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商业体育赛事审批 目录共1597章

首页

商业体育赛事审批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854章 醒来后

商业体育赛事审批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秦书凯,你这头猪,怎么到现在,快到普水宾馆来!”“到宾馆?”秦书凯心里一喜,约会我到宾馆,难道是开房间,靠,那是太幸福的事情了,对于这样的女人,上去能做一次,那是***太幸福了。“是,房间!”等到确信后,秦书凯随即就想到柳橙美好的身材,细细的腰,大大的屁股,抱着这样的细腰丰臀,做上一次,那就是神仙,哈哈,好事轮到本大爷了。秦书凯急匆匆的到了宾馆,到了房间的附近就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柳橙让自己过来放炮,难道还有其他的人,自己可是过来抱着身体享受的,如果还有其他的人,不是干扰好事?很是疑惑的推开房门,迎面看到的就是看到很不和善的目光,一个看上去多岁的男人很是冷淡的问,你是秦书凯?秦书凯点了点说,我是,你是?说着,把里面的几个人看了一遍,柳橙坐在两位岁数看起来大一点的人前面,低着头,似乎被教训了一通,疑惑的时候,多岁的男人对秦书凯说,小秦,你和我到外面说话吧。柳橙看着秦书凯想说什么,对面的老妇女说话了,她说,柳橙,你不要想捣乱,让你姐夫和秦书凯好好的谈谈。柳橙眼睛复杂的坐了下来,秦书凯只能跟着柳橙的姐夫走出了房间,到了走到的尽头,在走到昏黄的灯光下,仔细的打量了秦书凯,看着疑惑的秦书凯开门见山的说,我是市委办综合处的,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有件私事谈谈。说吧,递上自己的名片。秦书凯看了一眼,来人姓穆,市委办综合一处处长。穆处长说,自己对秦书凯是久闻其名,今天一见真人,知道说的不假,真是一个帅哥,对女孩子绝对有杀伤了,难怪柳橙不能控制自己。秦书凯听出来人对自己不是很有礼貌,说到柳橙,不知道此人和柳橙有什么关系。也就很官僚的说,穆处长等人专门到这里,不是为了夸奖我吧,有什么事需要吩咐的,尽管说,我为人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秦书凯想不管你是谁,我也没有巴结的必要,我和柳橙也没有什么大关系,用得着这样的和老子说话。穆处长这个时候就说了来意,说自己是柳橙的姐夫,最近家里看到柳橙生活有点不正常,后来从她姐姐那儿知道,柳橙在县里喜欢上了一个小男人,并且很投入,所以家里想把她调到市区,她都不愿意,说就喜欢在县里,希望和那个男人结婚生子,当然那个男人,秦书凯肯定知道是谁。秦书凯听到这里,就知道来人的身份和目的,就看着穆处长说,不管柳橙个人是什么想法,不管她爱上什么样的人,但是婚姻自由这个道理我想穆处长肯定比我了解,不管什么人人是不能干涉的吧。秦书凯心里想,老子和柳橙也没有发生什么,再说即使老子想发生,也没有几乎,即使发生了,那也是男女之间的事情。穆处长就很不屑地说,婚姻自由,话是这么说,但是假如一个公主爱上一个乞丐,你认为这现实吗,你认为家人能让她自由吗。婚姻自由,那是对一个圈子内的人来说,是对身份相等的人来说,我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你能看在柳橙已经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所以秦书凯以后不要去打扰她。穆处长心里根本瞧不起秦书凯,认为秦书凯和柳橙在一起不过是看中她的家庭。他根本就不知道秦书凯从不知道柳橙的家庭背景,也不知道柳橙和秦书凯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他们之间不过是有好感。再说,柳橙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过秦书凯,不过是利用而已。秦书凯的心里很受侮辱,就回击说,看来穆处长是出生名门,不过看穆处长也有岁以上了,在市里一个处长也就一个正科级,是否也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级别,说白了是一个给领导打下手拎包的角儿。穆处长想不到秦书凯说这样的话,就有点激动的说,秦书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处长,但是就是你们的县长书记看到我都要客气点,今天来就是希望你主动和柳橙断绝来往,不要希望通过婚姻来达到什么目的,那是不可能的。穆处长服侍市里主要领导人,整天看到的都是笑脸,听到的都是赞美,什么时候有人敢和他说这种话。秦书凯就说,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说什么都干涉不了我。