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ba赛事怎么不直播的 目录共6589章

首页

cba赛事怎么不直播的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4146章 醒来后

cba赛事怎么不直播的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一句“开工”之后,蓝昊拿着紫砂壶坐在院子中喝起了茶,不多时南宫岩来了,蓝昊请到客厅很恭敬的问道:“将军可否满意?”“很好,你为我建造的家非常不错,我还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南宫岩说的严肃。蓝昊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军有什么吩咐就说,又不是外人。”套套近乎没坏处,南宫岩在灵人的世界身份挺高,而且送给蓝昊的金子卖了二十多万呢,求他办点事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战场上厮杀二十年,妻子和孩子在家等我二十年,最终也没能回到家中照顾他们,给你留下的金丝珍珠耳环本来是一对,我的后裔有一对,如果碰到了麻烦你照顾照顾,我也不是白求你的,和我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有大生意给你。”蓝昊彬彬有礼,向南宫岩鞠了一躬,极力控制心里的激动:“将军受我一拜,您太照顾我生意了,我们现在就走。”到门市房交代张琦几句,蓝昊开车带上南宫岩到了一处大宅,在蓝昊的印象里石头城可没有这处古香古色的大宅。“将军,这宅子气势恢宏,身份一定高贵。”“进去小心说话,这是公主府邸,石头城六朝古都多少王公贵族都有府邸,底蕴深厚,你的通灵商店以后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等着你赚。”蓝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抱了一下南宫岩,结果可想而知,抱了个空,脑袋磕在了车窗上:“哎呦,又忘了!”南宫岩摇摇头,下车带着蓝昊敲响了大宅的门,开门的人让他们稍等一会儿,五分钟后才带着南宫岩和蓝昊走进公主府。到了客厅,蓝昊一直站着,很快公主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到了客厅,南宫岩和蓝昊同时行礼,公主摆摆手让他们坐好。蓝昊可不敢坐下,怕摔到地上:“公主我站着就好,不知公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灵人世界的大人物也是大人物,都是送钱的财神,蓝昊毕恭毕敬。“蓝老板很会来事儿,南宫将军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今年的寿诞就由你来准备,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去管家那领了要准备的物品,准备好了南宫将军会告诉你怎么领钱。”蓝昊再次向公主行了大礼,随着管家退出了大堂,来到账房领了物品清单,清单是一个小本子至少有上千件的物品需要准备。“好好做,少不了你的好处。”管家眯缝着眼睛,眼神有些怪异。蓝昊脑子一转,对管家说道:“陈管家,我会特意为您准备五十刀纸,如果明天您有空可以到我店里,会叫经理给您把事办了。”“后生可畏,做人蛮机灵的,我现在带你出去,南宫将军还要和公主谈事情。”陈管家带着蓝昊出了公主府邸,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南宫岩才出来,上车后蓝昊问道:“将军,她是哪个朝代的公主?”南宫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蓝昊:“陈国公主,你有福了。”话简单实用,蓝昊开车返回蓝家祖宅,把南宫将军放在门口,蓝昊独自回到祖宅之中马上叫张琦关店。“张琦叫大家都过来,发财了知道不,来了一笔大生意,要把这次的生意做好,我们能重新装修店面了,而且每个员工的奖金都翻倍!”蓝昊激动,张琦脚下都快飞起来了。所有员工都到了蓝昊面前,蓝昊必须和大家商量,他想不周全的事有两个掌柜和张琦呢,拿出清单小本放在大家面前:“都看一看清单,我门需要准备的物品很多,但是我相信大家的能力。”