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ba直播录像观看高清回放 目录共1311章

首页

cba直播录像观看高清回放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6932章 醒来后

cba直播录像观看高清回放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外人进去,又不是帮派的,队伍怎么带?“可我不管你怎么带,兵,要给我带好了。”翁光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戴处长来上海的时候,一旦要见一小队,我不许出任何的岔子。”“是,区长。”丁远森也无瑕多想:“但请允许我自己带两个人去。”“谁?”“吴开明,还有,高壮。”他就认识这两个人。可好歹算是自己熟悉的是不是?“吴开明?可以。那个高壮,才接替你当助审,不过也没问题,我亲自给你下调令。”翁光辉也没过多犹豫:“小丁,根据我的观察,你能力是有的,但会不会带兵,我不知道。你会带,给我带出一支精兵来,不会带,学着带也要带!”丁远森接口道:“我还有一个要求,一小队里,我认为合适的人留下,不合适的,我希望调走。”“这是你的事情,只要不激化矛盾。”翁光辉也体谅丁远森的难处:“我说了,他们都是徐满昌的人,徐满昌才死,你要谨慎行事。”“是!”“那就说第二件事。”翁光辉沉默了下:“查没高乐田的逆产。”啊?合着一件事比一件事难办啊?高乐田的家在公共租界,怎么查没?“过去,高乐田活着,我们还真没办法。”翁光辉冷笑一声:“现在,他死了,他是汉奸,他的财产,都是逆产,必须充公。这件事,你去办。”我去办?怎么办?冲到人家家里,直接没收家产?人家报警呢?这是你翁区长看中了别人的家产吧?“是有些难办,不然不会交给你了。”翁光辉“语重心长”:“小丁啊,一旦成功没收了高乐田的家产,对我们是有极大帮助的,高乐田一死,高家就剩下孤儿寡母的,不足为虑。他的大儿子,在北平做事。二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个女儿,才十二岁。”你说的倒简单,那么简单,你怎么不去做?原以为是升官了,可这哪里是好事,根本就是把一堆麻烦砸在自己头上啊。问题是,丁远森根本别无选择。“小丁,还有什么要我协助的,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帮你办了。”“翁区长。”丁远森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批我一点钱?哪怕算我借的也成。”钱啊。这钱,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上海公共租界绝对是个好东西啊。丁远森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得先想法子到哪去弄一笔钱来才成。“没问题。”翁光辉大笔一挥:“去财务科,领一百块钱。”这对于丁远森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谢谢区长。”“还有没有别的事了?”“没有了。”“那就抓紧去办吧。”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鲁仁庆。看了区长亲自批的条子,鲁仁庆也没急着立刻签字拨款,而是问道:“小丁,这钱派什么用场啊?”额?区长亲批,还要你个科长来询问款子去处?丁远森也不能得罪这位财神爷:“鲁科长,我刚被任命为一小队代理队长,有些财务方面的开销。”“哦,接替徐满昌的位置。”鲁仁庆点了点头:“坐,小丁。”丁远森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坐了下来。“抽烟?”鲁仁庆问了声,可动作一点都不像是要拿烟的。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发烟呢。丁远森口袋里也没烟,有些尴尬:“鲁科长,我不抽,您抽吧。”鲁仁庆像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自己掏出烟点上:“按理说,区长批的条子,我是要执行的,可我得入账啊。咱们这个账呢,除了要上海区自己审查,每年,还要向总部交账,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钱,每一块钱用到什么地方去的,都必须要清清楚楚。账目要是对不清楚,我这个财务科长是要直接担责的,到时候没人帮我扛。所以我不光是对上海区负责,也是直接对南京总部负责的。上次,是徐满昌批的条子,你来财务科领了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来入账啊?”丁远森哭笑不得。感情这领了钱,事后还得来入账报告钱的用途?怎么那么复杂?当特务就当特务吧,搞得和一家正规的大公司一样。“你新来乍到,所以我有必要和你说的清楚一点。”鲁仁庆慢吞吞地说道:“哎,我这个财务科长是真的难当啊,你们一线的,的确需要用钱,我也能够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得守规矩啊,有人领了五十块钱,结果入账的时候,怎么也都对不清楚,对来对去,嘿,少了十块钱,我怎么办?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丁远森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鲁仁庆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了。