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巴萨西甲联赛冠军次数 目录共1815章

首页

巴萨西甲联赛冠军次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2073章 醒来后

巴萨西甲联赛冠军次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mypupil.org

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突然手电筒在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听虎子喊道:“老陈,还楞啥呢?快出来啊!”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爬,虎子一伸手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我到了上面就开始提裤子。就听虎子说:“多亏虎爷还是童子身,老陈,要不是我守身如玉,今天你就交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白过来那场雨是什么了,我说:“我槽,我说这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呢。”“最近水喝得不多。你就将就点吧。”虎子说着,用手电筒照了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芦这时候脸朝下,趴在了棺材里。她竟然一动不动了。虎子说:“老陈,封棺。”我被吓傻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哪里还有力气,但是又不能不干。只能咬牙把棺盖推回来盖上,虎子用斧子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把椁盖又拽回来,推进去之后,封好。之后用河沙将坑填平了。这一套干下来,东方见白。大风还在吹着,很快就把我俩弄出来的痕迹给吹平了。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的脸上,出了汗之后粘上灰土,已经不像样子了。从他就看得出来,我自己也是这个德行。虎子和我坐在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说:“老陈,你跟我去北京吧。我估摸了一下,一个金簪子,还有那块牌子,怎么也能值个万八千的。我俩有本钱了,可以做点小买卖。”我说:“没户口能行吗?那不成了盲流子了吗?”虎子说:“你不和我回去的话,这两件东西我俩就分了。干脆我俩就抓阄,抓到啥就是啥。”说着,随手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子,一大一小,他把手背过去,然后把两只手伸出来说:“老陈,抓到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簪子。”我伸手点了点左手,他两只手同时松开,我选的是大的。他从挎包里把牌子拿出来递给了我。这金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公分长,上面有看不懂的文字。虎子说:“好像是契丹文,这东西八成是辽代的。千万别当金子就这么卖了,这是文物。”我点点头,把牌子在袖子上蹭了蹭之后,塞到了大衣里面的口袋里。我俩回去大龙沟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虎子去找队长请假,说自己肚子转着筋的疼,拧着劲的疼,让我护送他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候就是这把戏,俩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假装肚子疼,一个假装护送回家。之后俩人就去河套摸鱼去了。我和虎子离开大龙沟背着行李往回走,先回了我家。我家就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了我会喘气,连耗子都没有。曾经何等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这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代家里变迁的事,先说正题。)虎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说:“老陈,你还是跟我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人,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能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京能干啥?”虎子说:“有本钱了想干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开个书店。现在金庸、古龙、卧龙生写的武侠小说多火啊,我们连租带卖,在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成问题。”“那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说。