看到清单之后一个个的都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清单上的物品太多,要在一个星期内准备好,凭蓝昊和张琦肯定不能完成,而且蓝昊的通灵商店刚刚开张,没有和扎纸工厂或是店铺打通关系,办起来非常困难。“夏白化,董航庆你们两个都是做生意的老手了,这一单要做起来一周之内能完成吗?”夏白化吭哧半天才说道:“不好办,如果能有一个十个人的扎纸铺子能完成,要蓝老板去联系了。”商量了半个多小时,问题只能蓝昊和张琦两人自己解决,夏白化和董航庆都帮不上忙,面临这么大的单,困难也摆在了眼前。蓝昊摆摆手让夏白化他们几个灵人员工去休息,趴在桌子上瞪着张琦,张琦一脸的无奈:“蓝哥,我只能尽力了,明天我门去石头城双峰区找找张老爹,绝对的手艺人,清单上的物品都会做,可他岁数大了,到哪去找十几个人来准备无解。”“想不出来怎么办?睡一觉就解决了。”蓝昊闭上眼睛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琦愣了半天不知道蓝昊这是什么节奏。做早餐的任务道了张琦的身上,后院可还有个林妹妹等着吃饭呢,两个小时后,林语苏黑着脸,张琦一脸无辜,两人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打着呼噜的蓝昊,都没有动筷子。“蓝昊,你快点起来,我饿了!”林语苏声音洪亮,蓝昊跳了起来,手太急把桌子掀了起来,黑乎乎的面条腾空而起落在了蓝昊的脑袋上。“哎呀,烫死我了!”蓝昊疼的直叫,林语苏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张琦双手拿着筷子在蓝昊的脑袋上乱夹。捣鼓了两三分钟才弄好,蓝昊已经成了爆炸头,林语苏依旧笑个不停:“哈哈哈,太时髦了,哈哈哈……”攥紧了拳头,蓝昊又慢慢松开:“唯小人和女子难侍候!”说完逃出了餐厅奔向厨房,三下五除二三碗西红柿鸡蛋面呈现在了林语苏和张琦的面前,张琦给蓝昊竖起大拇指:“蓝哥你的手艺没得说,我刚才做得可惨了,林姑娘给我胳膊打起包了。”撂下筷子就给蓝昊看,蓝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好男不和女斗。”“蓝昊,还钱!”尖叫声从林语苏嘴里喊出来。蓝昊赶紧夸林语苏美,漂亮,能用的词都用上了,总算是平息了她的怒火,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不能起内讧。“找小姑娘的事,我会全力帮助可以不?”蓝昊站起来到林语苏旁边毕恭毕敬的说着。“看你有诚意,暂时不要你还钱,不过你要陪我去范庄。”“我的姑奶奶,这周不成,我得赚钱呀,刚来的大单,除非你不想要钱了。”欠林语苏的钱事小辫子,也让蓝昊成了大爷,林语苏不得不妥协。“那我叫晓东陪我去。”张琦见两人在面前斗来斗去,悄悄滴走出餐厅,怕自己在两人中间躺枪,等了十分钟出来的事蓝昊,嘴里嘟囔着:“又让小白脸钻了空子。”“蓝哥,单子重要呀,那可是陈国公主,不能得罪,我开车现在我们就去双峰区找张老爹,他和我有点渊源,到了之后或许我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走走走,等我赚了这一单非要小白脸好看,你说我对林妹妹多好,她怎么就对那个小白脸情有独钟呢?”蓝昊一边走一边问张琦。张琦打开车门,到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说道:“爱情我不懂,据说死不要脸就能抱得美人归,蓝哥我看好你。”“你说的对,坚持到底,死缠烂打,就不信斗不过那个小白脸,关键我比他长得帅。”。蓝昊家的祖宅地理位置不是太好,但好在是自己家的房子,做好了广告牌放在门口,偶尔会有一些人来卖香烛祭祖拜神。不过蓝昊可不指望这些祭祖拜神的人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白天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晚上就来了精神,他的店铺可带着两块招牌呢,活人钱不好挣,死人的钱来了就是一大笔。通灵商店开业第三天晚上,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蓝昊面前,张琦很疑惑蓝昊在和谁说话,还做了请的姿势。“老伯您来了,那天见你咳嗽,不知道好了没有?”蓝昊很客气,进店的是他晨练时遇到的老伯。张琦小声问道:“大师,你和谁说话呢?”蓝昊摆摆手让张琦到一边看着不要说话,因为张琦没有开天眼,看不到坐在椅子上的老伯,张琦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蓝昊古怪的行为。