你说的任何话我是没有当回事,我做什么有自己的主意,不会受外人干扰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穆处长,你可以走了,我也要有事了。秦书凯心里很无奈,想不到柳橙有这样的姐夫。当然,作为姐夫关心柳橙也是很正常,可是自己和她确实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穆处长实在没有想到秦书凯是这种态度,原来认为秦书凯看到自己的名片,知道自己是服侍市委主要领导的,那么就会如很多官场的人一样,低声下气的巴结自己,对自己说的话肯定是坚决执行。现在看来,秦书凯是官场的异类。于是就说:“秦书凯,也许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任务,可是却是没有被我们看好,我和你说的就是不要利用什么婚姻做跳板,不要耽误柳橙的前途,一个县发改委的办事员能有什么出息,又怎么能让柳橙过上好日子?”穆处长后来说,秦书凯,这么做是为了为柳橙考虑,如果他是真的男人,会理解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不过以后有什么事,秦书凯如果需要,他会在能力范围内给与帮助的。后来,秦书凯到了市里工作后,和柳橙的姐夫一直没有成为朋友。秦书凯很是大气的回答说,穆处长的帮助我不需要。秦书凯也没有回到宾馆的房间,直接回到自己和李成万租的房屋内,李成万竟然不在,于是秦书凯蒙头大睡。第二天,秦书凯被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很是不高兴的问:“谁?”“秦书凯,开门,是我!”原来是柳橙,不知道她来干嘛。秦书凯穿好衣服,打来门,站在门口,很是不高兴的问:“柳橙,这就是你打电话让我保护的结果?靠,他们把我当成是什么,告诉你,以后不要烦我!”“干什么,为了我,受点委屈都不可以?”“不可以,柳橙,昨天我受到的不是委屈,是侮辱。我不知道你的家庭是什么大富大贵,我也不希望能够利用所谓的婚姻作为自己提拔的跳板,只是希望你能够放过我这个小人物,不要把我玩耍于手掌!”秦书凯心里已经决定不再和这个柳橙有什么来往,得罪不起,躲到起。“秦书凯,我说过你是那样的人吗?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不到市里上班,就是为了躲避家庭给我安排的婚姻,现在他们催着我要结婚,我只能说有了,对象就是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害你!”柳橙很是委屈的解释。“我不希望成为别人利用的对象,以后你还是找别人吧!”秦书凯说完,狠狠的关上门。柳橙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那段时间,秦书凯很是低落。。胡长贵拿到上次秦书凯的报告后,又是刘大明带来了,就显得很重视,认真的看了看,不是没有操作性,但是秦书凯和刘大明握手言欢,让胡长贵想不通,就想在这件事上出点难题,看看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能走到一起的。同时,也想看看刘大明到底有什么能量。男人如果有想法,肯定会付诸实施的。胡长贵就走进田主任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件事,说是刘大明带过来的,看看怎么处理?因为知道刘大明和贾仁达的关系,田主任对刘大明现在是很看重的,就问胡长贵,这件事操作会有什么害处,会有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领导人做任何事,都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坏影响,名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胡长贵就别有用心的说,这件事表面上看似乎合情合理,但是从人事纪律的大环境看,很不符合凡进必考的原则,很容易被人抓住什么。再说,从照顾关心下属的角度来看,可以网开一面,但是胡丽丽和秦书凯还没有结婚,谁知道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天,现在谁把男欢女爱当回事,所以我认为,只要秦书凯和胡丽丽没有拿结婚证,就不能办这件事。田主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胡长贵,希望他继续说下去。胡长贵就继续说,对大学生村官,全市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有事业编制优先考虑,招录公务员提供一定岗位等,所以解决胡丽丽的事即使我们单位不照顾解决,到时候也有政策给予解决,为了对秦书凯个人负责,为了对单位负责,暂时不考虑,以后看情况再决定。