虎子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志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这样,你在家里要是呆腻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三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疙瘩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上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虎子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的公共汽车,送走了虎子。我回来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了一垛柴火。靠着东家借西家挪来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借给我了。怎么办呢?我现在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县里。在县里饿着肚子走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到合适买家。有那种摆地摊的老头,看了东西之后,直摇头,给我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实在是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行,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到了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一国的,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杖,有人下种,有人施肥。我孤身一人,根本就种不成地。想种地,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我给虎子写了一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的回信,他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好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车站接我。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一粒粮食了。我去火车站买票,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这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分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的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到北京站。村里有一部手摇电话,我给村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室的门。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说找虎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我是虎子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去北京,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那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衣服,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的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的嫁妆带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还有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书,虽然看不太懂,但这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我把那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裤衩子上,都说火车上有很多小偷,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西不能丢。从这天下午我就断了顿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粮食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天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也是从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着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着。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去抱柴火烧炕,把炕烧热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心生一计,去敲响了隔壁的大门。经过商量,他们给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门口那一堆粪送给隔壁了。也就是这几块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车站,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没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根本是走不到火车站的。上了火车之后,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点开出去。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分钟,这三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个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出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外,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我穷怕了,也饿怕了。没出过门,更没坐过火车,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我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半岛机场:“好了,多多就送到这里了,多多在这里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事业进步,步步高升。”“谢谢帅气的多多导游!”跟一行从国内来到半岛旅游的游客愉快告别,没有老土的那种相拥而别,更别说两眼泪汪汪的送别了。毕竟一转身,说不定就是一辈子了。如果不是特别的缘故,谁会跟相处了几天的工作人员再约出来见面呢?从前的车马很慢,慢到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现在的微信好快,快到一天可以爱好多个人。钱多多收拾了一下矫情的心理,就打算转身回家洗澡嗨皮去了。正常旅游旺季的时候应该是一团接一团,比喻说现在刚把上团的游客送走了,现在就应该接待下一团的游客才对。不行的话,明天就要上团了。但钱多多作为一个做了年的导游,而且存款多多,收入多多的老导游!他还需要那么拼命嘛?当然不需要了,一人吃饱,全家乐悠悠的单身男青年,怎么可能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工作中???钱多多一般都是一团结束,然后休息一到两天然后再继续工作,除了开始没有梦想而变得有点闲鱼之外。最重要的是,钱多多一直觉得,做导游这个行业一定要每一个团都要抱着充足热情的心态去接待。只有这样,游客才会心甘情愿的打开他的钱包,拿出他的手机扫码购物自费加点。作为一个地小人多的国家,半岛这里主要的支柱产业是什么?旅游。高新产业。娱乐业!在半岛机场天天都会看到偶像明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接机口看到一大堆粉丝也不用感到好奇怪。钱多多刚好走到接机口打算坐地铁回家时候,听到一阵激情的呼喊!“软软欧尼,看这里!”“小太阳,你最性感了!”“小鹿小鹿,面门担当!”哦,原来是半岛最出名的女子组合少女时代!看美女,谁不喜欢?而且还是钱多多当年为之努力学习半岛语言的动力来源。本想赶快回家的脚步停下来了,看一看美女也不错嘛?钱多多以前是一枚狂粉,但经历了不时爆出的娱乐圈丑闻,加上有成员退团,现在更加变成了恋爱时代了!对于偶像,钱多多一贯保持着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态,毕竟离开了那光耀的舞台,背后谁知道是怎样的男奸女娼?不过老实话,队长真的好小个。小太阳短头发不是自己的菜。面门担当得确不愧半岛第一美人有力的竞争者。至于小忙内,你确定不是睡觉睡多了?怎么脸都肿了??钱多多在那里暗暗的品头论足一番,直到她们离开后才赶紧的去坐地铁。同事那个闷骚老王他可约了今晚去吃烤肉。对于这种好事,钱多多可不会错过。因为在半岛消费最高的除了租房之外,最大的支出就是吃肉了!!钱多多回到了美美小区,这里属于当地一个比较好的小区,一房一厅这边一个月租金也要万。但人的追求是什么?不外是衣食住行。如果有能力的情况之下在这些委屈了自己,那赚来的钱又有何用?钱多多步入电梯的时候,电梯里已经有一个美女在那里等待着。她戴着帽子,口罩,墨镜,可以钱多多多年看片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肯定是个美女!可惜,再往下看,一马平川,这妹子身高肯定是够的,钱多多米的身高,她没穿高跟鞋都到他脖子位置,应该是米左右吧。可惜了,又是一个林平之。虽然只是扫视了一下,钱多多保证不超过秒钟。但那种古怪的眼神,怎么可能躲得了?毕竟电梯里面就两个人。很明显她对于钱多多这种扫视的眼神觉得不满,按了楼后就一声不吭的看着楼梯楼层在不停调动。巧了,钱多多也刚好层。这就是可恨的缘分?可惜的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她的想法怎么样钱多多不得而知,而钱多多的想法就简单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没必要去献殷勤。楼到了,对于钱多多跟着她的脚步出去感觉她有点小紧张。她回头古怪的看了一下钱多多,手里用力的握着手上的包包,难道她以为如果他想干嘛了她,她这个小包包能有何用?钱多多又不是电梯痴汉!钱多多垮过她的身体,在房门口,指纹开锁,然后回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你好,我的邻居。”