“小伙子,不要忙活了,我不喝茶,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老伯开门见山。“老伯您有事就说话,想要什么店里随便选,我立马就烧给您。”蓝昊站在老伯旁边恭恭敬敬。“我是将军南宫岩,战后归家遭遇不测,落下这咳嗽的毛病,求你的事是把我的骸骨找个好点的地方下葬,找到骸骨之后,那些金银细软就归你了,不过我随身带的那把剑你要把它和我葬在一起。”“没问题南宫将军。”南宫岩给蓝昊写下了骸骨所在,张琦看到桌子上的笔竟然自动写字,捂住嘴巴不敢出一点声音。笔停了之后,蓝昊做出了送人的姿势到了大门口,回来后张琦问道:“大师,我刚才见鬼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们生存的世界周围还有一个灵人的世界,也就是你说的鬼,我们现在就是和灵人做买卖知道不?”张琦听着都害怕,可又一想蓝昊是大师,不是凡人,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壮着胆子说道:“大师,能不能让我看看?”蓝昊自己的天眼都是蓝洪开的,他哪里会给张琦开天眼呀,憋了半天不得已把蓝洪给叫了出来,蓝洪让蓝昊把祖宅仓库里的牛油给张琦眼睛上抹点就好。恭送蓝洪回到吊坠中,蓝昊把仓库里的牛油拿来给张琦的眼睛抹了两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门口青面獠牙的大汉、脸色苍白的贵妇、蹦蹦哒哒的小孩各色灵人行走在街道上。心里面害怕,张琦也不敢说,正愣神呢,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问道:“这位小哥,纸钱怎么卖?”“二…二十块一…一刀。”嘴结巴的都不成句了。蓝昊走过来笑眯眯的对姑娘说道:“姑娘长得漂亮,便宜点十块钱一刀,不知道姑娘怎么付钱呢?”“韩家庄,第三户东面墙,左边数横十一竖十一,那块砖挪开,盒子里有一对金耳环你看能买多少刀?”姑娘说完还给蓝昊抛个媚眼。蓝昊赶紧招呼张琦:“张琦,快给美女来十刀纸。”说完到后院滚出一个大铁通,放在院子中,用来给灵人烧纸,当即数钱走人,钱货两清。张琦抱着一摞纸钱到了蓝昊身边开始给姑娘烧纸,一刀纸一百张,张琦在这烧了二十多分钟,蓝昊就在那和姑娘说话,逗的姑娘咯咯直笑,答应为蓝昊的通灵商店传个名。纸烧完后,姑娘带着钱走了,蓝昊把店门关上对张琦说:“你看看死人的钱好赚吧?”“大师,好赚是好赚,也够吓人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活儿干好,不会让你失望。”张琦拍着胸膛,踌躇满志,跟定了蓝昊的样子。“那以后就不要叫大师了,叫我蓝哥,赶紧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去拿金耳环。”找骸骨的地方有点远,排在金耳环之后,两人休息到上午十点,带上工具直奔韩家庄取金耳环。蓝昊第一次取灵人的钱,心里也没底,打车到了韩家庄,两人傻眼了,韩家庄至少几百户人家,第三户在哪他们摸不清楚。“蓝哥,现在怎么办?”“鼻子下长嘴干嘛的,不想赚钱了?”蓝昊一顿黑,张琦麻溜找人问第三户在哪。路人还是比较热情的,带着蓝昊和张琦到了第三户,门板干裂、杂草丛生呈现在眼前,张琦问路人:“小哥,这家怎么会这样呀?”“一看你们就不是韩家庄的人,我也是到这办事的,但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女人被丈夫抛弃,上吊自杀,院子就荒废了,你们最好离这远点,经常闹鬼。”话撂下后就走了,不管蓝昊他们是不是听他的忠告。路人走后,蓝昊和张琦相视一笑,有人住在院里还不方便呢,大家都知道是凶宅,事儿就好办了。带着工具进到院子里,杂草用脚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来到东面墙下,蓝昊指指左边:“张琦你横着数,我竖着数。”蓝昊原地不动,张琦走到左边慢慢的向蓝昊靠近,两人碰到一块,同指一块砖,张琦拿出铁钎,蓝昊砸了三锤子,砖松动了。把砖拿出来,张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蓝昊取,张琦心里害怕,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到他身上,蓝昊就不一样了,在张琦的眼中蓝昊的道行高深莫测。伸手拿出小盒子,蓝昊打开一看,明晃晃的金耳环躺在盒子里,蓝昊高兴,张琦更高兴。“蓝哥,我算是服你了,干什么买卖也没有我们这买卖赚钱,十刀纸才几十块,转眼就就换回来十几克金子。”“赶紧溜吧,收拾收拾晚上我们还赚大钱呢。”