“鲁科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丁远森放低了声音:“其实吧,我这次需要八十块钱也就够了,还有二十块钱呢,我琢磨着吧,行动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那不还得麻烦您,把账给我做明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这小子,一点就透,有前途。鲁仁庆有点喜欢上丁远森了,本来还以为自己非得再费番口舌才能让他明白,现在,这功夫省下了。这是例行规矩,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上上下下心知肚明。这扣下来的钱,比如这次的二十块钱,鲁仁庆拿五块,翁光辉那里五块,财务和出纳每人两块,剩下的,放到上海区的小金库里,以备不时之需。别说是上海了,各个区站大多如此。总部呢,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到年底你只有把账目整明白了,可以向财务部报账就行。鲁仁庆在批款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领钱吧。”徐满昌的死,对一小队来说是极其震撼的。这是一小队说一不二的老大,也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徐满昌死了,具体的死因还没传达,他们更关心的是谁来接徐满昌的这张位置。一小队十二个人,整个力行社上海区里是人数严重超编的小队。按理说,徐满昌死了,副队长,也是他的把兄弟赵胜最有希望接替他的位置。可谁想到,区长居然安排了一个叫丁远森的人来接班?不就是上次那个一起参加行动,助审官吗?屁大点的人物,他有什么资格?赵胜一肚子的不服气,底下的人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小队可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你一个新人耍个官威给我看看?在赵胜的安排下,一伙人全都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这个新队长。说好是上午点开会,可到了点,一小队的人才稀稀拉拉的来齐。带丁远森来的,是行动组组长商建宁,一看到赵胜,眉头一皱:“几点了?”“商组长,这不是特殊情况?”赵胜上前发了一根烟:“咱们徐队长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昨天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怎么找到兄弟,帮徐队长报仇,这不喝晚了,起来的也就晚了,真正对不住了。”。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  “怎么了?今晚你要跟我大战回合?”“还是想着喝醉了让我买单?”“去你的,今晚随便吃,随便喝,不喝到天亮你就是我龟孙子!”老王霸气的把钱包甩在桌面上,钱多多用眼神瞄了一下,钱包鼓鼓的,看来今晚就算他醉了也不愁没人买单了。想到这里,钱多多就来劲了,随手招呼服务员再来两碟韩牛,然后殷勤的帮老王把酒倒的满满。“你今天干嘛了?”“女人都是王八蛋!我那么努力工作,为什么她要走?”得了,看来又是感情那种破事,这个就没什么好劝说的,毕竟鞋子合不合穿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过感到好奇的是老王的女朋友也是他们公司的,她是多多的一个小师妹的,平时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嘛,今晚这是在搞什么?钱多多也没追问,认识老王多年,等他再喝几杯不问他都会主动说出来。可能老王刚才声音有点大,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不是包间那种,只是把两边隔开,大厅里的人还是能看到。钱多多对着周边的人抱歉示意老王喝多了,毕竟在坐的女士起码有一半,刚才老王可是开了地图炮。缘分,妙不可言。钱多多在这里又看到了我的邻居,至于为什么他能认出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废话,她还没洗澡,还穿着白天的衣服,这是一个多懒的女人啊。钱多多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这么巧,你也过来吃夜宵吗?”废话,这个钟点来烤肉店的人不吃宵夜干嘛?话出口后钱多多也觉得自己犯傻了,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发。“是啊,好巧。”这应该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轻声细语的话让人心痒痒的。老王看到钱多多碰到熟人,抬头示意介绍一下。“我邻居,今天刚认识的。”“那就是大大的缘分,要不一起吧?”做导游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热情,不客气,不认生,厚脸皮!老王看到是钱多多认识的人,也不矫情直接邀请,虽然对于那么晚还戴着口罩感觉有一点疑惑,但也没多问。毕竟可能是个人爱好呢?或者丑到见不得人呢?“谢谢您,不过我订了包间,你们吃的愉快。”这才是正常操作嘛,哪有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就坐下来一起吃呢?“要不,你们过来跟我一起?”得了,这是一个谦虚的女人,明显她只是客套一下,因为她说完就已经准备调头继续走了。但可惜了,她永远不知道作为一个导游有时候会有多厚的脸皮。她话才说完,钱多多都没来得及说话,老王就直接起身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东西搬到包间去。