田主任就说,胡主任,你是分管领导,政策把握的比我好,该怎办操着就怎么操着,不能破坏规矩,如果他们问起来,给予耐心的解释吧。再说,秦书凯还没有和胡丽丽结婚,就不能以关心下属家庭的名义来解决。有了田主任的指示,胡长贵就很有底气的给刘大明解释说,刘主任,秦书凯对象工作安排的事正在研究,有结果我就通知你,大家多年同僚,你也知道我的个性,对你的指示肯定坚决落实。胡长贵没有说出暂时不能解决的原因,就是要让刘大明慢慢的等,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最好的东西,就可以看出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之间有什么联系。“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这个就无法解释了,要不,你问问田主任,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胡长贵心想,有本事你就让田主任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当然,胡长贵没有给刘大明透露田主任的真实想法,就是要看看刘大明是如何与田主任沟通的。所以说,机关没有朋友,只有捣乱。刘大明就和田主任打电话,先是汇报了挂职这边的情况,说在领导的关心下,各项工作开展的很好,受到乡村干部的高度评价,今年和秦书凯继续努力,争取一块挂职先进单位的牌子回去。田主任就说,辛苦了,挂职结束后,会向县委积极推荐的,让干事的人流汗不流泪。刘大明就说,感谢关心。后来,就提到秦书凯对象工作的事,问能不能关心一下,当然怎么决定,肯定是领导拍板,只是向领导传达小秦的心愿。很多时候,作为下属,肯定不能要求一把手做什么。田主任想了想说,这件事我也听胡长贵汇报过,安排一个人不是小事,凡进必考,所以这件事要好好的研究,不能出问题,否则,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别着急,我会安排胡主任认真研究的。谁都知道,任何事就怕研究,研究研究,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刘大明不知道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变的这么难操作。胡丽丽的事没有实际的进展,刘大明就感觉到吴龙的举报有点超前了,到时候秦书凯不配合,举报肯定无果而终,那么就打破自己经营多日的计划。刘大明就希望,市里对张富贵和刘小娟这件事能推迟一点调查。任何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吴龙按照刘大明的指示,写了一封人民来信,邮寄到了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反映市财政局干部在驻村挂职期间,和已婚妇女有不好的来往,和乡干部刘小娟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对全市驻村干部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对市级机关干部的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希望市级管理部门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抱着教育本人警戒他人的原则,从维护干部的整体形象出发,认真查处,对相关当事人进行教育。最近几年,从上到下,对干部管理的原则是教育为主,处罚为辅。处理的原则采用不举报不过问的原则,现在有人来信举报了,市纪委和组织部肯定高度重视,决定联合派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的干部都是研究人的人,知道张富贵在市里的背景,为了对本人负责,对单位负责,对市委负责,在没有弄清举报是否确实之前不敢随意下定论,那可是要得罪市委常委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怎么调查,就成为两个部门领导头疼的问题,多次协商后,决定抱着对举报信的内容调查的形式去乡镇进行走访座谈,弄清楚真相。调查组是市纪委的一个室主任带队前往的,到了乡镇后,直接和姜照光进行接触,说明目的,就是确定人民来信反映的事是否属实,希望配合。姜照光知道张富贵的背景,官场成精的他知道不能乱说话,否则,有可能丢官失位置。做官,没有了位置,活的狗都不如。再说,你对调查组说了什么话,就会被人传出去的。张富贵不能得罪,刘小娟也不能得罪,她的公公可是县里的副县长,巴结还来不及。