嘿!咱妈说身材好的粗壮女人才好生养。我这不是还没遇到么?”和尚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的择偶标准。这话让王谦直接无语了。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就在那夜宵摊上,一个一米九几的粗壮抠脚大汉,打着赤膊正在做着烧烤,旁边一个毫不逊色的壮妞正在做着收钱、端盘子、送啤酒的工作。顿时王谦就哆嗦了一下,直接道:“少废话了,你谦爷我天天熬夜的保着自己的小命我容易么?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就说我不在!”话音落下,电话那端一个略带有一丁点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谦哥哥,你怎么就不在呢?你这是掩耳盗铃、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难怪你给别人看相、算命、测风水的时候能那么顺溜啊。”王谦一听到这个话,电话立刻挪开了,正准备挂电话呢。老年机那听筒已经传来了这个有些沙哑,却更是充满野性的声音:“挂电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去你那里。给你十分钟,赶紧的过来,少废话!”说完,那边倒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从建国西路这里,到和尚做夜宵的地方其实很近,从建国西路这边过去,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坡子街就在旁边。而和尚的夜宵摊位就在坡子街的边上。还不到十分钟,确切的说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王谦就已经到了这边,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夜宵摊点都已经撤了。昏黄的灯光之下,少林夜宵城的招牌无比的醒目。一个烧烤的小推车,一个冷藏的陈列展览柜,十几张塑料的桌子配套的椅子已经收了一大半了。王谦远远的就看到了和尚那油光呈亮的大光头,一米九五的身高,那粗壮的身板给人一种震撼。在靠近着烧烤摊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和尚的陪同之下吃着串、喝着酒。一看到王谦过来,红色头发的女孩就已经站了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柳叶眉、丹凤眼、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光是这五官和身材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比起王谦刚才捡到的那极品美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近细看,女孩的脖子上、手臂上、胸前、手掌合谷穴、大腿外侧、小腿外侧都纹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和字母。配合浓烈的烟熏妆,再加上黑色的宽松小背心。穿的是黑色齐臀小皮裙,脚上是一双镂空的网靴。王谦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辣啊!辣眼睛。王谦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道:“苏酥,你这不是跟和尚吃着么?吃得好好的,那啥,我还有点事情,要不先走了?”随着王谦的话语落下,苏酥,也就是这个辣妹也站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花枝乱颤,直接上前,伸手揽住了王谦的胳膊,娇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呗,回你家。”随着苏酥这一靠近,王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可以看到王谦的眼白又开始有变成红色的倾向了。王谦直接隔开一米的距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声道:“打住!苏大小姐,您可别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要说绝色,可以这么说,苏酥绝对算是顶级层次的那一批。可是无奈属性不和啊。苏酥是女人之中万中无一的阴体阳脉,这可跟那极品美女不同,跟苏酥去那啥,那是火上浇油——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啊。看着王谦那样子,苏酥倒也不再胡来了,眉眼一挑,对着旁边一脸憨厚的和尚道:“和尚,上酒,两件啤酒,喝完拉倒!”“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烤点东西。”和尚应付一句,立刻就走开了,一手一件啤酒无比轻松的放在了旁边。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烤串去了。一人一瓶,拿着,苏酥挑衅的看了王谦一眼,道:“老规矩?”随着两人一口而尽,苏酥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看着王谦道:“你这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啊?”