“那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钱多多尴尬的示意都是开玩笑的,哪知道她大气的示意没事,反正她都是一个人过来吃饭。进到包间,等她脱开口罩时,钱多多跟老王还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那个恋爱时代的面门担当林小鹿嘛?虽然他们不追星,但就好比在华夏华仔跟你一起吃饭,你不感到惊喜?客套了一下,两个人也没多想,反正就当拼个桌,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狗血的故事发生不成?不追星的人惊喜过后就还是各过各的。明显他们这样的行为让她感到开心不已,毕竟这样认识新的朋友,新朋友还对她明星的职业没有多大的区别对待,这明显会让她感到舒服。坐下后,老王把他今晚约钱多多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些。老王跟他女朋友谈恋爱三年了,本来准备谈婚论嫁,但是女方家里不同意。因为女方这边跟钱多多一样,都是国内过来工作的,现在上了年纪也要考虑成家的事情,还有家里还有父母。虽然说女大不由人,但是又有谁家的独生女舍得远嫁国外?更不要说她家还想着找个上门女婿,就算不上门也要当地的吧。而老王是一个纯正的半岛人,他也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抛弃自己父母去国外做一个上门女婿吧?这就是矛盾所在,老王说他们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吵了好几个月了。小鹿明显对于这种事情感到好奇不已,不要说女人天生就八卦,这种狗血的八点档明显很符合她的口味,毕竟她也没有这种类似的烦恼。兴致上来她还主动倒酒,一点也不见外,边****的吃着烤肉一边还催促老王继续说。“你知道公司前几天要派人回国吧?”这个事情钱多多当然知道。当时公司老总还问过多多要不要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来着。主要是现在半岛旅游市场渐渐的开始走入下坡。然后总公司那边就把一些外派的导游调回国。“莉莉她主动申请回国,公司批准了。”老王苦涩的把杯里的烧酒灌入心肺,钱多多示意小鹿抽根烟不介意吧?虽然不喜欢,但她只是扁了一下嘴后还是表示没关系。烟雾把钱多多的脸都挡住了,这种事情完全就是无解,总要一个人妥协,但,看起来没有人原因退步。或者是爱的不够深?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钱多多也没多说,只是开了两瓶烧酒跟老王碰了一下。“喝吧,喝完这瓶就散了,分了就分,没什么大不了,或者你明天就会碰上一个大美女哭着喊着跪下顺嫁给你呢?”“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小鹿不开心的用力打了一下我肩膀:“人家都说劝和不劝离,哪有你这样做朋友的。”“那你说怎么办?”听到钱多多的问话,小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在她有限的日子里面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复杂的问题。更何况结婚,对于她来说更加遥遥无期。小鹿想到自己的胜基oppa,最近因为可能要入伍了,又忙着拍戏都好久没有见面了。今晚还吵了一架,不然她也不会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吃夜宵。她郁闷的表演了一下徒手开烧酒,获得钱多多跟老王两个观众的喝彩,她今晚第一次倒了一杯跟他们碰了一下。小鹿想着:如果这样的话,胜基oppa入伍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嘛。辛苦的把老王送上出租车后,注意到在一旁的林小鹿静俏俏的在灯光下等待着,钱多多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怎么还未走?”“我们这不是邻居嘛,当然一起回去啦!”如果在深夜一点钟有个大美女这样邀请你,你会不会心动?反正钱多多是心动了,可惜的是没有开车过来,更可惜的是烤肉店就在我们小区的对面。。。“那一起走洛。”钱多多发出了邀请,她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漫步在凌晨的小区。今天老王的话触动了钱多多埋在心里的往事,虽然今晚没有喝多,但几瓶烧酒下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晕晕的感觉。据钱多多的网恋女朋友所说:“每个男人变身渣男的过去,都有一段不堪往事的故事。”其实钱多多很想反驳她头发长见识少,因为他知道有些渣男是无师自通的。。萧逸看着这对母女纯洁的笑容,觉得一切都值得。“萧逸,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那个......”“小七,你这狐狸精,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给老娘出来,今天的事让大伙儿评评理。”“大伙儿快来看啊,有人表面上清高,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吗,以前听说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还不信,今天我信了。大家都出来看看狐狸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在小七想要和萧逸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难听的骂喊声。