姜照光知道如何应付调查组的人,他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我在这里很多年,刘小娟副乡长的为人我还是非常了解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是不是谁有着什么目的,进行乱举报,现在,这种无聊的人很多,看不得别人的一点好,只要看到别人进步或者什么的,就随自己的意愿去瞎想。至于张富贵,干劲很足,也能做事,去年为码头镇联系了很多的资金和项目,为码头镇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至于说作风问题,我很负责的说一句话,肯定是谁抱着什么目的,想打击他,无中生有的举报。”姜照光这么说,调查组心里很高兴,不出问题就可以顺利交差,这么回去也有点为难,不好给领导讲述,于是就问,作为乡镇一把手,张富贵在码头镇这么久,是否发现什么不好的迹象?听人说过什么?姜照光就挠着头说,你们也知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针眼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乡镇工作千头万绪,我很难有时间对每个人进行观察,至于和下面的人交流都是工作,所以说细节就不了解了。在此,向市领导道歉,说明平时和挂职干部联系不够,以后会认真改变,多加沟通。姜照光心里说,想从我嘴里得出什么东西来,简直就是从牛屁股里掏青草,不可能的。如果,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那么在官场多年也算是白混了,也不可能到现在这个位置。调查组知道从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嘴里是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就先后找来乡里的镇长、副书记、副镇长以及部分中层干部来调查。。  “你要到医院来看病,怎么都不叫公司里的人陪着你一起来呢。”“我习惯了一个人独立,虽然以前,我也是有老公的女人,可是,我也很少享受被一个男人呵护和疼爱的生活。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坚持着,拼搏着过来的。正是因为这样,当我老公选择离开我的时候,我才感到很不理解,很伤心,我对他从没有要求过什么,最后还是被他无情的伤害。”苏雅说着,眼眶有些潮湿,这个在生活中勇敢坚强的女人,在情感面前,也是显得无助和失望。这一刻,我在为苏雅以前的男人惋惜,苏雅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无论各方面都是那样的优秀,如此好的女人,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珍惜呢。看得出来,苏雅的眼泪,是委屈,是不理解。苏雅的忧伤和眼泪,就像是一根锋利的针,刺得我的心,隐隐作痛。我让苏雅把头靠在我的大腿里,我要让苏雅感受到我的存在。我用手轻轻地梳理着苏雅的发丝,手指滑过她的脸。这样无言的动作,我相信苏雅能感受到,这是我最用情地呵护,我也更希望,苏雅能从我的每一个动作中,找回快乐,懂得有一个人,已经和她的生活联系到了一体。“安夏,我真羡慕你以前的女朋友。”苏雅仰望着我,神情比刚才好了许多。我问:“为什么呢?”“你对自己的女人,一定很好。”“如果我爱一个女人,我就会对她好,用心的对她好。”“女人,就需要一个懂得用心照顾她的男人,这就是女人一生的幸福。”“苏雅,以后,我会在生活中关心着你,在工作中支持着你,谁让我在这个城市里遇见你呢。”“谢谢你,安夏,我有你这么好的一个下属,是我最大的幸福。”“苏雅,我希望在下班以后,我在你的眼里,是你最真心的朋友,而不是员工。员工和老板之间,永远都存在一种阻隔,可我想的,是在生活中,我们的心能够走得更近一些。”苏雅感动着,微笑了一下,把头躲进我的怀里。我看着窗外,阳光明媚,满街里,都是孩童的欢笑。我仰头,看着那一滴滴流进苏雅血管里的盐水,真希望瓶子里的水液永远的流不完。这样,苏雅就会一直这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像一个小女人一样,我用心把她心疼着,照顾着。但现实不会随着自己的想象发生,过了半小时,一名护士走进来,取下了苏雅手上的针管。我也知道,苏雅就要从我的怀中离开,我和苏雅之间又要回到现实,老板和下属的残酷现实。“走吧,回公司还要开会呢。”“你身体行吗?”“没问题,只是在病chuang上躺了三小时,手脚都有点麻了。”听到苏雅这话,我赶紧靠上去,搀扶着苏雅。慢慢的,我把苏雅带到了她的宝马车旁。“会开车吗?”苏雅掏出车钥匙,准备开车门。“苏总,让我来吧。你就坐我旁边,我一定给你当好司机。”“安夏,幸亏你来了,要不然,我手脚全麻,真不知道该怎么开车。”苏雅幸福笑着,我打开车门,小心地让苏雅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第一次开宝马,身边还坐了一个漂亮女人,这样的感觉,真是舒畅,拉风。