金子到手,蓝昊彻底相信了蓝洪的话,死人的钱好赚,而且眼见为实,张琦对蓝昊更加深信不疑,在蓝昊后边跟着脚步声都不敢太响,怕吵到了蓝昊。回到祖宅,蓝昊拿出地图开始查找南宫岩给自己留下的地址,他的骸骨就埋在虎庄,当年是不慎坠落悬崖,几百年过去了,骸骨已经被流水泥沙埋起来,找到地址容易,找到骸骨不容易。“张琦,你在咱们石头城转的地方多,知不知道虎庄这个地方?”蓝昊这么多年都在市里转悠了,荒山野岭的哪知道呀,张琦就不一样了,挖坟、移坟大多都在野外。“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前些年那里出过老虎伤人的事,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地界都不敢有人有人靠近,已经有四五年了吧。”张琦说起这个地方脸上带着严肃。蓝昊沉默了下来,开始琢磨南宫岩骸骨所埋的地方,张琦都知道虎庄危险,许下的金银细软到底该不该去拿,拿不定主意了。“蓝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位南宫将军的事为难呀?”“没错,钱是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冒险呀,谁知道老虎是不是还在虎庄,万一我们去挖骸骨,老虎出来把我们给当肉吃了怎么办?”为难的时候,蓝洪突然出现在蓝昊面前,脑袋上又多了个包,张琦见怪不怪了,跟了蓝昊这两天时间,蓝洪可没少揍蓝昊。“你个臭小子,死者为大,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得办喽,危险也要去,老将军已经曝尸荒野几百年了,把他重新安葬是积德行善!”蓝洪一脸的愤怒,说的蓝昊羞愧难当。。  当萧逸回来的时候,看着围观的人群,他知道就是他家出事了,把人群分开,朝着家就跑去。“住手”萧逸看着家里乱成一团,赶紧跑过去抱着丫丫。“你没事吧”面对萧逸的询问,小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显然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止一两次了。“回来的刚好,还钱吧”“你抱着丫丫站旁边,有什么事情我来解决”小七被萧逸说的一愣,萧逸让她站到一边,他来解决?以前他不都躲在后面吗。“刚才谁动的手?”萧逸没有看着小七脸上的手印,脸色很不好看。“是老子动的手怎么样”啪的一个耳光,让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萧逸说动手就动手。“你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打,今天给你涨点记性。要钱就有要钱的样子”小七听着萧逸的话,内心有股暖流划过。“好好,只要还钱,老子这一巴掌也认了”“时间到了吗”“提前三天上门要账,这是规矩”“什么狗屁规矩,老子只知道时间没到就别来骚扰老子的家人”“你特么找死,早就忍着你了,现在没钱你说个毛啊,弟兄们打”“我看谁敢,日期没到说破天都没用,让丨警丨察来评评理”本来冲冲欲动的小混混,一听到丨警丨察就僵住了。他们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看着萧逸这么强硬有点骑虎难下。“你有种,三天后钱还不上,老子新仇旧恨一起算,我们走”为首的小混混,恨恨的看着萧逸,留下一句狠话离开了。“你抱着丫丫先进去,我把屋子收拾收拾”“屋子我来收拾,你安慰安慰小丫头,自己也处理下脸上的伤。还有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想搬什么就搬,你保护好自己和丫丫就行”收拾屋子?关心自己?小七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逸,什么时候萧逸关心过自己,还帮收拾屋子?“算了,我帮你”萧逸看着愣住的小七,叹了一口气这个傻女人。萧逸朝着厨房走去,想煮个鸡蛋给小七敷一下,可到了厨房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想着外面的凌乱和厨房的空荡,萧逸鼻子一酸,这个傻女人跟着自己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三天两头被上门要账,还要照顾孩子和自己这个赌鬼,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和自己离婚,都能说明这是个好女人。