小七看着萧逸脸色一阵苍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我也不知道,萧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厂里的领导没关系”小七吓得都快哭了。丫丫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一个人躲在沙发角落。“狐狸精你给老娘出来,有本事别躲着啊,厂里面明明说好的让我儿子去当保安,没想到却换成了这个狐狸精的男人。要说这里面没鬼,谁信呢,我看你八成是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我没有”小七在屋里面哭着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萧逸这下全明白了,不过他相信小七。“你给老娘出来,今天你要不给老娘给说法,老娘天天堵着你门骂”听着外面越骂越凶,萧逸直接把门打开:“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你个窝囊废,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不是还很得意,你的工作是你老婆爬上别人的床换来的”萧逸一个耳光就对着这个妇人抽去。“打人了,烂赌鬼打人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今天就要死在你家门口”这个妇人一下子坐到地方把衣服撕开,把头发弄乱,看起来很是狼狈,周围的人对萧逸和小七也是指指点点。“陈大娘你先起来,有什么好好说,我真的没有”“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欺负啊,你抢走了我儿子的工作,你男人又打我,你们一家子这是要逼死我这个寡妇啊”“陈大娘,你别这样,我们怎么会欺负你”“还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陈大娘说着说着变成了嚎啕大哭,萧逸听的一阵心烦意乱,这都什么破事啊。就一个破保安值得吗。“闭嘴,再哭哭啼啼小心老子抽你,你也知道我是个烂赌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你”陈大娘一下子也被萧逸唬住了。“赶紧起来滚蛋,一个破保安以为老子稀罕啊,请老子去也不去”“真的?”“赶紧滚蛋”“小七你也听到了,这是你男人说的,你们家可不能反悔啊”“陈大娘,不....”陈大娘像是没事人一样,留下一句话赶紧跑了,生怕被小七叫住一样。“一个破保安至于么”“萧逸,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知道我...,算了陈大娘的儿子想去就去吧,她一家也不容易”小七又是难受又是无奈。“要不是看她一个女人,就凭她这张嘴,非抽她不可”“萧逸,你也别怪陈大娘,陈大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前些年丈夫得病去世了,给她留下一个有残疾的儿子。这个年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太难了,陈大娘要不是这么泼辣,早被人欺负死了。厂里面也一直说要帮着解决她儿子工作的问题,这些年陈大娘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难怪她这次闹这么大。要是早知道是她要这个工作,我就不抢了。”“别多想了,这不怪你,再说这不是把工作给她了吗,放心吧,以后我一定找个比保安强一百倍的工作”萧逸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揉着小七的头。“你干嘛呢,孩子还看着呢”“哥,咱们已经坑了苏少杰一次,现在还找他帮忙成吗”“什么叫坑,哥们儿之间的事情能叫坑吗”“嘿嘿”三宝冲着萧逸笑了笑。萧逸目前要想做事,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而没有苏少杰的帮忙,他连对方的信任都不能够取得。果然这次萧逸找苏少杰,苏少杰很是警惕,萧逸承诺只要苏少杰帮忙,半个月肯定把钱还他。“这可是你说的”“放宽心吧,现在就去,不过去了一切都听我的,不然这钱我可不敢保证啥时候还”在萧逸的威逼利诱之下,苏少杰总算答应帮萧逸的忙了,说来也简单,萧逸现在需要一个身份,他需要借助苏少杰的身份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是一个档次的人。苏少杰不算什么,可是苏少杰的老子苏耀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名气还挺大的。“三宝,待会儿上去叫我少爷”“少爷?”“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的”“明白了”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之前打探的房间。咚咚咚“你找谁?”“少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三宝按照事先约定的超着萧逸看去。“你们是?”“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眼前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是警惕。但又觉得萧逸和苏少杰的穿着明显不是一般人。“在门外谈事可不是个好习惯”萧逸不等眼前这个男人同意,直接就走了进来。“王长河,王经理,大半夜突然来有点冒昧,不过先允许我介绍下。这位是苏少杰,苏少,你可能没听过他,不过他爸你应该听过,他爸就是苏耀宗。至于我叫萧逸,身份嘛就不方便介绍了,家里不让招摇”“理解理解,不过两位找我什么事?”