只是,享受这美妙的时刻太短,从医院回到公司楼下,半小时就到了。我下车后,给苏雅打开车门,这个过程,被公司里的两名员工看到了。有两位女孩正好从我们旁边经过,看到我正从苏月的车里下来。“这位帅哥是谁啊?怎么和苏总在一起。”“我怎么知道,你说,会不会是苏总的朋友。”“当然是朋友,要不,她们怎么会在一起。”“我不是说的普通?笥眩沂撬档哪侵峙笥选!?“你小声点,当心被苏总听到,又要骂你这张嘴,八卦嘴。”“我刚仔细看了一眼,那男生还蛮好看的,比我们公司的杨小华还好看。”两个美女一边回头看,一边朝大楼里走了进去。我看了一眼身边的苏雅,心里在想,不知道刚才那两位女孩说的话,苏雅听到没有。安雅尔所在的这栋大楼里,公司很多,走进大楼电梯,随时都可以碰上几个青春靓丽的美女。只是,在这高二十三层的大厦里,苏雅是目前我唯一认识的女人。回到安雅尔公司,我才发现,苏雅在员工心目中的地位,她们都很尊敬苏雅。看到苏雅回公司,碰到苏雅,都礼貌地给苏雅打招呼,热情地苏总苏总的叫着。经过接待室的门,里面坐了几个年轻男女。苏雅走了进去,问道:“你们几位就是新应聘进来的员工吗?”这些人不知道他们眼前的这个靓丽女人就是这公司的老总,看到这点,我发现自己要比他们几个幸运得多。其中一个女孩回答道。“是的,胡经理让我们在这里等老板回来,说一会儿开了会,就安排工作。”“那你们稍坐一会儿,会议很快就可以开始了。”苏雅说完,离开了接待室。我经过公关部门口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我,我发现里面有一个女孩就是刚才在楼下碰着的那女孩。接着,公关部办公室里传来了一些议论声。内容都是和我有关,那女孩像八卦记者一样,把刚才在楼下碰到的一幕,添油加醋的给同事们说了一番。还说,看到没有,就是刚才从门口过去的那男生,我猜测,他一定是苏总的什么亲戚。另一个女孩说,不会吧,苏总从来不让自己的亲戚到安雅尔公司上班。那就奇怪了,刚才我看到他们多亲密的。我心里甜蜜地笑了一下,但同时,有意识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要是大家都认为我是苏雅的亲戚,是靠着苏雅的关系,应聘得到了总监助理的位置,那么,公司里的同事会怎么来看我呢,我以后的工作又怎么进行呢。这一次,安雅尔公司新招聘员工五名,两名是男性。公司针对新进来的员工,召开了一次全公司会议,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坐满了安雅尔公司的五十多名职员。整个安雅尔公司的人员结构,以年轻化为主,平均年龄在二十七岁样子。当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引来了不少人异样的目光,我心里很清楚,这些人用如此的眼光来看我,心里是在想些什么。也有人在交头接耳的议论,似乎,我在这些人的眼里,成了公司的焦点人物。整个会议室里一阵阵的喧闹,直到苏雅走了进来,会议室里才一下子安静下来。苏雅端庄地坐在了主要位置上面,她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坐着的是行政部经理胡明。苏雅把手中的资料放下后,小声给胡明吩咐了几声。欢迎新员工的会议开始,会议由胡明主持。在胡明说了一些客套话以后,苏雅作为公司的领导,开始了重要的发言。“各位同仁,今天坐在会议室里,我心情很高兴。因为今天,又有几位年轻俊美的人才加入到了安雅尔团队,他们将要和我们在坐的所有同仁一起,携手发展安雅尔。我们安雅尔的所有同仁,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几位新同事的加入。”苏雅的话刚完,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李扬冷冷地说:“不必了,现在没喝酒的心情了。”我心里也老大不痛快,李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没人愿意惯着你。我说:“你不想喝了去球,也没人稀罕陪你喝酒。饭店该打烊了,各自回家吧。”李扬一言不发提起随身携带的包就冲出了包房,李嘉文急忙跟着出去,一个劲道歉。我心里有点堵,这算什么意思!日他哥的,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我走出包房,看到李嘉文正站在大厅里等着我,脸上居然挂着得意的笑。我没好气地说:“你笑什么,神经病,你可笑不可笑!”李嘉文笑眯眯地说:“看到没,人家吃醋了,还敢说你们的关系是纯洁的。”我说:“她有病,精神错乱,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甩脸子给谁看啊。”李嘉文笑眯眯地说:“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就会变得蛮不讲理。”