很明显她松了一口气,还有点小尴尬,毕竟她误会了,至于她有没有脸红钱多多就不知道了,毕竟钱多多也没有透视眼,看不到她口罩下的面孔。她微微鞠躬,声音轻轻而有点慌乱的说道:“你好,我是刚搬来的租客,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够好好相处。”这就是钱多多跟她的第一次交谈。对于半岛这边动不动就鞠躬的行为,钱多多是不喜欢的,但还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钱多多只能改变自己。钱多多微微点头示意。“你等下,我给你送点纸巾吧。”半岛这边如果新入住,一般都会有朋友温居然后送上一袋纸巾。对于这种奇怪的习俗,钱多多是无力吐槽的,不过既然都这样遇到了,送上一袋纸巾的能力钱多多还是有的。等钱多多回家拿出纸巾时,她还在门口等着我。又是鞠躬:“我都还没上门拜访您,您就给我礼物,真的非常谢谢。”这是一个有礼物的妹子,只是老是感觉她的声音有点熟悉,可是钱多多又没想起来。你们以为还有什么老土的情节嘛?没有了,现实社会我敢肯定,各位读者老爷百分之九十五不知道你隔壁住了是谁!只是等到门铃响起,钱多多打开门看到她拿着一份年糕时候他就知道这妹子起步分!毕竟钱多多洗完澡,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有人给送上吃的,那不用怀疑她一定是下凡的天使!互相道别之后,钱多多急不可耐的拿出筷子品尝起来。怎么说呢,味道一般,但明显感觉到是她亲手做的!毕竟外面卖的年糕如果都是这种水平,那老板铁定关门了!在肚子饿了的情况,钱多多可不会挑剔,更何况想到这是一个妹子亲手做给我吃的,本来只有分的年糕。钱多多愿意给她打个分,留一分是为了给她进步的空间!离今晚吃烤肉的时间还长,钱多多一个葛优躺,舒服的呻,吟一下,把手机拿出来准备撩一撩那些寂寞的姐姐妹妹们。打开KaKaoTalk,显示有十几条未读短信。除了一些无聊人士闲聊的,钱多多随手回复一下,就开始做正事!至于什么是正事,如果钱多多说让寂寞的心灵得到慰藉的话,这样是不是闲的文青一点?“李寻欢,你个王八蛋,你这样对得起我?”好吧,这是一个得手后忘了删除的神经病。拉黑,删除,完美两步。。  这是他的弱项,在家基本没怎么上过学,也就零零星星认识一些字,还都是举人老爷教的,好在教官只让认字,没让写字,不然更加要命。每天都有任务,必须认完多少字,认不完,就不能吃饭,也不能睡觉,白天还要照常训练。胡耀祖认字比别人慢,好像大脑总是转不过弯来,读第一遍会了,再倒回来读第二遍,又忘了,如果每天只学几个字,他是能记住的,就像以前举人老爷教他认字,一次不会超过五个字,他总能记住。而现在,每天都是二十个字以上,他费尽了心思基本都只能记住一半。而且就算勉强把当天的字认完,一周一次的复习,把七天的一两百个字都拿出来读,他感觉字能认识他,他却不认识字了,总是急得额头冒汗。教官那里是没有情面可讲的,不认识字,就被惩罚,要么跑步一小时,要么被鞭子伺候,关键是惩罚了也不算完,必须把字认了才能睡觉。被惩罚过好几次,跑也跑累了,屁股也被打痛了,还必须认完字才能睡觉,睡眠不足,第二天他总是全身发软,还得接着训练。这样的一天,他就会发挥失常,对打的时候输掉,然后再被罚多跑一个小时,恶性循环,人都累得瘦了两圈,快脱相了,这样的折磨,使得他终于长出了记性来,认的字越来越多。几个月后,有两三个总是记不住字的人,都被带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是活还是死,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教大家认字的长官,已经不再局限于认字,慢慢开始让大家学习小短语、小短句,后面更是变成了完全没有规律可循的字词,还要学习速记。胡耀祖总是跟不上节奏,总比别人慢几拍,他刚能认完那些字,又开始要求把这些没有规律的字用电报形式发出去,他总是慢,总是整夜得不到睡觉的那一个人。同时,教官每天还会拿一百字左右的小文章,让大家背诵,胡耀祖结巴,被打是难免的,在被打无数次后,慢慢地,他不再结巴了,再结巴就会被打死。射击训练也越来越频繁,每人发一个弹弓练习,自己在树林里捡石头打靶,大家都会尽力多练,每天练完弹弓以后,每个人都会领到一颗子丨弹丨,打到七环以内才算合格。打不到七环,当晚就没饭吃,这对胡耀祖来说不难,因为以前在老家,嘴馋的时候,也会自制弹弓去打鸟,对他来说,这真是童子功了,所以,他每次都接近九环,甚至有时候还打到十环。但是弹弓和真枪射击不同,每天的那一颗子丨弹丨,胡耀祖总是瞄不准,被惩罚是必然的,还好不是挨打,只是做俯卧撑而已。时间一天天过去,能打、能跑、能认字读书、能射击,好像没有什么能难住他了,这种生活,胡耀祖便慢慢适应了,还觉得挺刺激挺好玩的。一年过后,当初一起来的人只有一半留了下来,其余的人被带走了,同样,大家都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胡耀祖已经变得麻木了,对周围的事情不再关心。接下来的日子,又增加了很多新项目,难度越来越大,跟踪、反跟踪、开锁、熟悉各种枪支、队友间的合作、手语交流、暗杀……一开始,胡耀祖总是被人跟踪而不自知,总是被偷袭成功,所以总是受罚,慢慢他也不断提高警惕,还学会了反跟踪。“只有打倒你的敌人,你们才能生存!”这是教官常说的话。擒拿,反擒拿,单打独斗,是每天的必修课,胡耀祖有一身蛮力,脑袋也比较灵活,渐渐地,一般队友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虽然满身是伤,但他毫不在乎,只要赢,赢了就有好吃好喝,输了就不能吃饱不能睡好,所以,受伤了也无所谓,好了再打,打了再伤,反反复复。训练场,每天都是大家疯狂互殴的场景,被打倒躺在地上的人有时候会觉得死了算了,而教官总是站在旁边,声嘶力竭地喊,“起来,你起来,你必须站起来,必须活着,活着才是最大的意义!”最终,每个人都要站起来,继续后面的生活。