“还真有点事情找王经理谈”萧逸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样子说不出的潇洒。看的苏少杰眼睛都直了,这货看起来还真有模有样,比他老子气势还足,要不是知根知底,他还真会觉得这货就是个豪门大少。“萧少说笑了,咱们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也没有生意和您谈啊”“我这人比较直,就直说了。王经理这次是来八一厂要钱的吧”“哎,谁说不是呢,这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能帮你把钱要回来。”“什么?”王长河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萧少这....”连苏少杰都惊了,现在谁不知道八一汽水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哪有钱啊,萧逸居然说能要到钱。“不过呢,我肯定不白帮忙。”“您说,只要能要到钱,让我做什么都成”“事成之后,我要欠款的百分之十”嘶屋里面除了萧逸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十就是十万啊。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搁在个人身上可不是小数目。苏少杰家里虽然有钱,可是那是他老子的,目前还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萧少,这....这是不是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啊”“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钱拿到”“这.....这”“机会只有一次,要不是这段时间老爷子不给零花钱,我至于这样嘛”,“五十。”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晚还在值班,很辛苦吧?”女子一边从包里拿出五十块递给了我,一边笑着说道。“不算辛苦。”我收过钱来,将收费站的档杆打开了。不过女子似乎没有要直接离开的意思,大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美女,你还有事情吗?”我眉头微皱问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情或者想要换份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女子笑着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然后驱车离去。“苏笑嫣。”名片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但一般来说越是这样的名片,越是代表着身份的特殊。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夜,除了苏笑嫣外,我也是没有再遇到其他过往的车辆。到了第二天七点,到了我下班的时间。但在整理交接的时候,我整个人确实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我的收银柜中,我发现了一张冥币,金额上写着五十!这是昨天晚上苏笑嫣给我的,因为昨夜只有她一辆车路过。“怎么会变成冥币了?这不可能!”我打了一个冷颤,昨天收钱的时候我明明是用验钞机验过的,钱不可能有问题才对。呆愣了片刻间后,我突然想到了苏笑嫣昨天给我留下的名片。急忙从口袋里将名片掏了出来,然后我却又是被吓了一跳!原本看上去较为上档次的名片,此刻居然是变成了一张松软的纸!材质应该就是那种糊纸人用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和电话。“那个苏笑嫣难道…不是人?”我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叮铃铃…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让我回过神来。周所长。看到是周元天的电话,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小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电话刚刚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元天的声音就是响了过来。“周所长,我遇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急忙把遇到苏笑嫣,然后收到冥币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名片的事情我感觉有可能是自己当时没有太注意,再加上和工作无关,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周元天。“我知道了。”周元天听了我的遭遇后,沉默了片刻间后淡淡说了一句。“周所长,我真的不是在撒谎,那张钱我明明是检验过的。”我以为周元天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急忙开口解释。“我相信你,冥币的事你不用多想,在那里上班,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元天最后的叮嘱,让我直接愣了瞬间。因为他说的话,居然是和李文华说的一模一样!