我不想跟她废话,白了李嘉文一眼准备离开。李嘉文突然喊了一声:“等等。”.我回头纳闷地看着李嘉文,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名堂。李嘉文云淡风轻地说:“现在还不到九点,你不会这么早就回家睡觉吧?”我奇怪地问:“不回家还能去哪,你有什么节目?”李嘉文说:“没什么节目,要不我们找个酒吧去坐会,反正太早回去也睡不着。”李嘉文居然向我发出了邀请,望着她的眼睛,我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毋庸置疑,李嘉文是个美女。她今年岁,还没结婚,也没男朋友。女人长得漂亮,又能干,眼光自然高,挑挑拣拣错过了不少好姻缘,至今没有正经的男朋友,这种女孩子现在被称人为“高龄剩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高龄剩女有点抵触。我认为这些女人心理很扭曲,缺乏女性应有的温柔和善良,非常难搞,所以我对这些女人一把年纪了还在挑三拣四很反感,不太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李嘉文虽然长得漂亮,条子又很正点,但我对她从未有过任何想法。我三十岁还没结婚,好在已经订了婚,幸好还没被人称为剩男。这次李嘉文居然主动约我去酒吧,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李嘉文见我犹豫不决,以为我不想去,就说:“既然你没时间,那就算啦。”我连忙说:“不是不是,我是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有美女邀请我当然是很荣幸了。”李嘉文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样子眼睛眯成一条线,却很迷人,说:“那就走吧,我知道破头街有一个新开的酒吧,装修得有点意思。”我和李嘉文从饭店出来,来到我停车的地方,却看到黑暗中一个女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紧张地问:“谁?谁在那里?”女人大声说:“喊什么喊,才几分钟你就不认识我了。”我听出是李扬的声音,和李嘉文都吃惊地对视了一眼,注意到李嘉文满脸的不解和失望之色。我惊讶地问:“原来你没走啊,躲在这里干什么,人吓人吓死人的。”李扬说:“我干吗要走,我在这里等着你开车送我回家呢。你磨磨蹭蹭在里面干什么,这么久才出来。”李嘉文忽然十分隐蔽地拉了拉我的手,说:“唐少,那就再见了。你送李扬回家吧,我店里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了。”李嘉文可真是个聪明的女人,遇到突发情况应变能力之强出乎我的意外,同时心里对这个女人又多了一份欣赏。我说:“那好吧,关了门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李嘉文点点头,冲李扬挥挥手,转身走回了饭店。我看着李扬说:“我以为你生气走了呢,既然没生气那就先上车,我送你回家。”李扬坐进车里,沉默了一会,忽然说:“对不起,今天在你下属面前让你没面子。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这个人太感情用事了,还希望你见谅。”李扬能主动道歉倒让我有点意外,我开着车笑了笑说:“别这么说,你没什么错,错的是我们,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包房里。”李扬惊喜地说:“你没生气啊,那就好。我就说嘛,你一个当局长的,度量肯定大,不会跟我一个小女人计较的。”我说:“我当然不会跟你计较,对了,你家怎么走?”李扬却说:“这么早回家又睡不着,刚才酒没喝透,我们找个夜店继续去喝酒吧。”我说:“那我给李玉打电话,让他把王斌也叫上,我们四个人一起去。”李扬说:“你叫他干什么,烦不烦,干吗老把我跟他扯在一起啊。我今晚不想见他,只想跟你在一起。”李扬的话已经很明白了,她今晚的目标是我,也就是说她想泡我。可她是我的铁哥们李玉的马子啊,这让我左右为难。即便李玉和她只是炕友,可我在未征得李玉同意之前和她走得太密切总说不过去。万一她没把李玉当回事,李玉却把她当回事呢?那我不彻底成了禽兽了?我说:“就我们两个?这不太好吧,别人看见了要说闲话的。刚才李嘉文还问我,李玉的女朋友怎么和我单独在一起,人言可畏呀。”李扬不耐烦地说:“管那么多干什么,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我们活着又不是为了别人,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了。”我想了想,看来今晚想摆脱这个女人很困难,今天晚上看这架势是吃定我了。她可真能缠人,一旦被她缠上想摆脱都不容易。昨晚张萍如此,今天又碰到这货,还让不让我做人了?