熟悉枪支不太难,毕竟对这些枪支他都充满了好奇,学习一段时间以后,看两眼就能分出来型号和功能特点,也学会了快速撤装枪支。本来以为,就要结束这样的辛苦生活了,正在高兴,却发现食堂的伙食开得一天不如一天了,渐渐地,从每顿都有肉,变成了好几天才吃一次肉,有时候,别说肉了,饭都没有,一整天都饿着,只能喝水,什么也不吃。最要命的是开锁,一天没吃饭,喝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教官让大家去开锁,还只给一分钟时间。一分钟过去,就马上放狗,狼狗追上来是要咬屁股的,还好,胡耀祖每次都提前结束开锁,而且他跑得特别快,所以从来没被狗咬过。而一起训练的人,好几个动作慢的,都被狗咬得发出惨叫声,大家听了都觉得肉麻。好久没出现的零零幺出现了,“之前是体能训练,从现在开始,是技能训练。”他旁边放着各种各样的保险柜,零零幺一一教大家如何打开。开保险柜的难度比开门锁大了太多,需要听力很好才行,每次都需要将耳朵贴在保险柜上,认真听撞针的声音,经过一周的训练以后,胡耀祖也能开了。不过,只是能开还不行,零零幺要求的开锁时间越来越短,光线也越来越暗,还是一样,到时间就放狗,胡耀祖虽然能开了,但总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打开,被狗咬过好几次屁股。突然有一天,训练结束后,胡耀祖被教官留下来了,他有些不安,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便安静地在空无一人的食堂等着。几分钟后走了一个人进来,径直坐到胡耀祖对面,问道,“你感觉怎样?”这位军官脸上也有油彩,但胡耀祖还是认出来是零零三,就是那个说要给他管饱的人。“还行。”胡耀祖点头说。零零三一脸严肃,“时间紧,训练得提前结束,你以后去生活中总结和磨炼吧。”“是,零零三。”胡耀祖没有多问,他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组织,任务是什么,但不能问,这是规矩。“你火车票到的地方,就是你以后工作的地方,”零零三拿出五个大洋放到桌上,“加你身上的一个,一共有六块大洋,够你用一段时间了。”胡耀祖心里紧一下,原来自己藏得超级好的一个大洋早就被发现了,也好,反正没被没收,他点点头,“是。”“你到了以后,先找工作安顿下来,你是零零九,每个月十号看报纸,如果你看到有大量收购狗皮的广告,就按照上面的地址去找,如果是东川路,你就去西城路,门牌号加上九,就是见面的地点,你听明白了吗?”胡耀祖反应了一下,点头,“明白,东西南北,方向对换,数字加九。”“好,你明天出发。”“是,见面的人是你吗?”胡耀祖忍不住问出第一个问题。零零三也好脾气地回答,“不一定是我,如果你要见我,就对和你接头的人说,你想见红玫瑰。”。这姑娘脸蛋长的一般,那身材真是惹火,诱人犯罪。发育的好像成年的少丨妇丨。我说晚上有事吗,一起出去看电影吧,我可能很快就从这里毕业了,她有点惊讶,这么快吗?是啊,我已经来了两个月了。然后和她约好晚上在校外汇合,吃完晚饭,我刷了牙,还喷了点香水,剪完了平头显的更成熟一点,他们都说比以前精神多了。点多一点,张来了,我直接拦了一部出租车,心里想着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拿下她,尽量往远一点的地方跑吧。她上了车问我去哪,我说去市区电影院吧,那里晚上还有夜市,很繁华。看到出她也是精心打扮了一下,涂了口红,还穿了一双半高跟的皮鞋,露出肉肉的脚背,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来到了电影院。其实我根本就没心思看电影,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和她说,我们认识才几天啊,你就要拿人家的第一次,他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兴致,那我们就逛夜市吧,夜市很长,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完,我们走到一家招待所,我拉着她的手能感觉她很紧张,手心出汗了。我问她,你喜欢我吗?“嗯,喜欢你,不喜欢就不会跟你出来了”我说;今天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吧,找个地方我陪你促膝长谈。她很纠结的看着我,说;我怕你欺负我,你是坏人。我一看有戏,趁热打铁的说;不会的,我们最多打个KISS。不会对你怎么样。墨迹了半天,她不情愿的和我来到招待所,我开了一个单间,房间不大,就一张床,还有一个楼道那么宽的淋浴,电视也没有,便宜没好货啊。进了屋里只能坐在床上,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应该有预感吧。我看她情绪好像不高,也没多说什么,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处境,我想到了我的第一次,想到杨,那时候我们开的房间比这好多了,我有一瞬间想退房重新开的冲动。最宝贵的东西不该这么草率,我看着手臂上的梅花烟疤,想的出了神。好半天她问我,你在想什么,怎么还傻笑呢,她拉过我的手,问我烟疤的事情,我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烟疤的故事,包括我老婆我都没说过。我又想起了苗苗,想了那个学电脑的妹子,到现在我早就忘了她叫什么了,想到了妲己,出来一年多,我已经和四个女人有关系了。气氛很尴尬也很诡异,我说玩游戏吧我们,真心话大冒险,那一刻我想到了一部港片,里面的女主就是这样和男主上床的。我掏出一枚硬币,轮流抛硬币猜正反面,猜错的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我输了两次,回答了她个问题,她第一次输的时候选择大冒险,我让她把外衣脱了,她也没赖皮。