“周所长,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收费站是不是真有邪门的地方?在我之前上班的人……”思前想后,我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胡说!”只不过还没有等我话语说完,周元天就是直接斥喝起来。哪怕是隔着手机,我仿佛都是可以看到周元天大变的脸色。“小韩啊,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能相信那种神鬼之事?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到了最后的时间,或许周元天也是感觉到自己语气的过分,声音也是缓和了下来。“知道了周所长。”我虽然感觉周元天的反应有些诡异,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听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挂了周元天的电话后,我看着苏笑嫣的名片犹豫再三后电话拨通了过去。空号?“难道真是她在玩我?”我摇头苦笑了一声,将那张名片扔在了地上。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在食堂吃了饭,隐约间又听到了一些人在议论大洼湖收费站的事。那些无聊的人好像是在打赌,赌我能活多久…这让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从这些人的话语间不难判断,在大洼湖收费站肯定是出过人命!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宗!不过等我上前想要打听时,几人知道我就是新来的收费员后,全部都是脸色大变转身就走。在他们眼中我就像是扫把星一般,多说一句话都是有可能惹麻烦上身!“我不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神鬼,都是以讹传讹罢了。”等到夜里十点多,我咬牙开车来到了大洼湖。合同已经签了,工作就必须要继续下去。而且我现在确实是舍不得这份高薪的工作。坐在收费站的岗亭里,我脑子里不断闪烁着昨夜遇到的美女苏笑嫣。不过伴随着时间到达午夜十二点,我突然间是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这股困意非常的突然,而且异常猛烈。我接连打了三四个哈哈,很想趴桌子上眯一会。“千万不能睡觉!”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是想到了周元天的叮咛!嘶!我咬牙用手掐在了大腿上,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疼痛却也是让我略微清醒了一些。困意持续的时间不算长,据我估计最多也就半个小时而已。等到那股睡意褪去后,我整个人猛然间变得格外清醒。这种猛然间的转换,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发困!我打了个冷颤。周元天和李文华都是告诉过我不要睡觉。这说明二人都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沙沙沙...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是有一种特殊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种声音很奇怪,我也形容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像是拿手指在地面上摩擦产生的声音一般。“啊!”但很快,我就知道声音是怎么出现的了!在远方无数五彩斑斓的蛇正在爬来,目标似乎就是我所在的岗亭!我口中发出一声大叫,第一反应就是要转身逃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收费站。只是刚刚经历过昏睡事件,我现在对周元天叮嘱过的事情很是看重。不要睡觉,不要离开收费站!我微微咬牙,将岗亭的门反锁。那些蛇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怖,但却不一定能爬进岗亭里来。“不要进来,要不然小爷宰了你们!”我握着一把水果刀,额头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不过那些蛇群似乎是对岗亭有些忌惮,虽然是从收费站中奔流而过,但是却没有对岗亭下手。半个小时后。所有的斑斓大蛇都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是脱虚了一般。“太吓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蛇?”被蛇群惊吓后,我显然是不可能再犯困了。一闭眼就仿佛是看到了蛇群袭来。等到快要天明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感觉那些蛇来的有些太过突然。思前想后,我在岗亭内将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想要寻找到那些蛇出现的原因。《大姐的男人不服输》《龙珠之最强小舞》《岳两女共夫》《恋爱时是阿姨更是少女啊》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cba直播录像观看高清回放》。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84015_205885.html
cba直播录像观看高清回放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