我说:“要不我喊几个其他朋友出来,你也喊几个你的好朋友,人多了热闹,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了。”李扬说:“喊那么多人干什么,我们两个一起喝酒干嘛要那么多人打搅,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到底行不行?”我扭头看了看李扬,她正眼神灼热满脸期待地望着我。我再次看到她嘴角的美人痣,心里一阵发热,居然脱口说:“好吧,你赢了。”说完这句话我就追悔莫及,我他妈可真是软骨头,别人几句话就把我的底线给突破了,简直太没有原则太没有道德了。李扬却很兴奋,旗开得胜般喊了一声“耶”。在江海市的酒场上,有一句非常著名的广告语:你不在英皇,就在去英皇的路上。我和李扬去的正是英皇俱乐部,英皇是本市最大的的士高舞厅,也是音响最好最HIGH的一家,带有包房,里面小姐和陪酒女特别多,本市的人一般泡夜店都到这里。我打电话给英皇的内保经理钢蛋,让他帮我订个卡座。钢蛋很爽快,满口答应,还说我来了要请我喝两杯。钢蛋是我的小学同学,从小学就爱打架不爱学习。钢蛋虽然脑子笨,但打起架了跟发了疯一样,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下手特别狠,因此从小就有很多人怕他。钢蛋小学毕业就出来跟着街道上的流氓混社会,慢慢混成一个街道的流氓头,后来被英皇的老板看上,当了英皇的内保经理。说内保经理是为了好听点,其实就是看场子的流氓头儿。我上初中后去了省城市一中读书,和钢蛋的联系少了,但每次回来都会去找钢蛋玩,他去省城也会找我,算是二十多年的铁哥们。,这件景泰蓝花觚高四十厘米,器形采用的是商周时代的觚形,满身五颜六色、花团锦簇、金碧辉煌、繁花似锦,大气磅礴,美不胜收。见到这尊景泰蓝花觚的瞬间,曾子墨也是被震撼到了。逛店的三四个藏家富豪们纷纷围了上来,冲着景泰蓝花觚指指点点,眼露羡色。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今时今日,像这般明代珍宝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曾子墨在徐文章的提醒下戴上手套,上手花觚抚摸,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的异样笑容,嘴里不住的赞叹。“真漂亮。太美了。”“就是她了。我爷爷一定会喜欢。”“一定会!”在经过曾子墨的同意后,旁边的几个富豪藏家们也戴上手套,拿着专业的鉴定眼镜上手把玩。每个富豪都对这尊景泰蓝花觚赞不绝口,不住夸赞。若不是因为古玩行里的规矩,几个富豪怕是就要砸出天价当场抢了这尊花觚。“这尊花觚是高卢雄鸡国回流来的,我花了很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曾总所托。”“原持有人是帝高卢雄鸡国没落贵族菲尔斯男爵。他的祖辈当年是驻安南国的外交官。”“此件花觚就是当时的两广总督所赠,放在家里已经一百多年。”“来历明确,有据可查,传承有序,百分百真品无疑。”“谢谢徐老板,我非常满意,包起来吧。”徐文章点头微笑,将景泰蓝放回木盒里。而曾子墨则拿出了支票。一桩生意就要达成。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光绪民仿景泰蓝也能冒充景泰皇帝了?”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一愣。一起转过头来,不远处的茶几旁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少年。曾子墨嗯了一声,几个富豪藏家微微一愣。博雅斋老板徐文章却是脸色一沉。“你是谁?”“你说这尊景泰蓝花觚是光绪时期民仿的?”笑容可掬的徐文章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博雅斋在锦城甚至全国古玩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我徐文章在锦城收藏协会也添居副会长一职……”“我们博雅斋从不卖假货。我徐文章做了三十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旁边几个富豪藏家纷纷点头附和。“没错。我跟徐老板打了几次交道,都是真品无疑。”“我从徐老板手里收的那幅黄宾虹《松山图》可是赚了不少呐!”“徐老板的人品,我们信得过!”徐文章面露得意,冷蔑的瞄了瞄金锋,讥笑嘲讽。“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金锋淡定从容的回应说道。“听这么一说,那就不是你徐老板的人品问题……”“而是,你的眼界毛病!”徐文章面色顿变,冷厉说道。“我博雅斋有个规矩,只要鉴定是假的,我博雅斋假一赔十!”