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道:“闲的,都没病啊。”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  “什么诀窍都没有,不过是我做梦梦见了中奖号码而已!”孟浩依旧用这个理由来搪塞。三个女人相互一望。孔琳叹息说道:“难怪人说做梦梦见的号码一定能中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我也买过大乐透,知道最后边的两个号码是从一到十二,孟哥既然这么肯定能中奖,为什么不干脆买个十二张?只要把最后一个号码从一到十二全部买全了,那就一定能够中个百万大奖!”“中个百万大奖有什么好?”孟浩微笑摇头,“比如孔琳你跟你老公现在虽然辛苦点,但日子也算过得平淡幸福,倘若中个百万大奖,钱来得太容易了,必定不会很珍惜,到时候免不了花天酒地!等把钱全都花完了,回过头来想要重新回到平淡生活里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孟浩说的是实话。他其实可以将那张一等奖的彩票送给孔琳,只不过在他看来让孔琳中个一等大奖绝非好事。尤其孔琳的老公,甚至有可能因此堕落。男人有钱会变坏,这句话绝非虚言。反而两张二等奖的彩票,仅仅四十几万块钱,不仅能够帮助孔琳解决燃眉之急,同时也不会让孔琳夫妻丢了上进之心。但他这番话小表妹跟孟馨都很难理解。唯独孔琳已经成家,禁不住在心里默默地琢磨了一阵。直到孟浩起身告辞,孔琳赶忙拿起另外两张彩票递给孟浩,说道:“孟哥你刚刚帮我还了十万块,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这两张彩票你还是拿回去吧,好不容易中回奖,总不能全都便宜了我们家!”“说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在红山我跟我妹也就你这一个贴心人,老实说我今天就是来报答你们的!何况彩票已经送出去,那就已经算是你的财物了,我根本没有理由再收回来!”孟浩说。孟馨心里其实有点舍不得,但见她哥坚持,也跟着说道:“是啊孔琳,你别跟我哥客气了!你们家那间小工厂才开业,肯定到处都要用钱,明天拿这两张彩票兑出四十几万,应该可以帮你们缓一缓了!”孔琳见他兄妹俩情真意切,这才收回彩票,暗暗高兴的同时,也庆幸在这兄妹困难的时候,出手帮了一把。孟馨自然留在了孔琳家,跟孟浩约定明天上午在孔琳的奶茶店碰头。孟浩告辞离开,坐上出租车赶回他跟向思思住的小别墅。开门进去,居然看见向思思穿着一件真丝睡裙,正坐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向思思是红山市中上流阶层出了名的美人,细致的皮肤配上明眸皓齿,即便不施粉黛,也比绝大部分电影明星更漂亮。聂家三少爷聂枫之所以在向思思嫁人之后仍不死心,正是为此。看见孟浩进门,向思思淡淡地扫了一眼,便用遥控关了电视,说道:“下次要这么晚回来,记得打个电话说一声!”孟浩听她这话透着担心,禁不住心里暖暖的,赶忙说道:“我去了一个朋友家里,跟他聊天聊晚了,让你担心了!”“我不担心!只不过你才刚出院,我不想你再替我惹麻烦而已!”向思思说。她站起身来要上楼,孟浩忙又说道:“我明天送孟馨回学校,可能要在南江待几天!”向思思点点头,顺着楼梯往上走了几步,回头又问:“朱笑笑跟我说你竟然动手打了她两巴掌,怎么回事?”朱笑笑会恶人先告状,孟浩是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孟浩坦然回答。“还能怎么回事啊,因为我拍了那段视频,朱笑笑扑到床跟前要抢走视频,我就随手打了她两巴掌!她挪用了六十万公款来陷害我,我打她两巴掌不为过吧?”“男人打女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对!何况那段视频也说明不了什么,笑笑并没有承认那六十万是她动的手脚!”向思思说。孟浩知道向思思不过是出于本能地维护她的闺蜜,但向思思不是笨蛋,日后绝不可能再对朱笑笑像从前一样那么信任。所以孟浩不作争辩,只是苦笑说道:“朱笑笑只说我打了她,那她有没有说她带了她男朋友张勋、还有两个小流氓到医院来教训我?”“这个她倒没提过,不过……看你模样并没有受伤对吧?”向思思反问。孟浩总不能告诉她自个儿练成了神功,说了她也不会信。既然朱笑笑没有戳穿此事,孟浩也只能保持沉默。向思思摇一摇头,又道:“朱笑笑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你要去南江,多带点钱过去,别缩手缩脚地让人看不起!”“我知道,你每个月给我一万块,我用不完都攒着呢!”孟浩赶忙回答。事实上他攒的钱都还给了孔琳,不过刚刚彩票点老板往他账上汇了十万块,足够他几天花用了。向思思便不再多说,只道:“我明天要睡懒觉,你早上直接走就行,不用帮我做早餐了!”向思思每周只有周日一天休息,要睡到十一点之后才起床,所以孟浩忙又点头答应。眼瞅向思思走上楼去,从下往上看,一身贴服的真丝睡裙,更将她婀娜的身段,衬托得凸凹有致。孟浩禁不住心如鹿撞,多希望有一天能够跟这个女人,成为真正的恩爱夫妻。以前他只能做做美梦,但如今身怀绝技,他相信那一天不会离他太远了。他进厨房拿一瓶饮料喝了,又找到一只打火机跟一个小铁盆,这才拿着这两样东西上楼。他的卧室也在楼上,只不过跟向思思的卧室之间隔了一间大书房。他将火机跟铁盆先放在地上,进浴室冲过澡,直接光着身子走出来,从床下找到那只小铁箱,拿出里边的古书看。书上依旧没有任何文字,不过孟浩很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书上的文字已经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而且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之后,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本古书。