前世的萧逸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却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女人,默默的付出,从不抱怨。“再不能让这对母女过苦日子了,至少物质上”“不是说我来打扫吗”“反正也没事,习惯了”“过来”萧逸没有再纠结谁打扫的问题,让小七过来。“干嘛?”“还能吃了你不成”小七怀着疑惑的表情朝着萧逸走去,萧逸把手里面的热毛巾轻轻的敷在了小七的脸上,小七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怎么了,是不是很疼”“没.......没”“还说不疼,都流泪了”“我.....我是高兴的”萧逸一阵无语这个啥女人,也太容易感动了。小七内心感觉甜甜的,萧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对他好过。“我帮你吹吹,这样好的快”萧逸嘴唇都要贴在小七脸上了,小七看着萧逸认真的样子,脸红了,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爸爸,丫丫也要吹吹”“好,爸爸给我们的丫丫也吹吹”听着小丫头奶声奶气的声音,萧逸笑着一把抱过了小丫头,对着丫丫脸就吹。“咯咯,爸爸痒,痒”“妈妈,爸爸欺负丫丫,坏爸爸”丫丫一会儿把头靠在萧逸怀里,一会儿把头靠在小七怀里,笑个不停。萧逸的心都快被化了,看着开心的母女,他觉得有老婆女儿似乎也挺好啊。“以后我会对你和丫丫好的,不会让你们再过苦日子了”“你不赌就是对我和丫丫最大的好”“我......我”小七显然对他还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求他不赌。“对了,我们厂里面招保安,待遇还不错,我明天和领导说说应该没问题”“再说吧”萧逸前世是什么身份,就算是现在落魄了,也不会去当保安啊。只是和小七的关系刚有点缓和,他要是直接拒绝的话,肯定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他想融入这个家,因为这个家给了他前世所没有的东西。“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明天有消息了,你一定要来啊”小七生怕萧逸反悔,也不管萧逸什么态度,就直接敲定了。萧逸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现在想着如何把这三千块钱还了,这个年代三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一觉的睡得特别踏实,当萧逸起来的时候,小七已经带着丫丫上班去了。想起昨天的话,萧逸知道小七还是不放心把丫丫交给自己。看来取得小七的信任还有很长的路。“哥你找我啊”“恩,找你有点事”“哥,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没二话”“我就喜欢你这点”“嘿嘿”三宝露出憨厚的笑容来,在萧逸接触的人中,也只有三宝是正经人,其他不是和他一样的赌徒就是家里有点钱游手好闲的人。三宝和萧逸的认识也很偶然,三宝没有什么正经工作,骑三轮车指靠苦力帮别人拉东西。有一次三宝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了,是萧逸帮他解围的,三宝也是个有心人,一直很感激萧逸,只要萧逸有需要三宝都二话不说。“走,咱们去找苏少杰”“这.....这,我还是不去了,你们说的我也不懂,我也不喜欢赌博”“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帮哥拉点东西”“这事包在我身上”萧逸认识的人中苏少杰算是有钱的,家里卖家具,以前和萧逸混一起,这家伙好面子,也滑头的很,每次都是他占萧逸的便宜。昨天萧逸就想到这家伙了,家里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苏少杰家里不就卖家具的嘛,自己找他拉点也不过分吧,再说又不是不给钱,只是迟点。“萧逸你怎么来了,这两天都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小子撇下我自己快活去了”“哪有,这不是想兄弟你了,一起吃个饭”“好啊,咱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聚聚了,等我去换件衣服”三宝和萧逸很快就找到了苏少杰,看着苏少杰浮夸的样子,萧逸就忍不住想笑,这小子一听有便宜占就跳出来,只是希望一会儿别哭。