金锋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慢慢扭头过来,面色冷峻,淡淡说道:“假一赔十!?”“你赔不起!”虽然金锋穿着一般,甚至有些褴褛,膝盖下面破了一大块皮,血迹斑斑。但金锋的所说的话清冷如寒冰,众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徐文章脸色唰的下再变。指着金锋冷冷说道:“你——好大的口气!”正要说话间,曾子墨却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走到金锋身边,剪水双瞳柔柔的看着金锋:“你……你懂景泰蓝!?”金锋点头:“懂!”曾子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光绪年的?还是民仿的……”“你……你都没摸过……”金锋转过头来,眼睛直视曾子墨。曾子墨被金锋那深邃如海的双眸一刺,心房一震。忍不住垂下臻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金锋淡淡说道:“你有!”曾子墨呼吸顿时一顿,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来!眼前的金锋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山,冷酷无情!金锋起身走了过去!边走,金锋边说。“景泰蓝始于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忽必烈西征时由阿拉伯传入中原,盛于宣德景泰,到康乾三代达到顶峰……”“制作工艺复杂,经过锤胎、掐丝、填料、烧结、磨光、鎏金等多项工艺。”“每项工艺都有极高要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徐文章冷笑迭迭:“哟,看不出来你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行。”“你倒说说,我这景泰蓝怎么就不是景泰年而成了光绪了?”“还是民仿?”“你有什么证据?”金锋手一把抄起景泰蓝花觚,横在胸前。众人面色一变,正要阻止。金锋屈指在景泰蓝花觚上轻轻一弹。景泰蓝花觚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但见金锋这个动作,一旁的徐文章猛地间收紧了双瞳。横抱曲弹!这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在十年一度的全国古玩大会上,见过一个人用过。那人是全国古玩行里的泰山北斗。这时候,金锋沉声说道。“光绪年间,八国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行欧美,一时间官作民仿盛行……”“其中就有一家叫老天利的民间作坊,生产的景泰蓝在芝加哥世界贸易博览会和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拿了两个第一……”这话出来,富豪们眼睛纷纷一亮。满脸气愤和鄙视的徐文章也在这一刻心头一凉。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却是谈吐惊人,说起景泰蓝的历史来更是如数家珍。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个古玩行的老玩家对景泰蓝的历史也只懂了个七八分。会那一手横抱曲弹绝技,更能说出老天利这三字的,绝对是高手!难道……徐文章心里泛起一阵不详……嘴里却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凭什么说这是民仿?”“我做了热释光和器物分子鉴定,这件花觚成份与明代景泰蓝成份几乎就没有差别……”金锋神情冷漠的说道。“我说过,你的人品没问题。”“你——的眼界……”“——太差!”金锋手握景泰蓝花觚,手腕一翻,花觚在手腕上转了一圈,轻轻落下。这一手绝活出来,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明景泰蓝从宣德开始,所有填充釉料采用的都是极其珍贵的松石绿。”“而这种松石绿,乾隆之后便已绝迹”说到这里,金锋大步走到一方博古架,取下一件民国时期的景泰蓝胭脂花盒。回到原地,将两件景泰蓝放回条案,冷冷说道:“自己拿挑刀挑原料看!”《宝可梦人生》《青春有辞》《岳两女共夫》《作精偶像是大佬》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商业体育赛事审批》。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59065_739073.html
商业体育赛事审批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