他将书放在小铁盆里,用火机将书点燃。随着书页熊熊燃烧,一种神奇的景观呈现在孟浩眼前。没有烟雾,一丝一缕都没有。倒是有一个一个金色的字体,从火光中发散而出,旋转着向着孟浩扑面而来。孟浩赶忙伸展双臂深深呼吸。就感觉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迅速进入他的身体,再沿着他的经脉进入他的丹田。孟浩盘膝坐下,按照《星空算数》中附带的“星空浣体术”运功修炼。《星空算数》乃是天地间最复杂最深奥的一门神功奇术,要想按照此术进行推算,必须拥有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极其强悍的身体素质。那就跟电脑一样,其运算速度越快越复杂,所需要的硬件配置也会越精密,而消耗的电能也会越强大。否则电脑必然当机,甚至会过热烧毁。“浣体术”不能提供任何武技,却能使修习者在熟练掌握《星空算数》的同时,精神与肉体也随之升华。而随着无字天书焚烧一空,孟浩明显感觉到丹田之内沉甸甸的蓄满了精纯之气。之前他只是身躯强悍,但如今在吸收了无字天书散发出来的金色字体之后,他不仅成了一位内家高手,并且真气之精纯醇正,当世无出其右。。“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郑焰红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赵慎三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赵慎三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赵慎三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那个地方依旧留有他“暴力”的伤痕,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赵慎三温柔的说道。郑焰红呆了呆,想起了高市长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赵慎三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赵慎三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当郑焰红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满脸满足后的少妇独有的那种嫣红,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教育界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市委书记、市长都与会参与。大会的主持人就是高市长,市里四大班子的头目更是统统在座,分管教育的副职就是台上最小的官儿了,而郑焰红虽然是教委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教委主任述职,郑焰红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市委书记林茂人还仅仅是客套的夸奖了她几句就算了,而高市长对她的评价可就显而易见的带上个人感情了!跟她握手时也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居然双手握住郑焰红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回去之后,郑焰红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赵慎三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一缸酸菜汤里突然间捞了出来放进了清清亮亮的水里,把浑身被腌渍的蔫儿吧唧的倒霉气全部洗掉了,拎出水面的老酸菜居然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按说中国的官场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有些人钻破了脑袋想要谋到一个职位却苦无门路成功,而赵慎三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云都市教委办公室副主任,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时来运转的赵慎三就在办公室各色人等更加各色的眼光里荣升了!他勉强压抑住内心那颗激动地心,唯恐一不小心就会透过他笑的咧开的大嘴跳出来,尽量用低调谦逊的态度来应对所有人无论出自何种心态对他表示的祝贺。一再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提拔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等等扯淡话,他的态度却更让蒋海波主任以及那个一心巴望着接这个位置的副主任科员方永泰恨得牙根发痒了!飞黄腾达的直接好处就是接管了已经调到中教部去的王金水副主任的全部差事——负责全委的车辆调配以及领导班子的通勤事务,这桩差事看似平常,干好了却也是炙手可热的!