后面大家轮流输,基本都是大冒险了,我让她亲我,她也让我亲她,气氛很快就被我搞起来了,等到最后的时候我要她脱了牛仔裤她不愿意了,我说你耍赖是吧,扑上去解她的纽扣,她不愿意,可是比力气她又怎么是我的对手,三下五除二,我把她牛仔裤脱到了脚跟,拔掉鞋子,继续脱。里面是一条橘黄色的丨内丨裤,她有点害怕,我安慰她,并顺势亲住了她的嘴,一会的功夫,上衣的扣子也被我解开了,粉红色的内衣包裹着诱人的山峰。我有点激动,死死的压住她,从下面伸进去占领了高地,头子不大还有点陷进去,她说太快了,我们慢慢发展好吗?这时候她已经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了,开始求饶,我并不理她,只管自己活动双手,把她翻过来,拉去外衣,像剥笋子一样上面剥了个干净。我那时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她不停的反抗,紧紧守着最后一块遮羞布,双手死死的拉住,我就开始进攻上面,她上下难顾。她力气不小,我也很累,有点索然无味,起身走到床下,点了一颗香烟,问她;你不愿意是吧?我不勉强你,你走吧!然后自顾开始抽烟,拿眼角观察她的反应。她很为难只是在说,我们认识不久,太快了。我说不用说了,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快走吧,我们到此为止。我不喜欢强迫别人。沉默了很久,她没走,只是拿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说;我跟了你,你要一辈子对我负责,你能做到吗?我说可以,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然后她双眼看着天花板说;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搽 这和你爸爸妈妈有什么关系。我被她弄得忍俊不禁。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头也埋进去了,我看了看把自己衣服脱了简单冲洗了一下,拉过被子钻进去,她像触电一样弹起来。吓我一跳。我说你要不也去冲一下,刚才一番抗争也出了汗,放心,我一定对你负责。她进去了,几分钟以后,脑袋伸出来,让我给她搽一下背,我心说这妹子还挺有意思。打开论坛,继续更新,看的人不多啊。早上有人莫名其妙的申请加我好友,都这么闷骚吗?如果你想看我写下去,就给点动力,别整那些没用的。我喜欢交真性情的朋友,每次朋友圈发约酒去啊,下面响应的人几十个,男人就该这样,瓢都要瓢的理直气壮。有贼心没贼胆注定了你碌碌无为。我准备把之前隐藏的前面一段复制过来到这里,不然没看过的人会觉得没头没尾。不要说什么道理,那些谁都懂,谁不是金钱的奴隶,谁能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人斩,千人斩了。接下来从头开始写。我出生于中部省份一个小县城的农村,我的高祖是个清朝的地主,传到曾祖,祖父手里开始没落,上百亩良田没了,只留下几间大院。年冬月申时,我出生了,据母亲回忆,奶奶接生的我,一边吩咐爷爷烧热水,一边让我父亲拿剪刀配合她,那画面想想挺恐怖。又没有麻药,消毒也就是放火上烤烤。感恩我伟大的母亲!我要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副好皮囊,的身高,年轻时的我颜值一点不输现在当红的那些流量小生,无论到哪里上班,喜欢我的妹子都有一个排,我纵横在花丛中游刃有余却从不追求结果。年我来到上海投奔表哥,人生地不熟的拿个地址就来了,那会也没手机。运气不错我找到表哥所在的公司他正好在门口和人闲聊,他是送货的,骑三轮车。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不到千一个月,年算可以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才.见到表哥他很惊讶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读高中吗”’是啊,如果不出意外我那会应该还是学生,在学校一次打架把人同学屁股扎了一刀那是我第一次进去留下了案底,学校也把我开除了,那个同学的姑姑是老师,姑丈是副校长。父亲为我东奔西走也没能留下我。,林文峰轻轻的推开卧室门,印入眼帘的的一张双人床上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裸体。床头灯微暗,但也能让林文峰清晰的看出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周婷美,而与周婷美纠缠在一起的男人林文峰也认识,是周婷美工作的河西银行前进分行的副行长。看着他们熟睡的样子,隐约闻得到房间里浓浓的酒精味和男女事后遗留的淫靡气味,林文峰犹豫了!厨房在他身后的几米处,菜刀就在柜橱上,但是砍了他自己肯定得不到任何好处,砍死了还得偿命,砍伤也得花钱,而且事情就会闹的人尽皆知。自己的脸面肯定丢光了,还是把他们的丑态拍下来当做证据,就算离婚也是能为自己多争取点利益。想到这里,林文峰掏出手机对着床上的二人换着角度擦擦擦擦的一连拍了十几张,关上卧室门,林文峰想了想现在的处境,不由得脑子烦躁。“不能便宜了这一对狗男女,即使自己没本事,只是华丰集团下振华机械设备公司的一名普通销售人员,但是对妻子周婷美那是没话说的小心翼翼呵护有加,从来不曾让她有半点委屈,为什么她会在我出差的时间内和别的男人上了床?肯定是钱了!”原本五天的出差时间才到第三天,由于对方负责采购的副总蔡元华临时接到通知前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此次谈判的时间推后一周。所以林文峰和销售经理李大国坐上晚班的春秋航空从广州回到河西市。