三宝拉着萧逸和苏少杰,苏少杰这小子刚开始还很嫌弃三宝的三轮车,被萧逸说这是看不起我啊,这才消停下来。“哥,这家就不错,要不就这?”“转了半天了,我觉得三宝说的这地也不错”“不行,这档次怎么能对得起咱们哥几个”萧逸很是不满意,这让三宝和苏少杰很是诧异,难道萧逸发财了,这是苏少杰的想法,三宝则是犯难了。“哥,这......”“没事,三宝你拉你的车就行”看着萧逸的样子,三宝也很是无奈,只得继续往前蹬。。精疲力尽后,我松开了牙齿,感觉到他也放松下来,然后将我放在床上。他合衣躺在床上,这是要同床的表示吗的?我爸才刚死,他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我不会动你!”庄逸阳的声音透着疲倦,根本没有管出血的伤口,很快就睡着了。我缩在床上一角,抱着腿坐在那,看着他的睡颜。坦白说,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睡颜都是碾压杨瑞。安静的夜,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明知道这样的男人就如罂粟,沾上就会戒不掉。可就是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如果,如果我没有离过婚,是不是可以争取一下?这个念头冒出来,我立刻拍拍自己的脸。别傻了,那是天上的星星,凡人怎么可能摘到?那一夜本来就是个意外,而且如果我对他动心,我爸在天之灵都会变成雷电劈死我。困意来袭,我睡在了床的最边上,离他远远的。不敢靠近!然而第二日醒来,我却睡在他怀中,并且是主动地抱着他。我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的唇离我不到一厘米,我鬼使神差地亲了一口。看到他的眼睛要睁开,吓得赶紧闭上眼睛,装作睡觉。一会,他帮我盖好被子,就起来了。“我会尽力对你好,直到这个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想太多。”庄逸阳看出来我是装睡,依旧很温柔。我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对我好?怕我不生这个孩子吗?完全没有必要,他不是握住我母亲的生死,我还能反抗吗?“医生说了,父母感情好,生出来的宝宝才会聪明可爱!”庄逸阳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一脸懵逼的状态下离开。这个理由我给满分!“可我没有父亲了!”我低声说着,再也没有父亲了。庄逸阳没有说话,沉默地出去了。我爸的死,成了我们之间跨不过去的鸿沟。很快孩子就满三个月,那些保胎药也就不用吃了,庄逸阳允许我可以出去走走。我就想去逛逛母婴店,亲手给孩子挑一些用品,不用庄逸阳的钱,是我送给孩子的。哪怕最后必须要离开,我也希望可以多做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杨瑞跟许琴,很显然对方也是来买东西的。看许琴那肚子得有六个月了,而我跟杨瑞离婚不过才两个月。孰是孰非,现在那些人该明了。我并不打算跟他们纠缠,转身就走。但许琴却拦住了我的路,“林靖雯,你现在攀上庄总,真是不一样!将我们往死里逼,瑞龙破产,你高兴了吧!”瑞龙公司破产?这个消息我还真是不知道,一直都没有去处理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谁知居然破产了。这样更好,我得不到,大家都别要了。“高兴,我当然高兴!说明我是个旺夫的女人,而你是个灾星!杨瑞离了我娶了你,就只能是一败涂地!”我确实高兴,看着杨瑞那衰样,别提多爽。曾经视如生命的男人,现在不过是一根稻草,遇见还可以踩几脚。“雯雯!”杨瑞这次倒是没有骂人,反而拉住要骂人的许琴。让我有些意外,这次又想算计我什么?“请叫我林小姐,好狗不挡路,让开!”我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直接将店门口给堵住了,这是什么意思?梅子姐扶着我,小声问我,要不要动手,我示意她再等下!“杨瑞,你什么意思,拦着我让这贱人骂我!”许琴推开杨瑞,就想要来打我。梅子姐抓住她的手,我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光。“做小三,就应该躲起来,这巴掌是教会你怎么做人!”我离婚前后都没有去找许琴的麻烦,是因为这个男人脏了,我已经不需要。可不代表她有资格对我耀武扬威,还来辱骂我。