赵慎三的突然升迁其实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中郑主任的老公还在无意之中成了他升迁的一个重要的诱因,但是这个诱因的本人是不知道的,而赵慎三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个诱因的,否则,这两个男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惺惺相惜般的同靴之情!开完会那天,郑焰红主任下了班,并没有让司机小严送她,而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出了教委大楼,步行走出了她统辖的地域,顺便享受一下下属们又敬又畏又惊艳的目光。自从她从赵慎三的身上彻彻底底的找到了做女人的乐趣之后,现在的她好比一只冲破了厚茧的蝴蝶,充分的体会到了美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在前面那么多年就那么马虎自己的仪表呢?是!因为叔叔的原因,她的仕途之路是出人意料的顺利,而跟范前进的结合也完完全全是因为叔叔指婚,她也没觉得范前进有什么不好,那个婚结了也就结了,日子过了也就过了,孩子生了也就生了。当上一把手以后,她觉得自己年龄不大,唯恐下属不肯信服,就故意的把自己打扮的刻板老成,而且加意的用冷峻严肃的外表来掩饰她的柔弱,反正她穿成什么样子范前进都没有发表过看法,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把自己包裹成一个老姑婆了。最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也不是没有从书上、电视上看到过女人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要死不得活的舒服样,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范前进的无能呢?就那样任凭他十几年来潦草从事,让她从没有体验过赵慎三带给她的极乐的境界呢?想到这里,她心里突然十分的委屈起来!自己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看似高高在上,却把作为一个女人的花季岁月统统用权力带给她的安慰掩盖在灰暗之中了,居然到了即将岁的时候,才体会到那么多年的岁月,竟是如此的被她给荒废了呀!看看开会的时候,因为小赵那个傻小子不许她挽髻,更重要的是他还用他的阳刚之气给了她如花的笑靥,居然让她在会场上大放异彩,非但没有影响到女领导的威严,还凭空增添了一份人人赞叹的美丽,不是连高市长都用欣赏到有些暧昧的眼光久久的盯着她么?这个发现对于郑焰红来讲,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了,她现在已经越来越知道如何让自己更加美丽优雅了,气质她是尽有的,只要在穿着打扮上稍微下一点心思,就能达到艳而不妖,美而不俗的境界!这也就是她为什么选择走路回家,而不坐车的原因了——她也是女人,世界上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沐浴在欣赏的目光中呢?教委的对面,就是云都市的云天广场,这里花木扶疏,小桥流水,还有大大的音乐喷泉跟电子荧屏,明明是中原城市偏要学习江南的风景,不过虽说不伦不类,但也的确给附近的市民带来了休闲的地方,更加把附近的房价哄抬到令人发指的高度!,一句“开工”之后,蓝昊拿着紫砂壶坐在院子中喝起了茶,不多时南宫岩来了,蓝昊请到客厅很恭敬的问道:“将军可否满意?”“很好,你为我建造的家非常不错,我还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南宫岩说的严肃。蓝昊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军有什么吩咐就说,又不是外人。”套套近乎没坏处,南宫岩在灵人的世界身份挺高,而且送给蓝昊的金子卖了二十多万呢,求他办点事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战场上厮杀二十年,妻子和孩子在家等我二十年,最终也没能回到家中照顾他们,给你留下的金丝珍珠耳环本来是一对,我的后裔有一对,如果碰到了麻烦你照顾照顾,我也不是白求你的,和我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有大生意给你。”蓝昊彬彬有礼,向南宫岩鞠了一躬,极力控制心里的激动:“将军受我一拜,您太照顾我生意了,我们现在就走。”到门市房交代张琦几句,蓝昊开车带上南宫岩到了一处大宅,在蓝昊的印象里石头城可没有这处古香古色的大宅。“将军,这宅子气势恢宏,身份一定高贵。”“进去小心说话,这是公主府邸,石头城六朝古都多少王公贵族都有府邸,底蕴深厚,你的通灵商店以后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等着你赚。”蓝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抱了一下南宫岩,结果可想而知,抱了个空,脑袋磕在了车窗上:“哎呦,又忘了!”南宫岩摇摇头,下车带着蓝昊敲响了大宅的门,开门的人让他们稍等一会儿,五分钟后才带着南宫岩和蓝昊走进公主府。到了客厅,蓝昊一直站着,很快公主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到了客厅,南宫岩和蓝昊同时行礼,公主摆摆手让他们坐好。蓝昊可不敢坐下,怕摔到地上:“公主我站着就好,不知公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灵人世界的大人物也是大人物,都是送钱的财神,蓝昊毕恭毕敬。