本来想着给自己的老婆一个惊喜,谁知道老婆给自己的却是一个惊吓。林文峰浑浑噩噩的提着小型行李箱关上大门下了楼,上了一辆停在楼后面的小车上,发动了汽车,但是却不知道该上哪里。林文峰双手搓搓热后按住双眼揉了又揉,然后放在头上把头发使劲的往后捋了三遍,挂上档慢慢的驶出了小区。“看来婚是肯定要离了,就是怎么样去对付那个副行长赵鉴呢?听说他这个人能说会道加上不要脸,对领导像狗一样伸着舌头讨好,对下属朋友嘻嘻哈哈没一句真话。遇上漂亮女人,真的就是苍蝇闻到臭鸡蛋,赶都赶不走,私下里男人圈称他“贱总”,女人圈称他“建行”。林文峰心想靠这些照片估计是搞不掉对方的,只有他和上层的利益冲突才有一点希望。汽车顺着五一路驶上滨江大道,林文峰想着想着越来越烦躁,渐渐的车速在他不经意间快了许多。对于妻子周婷美,林文峰虽说恨,但恨意不是太大。四年前自己普通大学本科毕业,在一次人才交流会上认识周婷美的,正经的谈了三年恋爱,后来林文峰凑钱买了房和周婷美结了婚。周婷美一直在河西银行前进支行上班,时间和收入比自己充足,结婚后在家里平时说的最多的就是谁谁谁又买了一个包,谁谁谁又去夏威夷度假,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她对这些还是比较向往的。林文峰呢只能更加呵护妻子,节假日陪逛街,逛小吃店,偶然也去周边景点来个自驾游,大部分的收入都是花在妻子身上,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自己这个癞蛤蟆走狗屎运了,二人一道出门招来的一大票羡慕的眼神,林文峰自己也感觉高人一等,倍有面儿。结婚后没多久林文峰换到了一家大集团公司,他想再努力努力,事业上收入上都能再上一个台阶,到那时再要一个小孩,家庭就更加和谐美满了。想想自己这一年多的工作,作为公司新员工就得有新员工的觉悟,经常有无关紧要的业务需要出差,当然就落到他头上。林文峰也觉得这是应该的,想要做好销售工作,必须得多多熟悉业务,多和人打交道,就这样慢慢的获得的公司大部分同事的认可。不过有的同事对他这样的屌丝男娶到白富美还是嫉妒的很,私下里开玩笑说,“小林啊,老婆这么漂亮你得看紧点,别工作那么卖命,三天二头往外跑,小心老婆给你跑没了。”林文峰这时颇为得意的回击道:“我老婆我放心,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我们那是天天新婚呢。”凌晨二点的滨江大道上汽车寥寥无几,林文峰点起一根烟,车速虽快但也平稳至极,笔直的道路在两旁路灯照射下显得非常明亮,过了三江工业区再往前就是出城了。双向八车道变成四车道,路灯也只在仅有的红绿灯路口才有几座。林文峰低着头把烟头在车载烟灰缸内摁灭,正准备从烟盒内再抽出一根,眼睛微微的向车前方瞟了一下,突然一个黑影出现的车子行驶的路线中间。那黑影黑乎乎像只山猫,又或是野猪,看的不清楚,车速很快,林文峰顾不得拿烟,双手握住方向盘,猛地狠踩刹车,跟着方向往左朝中间隔离带这边打去。只听得“砰、砰”二声,前面一声较小,车子碰到了路中间的动物,那果然是一只小野猪,被撞得嗷一声弹到路边的一个杉树滑了下来,翻起身体跑开了。后面“砰”的一声是车子撞上了隔离带,又弹到路中间,车头朝着路边的杉树撞去。刚发生碰撞的那一刻,林文峰就知道今晚对于他来说真是祸不单行,命运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朝他抽过来,家庭已然破碎,难道还想要了他的命?安全气囊弹开了,反而遮住了他的视线,车子甩着尾向右前方漂移,左前车门猛烈的撞在树上,林文峰的头也狠狠地碰上左侧的门玻璃上,玻璃碎成蛛网。林文峰只觉得脑袋像被榔头狠敲了一下,迷糊中车尾向前,向着路边护坡冲去,随即翻腾了几圈四轮斜着朝上,车头插进了护坡下面的沟渠中,整个车子一小半在水里一大半露在水面外。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碰撞连带着碰到了路边的电线网,还是车子本身的电路短路,噼里啪啦一阵电流声,车子冒出了白烟,林文峰刚刚从过山车的感觉中出来,又被电流打了得抖了又抖,随即昏死过去。林文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上打着吊瓶,他的妻子周婷美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你醒了?怎么回事,你开车一贯很小心地,怎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周婷美看了看林文峰,轻声的说道,眼神中有一丝不自然的闪烁。林文峰的头艰难地向周婷美这边侧了一点,盯着她的眼睛想张口说话,但是头顶左侧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跟着心跳一下一下的跳疼。周婷美闪烁的眼神仿佛在对着林文峰说:“不知道昨晚的事他知不知道,他不是在广州出差吗?吃过晚饭之后刚打的电话,夜里怎么在河西出车祸?”“这是周婷美的想法吗?”林文峰不知道,他看着周婷美口角轻微张动但是并没有说话。“一早进城的一个好心人经过那个地方,发现你的车,打了,后来到了医院从你的包中找出工作牌,才联系上你们公司,你们经理打电话给我,我过来的时候你刚从急诊那边转过来。”周婷美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本就殊途》《我孙悟空绝不封圣》《岳两女共夫》《万古第一神宗系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巴萨西甲联赛冠军次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mypupil.org/wapbook/71131_652516.html
巴萨西甲联赛冠军次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