“我小三,你林靖雯不照旧是个小三,庄逸阳可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凭着肚子就可以嫁给他吗?简直就是做梦!”许琴捂着脸,想要动手,有梅子姐在,他们两个都不是对手。庄逸阳有未婚妻?这件事我从未问过,也不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有未婚妻才不正常。小三,这两个字对我打击性比较大,我爸妈为何那么反对,就是怕我成为小三。本↘书↘首↘发↘追.书.帮↘而现在对于庄逸阳未婚妻来说,我不就是个小三吗?杨瑞给了许琴一巴掌,看着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我都没有任何快,感。完全陷入小三这个身份中,我爸死亡的画面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开始了浓烈的自责,疯狂地打我妈的电话,可那边一直都挂掉,最后直接关机。她是有多厌恶我这个女儿,眼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雯雯,你别哭,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们复婚好不好?”杨瑞从后面追过来,独身一人,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恶心。我擦干眼泪,咬牙切齿地说,“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闹到医院,我爸就不会死!”庄逸阳有错,杨瑞就是有罪。我千里迢迢地嫁给他,他却那样对我,明知道我爸生死关头,还闹到医院去,这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不是人!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杨瑞突然拽起我的手抽他的脸,我嫌脏往后退。他就自己抽自己,很快脸就肿起来。我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杨瑞,你不爱我就该放了我,而不是设计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往事不堪回首,我再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他今日是做戏,还是真心悔改都跟我没有关系了。回到庄逸阳的别墅,我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他今日在阳城,打电话来一起吃晚饭。他对孩子非常重视,但凡有时间,就会来多陪陪我们。有时候还会非常神圣地摸摸我的肚子,倒是没有太多逾越的动作。“你未婚妻是谁?”我有些恐慌他的未婚妻,那可是我未来孩子的妈妈!性格好不好?会不会虐待孩子?任何一个女人怕都不会喜欢老公的私生子吧!庄逸阳诧异地看着我,“不要胡思乱想,这跟你没关系!”我摸着肚子,勇敢地对上他的眼睛,“她是我孩子的妈妈,当然有关系!”如果她不好,我拼了命,也不能将这个孩子给他。我才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周思颖,孩子不会给她带,我自己带!”庄逸阳给了一个承诺,但我却不能相信。“如果她找到我,我该怎么处理?”我的存在,迟早会被人查到,庄逸阳基本上都在这里休息。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到。“不用怕,保护自己就好!她不会在意这些的。”庄逸阳随意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很吃惊。他的未婚妻不会在意我的存在吗?如果说,女人对小三不在意,那就一个可能,他的未婚妻根本就不爱他。,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王妃出山要翻天》《白月光与小确幸》《岳两女共夫》《暖阳如霍》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cba赛事怎么不直播的》。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85286_942371.html
cba赛事怎么不直播的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