“蓝老板很会来事儿,南宫将军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今年的寿诞就由你来准备,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去管家那领了要准备的物品,准备好了南宫将军会告诉你怎么领钱。”蓝昊再次向公主行了大礼,随着管家退出了大堂,来到账房领了物品清单,清单是一个小本子至少有上千件的物品需要准备。“好好做,少不了你的好处。”管家眯缝着眼睛,眼神有些怪异。蓝昊脑子一转,对管家说道:“陈管家,我会特意为您准备五十刀纸,如果明天您有空可以到我店里,会叫经理给您把事办了。”“后生可畏,做人蛮机灵的,我现在带你出去,南宫将军还要和公主谈事情。”陈管家带着蓝昊出了公主府邸,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南宫岩才出来,上车后蓝昊问道:“将军,她是哪个朝代的公主?”南宫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蓝昊:“陈国公主,你有福了。”话简单实用,蓝昊开车返回蓝家祖宅,把南宫将军放在门口,蓝昊独自回到祖宅之中马上叫张琦关店。“张琦叫大家都过来,发财了知道不,来了一笔大生意,要把这次的生意做好,我们能重新装修店面了,而且每个员工的奖金都翻倍!”蓝昊激动,张琦脚下都快飞起来了。所有员工都到了蓝昊面前,蓝昊必须和大家商量,他想不周全的事有两个掌柜和张琦呢,拿出清单小本放在大家面前:“都看一看清单,我门需要准备的物品很多,但是我相信大家的能力。”看到清单之后一个个的都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清单上的物品太多,要在一个星期内准备好,凭蓝昊和张琦肯定不能完成,而且蓝昊的通灵商店刚刚开张,没有和扎纸工厂或是店铺打通关系,办起来非常困难。“夏白化,董航庆你们两个都是做生意的老手了,这一单要做起来一周之内能完成吗?”夏白化吭哧半天才说道:“不好办,如果能有一个十个人的扎纸铺子能完成,要蓝老板去联系了。”商量了半个多小时,问题只能蓝昊和张琦两人自己解决,夏白化和董航庆都帮不上忙,面临这么大的单,困难也摆在了眼前。蓝昊摆摆手让夏白化他们几个灵人员工去休息,趴在桌子上瞪着张琦,张琦一脸的无奈:“蓝哥,我只能尽力了,明天我门去石头城双峰区找找张老爹,绝对的手艺人,清单上的物品都会做,可他岁数大了,到哪去找十几个人来准备无解。”“想不出来怎么办?睡一觉就解决了。”蓝昊闭上眼睛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琦愣了半天不知道蓝昊这是什么节奏。做早餐的任务道了张琦的身上,后院可还有个林妹妹等着吃饭呢,两个小时后,林语苏黑着脸,张琦一脸无辜,两人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打着呼噜的蓝昊,都没有动筷子。“蓝昊,你快点起来,我饿了!”林语苏声音洪亮,蓝昊跳了起来,手太急把桌子掀了起来,黑乎乎的面条腾空而起落在了蓝昊的脑袋上。“哎呀,烫死我了!”蓝昊疼的直叫,林语苏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张琦双手拿着筷子在蓝昊的脑袋上乱夹。捣鼓了两三分钟才弄好,蓝昊已经成了爆炸头,林语苏依旧笑个不停:“哈哈哈,太时髦了,哈哈哈……”攥紧了拳头,蓝昊又慢慢松开:“唯小人和女子难侍候!”说完逃出了餐厅奔向厨房,三下五除二三碗西红柿鸡蛋面呈现在了林语苏和张琦的面前,张琦给蓝昊竖起大拇指:“蓝哥你的手艺没得说,我刚才做得可惨了,林姑娘给我胳膊打起包了。”撂下筷子就给蓝昊看,蓝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好男不和女斗。”“蓝昊,还钱!”尖叫声从林语苏嘴里喊出来。蓝昊赶紧夸林语苏美,漂亮,能用的词都用上了,总算是平息了她的怒火,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不能起内讧。“找小姑娘的事,我会全力帮助可以不?”蓝昊站起来到林语苏旁边毕恭毕敬的说着。“看你有诚意,暂时不要你还钱,不过你要陪我去范庄。”“我的姑奶奶,这周不成,我得赚钱呀,刚来的大单,除非你不想要钱了。”欠林语苏的钱事小辫子,也让蓝昊成了大爷,林语苏不得不妥协。“那我叫晓东陪我去。”张琦见两人在面前斗来斗去,悄悄滴走出餐厅,怕自己在两人中间躺枪,等了十分钟出来的事蓝昊,嘴里嘟囔着:“又让小白脸钻了空子。”“蓝哥,单子重要呀,那可是陈国公主,不能得罪,我开车现在我们就去双峰区找张老爹,他和我有点渊源,到了之后或许我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走走走,等我赚了这一单非要小白脸好看,你说我对林妹妹多好,她怎么就对那个小白脸情有独钟呢?”蓝昊一边走一边问张琦。张琦打开车门,到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说道:“爱情我不懂,据说死不要脸就能抱得美人归,蓝哥我看好你。”“你说的对,坚持到底,死缠烂打,就不信斗不过那个小白脸,关键我比他长得帅。”《重生之我就想赚点小钱》《正行其道》《岳两女共夫》《团宠气运小福宝》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蒿俊闵德甲完整视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78268_879132.html
蒿俊闵德甲完整视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